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他以为她要自杀

    嘀嘀嘀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无意间打断了电梯里安静的气氛。

    手机是苏语甜的,她微微愣了一下,这才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

    不过却因为手滑了一下,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苏语甜好看的秀眉轻轻皱了一下,接着,她弯腰试图去捡手机。

    站在她身后的厉琛看到这一幕,忍不住走上前,先她一步帮她捡起手机。

    然后,绅士地递给她。

    苏语甜低眸,看了一眼突然出现的大手后,才伸手去接过自己的电话:谢谢”

    “不客气”厉琛抿唇,松开手。暗想,真是巧合,原来是一国的人。

    不想,就在苏语甜要拿到自己的手机时,电梯猛地摇晃了一下。

    轮椅连带着苏语甜整个人朝后倾倒过去,最后撞在了电梯门上。

    厉琛感觉到不对劲,已经反应极快地出手想拉住轮椅,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苏语甜随着轮椅撞到电梯门上,然后整个人从轮椅上弹下来,碰咚一声摔倒在厉琛面前。

    厉琛见状,潜意识地皱紧了眉头:“小姐,你没事吧”

    他蹲下身,主动出手去扶苏语甜。

    苏语甜咬着唇角,忍着痛,无法站起来的她却意外地甩开了厉琛的手。

    厉琛看着落空的双手,微怔了一下,随后他看了一眼苏语甜,再看向电梯按钮处。

    电梯似乎坏了,突然间停了下来。

    “我们的运气非常不好,电梯好像出故障了。小姐,你确定要这样趴在地上等着维修工来”厉琛双眸微眯,对眼前苏语甜的做法非常不苟同。

    苏语甜趴在地上,没有理会厉琛。

    此刻的她,心里难受至极。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这一生会落魄至此

    双手不觉地握紧,眼眶却逐渐湿润,想要控制的眼泪终是忍不住一颗颗滚落下来。

    “啊啊啊啊”苏语甜心疼,她绝望,她痛苦,她不甘心,却唯有在这里西斯底里地怒火,除此之外,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苏语甜,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苏语甜讨厌自己,甚至开始恨自己。

    “小姐”厉琛疑惑,倒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人,居然趴在地上骂自己。

    只是她的眼泪

    像是被什么牵引那般,厉琛再次在苏语甜面前蹲下,与她面对面

    如此一来,她的眼泪清晰可见。

    厉琛想伸手过去,替她把眼泪擦干,不过理智让他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

    他看着苏语甜,缓缓开口说道:“虽然失去双腿是一件很惨的事情,但是不至于到想死的地步。人生还有比失去双腿更加悲伤的事情,如果人人都想着去死,那么这个世界岂不是乱了套。”

    苏语甜面对着厉琛这样一个陌生人,自动地选择了忽视,她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出不了。对于厉琛的话,更是无动于衷。

    厉琛却并不在意她有没有听,而是自顾自地说自己想说的话:“人要学着成长,也要往前看,这样爱你的人,才会为你开心,才会对你放心。”

    “其实我的心情也十分糟糕,我曾经的恋人和我哥就要订婚了,我一直打拼的事业,也是属于我哥的。而我,仅有的就是这残破的身体。”厉琛说到此,薄唇轻扬,就好像刚才在说别人的事情那般,他再次看向苏语甜:“你听完我的事情,会不会觉得自己比我幸运”

    叮咚电梯门恰巧在这时缓缓打开。

    厉琛想说的话,也正好说完。

    他抬眸看向缓缓打开的电梯门,眼神里闪过一丝笑意:“人生就像这电梯,偶尔会遇到故障,但是耐心去经营,总会好起来的。”

    这句话,他好似在对苏语甜说,又好像在告诉自己。

    “小西瓜”苏小北第一时间冲了进来,在看到电梯里的场景时,他毫不犹豫地冲过去,用力抓住了厉琛的衣领:“whatdidyoudotoher”

    厉琛从容地看向苏小北:“ithoughtyousunderstood。”

    “哥”苏语甜突然伸手,轻轻抓住了苏小北的裤脚

    苏小北这才用警告的眼神瞪了厉琛一眼,然后松开手,快速地弯腰将苏语甜抱起来,放在轮椅上:“有没有受伤”

    苏小北蹙眉,将苏语甜审视了一遍。

    苏语甜微微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见她如此,苏小北才放心下来,接着推着她离开了电梯。

    待他们出去之后,厉琛才跟着走出电梯。

    他看着苏小北推着苏语甜离开的方向,不由地蹙了蹙眉。

    刚才,他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她

    而且那么自然地说出口

    难道只是为了安慰她

    真是,奇了怪

    不过,她的小名叫小西瓜

    “真是一个可爱的名字”厉琛挑眉,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康复中心里早已经有很多病人在锻炼身体,看到他们一个个辛苦着,努力着

    苏语甜的心莫名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脑中不由地想起刚才在电梯里某人说的话:人生还有比失去双腿更加悲伤的事情,如果人人都想着去死,那么这个世界岂不是乱了套。

    “怎么了,小西瓜”苏小北见苏语甜发呆,忍不住在她面前蹲下身关切地询问。

    苏语甜猛然回神,自然地看向苏小北。

    他的眼眸中的关心,她再熟悉不过。

    与他对视那一瞬间,她突然好想流泪。

    不过,她最终忍住了,而是伸手抱住了苏小北。

    “哥,对不起”让你担心,对不起。让你为我难过,对不起。让你这么辛苦,对不起。

    苏小北被苏语甜突然的举动怔住,不过很快他便找回自己思绪:“小西瓜,怎么突然说对不起”

    苏语甜咬着唇角,没有再看口。

    不过她的心里却莫名地说道:哥,请原谅我的自私,请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

    。。。

    回到病房的时候,秦若雅和连城已经在病房里等着他们。

    在看到小西瓜时,秦若雅便跑上前帮忙把小西瓜扶到床上:“听说去康复中心了,小西瓜你可得好好加油,我相信你总有一天可以站起来的。

    小西瓜抿唇,看向秦若雅:“若雅婶婶,谢谢您。”

    这段时间,苏语甜知道自己跟她添了不少麻烦,心里很是愧疚。

    “天哪,我又听到你喊我若雅婶婶了。”秦若雅心里那个激动啊

    自从苏语甜来到美国,便极少开口。

    因此,她还担心了好一阵子。

    连城上前,小着伸手拍了拍秦若雅的肩膀:“你不是有东西带给小西瓜”

    “哦,对哟”秦若雅这才想起来,接着她跑到沙发处,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三本书:“小西瓜,我怕你无聊,所以特地选了几本畅销书给你解闷”

    小西瓜接过书,朝秦若雅微微点头:“谢谢您。”

    “我们的小西瓜早点好起来,就是对若雅婶婶最好的感谢。”秦若雅突然感性起来,坐在床边,伸手抱住了苏语甜:“加油,小西瓜”

    小西瓜默默地承受着秦若雅的热情,双手紧紧地抓住书。

    连城和苏小北看到这一幕,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即同时扬起了嘴角。

    在他们看来,小西瓜这样的状态已经好了不少。

    某天,午后。

    苏语甜无事可做,便拿出秦若雅送她的书翻阅。

    无意间,她看到一句非常有感触的话。

    “不是谁都适合白头到老,有的人,是拿来成长的,有的人是一起生活的,有的人,是注定一辈子怀念的。”

    那么简单的字句,此刻在她看来却透着无尽的悲伤。

    她的手轻轻放在心口,目光望向了窗外的蔚蓝天空。

    南宫俊一住在她的心里,从此成为了她这一辈子最怀念的人。

    “苏小姐”护士此刻推门进来,笑着看向苏语甜,也无意间打断了苏语甜的思绪:“我推你去天台吧”

    每天这个时候,苏语甜总会要求去天台待会儿。

    因此,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护士小姐也和她有了默契,每每到时间,就会出现。

    苏语甜放下书,朝护士小姐轻轻点了点头。

    此刻,另一个病房。

    厉琛站在窗前,观望着外面的高楼大厦,脑中却沉思着其他的事情。

    无意间一次抬头,他看到斜对面天台上的苏语甜。

    从他的角度看去,她离天台边缘十分近。虽然天台有围栏,不过也只到达她肩膀那个高度,而且她似乎是坐着。

    厉琛眉头瞬间蹙紧,心莫名一震,接着他转身,阔步走出病房,迈向电梯,前往天台。

    他的速度很快,也没时间顾及自己的身体。

    当看到背对着他坐在轮椅上的苏语甜时,他没有多想,毫不犹豫地过去,将轮椅连带着人一起拉回到极为安全的位置。

    “谁”苏语甜吓了一跳,手不由地放在心口处。

    在她转头朝后看去的时候,厉琛已经走上前,与她面对面,就好比在电梯里的情形。

    在看到彼此那一瞬间,他们同时愣了一下。

    是她

    是他

    怎么会如此巧合

    “苏语甜,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厉琛脑海里突然闪现苏语甜当时说的话,紧接着心里升起一抹怒意,他盯着苏语甜,不悦的表情厉声低吼道:“你就这么想死”

    他在说什么

    苏语甜不解地看着厉琛,对他莫名其妙出现已经很奇怪,现在他的话更是让她不明白。

    而一向善于控制自己情绪的厉琛,却莫名其妙地难以压抑心中的怒火:“你知不知道,在这个医院里,每天会死多少人会有多少人处在生死边缘又有多少人渴望着活下去而你怎么可以轻易的想自杀”

    原来,他以为她要自杀

    苏语甜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她淡淡的目光望向发火的厉琛:“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可以自己翻过围栏跳下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