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母女见面

    “呃,好像不认识”桑小鱼低下头,好吧,她真的不认识路。

    “切”我们的司徒少爷像是终于挽回了面子的样子,高傲地扬起了头:“既然不认识路,那就不要对着本少爷指手画脚的。”

    “我我什么时候指手画脚了”桑小鱼心里那叫一个冤。

    “哼,总之,本少爷一定会找闻人家的路”司徒公子信心满满。

    彻底清醒过来的桑小鱼都不忍心说他:“司徒公子,你去过闻人家吗”

    司徒朔嘴角一抽:“好像没有。”

    “既然如此,你知道闻人家在哪里”桑小鱼挑眉,看着司徒朔。

    司徒朔突然嗷嗷叫起来:“桑小鱼,你吵死了,闭嘴”

    桑小鱼黑线,这个家伙还真是难伺候。

    “喂,告我的闻人家的地址。”此刻,司徒朔已经拨通了宁静的电话,然后开始不怎么客气地问路。

    桑小鱼无语,转头看向了窗外。

    岂料,对面路灯下,一幕熟悉的身影闯入了她的眼帘。

    “司徒朔,停车”桑小鱼激动地大吼。

    司徒朔吓了一跳,潜意识地踩下了刹车:“桑小鱼,你干什么”

    “妈妈”此刻,桑小鱼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对面,她推开车门下车,便不顾一切地朝对面跑去。

    司徒朔见状,也快速下车,跟在桑小鱼身后追了上去:“桑小鱼,你这是干什么”

    “妈妈桑小鱼跑过马路,对着不远处的桑绾心大声喊道。

    桑绾心闻声转头,正好看见朝她跑来的桑小鱼,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小小鱼”

    “她怎么还在w市”闻人夫人也看到了桑小鱼,面向瞬间凝重起来。

    就在这时,闻人赫的手下走了过去,想要拦下苏颜兮。

    司徒朔看到这一幕,瞬间明白过来,于是快步冲过来,抓住了苏颜兮,将她护在身侧。

    坐在车里的闻人赫眉头微皱,接着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幽暗的目光,一直紧盯着苏颜兮。

    然后,一步一步朝她靠近。

    “闻人赫,你想干什么”桑绾心想也没想,冲到前面,将桑小鱼挡住身后。

    桑小鱼看到桑绾心,整个人都激动了,她顾不得其他,小跑到桑绾心身边,将她紧紧抱住:“妈”

    “小鱼”桑绾心低眸,看向抱住自己的桑小鱼,见她平安无事,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同样,看到桑绾心没事,桑小鱼也彻底放心下来。

    闻人夫人看到这一幕,舍不得移开目光,眼眸中闪过一丝感动和羡慕。

    “妈,他么究竟是谁为什么要绑架你”桑小鱼防备的目光看了一眼闻人赫。

    他表情严肃,不怒自威,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他透着神秘感,身着黑色西服,像是与此刻的黑夜融为一体。

    司徒朔深邃的眸子也打量了闻人赫一番,他可以判定,这个人并非一个简单的人。

    尤其还是他眼镜遮挡下的目光,很是犀利,也很冷冽,像是不带一点点温度。

    “小鱼”桑绾心握住桑小鱼的手:“不要担心,他们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无关紧要”桑小鱼皱眉,总感觉不会如此简单。

    “小鱼,我不是让你离开w市吗”闻人夫人忍不住上前,目光落下桑小鱼清秀的脸上。

    桑小鱼再次见到闻人夫人,非常意外:“呃,对不起,我我没有离开。”

    闻人夫人皱眉,事情似乎并非她相信那般顺利。

    “闻人赫,你们两口子合着耍我玩是吧”桑绾心见桑小鱼护在身后,不悦的眼神扫过闻人赫和闻人夫人。

    一个带她走,一个抓她,哼,当她好欺负。

    “闻人泪,注意你的态度”闻人赫抬手抚摸了一下金丝边眼镜。

    “闻人泪”桑小鱼和司徒朔同时一怔,转而看向桑绾心。

    她她是闻人家的人

    “哼,闻人赫,你觉得我应该对你什么态度”桑绾心冰冷地语气说道:“我身上的每一道伤口都是拜你所赐,难道你还想我对你卑躬屈膝”

    “伤口”桑小鱼瞬间瞪大了眼睛,目光看向桑绾心。

    刚才因为周围太黑,所以并没有注意,此刻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一道道鲜明的伤口。

    桑小鱼的眼眶瞬间红了,她转过头瞪向闻人赫:“你是谁,你凭什么伤害我妈妈”

    闻人赫蹙眉:“没有教养”

    “闻人赫,你闭嘴,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女儿。”桑绾心与桑小鱼双手紧握,不约而同地瞪向闻人赫。

    闻人夫人见她们如此,心里莫名苦涩。

    接着,她也转过身看向了闻人赫:“让他们走”

    啪闻人赫大手一挥,重重地一耳光打在了闻人夫人的脸上,那响亮的声音怔住了所有人。

    桑小鱼也瞪大了双眼,她本想过去,却被桑绾心拉住了手。

    “小鱼,他们的事情,与你无关。”

    “哦。”

    “啧啧啧,打女人的男人,可不算男人。”此刻,司徒朔带着一抹邪魅的笑,走到了前面,目光有着明显鄙视地看了闻人赫一眼:“闻人先生,这可是很丢我们男人的脸。”

    “你”闻人赫双眸微眯:“司徒公子”

    虽然不曾见过,可是闻人赫对a市四大公子还是比较了解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救桑小鱼的人会是司徒朔。

    他的眸光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现在司徒父子都要插手这件事

    “我记得似乎不曾和闻人先生见面,闻人先生认识我”司徒朔倒是好奇了。

    闻人赫回神,又恢复了刚才冷静的神态:“a市四大公子的名气,谁会不认识”、

    司徒朔扶额,故作惊讶:“原来本少爷这么有名”

    “司徒公子可真像令尊”一样的装腔作势。

    “我是我父亲的儿子,我当然像他。不过话说回来,听说我父亲受到了闻人先生的盛情款待。在这里,我应该向闻人先生道一声谢。”

    “司徒公子,客气”

    “切”桑绾心将司徒朔拉回到身边:“司徒公子,你别理他,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司徒朔,我们走吧”桑小鱼觉得现在还是离开要紧。

    司徒朔看向桑小鱼,微微点头:“既然你想走,那么我们就走吧。”

    “嗯”桑小鱼咬着唇角点了点头,接着扶着桑绾心,打算离开。

    岂料,闻人赫突然开了口。

    “小鱼是吧”

    桑小鱼一怔,脚步顿住,转头不解地看向闻人赫,不知道他又想做什么。

    闻人赫也正看着她,忽然间他扬起了一抹浅笑:“我刚才忘记自我介绍,我叫闻人赫,是闻人家的主人,也是你的叔叔”

    “什么”桑小鱼瞬间傻住,一脸茫然地与闻人赫对视。

    他说他说他是她叔叔

    这、这可能吗

    “小鱼,别听他的”桑绾心面色有些苍白,担忧的目光落在桑小鱼的小脸上:“我们不要理他,我们走。”

    “闻人泪,你难道想永远隐瞒小鱼”闻人赫淡淡的声音再次传来。

    桑小鱼皱眉,终是忍不住好奇,目光移向桑绾心:“妈,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鱼”

    “闻人赫,你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情。”此刻,脸微肿的闻人夫人,一脸严肃地开了口。

    闻人赫冷漠地看了她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我只是想告诉她,她最贵的身份。这和我答应你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你”

    “荣兰,你最好别惹我生气”闻人赫面色明显不悦。

    闻人夫人却对此视而不见,她走上前,站在闻人赫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让他们走”

    闻人赫眸光一沉,随即低下身在闻人夫人耳边说道:“我答应过你不会伤害她,那么我就一定会做到。只是,她毕竟是我们闻人家的血脉,那么就应该回到我们闻人家,承担她要承担的责任。”

    “闻人赫,别把我当白痴。”

    “女人笨一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闻人赫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明:“放心,只要她听话,我绝不会伤害她一丝一毫。来人,将夫人送回去。”

    随着闻人赫的一声吩咐,两名手下走上前,带走了闻人夫人。

    闻人夫人缓缓闭上双眼,某些伤痛被她掩藏了起来。

    “妈”怪异的气氛让桑小鱼慌乱,她一把握住桑绾心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那么说”

    司徒朔也觉得怪异,再看到桑绾心一脸纠结的时候,他心里突然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他的目光移向桑小鱼:“我们还是先离开再说吧。”

    “呃,是啊,小鱼,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桑绾心一心想带着桑小鱼离开,因为很多事情,她不想让桑小鱼知道。

    或许这样对桑小鱼不公平,但是最起码什么都不知道的桑小鱼是快乐的。

    “闻人泪,你不应该阻止小鱼回家。”闻人赫突然出声,打断了桑绾心的心思。

    桑绾心转头朝他吼道:“闻人赫,你闭嘴”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桑绾心的此刻的眼神就已经可以将闻人赫凌迟。

    闻人赫对此却不以为然,继而又说道:“你和小鱼都是我们闻人家的人,理应回到闻人家。这样,九泉之下的老爷子也能安心不是”

    “你少拿老爷子说事,你觉得你有资格提起他我告诉你闻人赫,我和小鱼早已经和闻人家脱离关系,所以你别想打什么歪主意”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