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厉琛霸道的一面

    车子突然转弯,行驶了一段距离后,停在了一栋豪华别墅的雕花大门前。

    苏语甜怔住,眨着眼睛看向外面。

    这里是他家

    “我家虽然不比顾家豪华,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请顾小姐将就了。”厉琛意味深长的语气说着,然后在大门打开时,将车开了进去。

    “喂”苏语甜转而瞪向厉琛:“我并没有答应去你家,你怎么可以”

    “顾小姐,你觉得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她一个在路上晕倒的人,他能放着她一个人不管。

    “你这个人真是太霸道了。”苏语甜皱眉,她压根没有见过如此般自作主张的人。

    “霸道”厉琛挑眉,薄唇微扬,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生气,停好车的他,一双深邃的眸子盯着苏语甜:“顾小姐,既来之则安之况且,我可以保证,厉家不比酒店差。”

    苏语甜无语,她都遇到了些什么人

    厉琛下了车,苏语甜犹豫着,最后还是下了车。

    此刻,她不觉得自己还有第三条路选择。

    厉琛见到苏语甜下车,薄唇不觉地微微上扬。

    然后,他率先迈步走近大厅。

    被丢在厉家花园的苏语甜,窘迫地瞪厉琛一眼,然后非常有骨气地转身,朝别墅外走去。

    本以为某人会乖乖跟上的厉琛,半天没有听到动静,这才发现不对劲,连忙转身。

    当他看到执意要离开的苏语甜,俊脸瞬间黑了一半。

    这个丫头还真是倔强

    “小西瓜”厉琛阔步追上去,自然而然地喊出苏语甜的小名。

    苏语甜潜意识地皱眉,回头瞪厉琛一眼:“大叔,我记得跟你不熟,请你不要叫我小西瓜。”

    这是属于她亲人和朋友称呼的,而不是他一个半熟的人。

    厉琛踉跄一步,险些平底打滑。

    大叔

    这小妮子居然叫他大叔

    他有这么老吗

    厉琛打量苏语甜一眼,着实有种被噎着的感觉。

    的确,这丫头一脸的水嫰皮肤还真是够嫩的。

    “咳咳,跟我进屋”厉琛不想去争论年龄大小的问题,于是上前拉着苏语甜就朝客厅走去。

    “放开我”苏语甜真是忍无可忍,很想将眼前之人一把撂倒。

    他是她谁呀

    凭什么要来决定她是去是留

    可惜,她此刻的处境完全没有选择的权利。

    直到,被厉琛强行拽人客厅,他才松开她的手。

    “先生,您回来了。”厉家管家迎了上来,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厉琛双眸微眯,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事”

    “江小姐来了。”

    “江亚媛”她来做什么

    厉琛表情瞬间沉了下来,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再次拉着苏语甜的手穿过客厅,朝楼上走去。

    “你放开我呀”苏语甜继续微弱地反抗着。

    厉琛继续无视着她。

    两人在经过可以的时候,原本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江亚媛注意到了他们。

    于是,她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快步走过来:“厉琛”

    厉琛听到了她在喊他,可是自动无视了她的存在,优雅的步伐走上楼,握着苏语甜的手没有松开。

    这一举动,成功地刺到了江亚媛的心。

    那个一直想将全世界给她的男人,此刻居然好似没有看到她

    他还在生她的气

    还有因为他身旁的女人

    不过,那个女孩是谁

    她跟厉琛是什么关系

    “厉琛江亚媛回过神,没有犹豫地追了上去。

    厉琛他们上了楼,她也跟着上楼。

    厉家,她非常熟悉。

    “喂,有人在喊你”苏语甜挣脱不了,只好转移厉琛的视线,因为她看到追来的江亚媛。

    厉琛沉默不语,直到来到他的卧室门口。

    他推开卧室的门,将苏语甜丢了进去。

    然后低声对她吩咐道:“你的衣服湿透了,现在去用热水泡个澡,浴室里有浴袍。”

    话落,不等苏语甜反应,他便关门离开。

    苏语甜傻眼地盯着关上的那扇门,简直不敢相信此人的举动。

    片刻后,她才深呼吸三口气,缓缓地接受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走过去,打开门,想要出去。

    岂料,厉琛就站在门口还未离开,而且刚才喊他的女人也站在他面前。

    厉琛像是发现了她的动静,转过头斜睨她一眼,然后伸出手指,戳着苏语甜的额头,把她戳回了房间。

    并且丢下一句狠话:“如果你不去洗澡,我不介意待会儿帮你洗”

    苏语甜嘴角一抽,傻住了。

    啪嗒门又一次被关上。

    “厉琛,她是谁”江亚媛也听到厉琛对苏语甜说的话,心里的怒意瞬间被挑起:“你为什么要让她进你的房间”

    “你也知道那是我的房间”厉琛一副不耐的表情,淡淡地看着江亚媛:“既然是我的房间,那么让谁进去,让谁出来,那都是我的事情,和你江小姐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江亚媛面色一白,厉琛的话就像一记耳光打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痛。

    以前,他对她那么温柔。

    而此时此刻,他居然对她冷漠如此,还喊她江小姐

    江亚媛心里像是被什么堵着,难受至极。

    她知道,自己起初选择厉恒,的确伤到了他。

    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呀

    她父母的决定,她怎么可以违抗

    江亚媛委屈地上前,主动地抱住了厉琛:“我爱你,厉琛。我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你,你要要相信我,请不要对我这般残忍,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爱我爱到选择和厉恒结婚”厉琛扬起嘴角,带着一抹极为讽刺的笑,修长的手推开了江亚媛,厉目扫向她:“江亚媛,做人可不能太贪心。既然选择了自己的路,那么就好好走下去。我想厉恒现在等着你安慰,我让司机送你去见他吧”

    真心待他厉琛的人,他必定全心为她付出。

    虚情假意待他的人,他厉琛也不屑一顾。

    江亚媛,曾经他以为适合做他妻子的人,在她的天枰偏向厉恒那一刻开始,他便退出了她的世界。

    不过,女人是否都这般可笑

    嘴里说着爱你,却可以为了权势放弃你

    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他厉琛尊重的理由

    厉琛淡淡一笑,迈出朝楼下走去,不再理会江亚媛。

    江亚媛不死心地追上去:“我已经跟厉恒说清楚,我爱的人是你不是他,所以厉琛,不要送我去厉恒哪里好吗我和他早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厉恒现在一无所有,不只是她,就连她父母也强烈反对他们在一起。

    现在,她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心全意跟着厉琛。

    所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让厉琛对他回心转意。

    “江亚媛”厉琛突然转身,大手捏住了江亚媛的下颚,黝黑的冰眸看着她:“你还真是一个残忍的女人”

    当初,费尽心思爬上厉恒的床,现在却想方设法甩开她。

    原来的他是眼盲还是心盲

    所以,才会觉得她作为妻子的好人选

    “厉琛,你你别这样”江亚媛很少见到厉琛如此严肃的表情,因此有些吓到。

    她的双手,紧握着厉琛的手,生怕他一生气掐断她的脖子。

    大概是她的哀求是刺激到厉琛,厉琛才猛然回神。

    他看了江亚媛一眼,最终松手推开了她。

    现在,他似乎完全没有必要在她身上浪费一分一秒

    厉琛转身,阔步走下楼。

    正好,遇见了管家。

    他连忙叫住管家,吩咐道:“让厨房准备一碗姜汤”

    “好的,先生”管家颔首,继而又说道:“周医生已经在客厅等候。”

    厉琛微微点头:“让他再等一个小时”

    “是”管家明了地退了下去,安排厉琛的吩咐。

    随后跟来的江亚媛听到厉琛的话,眉头瞬间皱得紧紧的。

    他居然如此关心刚才那个小女孩

    难道,他们之间

    不,不可能。

    厉琛怎么可能喜欢那样乳臭未干的小女生

    江亚媛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不过还是忍不住试探:“厉琛,那个小女孩是你的侄女吗”

    他们看上去,年龄相差甚远,或许并非她想的那样。

    厉琛侧身,斜睨江亚媛一眼:“让你失望了,她并非我侄女”

    开什么玩笑,论辈分也该是妹妹

    咳咳厉琛汗颜,他在想什么

    他不耐地朝门口的保镖招手,示意他们进来。

    待保镖走进来后,他连忙吩咐道:“把江小姐送去大少爷哪里”

    “什么”江亚媛听到厉琛的吩咐,瞬间激动起来,眼泪刷地滚落而下。

    “厉琛不要”她扑过去,一把抱住厉琛:“我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厉琛蹙眉,这都是些什么破事

    。。。

    苏语甜打量着的厉琛的房间,惊讶的发现,他的房间居然跟苏小北的房间装饰相似,都以灰白黑色为主,充满阳刚气息。

    站在这里,就好比站在苏小北的卧室,让她莫名有些温暖的感觉。

    不过,这样的错觉很快便消失了。

    理智提醒着她,这是厉琛的房间,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

    呃刚才某人的话

    苏语甜皱眉,她才不会让他帮忙洗澡,可恶

    只是,此刻的她好像过于狼狈了。

    苏语甜打量自己一眼,全身湿透的她,其实衣服已经干了不少,只不过有些皱巴巴的。

    微微叹息一声,她也没打算听话去泡澡。

    毕竟,这里她可不熟悉。

    她应该好好考虑,如何才能让他放自己走。

    难道,报警

    苏语甜黝黑的双瞳转了转,露出过去那般俏皮的模样。

    没错,有事找警察叔叔

    想到此,她朝卧室的床头走去,因为她看到那里有座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