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闻人夫人

    不过,闻人赫不在,那么车里的人会是谁

    如此气场,应该不是一般的人吧

    桑小鱼双眼微眯,看着车子从她身边过去。

    不过很可惜,她没有看清楚里面坐着的人是谁。

    她瞥了瞥嘴,也没有在意

    只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桑小鱼微怔,疑惑的目光再次看向了车子

    正巧瞧着,车子正慢慢后退,最后停在了她面前。

    “咦”桑小鱼眨眼,这是怎么回事

    唰车窗在此刻瞬间滑下

    桑小鱼眨眼,终于看到了车里的人。

    车里坐着的是一个女人,一个看似挺优雅的女人。

    这时,她也转过头看向了桑小鱼。

    无意间,两人的目光对上。

    当桑小鱼看清楚对方的五官时,微微有些愣住。

    为什么她长得好像

    “你是谁”没等桑小鱼开口,对方倒是先开口询问了。

    她的目光打量着桑小鱼,眼眸中像是带着一丝惊讶。

    不过很快,便已经消失不见,让人来不及扑捉。

    桑小鱼微愣,随即才回过神来:“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是谁”

    奇怪,她们似乎不认识。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桑小鱼大概会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是谁。

    可是,这是在闻人家门口耶,她能随便说吗

    像是对她的回答不满意,车里的女人微微皱了眉头。

    本以为她因此会不再理会桑小鱼,岂料,她居然打开车门,走下了车。

    转眼间,就是站在了桑小鱼面前,与她面对面。

    桑小鱼愣愣地看着她,不明所以:“你你”

    “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女人原本淡然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激动。

    这可把桑小鱼吓得不轻:“我我要找闻人赫。”

    “你认识赫”女人皱眉,疑惑的目光打量桑小鱼。

    桑小鱼微微摇头:“不认识”

    “哦”女人此刻更加疑惑了:“既然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找他”

    “我”桑小鱼抿唇,像是突然恍悟过来:“不对,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你是谁呀”

    说着,桑小鱼又开始打量对方。

    从外表看去,她的年龄不过四十出头,和她妈妈的年纪相仿。

    一声珠光宝气,坐的是豪车,从闻人家出来。

    难道,她是闻人赫的妻子

    桑小鱼被自己的想法怔住了

    “你的口音听上去不像本地人,你是从外地来的”女人没有回答桑小鱼的问题,而是继续追问。

    这个问题倒是没有桑小鱼为难,桑小鱼点了点头:“没错,我不是本地人。”

    “你叫什么名字”女人突然抓住桑小鱼的手,显得有些急切:“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喂,你放手呀”桑小鱼皱眉,试图挣开对方的钳制:“你这是干什么”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女人见桑小鱼反抗,这才镇定了一些,试图放柔了语气:“我只是觉得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所以”

    “呃”桑小鱼微怔:“你认识的一个人谁呀”

    女人愣住,目光有些闪烁,随即不由地松开了桑小鱼的手。

    半响,她的目光看了看四周。

    当看到停止不远处的警车时,她的眸子微闪了一下。

    然后,再次看向了桑小鱼。

    “这里似乎不是一个聊天的地方,我们可以找一个地方谈谈吗”

    桑小鱼抿唇,有些犹豫,她不敢相信闻人家的人。

    女人像是看出了她的矛盾,她无奈叹息了一声,逐渐恢复了刚才淡然的表情。

    只是,眼神中带着一丝让人不明的情绪。

    她朝桑小鱼抿唇轻笑:“我是闻人赫的妻子,你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兴许我能帮助你。”

    桑小鱼惊讶,原来自己真的猜对了,她真的是闻人赫的妻子。

    呃,不过她真的愿意帮她吗

    还是,一个骗局

    “放心,你带着警察来,我又怎么可能会骗你”闻人夫人轻声说道,像是看穿了桑小鱼的心思。

    桑小鱼潜意识地皱了皱眉:“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闻人夫人眼中带着一丝忧伤:“因为你把想说的话都写在了脸上,很容易便能猜到。”

    “呃,是吗”桑小鱼扶额,略有些尴尬。

    闻人夫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桑小鱼的脸上,不曾移开:“真的很像”

    “咦,像什么”

    “哦,没有,我们走吧,我请你喝咖啡。”闻人夫人带着真诚的笑,伸手主动牵着桑小鱼。

    桑小鱼的手一僵,对方手心的温度传来,让她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她怔怔地看着闻人夫人,忘记了拒绝,像是着魔了那般,跟着她上了车。

    上车后,闻人夫人吩咐司机去她常去的咖啡厅。

    很快,车子便离开了闻人家。

    这时,等候的警察看到了这一幕,都傻眼了。

    “呃,我们现在怎么办跟还是不跟”

    “废话,跟什么跟啊,你没看到那是闻人夫人吗”

    “可是刚才那位小姐”

    “她就是一个骗子,瞧她和闻人夫人那副熟悉劲,跟母女似的,说不定这闻人夫人就是她妈”

    “啊”

    “浪费我们的时间,我们回去吧”

    “呃,好。”

    当警车也离开后,宁静的车子才缓缓行驶出来。

    她将刚才的一幕都看在了眼里,心下倒是疑惑了。

    这个桑小鱼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找了警察

    难道,她不担心闻人赫为难她母亲

    还有,她和闻人夫人是什么关系

    带着重重疑惑,宁静致电给了远在a市的顾西城。

    “总裁,桑小姐跟闻人夫人走了。”

    “闻人夫人这个人危险吗”

    “她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而且热衷公益,为人也和善,桑小姐和她在一起应该是安全的。”

    “既然如此,就暂时不管,司徒朔的飞机已经抵达w市,你去接他,顺便告诉他关于桑小鱼的一切。”

    “是的,总裁”

    。。。

    司徒朔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家老爷子比他还着急。

    两人刚刚下飞机,司徒老爷就嚷着带人去闻人家。

    司徒朔听后,忍不住黑线。

    他们就带来几个保镖,难道就这几人还能硬闯闻人家。

    “老头儿,现在不确定桑小鱼是不是已经去了闻人家,所以我们暂时不要打草惊蛇,等找到桑小鱼再说。”

    “你不确定,可是我已经确定”司徒老爷咬牙,她的阿心就是被闻人赫那个家伙绑了。

    所以,谁也不要拦着他,他要去救她。

    “老头儿”司徒朔拉住了想单独行动的司徒老爷:“您冷静一点,您这样不是救人,而是把事情搞得一团糟。现在,我们先去酒店,等我找到桑小鱼后再想办法救她的妈妈。”

    司徒朔坚持自己的想法,一再重复,为的也是不要司徒老爷冲动。

    司徒老爷气得跺脚:“可是,我等不及了”

    谁知道,闻人赫那个家伙对他的阿心做什么。

    司徒朔被司徒老爷的表情雷得不轻,桑小鱼还是他小孩,现在他真想让桑小鱼看看他家老头儿的表情,这才是真正的返老还童。

    “司徒老爷,司徒少爷,您们好”宁静一来就看到司徒朔和司徒老爷在拉拉扯扯,心里倍感疑惑。

    司徒朔见到宁静并不惊讶,因为顾西城事先已经告诉过他,安排了人来接他们。

    只不过有些意外,对方居然是女的。

    不过看到宁静眼眸中的平静,他便能理解了。

    这个女人靠的不是美貌,而是真正的实力。

    他见过的女人多了去,能这样坦然与他对视,没有丝毫其他企图的女人少之又少。

    这个宁静,就是其中一个。

    司徒朔突然想到什么,眸光微眯,看向宁静:“你知道桑小鱼的行踪吗”

    宁静点了点头:“知道”

    司徒朔抿唇,果然,顾老大最后还是帮了他。

    “告诉我,桑小鱼现在在什么地方”

    “她和闻人夫人在一起”

    “什么”司徒朔瞬间蹙眉:“她和闻人家的人在一起那她”

    “放心吧,司徒少爷”宁静很肯定的语气说道:“桑小姐暂时不会有危险。”

    司徒朔深邃的眸子微沉:“暂时没有危险,不代表一直危险。告诉我地址,我马上要见到她。”

    “是”宁静也赞同司徒朔的说法,因此她将桑小鱼和闻人夫人一起喝咖啡的地址告知了司徒朔。

    司徒朔将地址记下,转身就快步朝外走去。

    司徒老爷见状,连忙朝他喊道:“你就这样一个人去”

    司徒朔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你们去酒店等我,我找到桑小鱼后,再回酒店。”

    “欸”司徒老爷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可是司徒朔已经走远。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任由他去。

    “司徒老爷,我们现在是去酒店,还是”

    “不”司徒老爷双眼微眯,打断了宁静的话:“我要去见闻人赫,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

    宁静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点了点头:“他此刻在赌场。”

    “好,那么我们就去赌场”司徒老爷的表情异常严肃,和平日里的他相差甚远。

    像是一个王者,拥有慑人的气场。

    咖啡厅。

    桑小鱼来到咖啡厅后,才彻底醒悟过来。

    她觉得自己是中邪了,明明是去见闻人赫,此刻却和他妻子在这儿喝咖啡。

    明明是敌对,可却像是故友重逢。

    真是,奇了。

    “你特地来w市见我老公到底是因为什么”闻人夫人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好奇地询问。

    这时的她,没有了刚见到桑小鱼时的那种隐约激动。

    桑小鱼回神,抬眸看向坐在对面的闻人夫人。

    她,可以相信她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