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你是闻人家的人

    “妈”桑小鱼带着凝重的表情,伸手拉着生气中的桑绾心:“我、我们是闻人家的人吗”

    正瞪着闻人赫的桑绾心瞬间僵住,她眼神闪躲,好半响后才慢慢转头看向桑小鱼:“小鱼,你听我说,我们”

    “妈,我们真的是闻人家的人吗”桑小鱼想要听的是实话。

    面对桑小鱼的质问,桑绾心一脸的为难。

    司徒朔走到桑小鱼面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桑小鱼,你别这样。”

    对于桑小鱼的身世,司徒朔也觉得非常的怪异。

    “没错,你的确是我们闻人家的人。”闻人赫突然开口,解答了桑小鱼的问题。

    桑小鱼整个人愣住,目光落在闻人赫的脸上。

    她怎么也无法将闻人家和自己联系到一起。

    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

    “妈,您告诉我,他说的不是真的对吗”

    “小鱼”桑绾心皱眉,手在不知不觉中握紧:“不要听他的。”

    “闻人泪,事已至此,你觉得隐瞒还有意思吗”闻人赫摊摊手,像是对桑绾心的态度不赞成:“这么多年,你一直欺骗小鱼,你难道不觉地过意不去”

    “闻人赫,你混蛋”桑绾心此刻恨不得扑过去,一口咬死闻人赫。

    看到此刻的桑绾心,桑小鱼心里已然有了答案。

    她微微有些失神:“原来他说的是真的”

    “小鱼不,他说的不是真的。”桑绾心双手抓住桑小鱼的胳膊:“他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他的话,你千万不要相信。”

    “妈”桑小鱼见桑绾心如此激动,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您不要生气,其实没关系的”

    “小鱼”

    “我心里有很多疑惑,一直以来我都将这些疑惑放在心里最深处,不去触碰。但是我知道,这些疑惑一直存在”桑小鱼从刚才的激动,逐渐变得安静,最后淡然一笑。

    司徒朔和桑绾心看到她如此,心里莫名担心起来。

    “桑小鱼,你没事吧”司徒朔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可是此刻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桑小鱼回神,朝司徒朔摇了摇头,最后她的目光移向了对面的闻人赫。

    闻人赫也看着她,当对上她的目光时,不知为何有些闪躲。

    桑小鱼对次不以为然,她走到闻人赫面前,低声问道:“您说您是我的叔叔,那么您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闻人赫沉思了一秒,然后点了点头:“可以”

    桑小鱼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是我心里的第一个疑惑,我想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小鱼”桑绾心惊讶,大概是没想到桑小鱼会问这个问题。

    同时惊讶的还有闻人赫,他看着桑小鱼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夜晚的冷风吹过,桑小鱼潜意识地握紧了双手。

    “您是不知道,还是我的问题太难”

    “这”

    “闻人赫,你闭嘴”桑绾心制止闻人赫开口,她冲过拉着桑小鱼:“你心里有什么疑惑,你可以问我。现在,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不好”

    桑小鱼的目光移向桑绾心,见她一脸的紧张,她无奈地在心里笑了。

    看来,的确是她的问题太难了。

    “好”桑小鱼最后点了点头:“我们走吧”

    说着,她牵着桑绾心的手离开。

    司徒朔见状,连忙去开车。

    “小鱼,你必须会闻人家。”闻人赫想留下她,可桑小鱼转过身来看他的眼神制止了他。

    “闻人先生,我不管您的话是真是假,我只知道,我不想做的事情,谁也别想勉强我。您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不清楚。可是我很清楚自己,我现在不会跟您去闻人家,您就算绑着我去也没用。”

    桑小鱼说完,带着桑绾心离开,不再回头。

    闻人赫站在原地,沉默地看着她离去。

    见她身影走远,他的面色才沉下来。

    这个丫头,真是和他父亲一样的固执

    酒店。

    桑小鱼回到酒店后,就沉默地帮桑绾心处理伤口。

    当看到桑绾心身上各处伤口时,她的眼眶不知不觉地红了。

    桑绾心见她如此,心里很是心疼:“小鱼,别担心,妈妈没事。”

    桑小鱼抿唇,忍着想哭的冲动:“他怎么能这样对您”

    “他”桑绾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闻人赫。

    想到闻人赫,桑绾心眼中就不知不觉地闪过一抹狠厉。

    不过只是眨眼功夫,随即便消失了。

    她抬头,正好与司徒朔的目光对上。

    司徒朔双手环胸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时而打量桑绾心,时而打量桑小鱼。

    这对母女,总是给他带来意外。

    “司徒公子”桑绾心露出一抹浅笑,对司徒说道:“非常感谢你替我保护小鱼多亏有你在小鱼身边,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你真是桑小鱼的守护神。”

    守护神

    司徒朔表情有些松动,他只听很多女人喊他男神,倒是第一次听到守护神这个词,蛮新鲜的,听上去感觉很不错。

    咳咳,不过,他可不是桑小鱼一个人的守护神。

    司徒朔抿唇,回道:“我救她,只是凑巧而已”

    “呃”桑绾心的嘴角一僵,什么叫凑巧

    难道,他对小鱼没有那个心思

    桑绾心朝桑小鱼眨了眨眼,希望从桑小鱼眼神中得到答案。

    岂料,桑小鱼只是白了她一眼。

    “妈,您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都受伤了,还想什么呀

    “呃,我真的没事,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桑绾心嘴角抽了抽,好吧,是真的疼。

    不过,她不想桑小鱼担心。

    桑小鱼没有再接话,而是看向了司徒朔:“我有话想和我妈妈说,你可以暂时回避一下吗”

    赶他走

    司徒朔心里有些被不悦了

    不过,看桑小鱼一脸的认真,他也无话可说,只好摸了摸鼻子,起身走人。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们的司徒公子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回头。

    “咳咳,那什么,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就喊我。”

    桑小鱼微微点头:“谢谢”

    司徒朔瞥嘴,这才走出了房间,顺道替她们母女关上了门。

    “啧啧啧”桑绾心忍不住赞叹:“司徒公子居然还是暖男,这么的贴心,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您也让我很意外”桑小鱼平静地回了一句,接着将药箱收拾好。

    桑绾心听到桑小鱼的话,笑逐渐僵住:“对不起小鱼”

    桑小鱼的手一僵,抬眸看向桑绾心,像是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桑绾心叹息一声,伸手过去,拉着桑小鱼坐到自己身边,抿唇纠结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什么,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既然已经过去,那么就没必要时刻挂在嘴边。”

    桑小鱼眼神闪烁着,目光落在桑绾心的脸上:“那您现在愿意告诉我吗”

    桑绾心叹息一声,最后点了点头:“可以,你想知道什么”

    桑小鱼咬着唇角,沉默了一会儿。

    接着,她突然站起身,跑过去在桌上拿了两包可比克过来,一包给了桑绾心,一包她自己拆开了。

    桑绾心一怔:“小鱼,你这是”

    “我们以前聊天的时候,总是一边吃零食一边聊天,所以我希望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桑小鱼的语气很平静,可是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明。

    桑绾心手握零食,忽然有些硬咽:“好,我们边吃边聊。”

    “恩恩”桑小鱼吃了一块可比克,点了点头:“好,我们开始了,我要问了。”

    桑绾心苦涩一笑:“好”

    “第一个问题,您的名字”

    “我原来的名字叫做闻人泪,我是闻人家的人,闻人赫名义上,他是我的兄长”

    “为什么为什么离开闻人家”

    “因为,闻人家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

    “为什么”桑小鱼不明白,深邃的目光看向桑绾心。

    桑绾心的表情很是凝重,眸光里带着一丝忧伤,和平时桑小鱼认识的桑绾心不像是同一个人。

    “我并非闻人老爷的亲生女儿,我是一名孤儿,我只知道我的名字叫做桑绾心,不知道来自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后来被闻人老爷带回闻人家收养,他替我改了名字,取名为闻人泪。从改名那一刻开始,我就成了闻人家一员。可是闻人老爷后来去世了,作为养女的我,便没有再继续留在闻人家的理由。”

    “原来是这样”桑小鱼很是惊讶,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居然是孤儿。

    她伸手过去,轻轻握住了桑绾心的手,像是给予她温暖。

    桑绾心回神,看向她,这或许就是她喜欢桑小鱼的原因吧。

    她的存在,总是可以治愈自己内心的伤。

    “因为妈是养女,所以闻人赫才会这么狠心对妈是吗”看到桑绾心身上的伤口,桑小鱼皱了皱眉。

    桑绾心眼神微闪,随即回握桑小鱼的手:“没关系的,我现在不是平安地坐在这里吗”

    “对不起,是我来太晚了。”桑小鱼内疚,她若是早点来,她就可以早点把妈妈救出来。

    “傻瓜,这不怪你。”说道这儿,桑绾心突然皱起了秀眉:“小鱼,你既然从机场逃走了,为什么还要来w市冒险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危险”

    “是啊,危险”桑小鱼眼神里带着迷离:“妈,你一直知道我们处在危险中对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