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不再有南宫俊一

    苏小北抱着苏语甜来到了目的地,在看到那扇冰冷的大门时,他停下了脚步。

    然后,低眸看向怀中的苏语甜。

    此刻的苏语甜,面色苍白,泪痕未干。

    这样的苏语甜,是苏小北这一生都未见过的。

    苏小北的眉头微蹙,终还是开了口:“小西瓜,我们到了。”

    在他话落之际,苏语甜的身体明显颤了一下。

    苏小北的心,也为之疼了一下。

    一切伤害已经造成,现在唯有如此了。

    这时,医护人员走过来,替他们打开了门。

    大概被开门声惊到,苏语甜涣散的目光这才慢慢交集。

    接着,她缓缓抬起头,看向眼前的一切。

    在门被打开时,明显的一阵冷意袭来。

    苏语甜只觉得无比的寒冷,晶莹剔透的眼泪再次滚落下来,双手紧紧地抓住苏小北的衣领,不知道该退还是该进,心里一阵恐慌:“不,哥哥”

    “小西瓜,接下来哥哥要告诉你的事情虽然很残忍,但却是事实,所以你一定要撑着。”苏小北抱着苏语甜,不知道还能如何去安慰她,只能阔步走进眼前的大门,然后告诉苏语甜,她应该知道的一切:“其实,在车祸发生后的那一刻,南宫俊一就已经没有了气息。”

    “不不不会的”苏语甜刹那间泪奔,不愿接受自己所听到的,于是拼命地摇着头抗拒:“哥哥你胡说,不不可能的,南宫俊一他”

    他不会丢人她不管,不会

    她不相信

    “小西瓜,哥哥从不会欺骗你”

    “不苏语甜悲痛地仰起头,绝望般嘶吼:“我不要,我不要”

    苏小北的目光紧紧盯着苏语甜,见她崩溃至极,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小西瓜,接受现实吧南宫俊一,他已经死了”

    “哥,不要说不要,他没有没有死”苏语甜摇头,她不接受这样的事情。

    一定是搞错了。

    一定是

    她的南宫俊一不会有事,他不能有事

    “他就安静地躺在这里”苏小北没打算在半道上返回。话已至此,那么该让苏语甜知道的,就必须告诉她。

    “小西瓜,不要再自己欺骗自己。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他吧”苏小北的脚步停在医护人员打开的冰柜前。

    此刻,闭着双眼的南宫俊一,正安静地躺在里面

    苏小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将苏语甜放心,让她看向南宫俊一。

    有些事情,想逃开,可最终无法逃开。

    在这冰冷的太平间里,苏语甜被迫接受了她害怕发生的事情,和已经发生的事情。

    她一双泪眸看着安静躺在眼前的人,正是她的南宫俊一没有错。

    此刻的他面色苍白得可怕,毫无血色,就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苏语甜任由泪水滑落,咬着颤抖唇角的她,缓缓地抬起自己僵硬手,一点一点接近眼前的南宫俊一。

    哥哥说他死了

    这怎么可能

    明明他还是牵着她的手,送她回家呀。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南宫南宫俊一”苏语甜忍着哭泣,沙哑的声音轻松呼喊着南宫俊一:“你不要躺着,你睁开挣开眼睛看看我,看看我好不好”

    苏语甜的手触碰到南宫俊一的俊脸,冰冷的触感冻住了她的心:“南宫俊一,你为什么这么冰啊你是不是很冷啊没没关系,我抱着你,抱着你,你就不会不会这么冷了。”

    说着,苏语甜真的想倾身过去抱着南宫俊一。

    只是,苏小北适时地抓住了她的肩膀,阻止了她。

    “小西瓜,没用的”苏小北放小西瓜坐在地上,自己从身后抱着了她:“人死不能复生,我想南宫俊一也不想看到你为她难过。所以小西瓜,振作起来。”

    “对,他一定不想看到我难过”苏语甜的身体一直在颤抖,像是在极力压抑着自己。

    她双眼始终大大地睁着,哪怕眼泪不断侵袭,她也不愿闭上双眼。

    悲伤的眼眸始终看着南宫俊一,却询问着苏小北:“哥哥,是不是只要我不难过,南宫俊一就会回来他会回来对不对”

    “小西瓜”

    “小西瓜听话,小西瓜以后会好好听话”苏语甜猛地擦掉眼泪,然后侧过身看向苏小北:“哥,小西瓜真的会很听话。你帮我告诉南宫俊一,告诉他不要再贪睡,让他醒过来好不好只要只要他醒过来,我做什么做什么都愿意”

    “小西瓜,不要这样,你听哥哥说”

    “我真的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他可以醒过来,拿我的命去换也可以”此刻的苏语甜非常激动,手不断不断地拍打着南宫俊一:“不要睡了,醒过来啊。我求求你,醒过来啊南宫俊一,不要丢下我不管呜呜呜不要”

    心如撕裂般疼痛,这便是小西瓜此刻的真实写照。

    这一生没有面临过如此大挫折的她,就像是被推进了万丈深渊,只能痛苦挣扎。

    她在向命运哭喊,她在向上帝祈求,她希望它们可以放过南宫俊一。

    她的双手用力抱着南宫俊一的胳膊,使劲摇晃。她是多么希望,南宫俊一可以睁开眼睛看看她。

    脑中现出和南宫俊一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的冷漠、他的怒吼、他的笑容,他的每一个表情都在她的脑中清晰无比。

    她好像看到他可以睁开眼睛,哪怕是对她怒吼也好。

    只要,他可以睁开眼睛,不要像这般对她不理不睬。

    “南宫俊一,我求求你”苏语甜低下头,任泪水打湿自己的脸颊:“求求你不要这么残忍”

    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你不能这样残忍地离开。

    我还有好多梦要去实现,我要你陪着我。

    南宫俊一,你不是也希望我吗

    既然喜欢我,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地丢下我不管。

    我不能没有你,南宫俊一,你让我怎么办

    “啊啊啊”苏语甜的手捂住自己疼痛的心口,悲伤欲绝地大哭。

    这一刻,她的世界仿佛在瞬间轰然倒地

    极大的悲伤将她彻彻底底地淹没

    唯有泪,是她仅剩下的东西

    站在身后的苏小北,看到绝望哭泣中的苏语甜,心也难受至极。

    他蹙紧眉头,没有再劝说。

    因为在此刻,再多的语言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他护着的妹妹是真的受伤了,现在只能等时间来治疗她的伤口。

    虽然很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苏语甜在南宫俊一的身边哭了很久很久,好像将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那般。

    她的手一点一点抚摸着南宫俊一僵硬的五官,仿佛将他的模样永远刻在了心里。

    这一辈子,苏语甜怕是永远都无法忘记,有一个叫南宫俊一的男生,陪伴了她整个青春岁月。

    他给了她最美好的初恋,也给了她最难忘的回忆。

    当然,也带给了她最沉重的伤痛。

    后来,苏语甜哭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晕倒在冰冷的太平间。

    也因为这场伤痛,她整整昏迷了一个月。

    而这一个月里,周围的一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苏语甜昏迷后,顾西城和苏颜兮将她接回了a市治疗。

    关于在这里的一切善后,由苏小北出面解决。

    南宫俊一的家因为他的离开,而支离破碎。

    妹妹接受不了这一切,导致病情加重,母亲也几次三番晕倒被送去医院。

    因此,南宫俊一的葬礼也是苏小北安排人着实办理。

    那天,昏迷中的苏语甜没有参加。

    她也错过了送南宫俊一最后一程。

    苏小北处理完一切回到a市,已经是半个月以后。

    当然,这个时候的苏语甜还并未醒来。

    傍晚,苏小北在书房跟顾西城谈了很长时间。

    “你把南宫俊一的妹妹和妈妈送去国外了”顾西城或许是担心自己的女儿,所以整个人看上显得有些疲惫。

    苏小北一声黑衣黑裤,将他衬托得神秘且冷漠,俊逸的脸上没有一丝其他的表情:“南宫俊一的妹妹身体不好,送她去国外治疗,是最好的选择。我想,小西瓜如果醒来,也希望我这样做。”

    “嗯”顾西城微微点头,算是应允了这件事

    随即,他的俊脸冷漠了几分,又询问另外一件事:“导致车祸的人”

    “对方已经被判刑三年”没等顾西城问完,苏小北已经冷冷地开了口。

    他双眸微眯,透着一抹肃杀之气。

    此刻他,真的像极了当年的顾西城。

    顾西城盯着苏小北,眉头微蹙:“既然如此,就让过去的事情过去,以后谁也不要再提起,尤其是在小西瓜面前。”

    他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快点醒过来,然后重新开始。

    苏小北自然也如此想,于是点了点头

    两父子谈完事情,已经是深夜。

    当苏小北走出顾西城的书房时,便看到自己的母亲,带着严肃的表情站在走廊的窗前。

    苏小北怔了怔,接着缓和了一下表情,才阔步走过去。

    “妈咪,您怎么还没有休息”

    苏颜兮听到小北的声音,这才收回思绪,转身看向他,好看的眉头不知不觉间皱在一起:“小北,我听你欧阳叔叔说,开车撞小西瓜的人是洛芊婷”

    苏小北眼神一沉,沉默半响后点点头:“没错,是她”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苏颜兮生气,甚至愤怒:“她和小西瓜不是好姐妹吗既然是好姐妹,为什么要开车撞小西瓜,害得小西瓜”

    想到自己的女儿,苏颜兮就心疼难忍

    “妈咪”苏小北上前,紧紧抓住苏颜兮的肩膀:“洛芊婷不配做小西瓜的朋友,当然我也没有打算放过她所以,您无需生气。”

    “小北”苏颜兮不解地看向苏小北,一时间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倒是苏小北,黝黑的瞳眸中,闪过一丝狠厉。

    洛芊婷,你现在承受的一切,便是你伤害小西瓜的代价。

    我,不会放过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