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他叫厉琛

关灯
护眼
    “谁在哭”男人低声询问,声音极其沙哑,大概是因为躺着的缘故。

    陪伴着他的助理微怔,半响后才反应过来。

    是啊,好像是有人在哭

    呃,不过这好像不是重点

    助理轻笑着回道:“大概是这栋楼的病人。先生既然醒了,那我去通知医生。让医生替先生好好检查一下。”

    话落,他便转身朝外走去。

    躺在床上的那人微微蹙眉,本想阻止,却无力抬起自己的手。

    此刻的他,身体还未完全恢复。

    无奈之下,他便放弃了。

    只是,哭泣的人是谁

    “小西瓜”秦若雅接完电话回来,便看到坐在地上哭泣的苏语甜。

    见她哭得如此伤心,秦若雅心疼地上前抱住她:“别哭小西瓜,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你在病房里休息吗”

    苏语甜大概是哭累了,依偎在秦若雅怀中一动不动,唯有默默流泪。

    秦若雅连忙叫来护士,然后一起将苏语甜送回到病房。

    躺在病床上没多久,苏语甜便沉沉睡去。

    狂风暴雨的一天,就这样慢慢过去。

    翌日,清晨。

    这一天正好是周末,苏小北没有课,便捧着一束鲜花,早早地来到医院探望小西瓜。

    现在的小西瓜不似以前,总爱吵吵闹闹。

    她变得非常沉默,时常一个人坐在发呆。

    苏小北也知道昨天的事情,因此他主动用轮椅推着她去医院的花园透透气。

    此刻,医院花园里已经有许许多多散步的病人和家属。

    苏小北推着她在喷池边上停了下来,接着,他走到前面,在苏语甜面前缓缓蹲下身。

    深邃的眸光看着苏语甜,随即开口说道:“你的脚没有完全康复,所以哥哥暂时不能接你出院。哥哥知道你待在医院很无聊,但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哥哥希望你可以坚强,可以忍耐”

    苏语甜眼神黯淡,微微低着头,不发一语。

    苏小北似乎已经开始习惯她如此,所以没有等她回答,而又继续说道:“你不是想成为舞蹈家吗那么,你就要乖乖地听医生的话,这样你的脚才能很快恢复健康明白吗”

    苏语甜沉默许久后,才微微点了点头。

    苏小北见状,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在花园里又呆了一会儿,他才推着苏语甜回病房去。

    不想,在他们刚走进电梯的时候,苏语甜居然突然开了口。

    她低声说道:“哥哥,我想去天台”

    苏小北瞬间愣住,还以为自己误听了

    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

    不过,他虽然心里很激动,但是却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好我陪你去”

    医院的天台极少有人会来,所以显得非常安静。

    这上面的高度让苏小北有些不放心,于是在苏语甜身边寸步不离。

    其实苏语甜来到天台后,并没有提出其他什么要求,而是安静地望着远处

    这仿佛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自这天起,她几乎每天都会要求在天台待上半天。

    苏小北起初担心她会想不开,后来她一直很平静,他才稍稍放心下来。

    也逐渐明白,她如此做的原因

    “小北,你说小西瓜这是怎么了外面风这么大,她干嘛总喜欢待在天台”秦若雅皱着眉头询问苏小北。

    苏小北双眸微眯,望向待在天台的小西瓜,缓缓的语气说道:“她大概在想念”

    想念那个已经不存在的人,因此她才会一直遥望着远方吧。

    “也是,小西瓜自从回到你父亲身边,便极少离开a市,这次来美国,想必一定很想家。”秦若雅微微摇头,对苏语甜很是怜惜:“这小丫头越来越不爱说话了。”

    看来,这次的事情对她真的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苏小北始终看着苏语甜,并没有再开口回答秦若雅。

    苏语甜也安静地坐在轮椅上,默默地看着远处

    一天又一天

    病房里。

    “厉先生,我们不建议你现在就出院”医生一脸的不满表情,用着极为流利的英语跟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解释:“您的身体虽然恢复得不错,但是我们还是要进一步观察,确定无误才能让您出院。”

    男人不耐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总之,我要出院”

    国内,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

    他没有更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

    “先生”

    “闭嘴”

    助理本想劝阻,却被床上的男人出声制止:“立刻办理出院手续”

    “no医生摇头,非常不赞成他的决定。

    男人对此,无动于衷

    就在气氛变得僵硬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

    一抹倩影伴随着一阵香气走了进来,还没等大家看清楚她是谁,便先听到她极为霸道的声音:“厉琛,你是不要命了吗居然敢吵着嚷着要出院”

    被唤作厉琛的男人,正是躺在病床上的男人。

    当他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眉头皱得更紧了:“姐,你凑什么热闹”

    来着不是别人,而是厉琛的姐姐厉悦。

    她接到助理的通知,便直接杀了过来。

    戴着墨镜的她,一身皮衣皮裤,像极了道上混的,她不屑地瞪厉琛一眼:“你以为我乐意管你这些破事如果你老老实实待在医院,养好身体,我至于跑车一趟”

    “姐,你说什么都没有。我要出院”

    “厉琛,你找死是吧”厉悦明显怒了:“既然你这么想死,那么就让医生给你打一针安乐死”

    嘎嘎嘎一群乌鸦瞬间从众人的头上飞过。

    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助理对着医生抱歉地笑了笑,心里却对他们家大小姐佩服不已。

    厉琛盯了自厉悦一眼,最后便沉默下来

    他知道,只要他这个姐姐不同意,那么他做什么都是白费。

    因此,他也懒得再坚持。

    厉悦见他不再说话,便挥挥手,让医护人员出去。

    最后,整个病房里就只剩下厉琛和厉悦。

    厉悦走上前,在床边坐下,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厉琛:“我知道你着急出院的原因,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枉费心机了。”

    厉琛眉头微皱,黝黑的双眸看向厉悦,仿佛在质问她说这话的意思。

    厉悦无奈叹息一声,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个红色请帖,丢给厉琛:“他们下个星期就要订婚了。”

    厉琛看到厉悦丢来的请帖,猛然间像是被什么狠狠揍了一拳,整个人沉默了下来。

    厉悦叹息一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姐姐知道,你在商场上的能力不必厉恒差。可他终究是老爷子属意的继承人。而我们,只不过是老爷子用来帮助厉恒的棋子。江亚媛会选择厉恒,倒也是情有可原。所以厉琛,我希望你明白,你和江亚媛之间是不可能的。并且像江亚媛这样的女人,也并不适合你这段感情,到止为止吧你,不要再去期待什么,姐姐不希望你一次次的陷入绝望。”

    厉琛安静地听着厉悦的话,俊脸渐渐的暗沉下来,双手在不知不觉中握紧。

    看到他如此,厉悦知道,他在极力忍耐,忍耐着心中的悲伤和不甘。

    她沉重地呼吸着,伸手过去,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厉琛”

    “姐,你甘心吗”厉琛的眼眸深邃了几分

    厉悦看着他,微微有些怔住,此刻厉琛的眼神让她觉得陌生:“什什么”

    厉琛表情变得凌厉:“我要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这是厉家欠我们的。还有姐你为厉家牺牲的一切,我都要替你讨回来”

    “厉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既然老天留我一条命,那么我就要活得有价值”他不想再和过去那样,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他要把那些想踩着他们的人,统统踩到脚底下

    厉悦突然间不知道该担忧,还是该庆幸。

    最后,她只是扬起了嘴角,朝厉琛点了点头:“不管你想做什么,姐姐都会无条件支持你。在这之前,你还是好好养好身体吧”

    厉琛抿唇,微微点头:“我知道”

    随即,他的目光移向了红色请帖,眼眸中瞬间闪过一抹肃杀之气

    。。。

    按照医生的嘱咐,小西瓜开始每天早上都要去康复中心进行康复锻炼

    因此,护士小姐每天准时用轮椅推着她去康复中心。

    可刚走病房楼层电梯口时,护士小姐才发现忘记替小西瓜拿外套。

    于是,她让小西瓜站在这里等着她,而她自己折回了病房。

    小西瓜安静地坐在轮椅上,等待着护士小姐。

    就在这时,电梯门突然打开了。

    她缓缓抬头看去,电梯正好往下,而电梯里没有人。

    见状,她便滑动着轮椅到电梯门口,挡着电梯门不让关上。

    “稍等一下”身后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没等苏语甜反应过来,对方已经走近,顺手将挡在门口的苏语甜推进了电梯。

    然后,他修长的身影站在苏语甜轮椅后面,伸手按下了电梯关门按键。

    苏语甜背对着电梯门,在听到电梯门即将关上的声音时,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不要关门”

    “嗯”伟岸身影缓缓转身,只见他不是别人,正是穿着病服的厉琛。

    他低眸,看向身后坐在轮椅上的人。

    从他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她的后脑勺。

    心中疑惑,刚才她在说话

    “小姐,你说什么”

    咚电梯门在此刻关上

    苏语甜潜意识地皱眉,知道已经无力阻止

    最后,她便沉默下来,不再多说,更没有回答厉琛的话。

    厉琛微微挑眉,发现眼前这个女孩非常的奇怪。

    见她坐在轮椅上,不由地多打量了她一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