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她们一点也不像

关灯
护眼
    “老头儿,您到底怎么回事说句话成吗”司徒朔走到司徒老爷面前走下:“桑小鱼的妈妈桑绾心被闻人赫抓了,您现在难道不是该想办法帮她”

    明明记得,他家老头挺喜欢人家的呀。

    “现在桑小鱼没有办法见到桑绾心,闻人赫不让她见,我们必须得想想办法”

    “她不想再见到我。”司徒老爷子终于在此刻开了口,不过语气很是沮丧。

    司徒朔听到他说话,着实愣了一下,随即又觉得哪儿不对劲。

    “不想见你为什么您们的关系不是很好吗”

    从小到大,司徒朔还没有看见他家老头儿如此热情地对待一个女人。

    “难道,您惹她生气了”

    “你废话太多了。”司徒老爷像是被人踩到痛脚了,整个人变得激动起来,完全没有刚才的消沉样,他怒瞪着眼睛,盯着司徒朔:“我怎么可能惹她生气”

    司徒朔朝司徒老爷打了一个响指:“对,这才像您。”

    刚才那样死气沉沉的,怪诡异的。

    “老头儿,您和闻人赫是怎么认识的”

    司徒老爷瞥嘴,叹息一声:“当年,他为了当上闻人家的主人,所以来a市拜托过我一件事。”

    “什么事”

    “就是”司徒老爷微怔,突然想起在那天被桑绾心扇了一记耳光,也是说起了这件事,难道

    司徒老爷皱眉,转而看向司徒朔:“闻人赫为什么要绑架阿心”

    司徒朔微怔,怎么扯到这个话题上来了:“呃,我好像说过,桑小鱼和她母亲是闻人家的人,所以闻人赫希望他们回到闻人家,桑小鱼觉得其中有什么阴谋,所以留在了闻人家。”

    “她们是闻人家的人”

    “是啊,闻人赫是桑绾心的哥哥。”

    “哥哥”不是情人

    司徒老爷蹙眉,同时也很惊讶,原来不是他想的那样。

    怪不得闻人赫说是他们的家事。

    “老头儿,您怎么了”司徒朔见司徒老爷走神,疑惑地询问:“这件事有什么不对吗”

    司徒老爷摇了摇头,可是表情却是凝重:“闻人老爷有三个孩子,闻人赫,闻人墨,还有就是闻人泪。并没有一个叫桑绾心的啊,难道她就是闻人泪”

    “嗯,没错,我听闻人赫就是这样叫她的”

    “难怪”司徒老爷面色微沉。

    “难怪什么”司徒朔是越来越迷糊了,他家老头儿究竟在说些什么

    “哦,还有,闻人墨是谁呀”司徒朔疑惑:“听名字倒是耳熟,可我在闻人家并没有听说有闻人赫这个人啊”

    司徒老爷回神,表情有些别扭,随即叹息了一声:“闻人墨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你没听说过很正常。至于闻人家,怕是没有谁敢提起这个名字。”

    “咦,为什么”司徒朔越发好奇了,难道闻人家真的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闻人墨”司徒老爷其实也不怎么愿意提起这个名字,总感觉他的命运过于凄惨:“w市是有名的赌城,这里的人都很喜欢赌博,甚至不少人以赌为生。在这里,他们有着他们自己的信仰。他们的信仰就是他们心中的赌神。闻人墨,他就是当年大家心目中最厉害的赌神,比他父亲闻人老先生还要厉害。”

    “赌神”司徒朔双眸微眯:“闻人墨这么厉害”

    “那是当然”司徒老爷回想起那个时候,心情就很是复杂:“闻人墨可是你老子我当年最嫉妒的人。”

    司徒朔嘴角一抽:“因为他比你帅”

    司徒老爷非常嫌弃地瞥了司徒朔一眼:“废话,他能有我帅”

    “得,既然您帅,您嫉妒人家干什么”司徒朔嫉妒的人,都是比他帅的。比如,顾老大

    “我嫉妒他是因为,我们必须靠后天努力才能成功。而他从出生开始就好似受到了上天的恩宠。从小在赌城长大的他,加上卓越的赌博天赋,不到二十岁,就已经轰动全国。”

    “赌博还有天赋”司徒朔真是醉了:“那他后来是怎么死的”

    “自杀”司徒老爷眸光一沉:“传言说,闻人老爷子把整个闻人家交给了闻人赫,闻人墨因此与闻人老爷闹翻了。后来,闻人老爷病倒去世,闻人墨便成了气死父亲的不孝子。没过多久,他也自杀死在了闻人家。”

    “居然是这样”司徒朔听完后,多少有些震惊。

    其实,这样的事情,他知道的也不少。

    豪门深似海,多少名门之子为了夺权而忘记人的本质。

    什么道德底线,什么亲人,都是云。

    “赌神也不过如此,逃不开名利权的争斗。”司徒朔微微摇头:“看来,闻人赫比闻人墨更有出息,否则闻人老爷怎么会把闻人家交给他打理。靠,他还真是一个不好应付的角色。”

    “其实恰恰相反”司徒老爷叹息一声,表情有些凝重:“闻人赫的能力很平庸,根本及不上闻人墨。”

    “咦”司徒朔双眸微眯,转而看向司徒老爷:“既然如此,闻人老爷是老糊涂了吗为什么要把闻人家交给闻人赫,而不是闻人墨”

    司徒老爷微微摇头:“这件事,怕是除了闻人家的人,外人没一个人清楚。”

    司徒朔一怔:“老头子,您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有蹊跷”

    “哎,行了。”司徒老爷突然挥手,不想再谈下去的意思:“这是闻人家的事情,我们最好不要插手。”

    司徒朔抿唇,仔细一想,也觉得自己好像好奇心过头了,现在的重点似乎不在闻人家的历史上。

    想到此,司徒朔再次将话题拉回来:“老头儿,您真的不打算帮助桑绾心”

    提起桑绾心,司徒老爷的心都痛的。

    他纠结了几分钟,随即皱眉说道:“我会去见闻人赫。”

    司徒朔扯了一抹好看的笑,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司徒老爷:“哟哟哟,还是放心不下对吧”

    “臭小子”司徒老爷一拳朝司徒朔挥过来:“这还不是因为你求我”

    司徒朔彻底笑了:“成,就当我求你。”

    “你小子为了桑小鱼居然求我”司徒老爷反转局势,逼问司徒朔:“你现在是彻底被她迷住了”

    “我哪有”司徒朔激动跳了起来:“老头儿,您胡说八道什么呀我怎么可能会迷上她,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我”

    “桑小鱼倒是挺像苏颜兮的”司徒老爷冷不丁来一句。

    司徒朔再次炸毛:“哈,她们根本一点也不像,从头到脚都不像。老头儿,您该戴老花镜了,眼神真是越来越差。懒得说您,您快想想办法对方闻人赫那家伙,我先回去了。”

    说完,司徒朔逃似地离开了酒店房间。

    司徒老爷鄙视地看着他的背影:“说你没有着迷,谁信啊”

    没过一会儿,房间里只剩下司徒老爷一个人。

    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眉头潜意识地皱了皱,随即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熟悉的电话。

    电话那边一接通,他就连忙说道:“帮我查一查闻人家产业近年来的状况。”

    。。。

    在闻人家,桑小鱼最好奇的还是闻人夫人。

    因为,自从桑小鱼住进闻人家以后,闻人夫人就亲力亲为,为她打点一切生活琐碎的事情,对她极好。

    比如,要出席什么晚会,她总是会先一步为她准备衣服,挑好佩戴的首饰。

    而闻人夫人的眼光总是非常好,所以桑小鱼总会在宴会上大放光彩。

    因此,最近w市的人都知道,闻人家有了一位千金大小姐。

    并且,过两天会召开记者会,告知这件事。

    大家非常好奇,都想知道这位千金大小姐的来头。

    “小鱼,我到处找你,原来你在这里呀”闻人夫人突然出现在桑小鱼面前,无意间将她的思绪打断。

    桑小鱼猛地抬头,看向闻人夫人:“呃,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闻人夫人微微一笑:“我买了几样首饰送给你,所以想让你看看,喜不喜欢,如果不喜欢,我再叫店里的人送来。”

    “呃,不用”桑小鱼摆了摆手,拒绝闻人夫人的好意:“无功不受禄,我不能收夫人您的礼物。”

    汗,她房间里已经很多了,还送

    闻人夫人的表情有些僵住,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昔日的模样:“不敢这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我的东西都可以属于你的,所以你不必有负担。”

    “呃,这怎么可以”桑小鱼牵强的扬起了一抹笑,探究的目光盯着闻人夫人:“那个夫人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好到,让她快真把她当家人了。

    闻人夫人眼神一黯,沉默半响,最后紧握着桑小鱼的手,这段时间,她最喜欢的一个动作,就是像此刻这般,握住桑小鱼的手,感受着她的存在。

    “我刚才说了,我们是一家人。所以”

    “夫人,您被这么说”桑小鱼尴尬地打断了闻人夫人的话:“闻人赫如此对待我妈妈,我是没有办法把他还有你,当成一家人的。”

    “小鱼,你讨厌我是吗”闻人夫人眼神里带着一丝悲伤。

    桑小鱼不敢与她对视,因此避开她的目光。

    闻人夫人见状,自然也能猜到桑小鱼的心思。

    心里难过之余,她无力地叹息了一声:“其实,我对你好是因为把你当成了我的女儿。”

    “哈”桑小鱼惊讶:“女儿”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