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地下室见面

    司徒老爷站在花园中间东张西望,像是要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岂料,无意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管家。

    他顿时不悦地瞥了瞥嘴:“闻人赫这个小气鬼”

    “司徒先生”突然,一道清脆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司徒老爷微怔,转头看向说话的人。

    只见对方不是别人,而是闻人家的女主人闻人夫人。

    闻人夫人带着得体的微笑来到司徒老爷面前:“司徒先生,你这是在找什么”

    “咳咳我就参观参观,没有找什么。”司徒老爷掩嘴,没有直接看闻人夫人。

    “是吗”闻人夫人轻笑:“如果司徒先生想要参观,那么就由我来当导游吧不知道司徒先生接下来想参观什么地方”

    “呃,我累了,不想参观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我已经让人替司徒先生准备好房间,司徒先生如果累了,就去房间休息休息吧。”

    “多谢”司徒老爷微微点头,然后朝大厅走去。

    闻人夫人站在原地,双眸微眯,这是巧合吗

    多年不出现的人,居然在同一时间出现了。

    原本安静的闻人家,因为司徒镇的到来,变得不再安静。

    我们司徒老爷那嗓门可不是一般的大,这让闻人夫妇非常无言以对。

    晚餐的时候,司徒老爷便自作主张从闻人赫哪儿找了好酒,硬是让闻人赫作陪,喝个不醉不归。

    闻人赫实在拿他没有办法,只好任由他。

    。。。

    桑小鱼和司徒朔相对而坐,用着晚餐。

    不过,桑小鱼没有一点胃口。

    她总是习惯性地看手腕上的表,现在已经过了她和闻人夫人约定的时间,她终是没有离开。

    现在,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既然事已至此,你就算愁死了也没有用。”司徒朔突然开口,淡然的目光瞥了一眼桑小鱼:“再说了,我觉得你口中的闻人夫人并没有那么简单。”

    “呃”

    “总之,有爷在,一定会帮你的。”

    “谢谢”桑小鱼抿唇,心情好多了。

    司徒朔指了指她面前的食物:“快吃吧,浪费是可耻的。”

    桑小鱼点了点头,这才开始用餐。

    见她用餐,司徒朔才不觉地扬起了嘴角:“明天,我们去闻人家。”

    “咳咳”桑小鱼呛到了,抬眸看向了对面的司徒朔:“明天”

    “没错,老头儿去了闻人家,已经打草惊蛇了,那就不必躲着藏着。再说,遮遮掩掩也不是爷的风格。”

    “这样真的好吗”毕竟,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正闻人赫。

    “该见面的终究是要见的。”司徒朔眼神中闪过一丝冰冷:“我们不去见他,他也会想办法带我们去见他。”

    今天那几个穿黑色衣服的人出现,就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先发制人,主动去见他。”

    桑小鱼想了想,也觉得司徒朔说道挺有理的,不过

    “司徒朔,这样做很危险。”

    司徒朔双眸微眯,看向桑小鱼:“你害怕了”

    “我”桑小鱼摇了摇头,她不害怕,她只是担心他

    这件事,他本可以不用卷进来。

    “想来你也不会害怕。”司徒朔的面色有些不悦:“不然,你又怎么会悄悄离开司徒家,一个人来到这里。”

    “额,那个对不起。”桑小鱼略有些尴尬:“我只是怕连累你,所以我”

    “所以就一声不吭地走了”

    “那什么,我有留信给你”

    “你指的这个”司徒朔不知道从哪儿将那封信拿了出来。

    桑小鱼看到信,瞬间傻眼了。

    司徒朔冷哼一声,将信放在她面前:“这么丑的字,还敢让本少爷看”

    “呃”司徒少爷,你的要求未免太高了吧。

    用晚餐,两人回到了酒店房间。

    桑小鱼看了一眼时间,又看了看司徒朔:“你一定累了吧,要不你先去休息”

    “嗯”司徒朔的确是有些累,因此直接朝浴室走去,打算洗漱一番后再休息。

    桑小鱼看到他居然没有打算离开房间的,有些疑惑,难道他打算洗完澡后离开

    “对,一定是这样。”无奈,桑小鱼只好坐在沙发上等司徒大少爷出来。

    等了好一会儿,司徒少爷终于出来了。

    桑小鱼站起身,打算送司徒少爷出去。

    岂料,我们的司徒少爷走出浴室后,直接躺床上休息了。

    桑小鱼彻底傻眼,她走到床边,纠结的目光看向司徒朔:“那个那个这是我的房间”

    “嗯”原本闭上眼睛的司徒朔缓缓地睁开眼睛,不解地眼神看了桑小鱼一眼:“你说什么”

    “额,你难道不回自己的房间吗”桑小鱼指了指外面,她以为宁静也为司徒朔开了一间房。

    司徒朔不耐地瞥了桑小鱼一眼:“你想赶我走”

    桑小鱼嘴角一抽:“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桑小鱼,我累了,别吵我。”司徒朔不耐地打断了桑小鱼的话,接着再次闭上了眼睛。

    桑小鱼见状,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你你”

    “今天那群人,既然能追你到机场,那么一定知道你的行踪。”

    “啊”桑小鱼愣愣的目光看向再次开口的司徒朔,此刻的他没有睁开眼睛。

    “酒店虽然安全,可是也不能完全排除危险,所以在我们见闻人赫之前,我们必须待在一起。”

    “司徒朔”桑小鱼微微怔住,他是因为担心她的安危吗

    “爷我可不想被人绑着去见人。”

    “呃”好吧,她多想了。

    桑小鱼抬手挠了挠后脑勺,犹豫了一会儿,接着走进了浴室。

    待浴室的门关上后,原本躺在床上的司徒朔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看向了浴室门,低声说道:“看你还敢不敢一个人悄悄离开。”

    哼,本少爷寸步不离地守着你。

    这样两人同处一室不是第一次,所以没有什么尴尬。

    桑小鱼很大方地将大床让给你司徒朔,而她自己睡在了沙发上。

    明天就要去见闻人赫,这一夜桑小鱼注定无眠。

    闻人家。

    闻人夫人站在楼梯中间,目光望向大厅正在喝酒的两人。

    此刻,他们已经喝了不少。

    司徒镇拿着酒瓶,指着闻人赫骂。

    闻人赫安静地坐着,仿佛司徒镇骂的人不是他。

    那种无视,让闻人夫人不觉地扬起了嘴角。

    最后,闻人夫人走下楼,来到了两人面前,此刻司徒镇已经喝趴在桌上。

    听到脚步声,一直沉默不语的闻人赫终于有了一点反应,抬眸看了闻人夫人一眼。

    “还没有休息”

    闻人夫人摇摇头:“今晚和安夫人约好了打通宵麻将,所以现在过去。”

    闻人赫潜意识地蹙了一下眉头,最后点了点头:“让司机送你去吧。”

    闻人夫人依旧笑着:“嗯,你也早点休息。”

    说着,她颔首转身,打算离开。

    可没走几步,闻人赫却又突然开了口。

    “我一直都很信任你,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闻人夫人的脚步微顿,但是却没有回头看说话的闻人赫。

    她的双手紧握着手提包,最后扬起了嘴角回道:“我一直是爱你的,这一点从未变过。”

    闻人赫双眸微眯,没有再说话。

    闻人夫人的笑渐渐收回,一步一步走出了闻人家。

    此刻,车子已经在门外候着。

    手下见闻人夫人出来,便快速地替她打开了车门。

    闻人夫人从容地坐上车,淡淡地吩咐道:“去赌场。”

    此刻,虽然已经深夜,可是赌场却依旧热闹。

    每次走进赌场,闻人夫人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复杂,也不会像平时那样带着微笑的面具。

    面对赌场人的问候,她总是置之不理,冷漠地从他们身边走过。

    最后,她来到了赌场的地下室门口。

    一路畅通无阻的她,在这里遇到了阻碍。

    “夫人,先生有吩咐,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去。”

    “我也不能”

    “是的,夫人”

    “好吧”闻人夫人一脸冷漠,向后退了一步。

    守门的人顿时松口气,可就在这时,闻人夫人身后的手下突然上前,将他们几个一一打倒在地。

    速度之快,让他们反应不及。

    闻人夫人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绕过他们的身体,走进了地下室。

    因为地下室潮湿,所以当人走进去那一瞬间,就明显能感觉到一阵阴冷。

    闻人夫人潜意识地皱了皱眉,让人将灯打开。

    眨眼功夫,灯光照亮了地下室的每一个角落。

    “咳咳咳”突然,一阵咳嗽声从里面传来,也成功引起了闻人夫人的注意。

    闻人夫人看向咳嗽的人,待看清楚对方熟悉的五官时,她僵在了原地:“原来真的是你”

    “咳咳咳”躺在地上的人闻声坐了起来,大概是被亮光刺到,眼睛好半天才睁开。当她看到来人是闻人夫人时,带着血迹的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明显的讽刺:“怎么,看到我很惊喜”

    闻人夫人与她直视,半响后她让身后的手下全部退了下去。

    最后,宽敞的地下室里只剩下她们两人。

    “闻人赫对你做了什么”闻人夫人看到了对方的狼狈,眉头再次微蹙。

    “呵,还能做什么,拳打脚踢呗”

    “他想干什么”

    “这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不是吗”

    “我并不知道他让人去a市抓你”

    “是吗看来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过如此。”

    “我会救你出去”

    “不稀罕”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