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听到有人喊静儿

    当桑小鱼将秋千推出去的那一秒,脑中突然现出一些场景,模模糊糊看不清,却好似又那么真实的存在。

    桑小鱼愣在原地,目光逐渐变得涣散。

    随着秋千荡漾,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有陌生的人。

    他坐在秋千上,转过头笑着看着她。

    “静儿,来,快过来”

    “来,到爸爸这里来。”

    “静儿快,来和爸爸荡秋千。”

    “静儿,静儿”

    啪

    突然,眼前的一切犹如玻璃破碎那般,碰地一声碎落一地。

    “啊啊啊”桑小鱼惊慌地用双手捂住耳朵,大声尖叫起来。

    原本坐在秋千上舒坦享受的司徒朔顿时吓了一跳,随即嗖地一声从秋千上跳下来。

    他转过身,看向桑小鱼。

    只见,她整个身体像是失去了支撑那般向后倒去。

    一时间,他慌了:“桑小鱼

    司徒朔义无反顾地冲过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桑小鱼整个人昏倒在地。

    “桑小鱼,你怎么了”司徒朔也没有犹豫,连忙蹲下身,扶起桑小鱼。此刻的桑小鱼紧闭双眼,面色苍白。

    司徒朔潜意识地皱紧眉头,用力地摇晃桑小鱼:“醒醒啊小鱼,你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大概是听到桑小鱼的尖叫声,原本待在客厅的闻人夫人冲了出来。

    当她快步来到花园时,就看见躺在司徒朔怀中的桑小鱼。

    一向从容淡定的闻人夫人慌了,她跑过去一把抱住桑小鱼:“静儿,这是怎么回事静儿,你千万不要有事,醒过来呀”

    “静儿”司徒朔微怔,目光看了一眼闻人夫人。

    此刻的闻人夫人特别的慌乱,她也没有在意司徒朔的疑惑目光,而是对着不远处赶来的管家大声喊道:“快,叫医生,打电话给医生”

    司徒朔猛然回神,看到仍然没有醒来的桑小鱼,他的表情变得异常严肃,也瞬间把刚才闻人夫人对桑小鱼的称呼抛置了脑后。

    他一把将桑小鱼抱起来,然后急步朝大厅走去。

    着急的闻人夫人也站起身,追上了司徒朔,担忧的目光一直盯着躺在司徒朔怀中的桑小鱼。

    司徒朔将桑小鱼抱回到了她的房间,将她放在了床上。

    桑小鱼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闻人夫人担心不已:“怎么回事为什么好好的突然晕倒”

    司徒朔蹙眉,他没有办法回答闻人夫人的话,因为他也不清楚。

    幸好,没过一会儿,闻人家的私人医生来了。

    闻人夫人和司徒朔非常配合地将床边的位置让出来,让医生替桑小鱼做检查。

    医生检查一番后,给予了答案:“小姐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好端端的晕倒,真的没事吗”闻人夫人不放心地再次询问医生。

    医生点了点头:“是的夫人,小姐没事。不过,如果夫人不放心,那就让小姐去医院接受一些更全面的检查。”

    闻人夫人担心地皱紧了眉头,目光看向了躺在床上的桑小鱼:“好。”

    检查一下,或许更放心。

    “医生,她为什么会突然晕倒”司徒朔不解,明明好好的,却一下子倒下了,现在想想,他心里还有些颤得慌。

    医生收拾着医疗箱,一边回答道:“人在受到某种刺激下,会出现这样突然晕倒的状况,就像小姐这样的状态。你刚才说小姐尖叫了一声,就晕倒了。想必正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刺激”司徒朔不解,在花园里能受到什么刺激

    难道司徒朔嘴角一抽,因为他让她推秋千的缘故

    想到此,司徒朔也是醉了。

    他的目光看向桑小鱼,见她闭着双眼,心里莫名有些内疚。

    好吧,下次他不这样对她了。

    可是,桑小鱼,你未免太逊了吧

    翌日,清晨。

    闻人夫人在桑小鱼房间陪了她一夜,直到她清醒过来。

    桑小鱼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关于自己晕倒的事情,更是一点也没有印象,只感觉睡了好久。

    看到她醒过来,闻人夫人很开心,因此也没有更多追问。

    倒是司徒朔,在闻人夫人离开桑小鱼房间后,走了进来。

    桑小鱼看到他,有些愣住:“你”

    “醒了”司徒朔打量桑小鱼一眼,看不出哪儿有问题啊。

    “嗯,醒了。”桑小鱼挠了挠后脑勺:“夫人说我晕倒了,真的吗”

    司徒朔微微点头:“嗯,医生说你受到刺激,所以晕倒。桑小鱼,你倒是说说,你受到什么刺激了”

    如果她敢说是被他气的,他一定过去掐死她。

    “刺激”桑小鱼皱眉,努力试着回想:“没有啊,我”

    静儿静儿

    突然,脑中出现这样一个名字。

    桑小鱼愣住,眼神带着几分迷离:静儿,晕倒前,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静儿。”

    司徒朔双手环胸,没好气地斜睨桑小鱼一眼:“是闻人夫人”

    “嗯”桑小鱼无辜地眨眼:“这和夫人有什么关系”

    “白痴,你说有人在喊静儿,那个人就是夫人。”司徒朔双眸微眯,看向桑小鱼,难道她以前的名字叫静儿

    “怎么可能”桑小鱼摇头浅笑:“不会夫人啦,我明明记得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怎么可能是夫人哎,一定是出现了幻觉。呜呜,肚子好饿,走吧,下楼吃早餐。”

    桑小鱼说着,就朝外走去。

    司徒朔站在原地,像是没有理清楚桑小鱼的话那般,一脸的纠结。

    “男人的声音”司徒朔蹙眉,这是怎么回事

    用完早餐的时候,闻人夫人坚持要带桑小鱼去医院检查一下,桑小鱼没办法拒绝,也只好答应。

    司徒朔看到这一幕,还真是有些疑惑。

    相处这几天,他发现闻人夫人对桑小鱼似乎特别的关心。

    在闻人夫人回房换衣服的期间,司徒朔忍不住将心里的疑惑告诉了桑小鱼:“你有没有发现,这个闻人夫人对你很好

    “有啊。”桑小鱼很用力地点头:“我当然发现了,而且我也问过闻人夫人。”

    “你问她了”

    “是啊”桑小鱼叹息一声:“我想她对我好是因为我像她的女儿吧。”

    “女儿她有女儿”司徒朔此刻的震惊和桑小鱼刚知道这个消息时的反应一样。

    “没错,她的确有个女儿,不过好像一直不在她身边。”桑小鱼抿唇,有些心疼闻人夫人:“她一定非常想念他的女儿。”

    “女儿”司徒朔眉头微蹙,他怎么没有听说过闻人赫有女儿

    就在这时,闻人夫人从楼上走下来,笑着对桑小鱼说道:“我已经让司机在外等着,我们现在就走吧。”

    桑小鱼回神,朝闻人夫人笑着点了点头:“好的,谢谢。”

    闻人夫人主动牵着桑小鱼的手,与她一起朝外走去。

    司徒朔原本想陪同,岂料,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家老爷子打来了电话。

    因此,他没有办法陪桑小鱼去医院,而是去了酒店。

    。。。

    当司徒朔走进酒店房间,看到房间里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的人时,整个人愣住了。

    他瞬间瞪大双眼,伸手指向对方:“你你你”

    “司徒朔,几天不见,你结巴了”一身蓝色长裙的苏颜兮笑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没错,让我们司徒公子震惊的人,正是苏颜兮。

    司徒朔半响才回过神,他快步走到了苏颜兮面前,看着她:“你怎么跑来w市了顾老大呢”

    说着,司徒朔的目光在房间里来回寻找。

    可是除了他家老头儿,压根没有顾西城的身影。

    “你别找了。”苏颜兮拽着司徒朔,让他坐在沙发上:“我是一个人悄悄来到,顾西城他可不知道。”

    呃,现在应该知道了吧

    “什么,你学小西瓜离家出走”司徒朔再次惊讶。

    苏颜兮捂住耳朵,险些被司徒朔的声音震聋:“诶,司徒朔,你能小声点吗吓死我了”

    “回去,马上回a市”司徒朔继续吼:“你这样悄悄出来,顾老大一定会很担心”

    “哎哟,行啦。我又不是小孩”苏颜兮没好气地瞥司徒朔一眼:“我可是会功夫的,谁敢把我怎么样”

    司徒朔嘴角一抽:“就你那点功夫,得瑟什么呀。”

    “司徒朔,你想挑战吗”

    “得得得,我错了还不成。不过,你没事来w市干什么呀”

    “颜兮是担心你”司徒老爷此刻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所以她才会千里迢迢赶来。”

    司徒朔伸手指向自己:“担心我”

    “没错”苏颜兮一掌拍在司徒朔肩上,险些把他拍倒。

    司徒朔咬牙:“你能温柔一点吗”

    “呃,嘿嘿,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

    “好好的,你激动个什么呀”司徒朔真是服了她了。

    苏颜兮皱眉,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份文件,然后丢给司徒朔:“你好好看看,这也能叫好好的”

    “什么玩意儿”司徒朔疑惑地拿起文件,将其打开。

    苏颜兮双手叉腰,声音略带愤慨地说道:“顾西城利用人脉查了闻人赫这个人,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我一跳。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费尽心思让小鱼回到闻人家吗”

    “联姻”司徒朔看到文件上一张闻人赫和t国富商的合照,下面字迹写到闻人家和对方几代都有联姻关系,俩家都是经营赌场等娱乐行业,因此对彼此两家的关系尤为看中。

    司徒朔只是简单过目了一遍,便猜出了闻人赫心思。

    因为,这样的商业联姻很常见,所以不足为奇。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