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心意不明却执意如此

    再次来到厉家,这是苏语甜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所以命运,总是如此离奇。

    走进厉家客厅后,苏语甜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厉琛。

    直到一阵清香飘来,才打乱了她思绪。

    她感觉到香味朝她而来,便自然地抬起头。

    只见,一位端庄典雅的女人带着笑意朝她走来。

    苏语甜潜意识地皱了皱眉头,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每次来厉家都会遇到一个女人

    上次那个女人好似是厉琛的追求者。

    那么,这个女人又是他的谁

    难道仍然是他的追求者

    这个厉琛的魅力还真是

    “顾小姐”女人突然开了口,声音极为好听。

    苏语甜微愣,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随即站起身:“你是”

    她怎么知道,她姓顾

    “你好,我叫厉悦。”厉悦带着微笑的表情很是平静,可内心却激动非常,这位顾小姐为何在厉家

    “顾小姐,其实我们见过,大概时间太久,所以顾小姐不记得了。”

    “我们见过”苏语甜疑惑,她怎么想不起来了

    厉悦见苏语甜一脸的茫然,所以忍不住提醒:“在美国的医院”

    苏语甜一怔,这才想起来,似乎真的有见过。

    当时,她好像就站在厉琛的身旁。

    对了,她叫厉悦。

    那么

    “你是厉琛的”

    “姐姐”厉悦像是怕苏语甜误会那般,赶紧地表明自己的身份:“我和厉琛是同胞姐弟。”

    “哦,原来是这样”苏语甜微微点头,心里已然明白。

    不过,厉琛的事情,她并不是很感兴趣,只是非常礼貌地向厉悦问了一声好。

    厉悦性格外向,也很容易自来熟,于是非常熟练地上前挽着苏语甜的手,示意她坐下。

    “厉琛去哪里了怎么将顾小姐你一人留在客厅”

    苏语甜笑容有些僵硬,伸手指了指楼上:“他换衣服去了。”

    “换衣服”厉悦眼神里闪过一丝怪异,然后再次打量苏语甜一眼:“难道,顾小姐是厉琛今晚的女伴”

    苏语甜尴尬地点了点头:“是”

    她是不是太轻率了

    此刻,看到厉悦怪异的眼神,苏语甜忽然发现自己似乎都没有怎么考虑就答应了厉琛的要求。

    哎,罢了。

    事到如今,后悔也没用。

    为了学校,其他的事情她就暂时不去多想。

    她之所以答应厉琛的条件,目的只为了保住学校。

    其他,无关紧要。

    “没想到顾小姐会答应做厉琛的女伴,这真是厉琛的荣幸。”厉悦也是游走在商场上,所以嘴上功夫也不可小觑。

    她亲热地招来佣人,替苏语甜端茶倒水,又拐着弯在苏语甜面前,将厉琛表扬了一番。

    在苏语甜快被她绕晕的时候,厉琛终于出现。

    身着一身银灰色西服的他,看上去成熟稳重,帅气逼人。

    苏语甜身旁围绕着不少长得好看的男人,就她家的帅男人也不少。

    可是在看到厉琛时,还是微微怔了一下。

    不过,只是几秒钟的时间。

    她很快收回目光,表情淡淡。

    “姐”厉琛见到坐在苏语甜身边的厉悦,微微有些吃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厉悦瞥厉琛一眼:“这里是我家,我难道不能回来”

    “我没有这个意思”

    “行了,顾小姐等你很久了。”厉悦也不跟厉琛斗嘴,而是牵着苏语甜的手,走向厉琛,然后将苏语甜轻轻推入厉琛怀中:“宴会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一起过去吧。”

    苏语甜撞到了厉琛的胸膛,她尴尬的得向后退了两步。

    抬起头,却不想正好撞上厉琛深邃的眸光。

    她的双手顷刻间握紧,越发的感觉别扭。

    心里暗想,这个厉琛的姐姐是怎么回事

    反观厉琛,依旧从容不迫,淡定自若。

    他将手上的东西强行塞到苏语甜的手上,在苏语甜惊讶时,他将她拉到面前,低声说道:“别动”

    话落,他抬起手,轻轻取下苏语甜的耳环和佩戴的项链。

    苏语甜一震:“厉琛,你干什么”

    其实,站在一旁的厉悦也疑惑非常,安静地看着这一幕。

    厉琛但笑不语,将耳环和项链丢到一边去,然后将他刚才塞到苏语甜手中的盒子打开。

    只见,盒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一条珍珠项链和一对珍珠耳环,款式并不新颖,但是可以看出价格不菲。

    苏语甜打量了一眼,微微有些走神。

    她不明白,厉琛这是要干什么

    如果说苏语甜的表情是疑惑,那么厉悦的表情便是疑惑加震惊。

    别人或许不认识这珍珠耳环和珍珠项链,可是她认识。

    这是她母亲的遗物,也是她母亲生前最珍贵的东西。

    自从她母亲走后,这些东西就全部由厉琛保管。

    其实她知道,厉琛很想念母亲,所以从不允许任何人碰关于他们母亲的东西。

    今日,他却亲自拿着母亲的东西出来。

    并且

    “我想,这项链跟耳环更适合你。”厉琛突然开口,像是解释自己的用意。接着,他亲手替苏语甜戴上了项链和耳环。

    苏语甜感觉到一阵清凉,才猛然清醒过来,她一把抓住厉琛的手:“不需要,我自己有”

    “如果我说,你必须戴着项链去宴会,我才会答应放弃收购学校,那么你戴上还不戴”

    “厉琛,你这是威胁吗”

    “你可以当成是交易”

    “你”

    “项链和耳环真的很适合你。”厉琛带着浅笑,始终盯着苏语甜。

    苏语甜蹙眉,心里有些不满,有种想把项链和耳环扯下来砸到厉琛脸上的冲动。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刚威胁她苏语甜

    除非,她允许。

    “顾小姐”厉悦察觉到苏语甜的怒意,于是连忙上前劝说:“这是我母亲生前最喜欢的首饰,她说,女人就该如珍珠那般,被人珍惜。可是她这一生,注定做不了珍珠。”

    说起自己的母亲,厉悦心里非常不好受。

    因为,她的命运和母亲一样。

    她伸手轻轻抚摸苏语甜颈项上的珍珠项链:“顾小姐皮肤白皙,真是很适合戴珍珠项链。”

    苏语甜自然看到了厉悦眼中的悲伤,也大概能从她话中听出一些曲折。

    因此,拒绝的话最后没能说出口。

    她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脖子上的珍珠项链,不知为何,她居然想到了自己的妈咪。

    记得爸爸说过,妈咪戴珍珠项链非常的好看。

    或许,爸爸就是将妈咪当成珍珠那般呵护的吧

    想到此,苏语甜刚才糟糕的心情好了不少,甚至嘴角微微轻扬。

    而这一幕,恰好被厉琛看到。

    厉琛的心脏着实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

    他发现,眼前这个小丫头,戴着这套珍珠项链真的非常适合。

    她很美

    “我们一起走吧,宴会时间快到了。”厉悦见苏语甜没有再拒绝,于是挽着她的手朝外走去。

    厉琛回神,紧跟其后。

    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苏语甜,其实他刚才根本无需回来。

    可就是鬼使神差地想着带她回来一趟厉家,然后希望她戴上这套属于她母亲的珍珠耳环。

    这样执着的想法,他自己也没能理清楚。

    。。。

    宴会是在一家豪华酒店举办,当他们来到酒店时,酒店门口已经停下无数的豪车,从车上走下许多的人。

    并且,还有很多记者前来拍照。

    苏语甜原本想打开车门,却因为看到记者而停下了动作。

    大概是发现了她的举动,厉琛转而看向她:“怎么了”

    苏语甜蹙眉:“有记者”

    厉琛随着她的目光看向外面,发现还真是如她所说,守在门口的记者还真不少。

    他的眉头也紧紧皱在一起,这个江亚媛究竟想干什么

    一个小小的聚会,非要这么隆重

    “既然来了,我们还是进去吧”厉悦突然开口,然后带着一抹浅笑打开了车门,率先下车。

    苏语甜见状,也没有什么好说,答应了厉琛的事情,她也不能反悔。

    想来,这些记者也不认识她。

    毕竟,这里是c市,并非a市。

    在心里理清楚了这些,苏语甜才伸手过去,想要打开车门。

    岂料,厉琛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苏语甜疑惑,转头看向他:“干什么”

    厉琛语气坚定地回道:“我来。”

    话落,他便从容地下车,然后绕过车头,来到苏语甜这边的车门,绅士地替她打开车门。

    苏语甜微微一怔

    直到厉琛像她伸出手,她才反应过来。

    这样简单的礼仪,她懂。

    可是她却不想。

    于是,她推开了厉琛的手,自己走下车:“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厉琛整个人僵住,他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拒绝。

    说生气,倒是没有。

    只是,有些失落

    这个小丫头,似乎非常不喜欢他。

    “有记者”厉琛快速收回思绪,站直身体,主动牵着苏语甜的手:“还是一起走吧”

    “你”苏语甜看着厉琛的手,微微皱眉,非要如此

    就在她想反抗的时候,一群记者围了上来,将她跟厉琛团团围住。

    “厉先生,请问我们可以给您做个专访吗”

    厉琛紧握苏语甜的手,简单应付着记者,步伐却朝酒店里面走去:“抱歉,我没有什么值得采访。”

    “厉先生,您真会说笑,您可是我们c市最年轻的总裁,更是最杰出的青年,当然有很多地方值得大家学习,所以”

    “不好意思,我并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厉琛果断地打断了他们的提问。

    苏语甜跟随在他身边,听着他的话,莫名有种鄙视的冲动。

    这家伙,真会装腔作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