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原来是你

关灯
护眼
    司徒朔转而看向桑绾心:“他想让你们回闻人家的心,很明确。”

    “哼,你做梦”桑绾心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厉。

    “妈”桑小鱼走上前,抱着桑绾心的胳膊:“我们去见他,告诉他,我不是”

    “没用的”

    “为什么呀”只要她告诉闻人赫,她不是闻人家的人,那么闻人赫就没有必要再让她回闻人家。

    “不是什么”司徒朔疑惑,目光在桑小鱼和桑绾心身上徘徊。

    桑绾心抿唇,勉强地笑了笑:“没什么,司徒公子,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吗”

    “额,可以”司徒朔虽然不明白桑绾心想说什么,但是他知道,一定和桑小鱼有关。

    桑小鱼和司徒老爷也知道,但是他们却没有能阻止桑绾心。

    最后,桑绾心和司徒朔去了酒店天台。

    而桑小鱼陪着司徒老爷在房间,等着他们。

    桑小鱼心里有些忐忑,总感觉桑绾心瞒着她许多事情,并且像是可以隐瞒。

    可究竟是什么事

    桑小鱼双眸微眯,双手潜意识地握紧。

    缓缓转过头的她,看向了窗外。

    “哎,一大早,气氛怎么这么怪”司徒老爷皱眉,叹息,不悦。

    阿心为什么找他家臭小子谈话

    为什么不找他谈话

    还有那个闻人赫,究竟想干什么

    真是,惹人烦的家伙。

    上天台后,桑绾心突然向司徒朔跪下,这个举动将司徒朔愣住了。

    “您这是做什么”司徒朔想将桑绾心扶起来。

    桑绾心却拒绝了:“司徒公子,你让我跪吧因为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请司徒公子帮忙”

    “不管是什么事情,请您站起来再说,我可不习惯和跪着的人说话。”司徒朔没有犹豫,强行将桑绾心拽了起来:“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想说的是关于桑小鱼的事情吧”

    桑绾心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点了点头:“没错,的确是关于小鱼的事情。”

    司徒朔皱了皱眉,片刻后才再次开口:“说吧,您想让我做什么”

    “其实我已经说过,我想说的就是,希望司徒公子可以答应我的提议,和小鱼结婚”

    “结婚”司徒朔的表情略有些复杂,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呃,请恕我直言。就像我父亲所说,结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不应该草率决定。虽然我认识桑小鱼一段时间,可是我们并没有到结婚的地步。所以“

    “就算假结婚也可以”桑绾心已经没有办法,只能出此下策。

    “什么”司徒朔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您说假结婚”

    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谁会让自己的女儿和男人假结婚。

    面对司徒朔质疑的目光,桑绾心无力地扶额:“我承认,我的话很不可思议。但是,我真的真的只能想到这样一个办法。只有这样,我才能才能保住小鱼现在善良纯洁的心。司徒公子,我实话告诉你吧。小鱼不可以回到闻人家,闻人家将会成为她的噩梦。我不希望她去面对这样可怕的噩梦。”

    “嗯噩梦”司徒朔眉头微挑,隐约间像是明白了什么:“闻人赫会对桑小鱼不利”

    “是的”桑绾心无力地点了点头,其实她开始也不明白闻人赫为什么还要来抓她们。

    直到在地下室见到闻人赫那一刻,她才恍然明白过来。

    闻人赫和闻人家都需要桑小鱼,需要她来撑起整个家。

    所以,闻人赫会不择手段地将小鱼留着闻人家

    “我必须制止闻人赫,现在,我可以想到的办法就是让小鱼和你结婚,让她成为你们司徒家的人。这样,闻人赫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强行把小鱼带回闻人家。”

    “可是”

    “糟了糟了”就在司徒朔纠结的时候,司徒老爷气喘吁吁地冲到了阳台:“不好了,小鱼去见闻人赫了。”

    “什么”桑绾心和司徒朔同时惊呼一声:“她去见闻人赫了”

    “是啊”司徒老爷喘息着,点了点头:“她说想去了解一些事情,让你们别担心”

    “这个白痴”司徒朔皱眉,接着着急地向楼下奔跑去。

    桑绾心听完司徒老爷的话以后,整个人僵在了原地,表情呆愣。

    “阿心,你还好吧”司徒老爷将桑绾心如此,莫名有些担心。

    桑绾心没有看他,只是无力地叹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呃,什么完了”司徒老爷一脸茫然。

    桑绾心痛心地闭上了眼睛,没有再开口说话。

    司徒老爷看见她不开心的样子,心里也非常不开心。

    于是,他上前拍了怕桑绾心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如果你怕闻人赫伤害小鱼,那么我们就亲自去闻人家把小鱼要回来。闻人赫多年前欠我也一个人情,只要我开口,想必他是不会拒绝的。”

    “什么”桑绾心疑惑地睁开了眼睛,目光落下司徒老爷的脸上:“闻人赫欠你的人情这怎么可能闻人赫他从来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帮助,何况是你”

    “没错,那家伙的确是不会轻易求人。不过当年事情很复杂,对他来说应该非常重要,因此,他才会找上我。”想到当初的事情,司徒老爷心里还硌得慌,因为他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做错了。

    “当年”桑绾心的面色一白,慌乱的目光盯着司徒老爷:“当年的什么事”

    司徒老爷别扭地挠了挠后脑勺:“呃,其实就是一件小事,他拜托我介绍了一个女人给当时掌管闻人家的大少爷闻人墨。”

    “介绍女人”桑绾心双脚一软,整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

    “阿心,你怎么了”司徒老爷发现她的异样,连忙上前扶住她。

    桑绾心双手紧握,面色苍白得可怕,明明很生气的她,却突然笑了,只是笑声让人听上去发寒

    尤其是司徒老爷,被她的表情怔住:“阿心,你”

    “原来是你哈哈居然是你”桑绾心怒极而笑,老天爷真是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我、我怎么了”司徒老爷一脸茫然,难道刚才他的话

    啪

    没等司徒老爷理清楚整件事,一记耳光已经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整个人僵住,难以置信的目光带着惊讶,直直地看着打他的人桑绾心。

    “都是你”桑绾心伸手指着司徒老爷,目光里带着恨意:“如果不是你,这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你这个帮凶”

    “阿阿心”

    “闭嘴,不要这么恶心的叫我,你没有资格这样叫我。”桑绾心咬牙切齿地瞪着司徒老爷:“你毁了我的一生,我恨你,司徒镇,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一定杀了你

    桑绾心的怒吼震耳欲聋,也彻底震碎了司徒镇的心。

    看到她离开,司徒镇突然失去了抓住她的勇气。

    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里。

    司徒镇茫然,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和闻人赫还有闻人墨之间,究竟有什么瓜葛

    为什么,她要说是他毁了她的一生

    。。。

    司徒朔赶到酒店楼下的时候,闻人赫的车子已经不在。

    想必,他已经带着桑小鱼离开。

    想到此,司徒朔忍不住低咒了一声

    担心着桑小鱼安慰的他,只好拦下一辆出租车,想要前往闻人家。

    可就在他打开出租车车门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挡住了他。

    他皱眉,看向手的主人,没想到会是桑绾心。

    桑绾心也同时看向了司徒朔,此刻她面色冷漠,不似刚才在天台上与司徒朔谈话的表情:“司徒公子,小鱼的事情,你可以不用管了,也请你彻底忘记我说过的每一句话。以后,也拜托你,不要再出现在小鱼面前。”

    桑绾心说完,便不再看司徒朔一眼,转身坐上了出租车,然后扬长而去。

    司徒朔完全愣在了原地,简直是不能相信刚才桑绾心的转变。

    前一秒,她跪地求他与桑小鱼结婚。

    后一秒,她冷声命令他不要出现在桑小鱼面前。

    这,耍着他玩吗

    司徒朔怒,再次扬手,又招来一辆出租车。

    哼,他司徒朔是谁呀

    凭什么听别人指手画脚

    他救不救桑小鱼,出不出现在她面前,那是他的事情。

    只要他高兴,出现在谁的面前,别人也休息多说一句。

    哪怕她是桑小鱼的母亲,也绝对不行。

    “先生,你要去哪里”

    “闻人家”

    整个w市,就只有一个闻人家,一个众人皆知的闻人家

    桑小鱼坐在车上,看着车子从闻人家的大门缓缓朝里面行驶而去。

    这让她莫名有些感叹,起初她来,被拒之门外。

    现在,不过两天时间,她居然坐在别墅主人的车子进来闻人家。

    世事难料,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闻人家”桑小鱼低声念了一句,目光看向外面,只见车子经过一片树木,然后绕过喷池,最后停在了大门口。

    “到了”闻人赫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车里,也瞬间拉回了桑小鱼的思绪。

    桑小鱼点了点头,跟随着闻人赫身后下了车。

    当离开车子,她的视野又宽阔了几分。

    随意地将闻人家周围打量了一番,发现既然和司徒家一样的气派。

    只不过,司徒家的气氛没有这儿严肃。

    而且,门口也不会这样站着几名保镖迎接。

    桑小鱼瞥了瞥嘴,看了闻人赫一眼,这人是不是平时亏心事做多了。

    因此,走到哪里都会有一群的保镖跟着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