第520章 司徒朔心里的担忧

    司徒老爷虽然猜测是司徒朔,但是也不排除他故意使用障眼法。

    因此,酒店他是必须去一趟才成。

    酒店。

    司徒老爷来到酒店的时候,引起了小小的轰动。

    因为只要司徒朔在掌管酒店,那么司徒老爷是极少会出现在酒店。

    比如上次司徒朔受伤,司徒老爷才被迫接管了几天。

    所以当他突然出现,大家还以为他们的司徒公子又受伤了。

    司徒朔的助理更是紧张,不过表情却很是冷静,见司徒老爷走来,连忙迎了上去:“您好,董事长。”

    “司徒朔在哪里”司徒老爷不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助理更是紧张起来:“呃,总裁还没有来酒店。”

    “你确定”

    “呃,他并没有来办公室。”至于酒店

    “我不管他在哪里,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找到他的具体位置。如果找不到,那么你也不用来了。”

    “啊”助理傻眼,这是祸及无辜啊,就算他们总裁做错了事情,也不应该连累他呀。

    他上有老,下有小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助理抹汗,连忙转身朝前台奔去。

    他跟着司徒朔有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他也大概可以猜出司徒朔的几个居住地。

    如果他没有在司徒家,那么大概就在他的私人别墅。若是别墅也没有人,那么就一定在酒店。

    最后经过验证,他们的司徒总裁果然在酒店。

    助理顿时松口气,并将司徒朔的房间号报给了司徒老爷。

    接着,司徒老爷直接来到了司徒朔在酒店的专属总统套房。

    此刻,司徒朔正睡得香

    他昨晚离开司徒家后,就和几个爱车的朋友去飙车。

    在没有顾西城和慕廉川他们的情况下,我们的司徒公子自然是稳赢。

    虽然战利品不多,不过也让他彻底发泄了一番。

    原本烦杂的心情好了不少,所以大方地请大家去了宫爵喝酒。

    后来,不用说也知道,我们的司徒朔公子喝高了

    酒店到宫爵比司徒家近,所以司徒朔最后来到酒店住了一晚。

    只是他没有想到,睁开眼睛就看到他家老头子。

    他眨了眨惺忪的双眼,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老老头儿,您怎么在我的房间”

    “哼”司徒老爷赶走了所有人,只剩下他和管家,他的目光瞥了一眼半睡半醒的司徒朔:“你的房间你好好看看,你究竟在什么地方”

    真是,糊涂到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司徒朔随即扫了房间一眼,这里的一切很熟悉,但是他知道这不是他的房间。

    不过也无所谓,因为是他的酒店。

    他抬手揉了揉额头,慵懒的声音问道:“您来酒店干什么”

    司徒老爷皱眉:“废话,我来酒店当然是找你啊”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特地来一趟酒店”司徒朔穿着睡袍起身。

    司徒老爷斜睨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道:“我就想知道,你是不是和那个丫头串谋骗我,既然你在酒店,那么说明那丫头没有骗我。哼,还算有点良心。”

    “那个丫头”司徒朔皱眉:“桑小鱼”

    “除了她,还能有谁”

    “老头儿,你又找她麻烦了”司徒朔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司徒老爷不屑地看他一眼:“什么叫我找她麻烦在你心里,你爹我就是这么可恶的一个人”

    “您对她的确是挺可恶的”

    “你”司徒老爷气结,本想狠狠揍司徒朔一拳,不过仔细想想,现在似乎也没有这个必要:“哼,就算我可恶好了。你放心,以后我也犯不着跟她过不去。”

    “什么意思”司徒挑眉,有些不太相信:“太阳今天不从一个方向出来的”

    司徒老爷嘴角一抽,但是他也没有跟司徒朔计较,而是将手中桑小鱼留下的信丢到了司徒朔身上:“你自己看吧”

    司徒朔微怔,疑惑地目光看了司徒老爷一眼,接着拿起信封拆开。

    当他看到信纸上清秀的字迹时,心里不觉地咯咚了一声。

    在往下看信上的内容,他的俊脸瞬间变得铁青。

    “这是怎么回事”司徒朔拿着信纸质问司徒老爷:“您把她赶走的”

    “你眼睛瞎了”司徒老爷被司徒朔质问,顿时火冒三丈:“你没看到她写的内容她说她不想麻烦你,所以她选择离开。你那只眼睛看到,她的离开和我有关系”

    气死他了

    他这是喂的儿子吗

    这明明是喂的白眼狼

    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居然敢这样对他说话。

    哼,单凭这一点,他也坚决不允许桑小鱼进他们司徒家的门。

    绝对不允许

    被骂的司徒朔皱紧了眉头,心情也极度不悦:“如果不是您总是为难她,她会离开”

    “我抽你个臭小子,我什么时候为难她了”

    “她什么时候走到,她究竟去哪里了”司徒朔无心和司徒老爷争辩其他,他只想知道桑小鱼的行踪。

    此刻,他心里满满都是对桑小鱼的担忧。

    她怎么可以一个人离开

    她知不知,这样非常危险

    如果遇到了坏人,她该怎么办

    桑小鱼,你个笨蛋

    “她还能哪里”司徒老爷开始怀疑自己儿子的智商:“除了去找她母亲,她还能去哪里”

    “市

    这样,不是自投罗网吗

    司徒朔的俊脸上瞬间写满了担忧

    司徒老爷却不以为然地瞪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能关心关心你爹我呀”

    如果换做被绑架的是他,想必这家伙还能高兴上几天。

    想想,司徒老爷就忍不住吹胡子瞪眼。

    司徒朔面对自家老爷子的争风吃醋,选择自动忽视。

    担心着桑小鱼的他,连忙在床上找到自己的手机,然后直接拨打顾西城的电话。

    电话联通不到三秒,就被接起。

    司徒朔没等顾西城开口,便已经迫不及待地询问:“顾老大,你是不是告诉了桑小鱼她母亲的行踪”

    电话那边的顾西城微微挑眉,很快便明白过来司徒朔问这话的用意,他双眸微眯,抿唇低声回道:“是,她找过我。”

    很多事情就算刻意隐瞒也根本无法隐瞒,所以还不如直截了当地说。

    司徒朔听到顾西城的回答后,面色瞬间变得不悦:“桑小鱼照顾你什么时候”

    “昨天”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是传话筒,难道不是应该由她告诉你”

    “她什么也没有说,一个人悄悄走了。”

    “走了”顾西城才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随即又淡然地说道:“既然她已经走了,那么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她的意思已经很明确,她不需要你的帮助。”

    “靠,如果我不帮她,她一个人怎么去救她母亲”司徒朔气结:“能从a市把人带走,说明这群人不是什么善类,桑小鱼一个人根本应付不来。”

    想到此,司徒朔的心就仿佛拧在了一起,连呼吸都变得凝重。

    “顾老大,告诉我,究竟是谁绑走了桑小鱼的母亲”

    “司徒朔,我劝你不要再插手这件事。”

    “不可能,既然我已经管了,那么我就要管到底”司徒朔坚持。

    顾西城双眸微眯:“我不会告诉你是谁”

    他不会让他去涉险

    司徒朔听到顾西城的回答,像是被人敲了一下脑袋,瞬间明白过来:“你是故意不告诉我,她找过你对吗”

    “是”顾西城依旧毫不避讳。

    他们是兄弟,他不愿意选择隐瞒。

    “为什么”司徒朔怒了:“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桑小鱼去冒险顾老大,你怎么可以这样”

    “这是桑小鱼自己的选择”

    “我不管”司徒朔的语气带着怒吼。

    就连站在一旁的司徒老爷和管家都因此为变了脸色,尤其是司徒老爷,他想他已经看明白一些事,只是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他所期盼的。

    因此他忍不住开了口:“司徒朔,你够了,不要再和顾少闹就算他告诉你绑架者是谁,我也不会让你去冒险。”

    司徒朔现在完全听不进去这些话,他已经失去了理智,语气也变得冷漠:“顾老大,告诉我绑架桑绾心的人,到底是谁”

    桑绾心

    司徒老爷听到这个名字,顷刻间石化了,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打电话的司徒朔。

    他有没有听错

    刚才他说的是桑绾心

    是他认识的桑绾心

    阿心

    “顾老大,你告诉我,对方是谁司徒朔没有注意到司徒老爷的表情变化,此刻的他只想从顾西城的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而顾西城始终沉默着,好似并没有打算告知。

    就在司徒朔的耐心快耗尽的时候,手中的手机突然被司徒老爷夺走。

    司徒朔微怔,随即不悦地看向司徒老爷:“老头儿,您干什么”

    司徒老爷扬手,像是制止他说话的意思,随即他将手机放在了耳边,心情忐忑地询问:“顾少,请你告诉我,那个可恶的绑匪是谁”

    “嗯”顾西城微愣,有些没有缓过神,他没听错吧

    司徒朔也傻眼了,想要怒吼的话卡在了喉咙处。

    他家老头儿没事吧

    “顾少”司徒老爷没有听到回答,于是又迫不及待的追问。

    顾西城回神,忍不住挑了挑眉,最后还是说了:“w市闻人家”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