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作为女伴参加宴会

关灯
护眼
    “各位记者朋友。”厉悦见厉琛和苏语甜被记者包围,于是回头替他们解围:“今天是江亚媛小姐的生日宴,可不是厉琛的采访日,大家还是饶了他吧。”

    她说着,便上前有意拦下记者,让厉琛和苏语甜先进去。

    厉琛自然了解自家姐姐的作风,于是牵着苏语甜的手,趁乱先一步走进酒店。

    记者们没有能采访到厉琛,因此将采访重点移向了厉悦。

    “厉大小姐,请问和厉先生一起的女生是谁”

    “她是厉先生的女朋友吗”

    “厉先生的私生活一直很隐秘,今天却高调带着女伴出现,是不是代表他们的好事将近”

    面对记者一个个问题,厉悦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只是心里,已经有想咆哮的冲动。

    这些个人还没完没了了。

    不过,如他们所说,顾小姐要是变成了厉琛的女朋友,那么对厉琛来说,那倒是极好的。

    只是,以她过来人看,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似乎还没有到这个地步。“

    “大家可别乱想,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厉悦朝记者们抿唇一笑,然后转身离去。

    不知为何,当说出那句普通朋友时,她心里莫名心虚。

    好吧,她自己都不相信两人只是普通朋友。

    可,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

    “还好吗”走进酒店,也顺利避开了所有的记者。

    厉琛低眸打量身边的苏语甜,只见她面无表情地沉默着,于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苏语甜回神,朝他微微摇头,目光随即打量起酒店。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家酒店应该是她司徒舅舅的。

    酒店的格局完全是司徒舅舅钟爱的风格,还有那独有的标记。

    苏语甜抿唇,几年没有回来而已,想不到司徒舅舅的事业发展得越发好了。

    她真的为他高兴

    “在想什么”厉琛的目光一直追随苏语甜,她刚才居然笑了。

    虽然笑容很浅,但是的确是笑了。

    而且,他可以非常确定,她的笑容与他无关。

    甚至,他可以肯定,她根本没有认真听他在说什么。

    厉琛心里微堵,他的存在感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低了

    “没想什么。”苏语甜收回思绪,又变回那个若无其事地模样,对厉琛也是爱答不理。

    厉琛伸手摸了摸鼻子,倒是显得有几分委屈。

    “厉琛”突然,一道女声传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苏语甜与厉琛闻声,同时抬头朝声音来源处看去。

    只见,身着华丽晚礼服的江亚媛朝他们款款走来。

    她精致的妆容下,原本带着甜美的笑容。

    可是,在她看到苏语甜的存在后,笑容瞬间消失了。

    “厉琛,你带她来做什么”江亚媛名副其实的娇娇小姐,因为不满,所以撒娇:“我特地请你做我今晚的男伴,你怎么可以带女伴来

    这不是直接扇她的耳光吗

    不,她不允许。

    “厉琛”江亚媛上前挽着厉琛的手,嘟着红润的唇,继续撒娇:“让她回去好不好”

    这个女生,她记得。

    在厉家的时候,她见过她。

    她究竟跟厉琛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一直要缠着厉琛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苏语甜也自然记得江亚媛,也明白她跟厉琛之间一定有什么。

    所以才会这般亲密。

    不过,他们有什么都跟她没关系。

    她也不想被人误会,而且宴会主人不欢迎她,让她走,她也不能厚着脸皮留在这里不是

    总之,就算她现在离开,也不能说是她违约吧

    苏语甜如此一想,便果断地告辞离开。

    不想,厉琛眼明手快地抓住了她的手。

    苏语甜皱眉,转而看向他:“干什么”

    “你想去哪儿”厉琛面色微沉,这小丫头怎么说变就变

    “你难道没有听到”苏语甜好心提醒:“宴会主人让我走,所以”

    “所以你就想这样走了学校的事情,你打算不管了”

    “厉琛,学校的事情,你已经答应就不能反悔。我已经按照跟你的约定来参加宴会”

    “小丫头。”厉琛真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宴会都没有开始,你就想结束,还要我遵守约定。别忘记我是商人,我可不做这样的亏本生意”

    “奸商”苏语甜皱眉,终是站在了原地。

    见她不再打算走,厉琛的心情才缓和几分。

    他主动牵着苏语甜的手,转而看向江亚媛:“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女伴,我想有更适合的人做你的男伴,我就不参与了。”

    “厉琛”江亚媛的鼻子都快被气歪了,她看了看厉琛,又瞪了瞪厉琛身旁的苏语甜。

    她就不明白,眼前这个黄毛丫头哪一点比她好

    厉琛为什么情愿选择这丫头当女伴,也不选她

    江亚媛将苏语甜仔细打量一番,晃眼间她看到苏语甜脖子上带着的珍珠项链,瞬间惊住。

    这是厉琛母亲的项链

    “她怎么带着伯母的项链”江亚媛惊讶地伸手指着苏语甜的脖子,目光却望向了厉琛:“你怎么可以把伯母的项链给她”

    他明明说过,这是送给他未来妻子的项链。

    可现在

    “江亚媛,注意你的言行。”厉琛不耐地提醒:“今晚你可是宴会的主人,这里来往的全是你的客人,你这样大呼小叫像什么样子”

    “厉琛,我”

    “项链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我要给谁,那是我的自由,还轮不着你来操心。”厉琛的话十分决绝,任谁都可以听出他对江亚媛的疏远。

    江亚媛哪怕再笨,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他的事情,已经跟她无关。

    她知道,当初听父母的话与厉恒订婚开始,厉琛便已经不再接受她了。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厉琛却成为了厉家的继承人。

    现在,她后悔了,她想跟厉琛在一起。

    难道,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江亚媛带着悲伤的表情,小心翼翼地上前,轻轻伸手想抓住厉琛的胳膊:“厉琛,我还是爱你的”

    “亚媛”就在这时,厉悦走了过来,恰巧地挡在了江亚媛跟厉琛中间:“厉恒就在那边,等着你。”

    说着,她示意江亚媛看身后。

    江亚媛的双手瞬间紧握,面如死灰。

    她并没有看向自己身后,不管厉恒在于不在,她根本不在乎。

    现在,她在乎的人,只有厉琛。

    倒是苏语甜忍不住将目光移了过去,正巧撞上了厉恒阴森的眸子。

    她浑身一颤,顿时有些不舒服。

    大概是感觉到她的颤抖,厉琛低眸看向苏语甜:“冷吗”

    苏语甜收回目光,朝厉琛微微摇头:“不冷。”

    只是那个男人的目光,太可怕了。

    厉琛深深地看了苏语甜一眼,最后说道:“如果你不想待在这里,那么我们走便是。”

    不过是一个生日宴,不参加也无妨。

    “厉琛,现在走可不合适。”厉悦上前,在厉琛耳边低声说道:“江老爷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厉琛皱眉,自然明白厉悦话里的意思。

    因此,开始有些犹豫。

    站在一旁的江亚媛,也听到了厉悦的话。

    她见厉琛有些动摇,便收起了心中的悲伤,再次试着挽回,于是强颜欢笑,主动挽着厉琛的手腕:“厉琛,别生气嘛。今天好歹是我的生日,至少要等吃了蛋糕才能走哟。”

    厉琛沉默,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

    江亚媛趁厉琛走神之际,推开了厉琛身旁的苏语甜,然后拉着厉琛朝二楼的宴厅走去。

    苏语甜茫然地站在原地,完全没有想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厉悦无奈地摇摇头,上前亲密地挽着苏语甜的手:“她就是被宠坏了,心眼却不坏。顾小姐,请多多包涵。”

    苏语甜抬眸,目光看向厉悦。

    不知道为何,厉悦的话总是让她无法反驳。

    其实,她有什么好计较的

    江亚媛跟厉琛之间怎么样,与她无关。

    “走吧”厉悦朝苏语甜抿唇一笑,然后拉着她追上了厉琛跟江亚媛。

    苏语甜突然想到什么,回头看了一眼。

    刚才站在不远处的厉恒,此刻却不知去向。

    她微微抿唇,虽然不知道他跟厉琛之间发生过什么。

    但是可以看出,他眼神里充满了仇恨。

    二楼,宴厅。

    此刻,客人已经陆陆续续到齐。

    当江亚媛跟厉琛出现在大家的视线范围时,便引起了一场惊叹。

    苏语甜闻声,也不免打量眼前的厉琛跟江亚媛一眼。

    不得不说,帅哥美女组合,的确让人赏心悦目。

    “过来”突然,厉琛回头,将苏语甜一把拉到了身边。

    走神中的苏语甜,完全没有能反应过来,便已经站在了厉琛跟江亚媛中间。

    一时间,他们三人并排而站,成为了在场的焦点。

    苏语甜回神,小脸瞬间涨红,她瞪向厉琛:“你这是干什么”

    厉琛低眸,薄唇微扬,故作亲密地在苏语甜耳边说道:“作为我的女伴,理应站在我的身旁,难道不是”

    苏语甜咬牙,她可以站在他身边,可是他可不可以低调一点

    他想成为全场焦点,她可不想。

    该死的,真想将他脸上的笑容扯下来。

    无疑,厉琛此举,成功引起了大家的猜测。

    今晚来到这儿的全是c市的知名人士,他们所认识的人,也绝非泛泛之辈。

    当他们打量苏语甜的时候,也自然将她往他们的圈子里带。

    不觉会想,这是哪家千金

    偏巧,苏语甜正好不是他们熟知的豪门千金。

    于是,便有人对她不屑一顾。

    比如,江亚媛的父亲和母亲。

    他们将苏语甜定格为没有身份背景的人,在他们看来,不及他们女儿的十分之一。

    哪怕她跟厉琛站在一起,他们也认为她只是厉琛的玩物而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