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来到闻人家

    休息一晚后,在第二天早晨,桑小鱼打足精神离开了酒店。

    在她离开酒店后不到五分钟,宁静来到了酒店,两人就这样错过。

    宁静在酒店没有找到桑小鱼,连忙给顾西城致电。

    顾西城收到消息,微微皱了一下眉,最后只吩咐宁静无论如何要在司徒朔赶到之前,阻止她去闻人家。

    宁静明白顾西城的意思后,让人直接堵在闻人家门外的不远处,等候桑小鱼。

    只是没有料到,桑小鱼的第一站并非闻人家。

    桑小鱼离开酒店的时候,本来是打算去闻人家。

    可是后来细想,如果闻人家把她也抓了,那别说救她妈妈,她自己都难保。

    因此在半道上,她让司机调转了方向,去了w市警察局。

    桑小鱼暗想,这时候她大概也只能指望警察帮助她了。

    来到警局后,桑小鱼便毫无保留,将闻人家绑架自己妈妈的事情一一告诉警察。

    负责记笔录的警察听完她的诉说后,着实愣了三分钟,怪异的目光盯着桑小鱼。

    桑小鱼皱眉:“警察先生,你没事吧”

    呃,难道被她的话吓傻了

    “这位小姐。”警察回神,伸手摸了一把脸,然后指了指警察局的大门:“诺,门在那里,你请”

    桑小鱼一怔,不明所以:“你、你什么意思”

    警察斜睨桑小鱼一眼:“我说小姐,这句话该我问你吧你今天来这里是搞笑的吗”

    “什么”桑小鱼瞬间蹙眉:“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来的目的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还是说你听不清楚”

    这什么态度,桑小鱼气结。

    警察将手中的笔扔到了桌上,也有些不悦:“你说闻人家绑架了你妈妈”

    “没错”哼,还不是聋子。

    “那我问你,你知道闻人家吗”

    “废话,我当然知道,不就是绑架犯吗”桑小鱼不屑地冷哼。

    警察着实抽了几下嘴角,态度也很明显地有了变化:“我看你说了一堆话,就你是外地人这句没错。今天我好好给你说说这闻人家,闻人家是我们w市的名门望族,拥有的金钱地位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并且闻人家也是我们这里非常有威望的家族,非常受大家爱戴。你说闻人家绑架了你母亲你认为我会相信你母亲难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啪

    桑小鱼愤怒地一掌拍在桌上:“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没有骗你。”

    “好吧”警察一脸淡然地摊摊手:“那你告诉我,闻人家绑架你母亲的理由”

    “这”

    “为了金钱”

    “应该不是”桑小鱼皱眉,她们根本没有让人觊觎的财富。

    “难道是因为你妈妈的容貌所谓求财求、色,难道是后者”警察冷笑一声:“想必这个更不可能吧闻人家的当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还得大费周章找你妈妈”

    切,谁信呀

    桑小鱼怒,一张小脸气得通红。

    更可恶的是,她居然无言以对。

    “小姐,凡事要讲究证据,这样我们警察才好办事,你这样无凭无据,胡乱瞎说,要是让闻人家的人知道,他们指不定还告你诽谤。所以我劝你,还是消停一点,那儿来就回哪儿去吧”警察几句话,就像将桑小鱼打发。

    桑小鱼自然是不会如此轻易放弃,她坚定的目光盯着警察,严肃地说道:“你要证据是吗那好,你和我一起去闻人家,我就给你证据。”

    她相信顾西城,妈妈一定在闻人家,找到妈妈,那么妈妈就是铁证,到时候看他还说什么。

    “去去闻人家”警察挑眉,声音瞬间变得尖锐:“我没听错吧小姐,你是不是没听明白我的话闻人家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我劝你还是不要没事找事,赶快回去吧。”

    “哼。”桑小鱼双手环胸,重新坐回到位置上,不悦的目光扫了警察一眼:“你不去也可以,我就坐在这里不走了。”

    “诶,小姐,你这是耍无赖”警察傻眼了,他见桑小鱼个子小小,没想到还挺有脾气:“我告诉你,你这样是没有用的。”

    “成啊,那我们就这样耗着”桑小鱼已经没有办法,她只能如此。

    如果警察不管这事,她还能找谁

    “这,你”警察被桑小鱼气得说不出话。

    无奈之下,他只好将这样的情况告知上级。

    上级知道后,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他还是答应让两名警察陪着桑小鱼去一趟闻人家。

    桑小鱼听到警察这么说,顿时松口气。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最后,两名警察开着警车亲自送桑小鱼来到了闻人家大门前。

    当桑小鱼看到闻人家富丽堂皇的私人别墅住宅时,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些零碎画面。

    她微微一震,伸手按在了自己的太阳穴处。

    低下头,闭上了双眼。

    “小姐,你没事吧”警察发现她的异样,疑惑地询问。

    而刚才在警察局和桑小鱼谈话半天的警察,略有些嘲讽地说道:“该不是看到闻人家气派的大门,就被吓到了吧”

    桑小鱼皱眉,缓缓放下手,接着抬眸不悦地瞪了对方一眼:“我忍你很久了,信不信我投诉你”

    警察嘴角一抽,被桑小鱼阴沉的气息怔住,随即摸了摸鼻子,没有再接话。

    桑小鱼双手紧握,心情莫名变得烦躁不安,她也没有再理会警察,而是推门下车。

    警车见状,也跟着下车。

    刚才吃瘪的警察沉默不语,另一位倒是很热情地询问桑小鱼:“我们现在进去吗”

    “不”桑小鱼双眼微眯,目光紧盯着眼前的大门:“我一个人进去就好。”

    “这”警察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解:“你一个人去行吗”

    桑小鱼甩了甩脑袋,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脑中甩开,最后才看向站在身侧的警察。

    眼前这位警察比后面那位顺眼多了,因此她不吝啬地朝他笑了笑:“没关系,我一个人进去就好。反正有你们在这里,想必闻人家的人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就如同后面这位警察先生说的,我毕竟没有真凭实据,冒然带着你们进去,反而不好。”

    桑小鱼说着,抬手拍了拍警察的肩膀:“有劳你们在这儿等我了。”

    话落,她微微一笑,便转身朝闻人家走去。

    警察站在原地,继续挠后脑勺:“这位小姐真奇怪。”

    “她分明是把我们当猴耍”

    “呃,什么意思”

    “我算是明白了,她压根一个人不敢了,所以拉着我们来壮胆。”

    “啊”

    桑小鱼隐隐约约听到两名警察的谈话,她没有回头,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带着一抹浅笑继续往前走。

    其实对方说得没错,所以她不必反驳。

    她的确一个人不敢冒然前来,因此只能出此下策。

    当然,她不会让警察陪她进去,这样万一惹怒闻人家的人对她妈妈不利,她就束手无策。

    桑小鱼抿唇,抬眸看向这庄严的大门,清澈的双眸微眯。

    难道是她的错觉吗

    为什么这里的一切,都给她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还有淡淡的悲伤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桑小鱼走到大门前,白皙的手轻轻抬起,缓缓地放在了雕花大铁门上。

    冰冷的触感,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插在了她的手上。

    “小姐,请我你找谁”突然传来一道男声,无意间打断了桑小鱼的思绪。

    她猛地睁大双眼,看向对方。

    只见,对方站在大门内,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她。

    桑小鱼微微皱眉,一时间忘记怎么回答。

    大概是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对方再次追问:“请问你找谁”

    “我找”桑小鱼微微一怔,接着脑中不觉地出现一个名字:闻人赫”

    “你找我们老爷”对方显然有些吃惊,接着打量了她两眼,大概是看她穿着朴素,因此语气带着一些质疑:“我们老爷不是谁都可以见的,你有预约吗”

    桑小鱼眼神一沉,心中升起一抹不悦。

    但,她知道此刻不是发火的时候。

    于是,她勉强地露出了一抹亲切的笑。

    “没有预约,不过你可以告诉你们老爷,我来自a市,我想他会非常乐意见我。”

    既然他能让人去a市抓她,那么她现在主动上门了,他还有不见的理由。

    “这”管家的表情有些纠结和犹豫。

    桑小鱼继而又说道:“我劝你最好是通知一声,否则有什么后果,那可是你负责不起的。”

    管家面色一白,像是真的被吓得不轻的模样。

    桑小鱼暗想,她不过是虚张声势,真的有那么可怕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管家怕的是他们家那位喜怒不定的老爷。

    “可可是小姐,我们老爷不在家”

    “不在”桑小鱼的笑挂不住了,她这一大早费尽心思来到这里,居然见不到人

    突然很想学司徒朔来一句:靠

    正主不在,桑小鱼也没耐心应付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于是,她毅然转身打算离开。

    就在她走出几步时,身后的大铁门突然缓缓打开。

    她虽然背对着大门,但依然感觉到了动静,因此微微一怔,不觉地停下了脚步。

    耳边继而又传来一声声车鸣声,桑小鱼终于忍不住好奇,转过身看去。

    此刻,一辆豪华黑色轿车缓缓从里行驶出来。

    眼看就要到她面前,她潜意识地移动了一下脚步,让出了道。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