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意外,突然而至

关灯
护眼
    闻人赫面对这样的闻人夫人,有些错愕:“荣兰,难道连你也要我和对立”

    “闻人赫,是你在逼我”闻人夫人双手紧握,转而看向桑小鱼:“你妈妈妈在地下室,去带她出来吧”

    “呃”桑小鱼惊讶,回过神来的她随即点了点头:“好,谢谢您夫人。”

    此刻,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寻找赌场的地下室。

    “桑小鱼”司徒朔一把抓住她的手,深邃的目光看着她:“我陪你去。”

    桑小鱼微怔,看向了司徒朔,他的眼神像是有镇定的作用,让她狂乱的心变得平静,不过她还是拒绝地摇了摇头:“没关系,我一个人去就好请你帮我照顾一下夫人。”

    不管怎么说,闻人夫人帮助了她,她也希望可以帮助她。

    司徒朔双眸微眯,看穿了桑小鱼的心思,因此没有勉强:“好,我在这里等你,你小心一点。”

    “嗯”桑小鱼朝司徒朔微微一笑,有种感觉在心里萌芽。

    看着桑小鱼离开,闻人夫人才收回目光,看向站在她对面的闻人赫:“今天,我们就来做个了断吧”

    “你胡说什么,滚回去”闻人赫瞪向闻人夫人,示意她离开。

    闻人夫人却突然大笑起来:“闻人赫,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我永远都是那个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荣兰”

    “我不想和你吵架,如果你还想继续留在闻人家,那么现在跟我离开这里。”闻人赫伸手指向电梯口:“别再挑战我的耐性”

    “耐性”闻人夫人凄凉地笑了:“你的耐性不是一直都很好吗你可以安排自己的女人到闻人墨身边整整五年,那是需要多大的耐性啊你也可以非常耐性地等待闻人老爷倒下。闻人赫,我最佩服你的就是耐性。”

    “你胡说八道什么,跟我闭嘴”闻人赫气急,伸手想要打闻人夫人。

    闻人夫人没有逃避,反而笑着仰起头,好似等待他打。

    看到这样的闻人夫人,闻人赫的手意外地没有落下,反而开始发抖。

    看到这一幕,苏颜兮和司徒朔都不觉地彼此看了一眼,并且极为小声地说道;

    “他们夫人似乎有问题”苏颜兮已经可以很肯定的判断。

    “废话,瞎子都能看出他们有问题。”

    “司徒朔,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苏颜兮瞥嘴,斜睨司徒朔一眼:“这还差不多。”

    司徒朔嘴角一抽:“服了你了。”

    “你们两个别说了”司徒老爷突然开口,打断了两人的争论。

    苏颜兮和司徒朔同时一愣,随即沉默下来,再次看向闻人夫人和闻人赫。

    最后,闻人赫终究没有打下去,可是脸上的怒气不减。

    他冷声对闻人夫人说道:“你现在是在抱怨吗荣兰,你别忘记,当初是你自己答应的,并没有谁逼你。”

    “我没有抱怨,我只是不甘心”闻人夫人的眼泪顷刻间夺眶而出:“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你就不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为什么还要把小鱼牵扯进来为什么还要去打扰她的生活”

    “你以为我想看到她吗”原本极力忍耐的闻人赫,在听到闻人夫人的话后,怒火瞬间爆发:“我已经没得选择,闻人家面临倒闭,我必须想办法挽救。但凡还有一点办法,我就不会去把她找回了,只要看到她那张脸,我就好像看到了闻人墨,她和她父亲一样,让人看着就讨厌

    哗哗

    “什么情况”苏颜兮惊讶万分:“小鱼的父亲是闻人墨闻人墨又是谁”

    “这怎么可能”司徒朔不敢相信:“难道桑绾心和闻人墨”

    “不对,桑小鱼是闻人夫人和闻人墨的女儿。”司徒老爷皱眉,总算明白了整件事。

    “什么苏颜兮和司徒朔惊讶地瞪大双眼,震惊地看向了司徒老爷。

    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

    “不,不是的”此刻,桑小鱼扶着桑绾心走了出来,她正好听见了闻人赫的话。

    虽然也同样有些惊讶,但是对她来说,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桑绾心的养女,对闻人家来说,她是局外人。

    因此,她毫不犹豫地否决了闻人赫的话。

    “我不是闻人家的人,我也不是什么闻人墨的女儿,我是孤儿,是妈妈收养了我。”说着,她看向了桑绾心。

    可面色苍白的桑绾心,在此刻却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她的表情,带着隐忍,带着痛苦,带着悲伤。

    桑小鱼皱眉,不明白她为何如此

    “妈”

    “对不起,对不起小鱼”桑绾心双手紧握,刚才那句话好像耗费了她最后一点力气。

    桑小鱼不解,伸手扶着桑绾心:“妈,为什么说对不起”

    “小鱼,我”

    碰咚,啪嗒

    楼层突然间发生摇晃,摆设的花瓶从柜架上掉下来,打得粉碎。

    突然来的摇动,不仅打断了桑绾心的话,也震惊了在场的每个人。

    “天哪,怎么回事”苏颜兮整个人也跟着摇晃了一下,她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司徒朔,是我眼花了吗为什么我我我感觉周围在晃动。”

    司徒朔蹙眉,看向四周:“我也感觉到了。”

    “快走,地震”最先反应过来的司徒老爷,大吼一声,接着拽着离他最近的司徒朔和苏颜兮,快步朝外跑去。

    “地震”大家都傻住了,因为都不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司徒朔皱眉,随即反应过来的他,反握住司徒老爷的手,并且抓紧了苏颜兮,拉着他们快步离开。

    这时,强烈的晃动更加明显。

    桑小鱼扶着桑绾心连忙跟随着司徒朔撤离:“妈妈,我们也走。”

    “嗯,快走”桑绾心蹙紧了秀眉,慌乱地握紧桑小鱼的手。

    晃动越来越猛烈,当他们走到楼下的时候,赌徒也在慌乱逃跑。

    墙壁上的画像,柜台上的花瓶,赌桌上的牌等等,全因为地面晃动而掉落下来。

    不知道谁,忽然冲过来撞倒了桑绾心,桑小鱼吓得赶紧推开对方,将桑绾心扶起来。

    桑绾心好不容易站起来了,却没走两步又倒下,她的脚扭伤了。

    “小鱼,别管我,你快走,我走不了了。”

    “妈,我不会丢下你的,要走一起走”桑小鱼说完后,咬紧牙关再次扶起桑绾心,继续往外逃离。

    “啊”身后传来一声惨叫,让桑小鱼猛地一惊。

    她忍不住回头看去,只见闻人夫人跌倒在地,座椅倒下了砸在了她身上。

    皱眉眉头的她使劲抓住闻人赫的裤脚,向她求救。

    岂料,闻人赫完全不顾她的死活,将她一脚踹开。

    看到这一幕,桑小鱼的心猛地一抽。

    她狠狠瞪了闻人赫一眼,恨不得上去揍扁他。

    “小鱼,快走”桑绾心感觉整个赌场要坍塌了,她着急不已,连忙使劲拽桑小鱼。

    桑小鱼回神过来,然后将桑绾心的手搭在自己肩上,三步并作两步,快速地冲了出去。

    已经跑到外面的司徒朔,猛然想起桑小鱼,他的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口。

    “爸,颜兮,你们快远离这里,我去找小鱼”他说着,便朝赌场里跑去。

    喘过气的司徒老爷见状,忍不住朝他大声喊道:“臭小子回来,里面很危险。”

    “桑小鱼还没有出来,我要去找她”司徒朔完全没有回头,目光在逃出来的人群中寻找。

    桑小鱼,桑小鱼,你在哪里

    地面再次猛地震动,拥挤出来的人不少倒在了地上,也因此挡住了司徒朔的路。

    司徒朔面色一沉,随即将眼前挡住的人一一推开,并且对着赌场里面大声呐喊:“桑小鱼,你在哪里回答我,桑小鱼

    桑小鱼,你不能有事,千万不能有事

    快出来,快出来呀

    “司徒朔”上帝像是听到了司徒朔的心声,让他突然听到了自己想听到声音。

    司徒朔瞬间抬头,朝声音来源处看去。

    他看到了桑小鱼,看到她扶着桑绾心逃出来。

    一时间,司徒朔像是感觉到自己的世界百花齐放那般美好。

    他嘴角微扬,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小鱼”

    “司徒朔”桑小鱼看到司徒朔过来,也着实松了一口气。

    就在司徒朔走到她面前那一秒,她把受伤的桑绾心推给了他:“司徒朔,快带我妈妈去安全的地方,我去找闻人夫人。”

    说着,她转身就朝赌场里走去。

    “桑小鱼”司徒朔一手扶住桑绾心,一手想过去拉住桑小鱼。

    却不想,刚碰到她的指尖,就被人群挤开。

    “小鱼,危险,快回来回过神来的桑绾心,见桑小鱼跑进了赌场,心顿时像是被人捏住了那般,呼吸也变得急促:“不要进去,很危险,回来”

    “桑小鱼”司徒朔朝着桑小鱼的背影大声呐喊,可惜桑小鱼已经义无反顾地冲了进去。

    司徒朔想追上去,却被涌出来的人挤开。

    加上还有桑绾心,他更加寸步难行。

    逃窜的人都在惊慌地大吼:“要塌下来了,赌场要塌下来了,快跑啊

    “小鱼,快回来”桑绾心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整颗揪着的心让她难以呼吸:“怎么办,怎么办,我的小鱼”

    “滚开,全部滚开”司徒朔因为激动,愤怒,因此涨红了俊脸,他想进去救桑小鱼,可是前面挡住他的人太多太多,除了被顺势带走,根本不能前进。

    此时此刻,司徒朔的心是凌乱的,是崩溃的。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