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他想要照顾她

关灯
护眼
    就在苏语甜打算拿起电话的时候,她晃眼间看到挂在台灯下的东西。

    她整个人瞬间怔住,目光紧盯着那熟悉的东西,忘记了手上的动作。

    多年前的记忆,不知不觉地在脑中回放了一下。

    许愿树下,她诚心诚意写下自己的心愿,祈求上天可以保佑,让她和南宫俊一可以在一起。

    可最终,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有如此结局。

    苏语甜沉重地呼吸,心疼难以抗拒

    她缓缓抬起手,伸手过去,将心愿袋拿了下来。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心愿袋。

    心愿袋像是承载着她最美好的回忆那般

    以至于让苏语甜有些恍惚,忍不住看了一眼心愿袋上的心愿。

    当那一个个熟悉的字眼闯入她的眼帘时,她呆愣之余,顷刻间激动得流下来眼泪。

    “我的心愿袋”苏语甜颤抖的双手将心愿袋紧握手中,表情带着一丝不敢置信:“为什么的我的心愿袋会在这里”

    那天,她明明

    难道,她的心愿袋自始至终每天抛到许愿树上

    苏语甜摇头:“不,这不可能”

    就算没有丢到许愿树上,那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苏语甜想不明白,她只将许愿袋紧握着,放在心口,像是捡回的宝贝那般。

    接着,她拿着心愿袋冲出了房间,来到了楼下。

    此刻,江亚媛正抱着厉琛,不肯松手。

    想着弄清楚事情的苏语甜没有顾忌到江亚媛,直接上前,一把推开了江亚媛。

    她的举动让江亚媛跟厉琛都有些措手不及。

    厉琛低眸看向苏语甜,见她还穿着来时的衣服,眉头忍不住皱了皱:“你”

    “你怎么会有这个”苏语甜将心愿袋展示在厉琛眼前,表情很是激动:“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这个”

    厉琛带着奇怪的感觉看了她一眼:“不过是一件小玩意儿,你至于这么激动”

    “不是”苏语甜流着泪,眼神沉了下来:“这不是小玩意,这是我的”

    这是她的心愿,这是她的梦啊

    “你的”厉琛的表情带着几分惊讶,目光打量着苏语甜:“你说,这个许愿袋是你的”

    这怎么可能

    “是我的”苏语甜难过且无力地退后了几步,从刚才的激动表情变得绝望无无助。

    她此刻的模样让厉琛不觉地蹙紧了额头:“这个许愿袋对你很重要”

    苏语甜眼神涣散地点了点头,当然重要,怎么可能不重要

    “抱歉,这个许愿袋是我偶然捡到,觉得挺别致,所以就带了回来。”之后,也没有记得扔掉。

    “捡到的”苏语甜苦涩一笑:“原来原来一切都已经注定。”

    她的愿望,许愿树并没有接受。

    所以,她跟南宫俊一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

    苏语甜心疼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心口,那种锥心之痛让她痛不欲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那么多人,上天为什么就容不下她和南宫俊一两人,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将他的生命夺去

    她做错了什么

    南宫俊一又做错了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相爱却不能相守,相恋却无疾而终。

    “啊啊啊苏语甜失声痛哭,绝望怒吼,伴随着她的吼声,眼泪一颗颗滚落下来,湿透了她的小脸。

    像是被剥去了灵魂,整个人犹如抛弃的布偶,瘫软地坐在了地上,西斯底里地哭泣,疼苦绝望地哭泣。

    她已经忘记自己在哪里,也忘记眼前有人。

    她根本无力控制自己,更难压下心中那锥心的痛。

    她只想尽情地哭泣,尽情地发泄,为自己的,也为南宫俊一。

    她苏语甜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缺口,那是用一辈子时间也无法弥补的缺口。

    苏语甜已然不再是完整的苏语甜。

    厉琛站在原地,看着痛声哭泣的苏语甜,他的心莫名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下。

    他想上前扶她起来,可是又怕惊扰了她。

    她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小孩,在自己的世界无助流泪。

    又好像精致的玻璃娃娃,仿佛被人一碰就会碎。

    厉琛潜意识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不让她碎掉。

    他想要将这个玻璃娃娃收藏,免她惊扰,让她可以依靠。

    “她是不是疯了”突然回过神来的江亚媛,皱眉上前,来到厉琛身边,目光却盯着哭泣着的苏语甜:“厉琛,你从哪里弄来这么个不懂礼貌的小女孩那有在别人家哭得稀里哗啦的道理简直是太没有教养了厉琛,你快把她赶走”

    “请你闭嘴”厉琛眼神微眯,不悦地斜睨江亚媛一眼。

    江亚媛一怔,随即委屈地闭上了嘴。

    厉琛没有理她,而是终于忍不住上前,将哭的忘我的苏语甜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来,接着朝楼上走去。

    “厉琛江亚媛简直不能接受,厉琛居然在她面前抱别的女人。

    她气得想冲过去,将他怀里的女孩拽下来。

    只是,厉琛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

    上楼的他,对保镖厉声吩咐道:“将江小姐送回去,再送不回去,你们就滚回去。”保镖心一惊,终于不再顾及什么,强行将江亚媛拖出了厉家。

    厉琛将苏语甜抱回到自己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然后替她盖好被子。

    此刻的苏语甜仍然悲伤地留着眼泪,看上去十分的楚楚可怜。

    她的模样让厉琛更加好奇,她的过去

    明明年纪如此小,却好像经历了无数沧桑。

    厉琛微微叹息一声,莫名有些心疼。

    后来大概是哭累了,她终于停下了哭泣,慢慢地睡了过去。

    一直陪伴在床边的厉琛,犹豫再三,终是没有忍住,伸手过去轻轻抹去她眼角挂着的泪。

    当他的手触及到她的皮肤时,这才惊讶发现,她身体的温度不寻常。

    于是,他连忙起身,将等候在家里的医生带到了卧室。

    医生跟苏语甜量了一个体温,在确定她有发烧的症状后,便替她打上了吊瓶。

    “厉先生,今晚怕是要辛苦你了。小姐的烧没有退下来之前,都要人守着才行。”

    “我知道了。”厉琛没有任何多言,目光始终看着沉睡中的苏语甜。

    其实从厉琛的表情可以看出,就算医生不嘱咐,他大概也会守着苏语甜。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对她总是放心不下。

    在美国医院的时候,看到她站在阳台,他便心急如焚地上去将她拉回了。

    当她在康复中心那样自我放弃的时候,他也没有能忍住,上去用自己的方式逼着她去面对。

    很久以后,厉琛才明白,一个人做一件事,其实总会有自己的目的,只是目的好与坏的区分而已,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地做一件事。

    而他对苏语甜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心灵驱使,自然也是带着目的,只不过开始他没有发觉而已真正的目的罢了。

    翌日,清晨。

    朦朦胧胧之间,苏语甜缓缓睁开了双眼。

    陌生的环境让她有些怔住,她微微眨了几下眼睛,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只是什么时候她居然睡着了,并且此时已经天亮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苏语甜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大概是她动作过猛,将原本坐在椅子上休息的厉琛惊醒过来。

    当厉琛睁开眼睛时,便看到坐在床上发呆的苏语甜。

    见她清醒,他的担忧总算彻底消失。

    昨晚大概在后半夜,她的烧才慢慢退下去。

    “醒了,感觉怎么样”厉琛还是从椅子上站起来,上前用手试探了一丝苏语甜额头的温度。

    “你走开”突来的手将苏语甜吓了一跳,毫不犹豫地拍开此手,然后防备的目光瞪着厉琛:“你你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姐,这是我的房间”在自己的卧室还要被质问

    厉琛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上面清晰可见的手指印。

    这是不是可以证明,这丫头生龙活虎已经没有什么问题

    “你的卧室”苏语甜揉着发痛的额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是啊,这是他卧室。

    她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那个人。

    苏语甜想到此,连忙从床上起来,然后赤着双脚朝卧室门走去。

    “喂,你这是做什么”厉琛见状,连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抓住了她。

    苏语蹙眉,斜睨他一眼:“放手,我要离开这里。”

    “不行”

    “是否离开似乎是我的自由”

    “你昨晚生病发烧,身体还没有全部复原,你不能这样任性离开,至少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然后”

    “谢谢你的好意”苏语甜的表情有些尴尬,原来昨晚她生病了:“那个也谢谢你的照顾,我真的已经好了,你不用担心。再见呃不对,我们没必要再见。”

    话落,苏语甜挣开厉琛的手,快步走出了卧室,完全没有一丝留恋。

    厉琛这次没有再追,因为他知道,苏语甜的刚才的表情有多么的认真。

    她是真的想离开,也是真的想不与他再见。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强人所难。

    于是,他强压下心中那抹挽留的冲动,看着她离开。

    苏语甜走出厉家,仿佛有种重生到感觉。

    她深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厉家大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霸道的男人总是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像是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不断提醒着她,不要靠近这个人,不要靠近

    对了,她的心愿袋。

    苏语甜皱眉,似乎遗落在了厉家。

    不过,心愿袋已经帮不了她和南宫俊一。

    心里一处被浓浓的忧伤填满

    苏语甜抿唇,终究选择离开这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