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一起住到闻人家

关灯
护眼
    无疑,闻人夫人是了解闻人赫的。

    刚才他之所以怒了,全是因为桑绾心的那记耳光

    他是一个骄傲自负的人,怎么可能容忍桑绾心的放肆。

    因此,他才会彻底撕破了脸。

    闻人夫人皱眉,现在的情形更加难以处理了。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桑小鱼突然甩开闻人夫人的手,质问她。

    刚才闻人夫人的劝说,被桑小鱼当成她是在帮闻人赫。

    因此,对此刻的桑小鱼来说,闻人夫人和闻人赫一样,是敌人。

    闻人夫人面对桑小鱼的质问,有些呼吸凝重,她自然也感受到了桑小鱼的敌意。

    心里酸涩不已的同时,她再次试图去靠近桑小鱼:“我我不会伤害你。”

    终于,她还是握紧我桑小鱼的手。

    “小鱼,你要相信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真的”

    桑小鱼皱眉,看了闻人夫人一眼,总感觉闻人夫人怪怪的,不过既然她已经这么说了,那么她也不跟她客气:“你如果真的不想伤害我,那么请你放了我妈妈,让我们离开闻人家。”

    什么隐瞒

    什么真相

    她统统都不想知道了。

    总之,她要她妈妈的平安,还有安东尼。

    “没用的”闻人夫人的答案很直接:“就算我现在放了你们,我可以保证,你们无法离开市,闻人赫也不会放过她,同样可以将她抓回来。

    “笑话”桑小鱼冷哼一声:“他以为他是谁”

    “相信我说的话”闻人夫人的表情异常严肃:“闻人家的势力,不容小觑。”

    “你什么意思”桑小鱼皱眉,难道真的走不了

    “没什么”闻人夫人努力挤出了一抹笑,看向桑小鱼:“你先别急,我会帮助你的”

    “可是”

    “先别急,给我一些时间。现在,只能暂时委屈你住在这里了。”

    “住在这里”桑小鱼看了看周围,心里莫名难受起来。

    真的要住在这里

    其实,桑小鱼纠结也没有用。

    就如闻人夫人所说,闻人家在w市可谓是一手遮天。

    她怕是插上翅膀,也未必可以飞出去。

    无奈,她只能听从闻人夫人的建议,暂时留在闻人家。

    这样,也可以趁机会找到安东尼,还有带走妈妈。

    桑小鱼瞥嘴:“好,我住”

    闻人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情绪,视线一直停留在桑小鱼的小脸上。

    最后,她扬起了一抹笑,一抹真心的笑。

    “桑小鱼,桑小鱼”司徒朔急匆匆地冲进闻人家,也间接打断了闻人夫人的思绪。

    “司徒朔”桑小鱼看到司徒朔,有些惊讶,也有些惊喜。

    当然,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惊喜。

    “桑小鱼,你是白痴吗”司徒朔走近桑小鱼后,就开始骂人:“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能随便就来了找死吗”

    桑小鱼瞥嘴:“其实,我也不想来”

    当时,她一定是脑抽了,才会跟着闻人赫来闻人家。

    “跟我走”司徒朔完全不问桑小鱼的意见,强行拽着她朝外走去。

    “喂,司徒朔,你干什么呀”桑小鱼被某人的举动怔住了。

    闻人夫人的目光追随着桑小鱼,见她被司徒朔带走,微微皱了一下眉。

    最后,她让管家和保镖跟着,确保桑小鱼的平安。

    “司徒朔,你先放手啦”当两人走到闻人家喷泉边时,桑小鱼总算挣开了司徒朔的手。

    司徒朔看了自己的手一眼,随即瞪向桑小鱼:“有什么话,我们出去再说。”

    因为一件件事情,司徒朔对闻人家不怎么有好感。

    桑小鱼的目光与司徒朔对视,随即摇了摇头:“我不能走了。”

    “什么叫不能走,难道要我背你”

    “呃,不是这个意思。”

    “嗯”

    “我妈妈在闻人家,我暂时不能离开。”

    “她在哪里,我们带上她一起走”司徒朔说着,就想折回客厅。

    桑小鱼见状,立马拉住了他:“没用的,闻人赫一定不会轻易放了妈妈。”

    “闻人赫”司徒朔眉头深锁:“他究竟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桑小鱼抿唇,双眸微眯:“我来这里,就是想找个答案。”

    “答案”司徒朔的目光落在桑小鱼脸上,只见她表情很认真:“你难道有什么想法”

    “司徒朔,你知道吗”桑小鱼的目光移向了闻人家的大门:“当我第一次站在闻人家大门前的时候,我脑海里出现了很多奇怪的画面。还有,我走进闻人家那一刻,也感觉非常奇怪。我不明白为什么出现这样奇怪的感觉,而且我总感觉妈妈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我,这种感觉在今天更加明显。”

    “所以,你想理清楚这些”

    “嗯,我很想忽视,可是”

    “可是,你还是忍不住来了闻人家。”司徒朔总是明白桑小鱼的心思了。

    桑小鱼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或许,我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人吧”

    司徒朔对此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不过,我可以陪你待在闻人家。”

    这样,他也不用担心她的安全。

    “咦,你也要住在闻人家”桑小鱼惊讶地望向司徒朔,她没听错吧。

    只见,司徒朔点了点头,态度已经说明一切。

    “不行”桑小鱼想也没想,便拒绝了司徒朔的提议:“这样很危险

    “你都不怕,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可是”

    “桑小鱼,你如果再啰嗦,我现在就绑你走。”

    “司徒朔,你别开玩笑了,这不是闹着玩的,你没必要因为我而犯险。”她又不是他的谁

    “爷我已经决定了,你少废话”司徒朔伸手戳了一下桑小鱼的额头,让他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他办不到。

    桑小鱼皱眉,看着司徒朔,她想劝说他,可是他的态度强硬,她根本没招。

    “桑小鱼,你放心,闻人赫不敢把我怎么样。”司徒朔看出了桑小鱼眼中的担心,因此只好再次开口:“他就算不顾及司徒家,也会顾及顾老大还有商震他们。别忘记,我们a市四大公子,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除非,对方也不想活了。

    桑小鱼听到司徒朔如此说,担忧的心总算慢慢平静下来。

    是啊,她怎么没有想到,a市四大公子,四股势力联合,谁能轻易得罪他们

    想到此,桑小鱼总算送了一口气。

    “那好吧我们一起住在闻人家。”找一个答案。

    司徒朔薄唇轻扬,伸手拍了拍桑小鱼的肩膀:“放心吧,爷会罩着你的。”

    桑小鱼抿唇一笑,她是不是应该感谢司徒公子的大恩大德

    就这样,桑小鱼和司徒朔同时住在了闻人家。

    闻人赫对此虽不满,可最后还是没有反对。

    因为,他没有必要得罪司徒家。

    闻人夫人倒是因为这样,开始好奇这位司徒公子。

    当然,她最关心的还是桑小鱼,正努力想着办法让她和桑绾心可以摆脱闻人赫的控制。

    其实,她比任何人都不希望桑小鱼回到闻人家。

    。。。

    桑小鱼自从住进闻人家以后,还真是过上了名门千金的生活。

    她的衣服鞋子包包,全被改成了名牌。

    闻人赫经常会带着她出现在重要的宴会上,好似有意要将她介绍给大家认识。

    而且更奇怪的是,闻人赫还将她带去了公司。

    桑小鱼这才知道,闻人家除了经营赌场,还有许多副业

    只是,她不明白,闻人赫的用意是什么。

    几次,她试图套话,可是闻人赫精明,她根本不是他对手。

    还有许多犀利的问题,闻人赫也总能轻巧地把话题转开。

    每每这个时候,桑小鱼就觉得特别的憋屈。

    因为和司徒朔一起住在闻人家,好像距离因此拉近了许多,所以桑小鱼有什么事情,总会第一时间告诉司徒朔,也算是一种共同革命的精神。

    司徒朔每次听完桑小鱼的抱怨,就会给出一句总结:“你一只小白兔,怎么能跟闻人赫那样的老狐狸斗”

    桑小鱼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没错,闻人赫就是一只老狐狸。可是,我要怎么做,才能对付这只老狐狸”

    司徒朔想了想:“大不了另外找一只老狐狸。”

    “咦”桑小鱼眨着:“上哪儿找”

    司徒朔双眸微眯:“我帮你找”

    桑小鱼再次眨眼:“这真的成吗”

    “放心,包在我身上”司徒朔嘴角邪魅上扬,心里有了主意。

    当天晚上,司徒朔就回到了他们住的酒店。

    他要找的老狐狸不是别人,正是他家老爷子,那可是都成精了的人。

    只是让司徒朔没有料到的是,他家老头子拒绝了他的提议。

    更让司徒朔头痛的是,他家老头子好像开始装深沉,有了心事。

    坐在一个地,发着呆,就是不愿意跟他多说。

    司徒朔嘴角一抽,倍感无语。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