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我也有个女儿

    “我也有个女儿”闻人夫人说着,转身看向了身后,闻人家花园里的一大片盛开的鲜花:“她,和你一样处在最美好的年龄,和你一样的漂亮可爱”

    “呃,夫人的女儿”桑小鱼微怔,她住在闻人家这几天,并没有听说夫人有女儿呀。

    “夫人,您的女儿不住在闻人家吗”

    闻人夫人眼中的忧伤更浓了:“是啊,她从小就不住在闻人家,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哦。”桑小鱼歪着脑袋,打量着闻人夫人的背影,此刻她的背影看上去很孤单,很悲伤。

    桑小鱼眨眼,奇怪,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夫人,您很想您的女儿吗”

    “想”闻人夫人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每天都会想。”

    “哦,那夫人您为什么不把她接回到您身边”桑小鱼觉得,一家人还是在一起最好。

    闻人夫人眉头微蹙,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因此陷入了沉默。

    桑小鱼见她如此,忍不住悄悄吐了一下俏舌,看来她问了不该问的。

    “夫人,先生回来了。”就在这时,管家小跑过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闻人夫人回神,脸上很快恢复了以往的淡然模样,转而看向了管家。

    “知道了,去准备晚餐吧”

    “是的,夫人”管家微微颔首,又退了下去。

    见管家离开,闻人夫人才转身朝桑小鱼露出了一抹浅笑:“走吧,回屋。”

    桑小鱼茫然地点了点头:“好”

    这几天与闻人夫妇同桌用餐,桑小鱼已经习惯了。

    加上有司徒朔作伴,她也不觉得孤单和别扭。

    今天的闻人赫表情没有平时那般严肃,好像有什么好事那般。

    只是,桑小鱼看到他若有若无的笑,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小鱼”

    “哈”闻人赫突然开口,桑小鱼着实有些怔住:“有什么事吗”

    闻人赫轻轻点头,慢条斯理地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过两天就要召开记者会,将你的身份告诉大家,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

    桑小鱼闻言,不觉皱眉:“我并没有答应召开记者会。”

    开玩笑,她可没有兴趣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还有,干嘛执意要办什么记者会

    “小鱼,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情,你难道你不想见你母亲了”闻人赫的语气很淡,却威胁意味十足。

    这让桑小鱼非常愤怒,她瞥了闻人赫一眼:“好啊,让我出席记者会也可以,只要记者会当天,你让我见我妈妈。”

    闻人赫皱眉,也略带怒意:“别任性”

    “哼,你不答应就算了,至于出不出现在记者会上,那也是我的事情。”桑小鱼放下筷子,她吃饱了。

    起身,她拽起司徒朔就朝花园走去。

    司徒朔嘴角一抽,低声朝桑小鱼吼道:“我还没有吃饱”

    “别吃了,司徒公子你最近长胖了,难道没发现”

    “哈”

    桑小鱼被司徒朔的反应逗乐,刚才烦杂的心情好了不少。

    闻人赫见桑小鱼如此无视他,表情瞬间变得不悦:“不知好歹。”

    “既然她不愿意,你又何必逼她。”闻人夫人淡定地用着晚餐,语气也非常的平静:“你想利用她,还想让她配合你,你不觉得很强人所难”

    “荣兰,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我已经忍你很久了。”闻人赫的目光暗沉了几分。

    闻人夫人听到他如此说,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只是笑声中带着一些讽刺:“赫,你终于忍不住了”

    “什么”闻人赫皱眉,像是没明白闻人夫人的意思。

    闻人夫人没有在意,而是放下筷子,与他对视:“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同类人,所以你想什么,我很清楚。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你却从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很悲哀是不是就连我也替自己感到悲哀。我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来成全你。而你却说对我是一种忍耐。闻人赫,你可是越来越残忍了。”

    “你没事说这些做什么”闻人赫面色一沉,他不想提起的永远是过去。

    “话题可是你先开始的。”闻人夫人冷漠一笑:“怎么,不能接受我所说的”

    “荣兰

    “你不用吼我,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你这是要与我为敌”

    “闻人赫,你也从没有把我当成你的人,难道不是”

    “我已经给了你想要的名分,你还想怎么样”

    “哈哈哈,名分”闻人夫人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良久,她才止住笑,带着埋怨的目光看向闻人赫:“我这一辈子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向你要了这个名分,从此万劫不复”

    随着话落,闻人夫人的眼泪滚落了下来,打湿了脸颊:“我知道,你想像当初利用我那样,利用小鱼。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一定不会如愿以偿。”

    “来人”闻人赫怒吼一声,一掌拍在桌上。

    随即,几名手下快步走了进来。

    闻人赫伸手指向荣兰:“把夫人送回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踏出房间一步,也不准她接触任何人。”

    “是,先生。”几名手下战战兢兢地上前,可是谁也不敢动手。

    毕竟,荣兰是这家的女主人。

    荣兰没有因为闻人赫的命令而感到惊讶,她只是冷漠地扫了一眼闻人赫,低声说道:“闻人赫,我们离婚吧”

    闻人赫眉头微皱,带怒的目光盯着荣兰,一时间沉默下来。

    这样的沉默气氛维持了快五分钟,闻人赫才慢慢找回了声音:“呵,你说什么离婚”

    荣兰抬眸,与他直视:“是的,离婚。我们彼此折磨了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累。直到最近我才发现,我们两个过了大半辈子的荒唐人生。这么长的岁月里,我们究竟是如何走过来的”

    荣兰眼中,带着迷茫。

    闻人赫看着她,渐渐的握紧了双手:“荣兰,你是在后悔吗后悔当初所做的一切”

    “后悔”荣兰摇摇头:“不知道,我想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想我也会如此做。”

    闻人赫微怔,双眸半阖打量着她:“为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的荣兰,深爱着一个叫闻人赫的男人。为了他,她可以放弃一起,哪怕与尘埃为伍,也甘之如饴。”

    荣兰的话,像是一把利剑狠狠地刺入了闻人赫的心脏。

    闻人赫慌乱地站起身,最后狼狈地离开了大厅。

    荣兰依旧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随着闻人赫离开,她的目光移向了大门口。

    这就是她用生命来爱的男人,一个早已经不爱她的男人

    “夫夫人。”手下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荣兰突然间变得冷漠下来:“滚”

    。。。

    桑小鱼和司徒朔坐在闻人家花园的秋千上,望着满天繁星的桑小鱼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司徒朔疑惑地看向她:“为什么叹气”

    “哎,我现在除了叹息还能怎么样”

    “桑小鱼,这可不像你。”

    “嗯”桑小鱼转而看向司徒朔:“不像我那你说说我是什么样的”

    “呃,你应该像一直打不死的小强才对。”有着顽强的意志力,哪怕桑绾心给她添乱,她也不会放弃桑绾心。

    “司徒朔,你才是小强”桑小鱼瞥嘴,瞪向司徒朔:“有你这样损人的吗”

    司徒朔无辜眨眼:“爷是当然是夸你。”

    “得了吧,留着夸你自己吧”桑小鱼一脸嫌弃,不过也是,有那个女孩愿意被比作小强

    想到此,桑小鱼伸手将司徒朔一把从秋千上推了下去。

    司徒朔险些跌倒,幸好他及时稳住,站直身体后,他猛地转身瞪向罪魁祸首:“桑小鱼,你胆子越来越肥了是不是”

    居然敢推他,真是真是可恶的丫头。

    桑小鱼嘴角一抽,也发现自己刚才的动作太过于粗鲁。

    不管怎么说,司徒朔可是帮助她很多。

    因为一句话,她就这么对他,好像的确有点过去。

    “嘿嘿嘿”桑小鱼从秋千上站起来,笑着走到司徒朔面前,接着拉着他重新坐回到秋千上:“那什么,刚才手抽筋,失误失误。”

    司徒朔冷哼一声,双手环胸,接着瞥了桑小鱼一眼。

    桑小鱼朝他憨笑两声,走过去,也想坐下。

    岂料,司徒朔在此刻动了一下身体,双人秋千就朝后荡去。

    “啊”桑小鱼吓了一跳,因为她险些坐到了地上。

    就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

    她站在原地,双手叉腰,不悦地瞪向司徒朔:“你一个大男人,至于这么小气吗”

    司徒朔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爷就是小气了,怎么招”

    “你”

    “桑小鱼”

    “干什么”

    “我想荡秋千,去后面推秋千。”

    桑小鱼瞬间瞪大双眼:“凭什么呀”

    “就凭,我有办法让你不用出现在记者会上。”

    “咦,什么办法”

    “我想荡秋千。”我们的司徒公子理所应当地要求,伸手指了指身后。

    桑小鱼黑线,这家伙,究竟几岁呀

    不过,他说他有办法

    “我数到三,如果你不照着我的话做,我就”

    “行了行了,你就知道威胁我,我推还不成吗”桑小鱼瞪司徒朔一眼,最后还是跑到了他身后,伸手帮忙推秋千。

    “司徒朔,如果你敢骗我,我就把你挫骨扬灰”桑小鱼用力将秋千向前推。

    不过,某人好像有点重

    “人家都说长着一张包子脸的女孩很可爱,可到你这儿,怎么就变成可恶了”司徒朔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桑小鱼的服务,时不时还提点意见:“你刚才不是说吃饱了吗怎么连秋千都推不动”

    桑小鱼怒,真想一口咬死司徒朔。

    只是,他真的好重呀

    “我推”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