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车上斗嘴的两人

    “厉琛一个看上去挺狼狈的男人,怒气冲冲地朝厉琛走来。

    不过,他没有来得及靠近厉琛,便被几名保镖拦下。

    他的怒气更甚:“你们这些人没长眼睛吗不知道我是谁吗滚开”

    几名保镖看他一眼,沉默着,但是也没有松手。

    反而,看向了厉琛,仿佛在等待他的命令。

    厉琛笔挺地站在哪儿,深邃的目光淡淡地瞧了发怒中的男人一眼,冷声道:“厉恒,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闹到这里,像什么样子”

    “厉琛,你少来这一套。如果不是你,爸爸就不会死”被保镖拦下的人,便是厉琛口中的厉恒,也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

    他此刻猛地推开了保镖,冲到了厉琛面前,一把抓住了厉琛的领子:“公司是我的,厉家的一切都和你无关

    “放手”厉琛盯着厉恒,眼神里透着冷漠。

    这时,参加葬礼的人都围了上来,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厉琛虽然不满,但是表现得从容淡定,犹如王者那般,不容轻蔑。

    生气中的厉恒,相反就显得狼狈窘迫,尤其还衣冠不整的样子。

    甚至,脸上还有女人的口红印。

    不用问,大家心里都猜测他是喝多了,从某些地方赶来的。

    因此,对厉恒的评价更是差了不少。

    厉悦上前,伸手拉开厉恒,并低声提醒道:“大家都看着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这个贱人,滚开”厉恒生气地一把甩开厉悦。

    厉悦一时不备,整个人摔倒在地。

    哗哗众人皆是一惊。

    厉琛更是不再犹豫,一拳狠狠地揍向厉恒,在把他揍倒后,便冷声对保镖吩咐道:“大少爷喝多了,送他回去,好好看着。”

    几名保镖不敢怠慢,赶紧上前,将人拽着就走。

    厉恒从吃痛中回过神来,便拼命挣扎:“厉琛,该死的,你想做什么。让他们放开我,你不过是厉家养的狗,你居然敢”

    随着厉恒被带走,声音也渐渐远去。

    厉琛的听到厉恒的话,眸光瞬间沉了下来。

    重新站起来的厉悦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低声说道:“现在你才是赢家,他说什么已经不重要。”

    厉琛抿唇,这才渐渐的压下了怒意:“放心吧,我现在不会把他怎么样。”

    听到他如此说,厉悦着实松了一口气。

    然后两人一起,送走了前来参加葬礼的客人。

    后天,天空渐渐下起了雨。

    待客人走完,厉琛才和厉悦离开墓地。

    离开之前,厉琛不觉地将目光移向了刚才女孩跳舞的地方。

    只见,哪儿已经空无一人。

    他也没有多想,扶着厉悦走下一层层阶梯。

    厉悦的保镖站在车子面前,见到他们走来,连忙打开了车门。

    在上车前,厉悦还是忍不住对厉琛说道:“厉恒不管怎么说和我们留着一样的血,所以”

    “姐,你不恨他”厉琛表情严肃,语气冰冷。

    厉悦却淡淡一笑:“不恨,人只会因爱而恨”

    没有所以的爱,那来的恨

    他们不过只是有血缘关系而已。

    厉琛微微点头:“我明白了。”

    “既然你明白,姐也放心了。”厉悦伸手轻轻拍了拍厉琛的肩膀:“姐姐相信你可以让厉家越来越好。”

    说着,她朝墓地看了一眼:“我也相信,老爷子不会后悔自己最后一个决定。”

    厉琛抿唇,没有接话。

    待厉悦的车子离开后,他才坐上自己的车,发车离开。

    天色越来越晚,雨势越来越大。

    厉琛潜意识地皱了皱眉,今天这样的天气,让他心情不是很好。

    突然,恍惚间看到一抹熟悉身影。

    于是,他踩下了刹车。

    不过,车子还是开离了那抹身影一段距离。

    厉琛只好透过后视镜,朝那抹身影看去。

    只见,对方漫不经心地走在雨中,连衣服被打湿了也不在意的样子。

    当看到她已经苍白的小脸,厉琛莫名地皱了皱眉头,然后倒车回去。

    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后视镜,看着她。

    没想到,他们居然这般有缘

    还有,她的脚终于好了

    看来,她并没有放弃自己。

    只是,她来墓地做什么

    如果他记忆没出错,顾西城是a市的人。她是顾西城的女儿,那么她也应该是a市人才对。

    怎么突然出现在c市

    而且,还是在墓地这样的地方。

    这小女孩,还真是给人不少的神秘感啊。

    狼狈

    这是苏语甜此刻对自己处境的评价。

    没想到会突然下起大雨。

    她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得了一种病,一种在雨天就会心痛的病。

    走了一段距离,她感觉自己无法走下去了,手捂住心口,缓缓蹲下了身。

    心痛,难以抗拒的痛。

    “嘀嘀嘀”此时,忽然一阵急促的车笛声响起,惊得苏语甜更加用力地捂住了心口。

    她苍白着小脸,朝车子看去。

    当车灯闪过时,她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倒在了雨中。

    “她怎么了”厉琛停下车,快步走下去,来到苏语甜的面前:“小姐”

    他低声喊着,可惜失去记忆的苏语甜没有反应,没有回答他。

    厉琛看了看周围,这里是墓地,车辆很少,而且下着雨。

    再者,他是不可能将一个人晕倒的人丢在这里。

    无奈之下,他只好抱起晕倒的苏语甜,将她抱到自己的车上。

    在他回到车上时,衣服已经湿了不少。

    他没有时间顾及自己,而是开车回家,并且通知了家里的私人医生。

    从墓地到厉家,距离有些远,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

    因此,车子还没有到厉家,晕过去的苏语甜便醒了过来。

    当她发现自己坐在陌生的车里时,整个人呆住了。

    愣了半响后,连忙转身看向车主:“你”

    怎么是他

    本想质问的苏语甜再次傻住,她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曾经见过的人。

    只是,她为什么会在他的车上

    “醒了”厉琛察觉到苏语甜的动作,于是转头看了苏语甜一眼。

    听到他的声音,苏语甜才猛然清醒过来。

    她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才缓缓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呃不是,我怎么会在这里”

    咦,怎么好像也不对

    苏语甜皱了皱眉,她这是自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厉琛透过后视镜看到了苏语甜的表情,忽然间觉得她的表情挺呆萌的,因此不觉地扬起了嘴角:“我在这里,那是因为这是我的车。而你在我的车上,只是因为你晕倒在路上,所以我日行一善。现在,你的疑惑完全解开了吗”

    苏语甜抿唇,眸光看了厉琛一眼,最后明了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请在前面停车吧”

    她看了一眼外面,车子已经开进市区,这里打车比在墓地外面打车方便多了。

    还有,她也没有理由继续麻烦别人。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过去”厉琛的目光看向外面,他的确是日行一善:“这么大的雨,也不怎么好打车”

    苏语甜眼神一黯,她现在并没有可去的地方:“不用,谢谢你,随便找个地方将我放下就好。”

    “这怎么行”厉琛的语气颇为严肃:“现在已经晚上,如果把你随便丢在一个地方,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能说得清”

    这人是在咒她吗

    苏语甜蹙眉:“那你送我去附近的酒店吧”

    厉琛一听,眉头瞬间微挑,打量了苏语甜一眼:“酒店在c市,你难道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吗”

    “先生”苏语甜感觉自己的耐心耗尽了:“谢谢你的好意,有没有亲朋好友是我自己的事情,请你停车,我要下车”

    厉琛双眸微眯,停下了车。

    当然,他不是听苏语甜的话,而是遇到红路灯,所以必须停下。

    趁着这个空档,厉琛转过头看着苏语甜,认真地说道:“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的脾气很不好”

    苏语甜面色一沉,瞪厉琛一眼:“那是也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曾几何时,南宫俊一最爱说这句话。

    此刻,她终于明白,他为何总爱这样说。

    对自己不在意的人,一句话都是多言。

    苏语甜自己伸手去开车门,想要下车。

    厉琛见状,连忙拦下她:“你这是干什么”

    “我要下车”苏语甜不想再跟着人多说。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让你下车”万一晕倒了,那该怎么办

    苏语甜没有理会厉琛,执意要打开车门,哪怕明知道厉琛锁了车门,她也不放弃。

    厉琛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

    正好这时,红绿灯交换。

    他连忙发动了车子,任由苏语甜怎么闹,他也不开车门。

    “喂,你究竟想带我去哪里呀”苏语甜不解:“干嘛不让我下车”

    厉琛看着前面的路况,淡淡回道:“去酒店还不如先去我家,我已经让医生在家等着,让她给你检查一下,这样我也放心。”

    当初在医院遇到,他对她的身体状况还是比较质疑的。

    “不需要”苏语甜毫不犹豫的拒绝:“我和你不熟,根本没有理由去你家,我再说一次,请停车,我要下车。”

    “我们怎么能算不熟好歹我们也是病友”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也是”厉琛轻笑:“不过,很高兴可以看到你,也很高兴,你现在可以走路了。说明你的身体已经恢复健康。恭喜。”

    苏语甜眉头深锁,想骂人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

    眼前这个人,明明让她很生气。

    可是,他的话却让她无法骂人。

    真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