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怒了怒了

    当江老爷子看到这一幕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因为,他发现事情似乎没有像他预计那般发展。

    他转头朝自己的女儿说道:“去拦着厉琛。”

    江亚媛看了自己父亲一眼,虽然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不过倒是非常愿意去接近厉琛。

    于是,她犹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来到了厉琛身边。

    厉琛已经看到苏语甜抱着一名女服务员,他正疑惑打算过去,却不想被江亚媛一把搂住了手。

    他蹙眉看向江亚媛:“你做什么”

    “厉琛”江亚媛依偎在他怀里,故作娇弱:“我头好晕,大概大概喝太多了。”

    “宴会才开始”厉琛不记得她的酒量如此差。

    “呃还不都是因为你。”江亚媛的粉拳打在厉琛胸膛:“我是因为你,因为你而难过,所以喝太多了。”

    “江亚媛”厉琛低眸,伸手捏住江亚媛的手腕,强迫她松手:“别忘记,我们之间早已互不相欠。”

    他想珍惜她的时候,她摇摆不定,不肯交出真心。

    当他已经放下后,她却死缠烂打。

    这样,有意思吗

    “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可是厉恒的未婚妻。”

    “不”江亚媛摇头:“厉琛,我和厉恒没有可能的。”

    “这是你们的事情,你不用告诉我。”厉琛甩开江亚媛:“我对你,对你们的事情都没有兴趣。”

    丢下一句话,厉琛便朝苏语甜走去。

    江亚媛见状,心里又气又恨,她不顾大家的异样眼光,跑过去再次拉住厉琛的手。

    此刻,她好像有种非常浓烈的感觉,只要厉琛靠近苏语甜,她便再也没有机会。

    所以,她不想松手。

    “厉琛”

    “放手”

    “不,我无论如何都会放手。”

    江亚媛的态度很是坚定,厉琛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想挣开她,她反而更加用力。

    “芊婷”突然,苏语甜一声急切的喊声传来。

    厉琛抬眸看去,只见刚才跟苏语甜抱在一起的女生软瘫在地。

    他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厉琛,我的头好晕”江亚媛刚才只是挽着厉琛的胳膊,现在更是抱着他这个人。

    因为在看到苏语甜那边的混乱后,她忽然间明白,她父亲的用意。

    所以,她便更加卖力地缠住厉琛。

    “芊婷,你怎么了”苏语甜看着眼前的洛芊婷,心里担忧不已,刚才明明还好好的,此刻居然整个人坐到了地上。

    “我我要离开这里。”洛芊婷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身体发软的她使劲地握紧自己的手,挣扎着站起来。

    可是,她的身体越来越软,她几次试着站起来都失败了。

    苏语甜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到洛芊婷如此,她也着急地扶着她起来:“你是不是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好吗”

    洛芊婷的额头已经冒出不少细汗,她朝苏语甜点点头:“好,送我送我去医院。”

    现在的她,怕是只能去医院了。

    “来,芊婷。”苏语甜用力将她扶起来:“我们走。”

    洛芊婷紧紧抓住苏语甜的手,步伐虚晃地向前,眼前灯光闪耀,无数面孔交叠,出现许多双影,让她分不清谁是谁,心里更是开始燥热难耐。

    她知道,这一定是那杯饮料的作用。

    如果再不离开这里,怕是会有麻烦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

    “身体不舒服吧”宴厅里的人看到这一幕,开始窃窃私语。

    一个宴会客人跟一个女服务员似乎认识,而且这个女服务看上去很奇怪。

    这让大家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啊”没走出几步,洛芊婷身体一软,连带着苏语甜一起摔倒在地。

    苏语甜反应极快地坐起来,扶住洛芊婷:“芊婷,你还好吗”

    “小西瓜,我”洛芊婷咬着唇角,浑身感觉有无数蚂蚁在乱窜,难受至极。

    她着急地寻找宴厅出口,不行,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想到此,她便想再次站起来。

    可是,她的身体怎么也使不上力。

    “芊婷,你到底怎么了”苏语甜察觉到洛芊婷的奇怪,心里也起了疑惑。

    隐约间,像是猜到了什么。

    尤其在洛芊婷开始解自己衣服纽扣的时候,她便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

    她猛地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玻璃。

    刚才,那杯饮料

    有人是要给她喝的,结果被芊婷喝了

    苏语甜潜意识地皱眉,一把抓住芊婷的手:“不要脱衣服,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曾经有一次在宫爵,一个小混混给一位小姐下药,让小姐在宫爵大跳脱衣舞。

    最后,慕廉川叔叔把那个小混混废了。

    当时,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后来,听过几次,便明白了。

    那是一种让人神志不清的药,使用药的人绝非好人。

    苏语甜现在没有心思追究想给她下药的人,她此刻只想带芊婷去医院。

    她不顾其他人的异样眼光,也不管自己的礼服有没有弄脏,只管使劲全力扶着洛芊婷站起来,然后带着她朝宴厅门口走去。

    眼看她们已经走出几步,离宴厅门不远。

    岂料,一个妇人带着酒店保安走了来。

    不说个理所当然,便伸手指着洛芊婷:“就是她,偷了我的项链。”

    哗哗

    在场的人纷纷一惊,连忙倒退一步,像是已经把洛芊婷当成了小偷,防备着。

    苏语甜双眸微眯,抬眸看向眼前这位妇人,如果她没有记错,刚才她就站在江亚媛父亲身边,想必她就是江亚媛的母亲。

    只是,她此举又是为何

    她了解芊婷,芊婷绝对不会偷东西。

    那么,她的指控根本就不成立,可是她却如此理直气壮

    苏语甜眉头皱紧,将整件事前前后后整理一番,最后终于想明白,他们的根本就不是冲着芊婷来的,他们是冲着她来的。

    就和刚才的那杯饮料一样。

    真是该死,又是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把戏。

    “你们给我让开。”苏语甜面色一沉,怒视着站在面前的几名保安。

    此刻的苏语甜,倒是多了几分厉色。

    “没有找到我的项链,谁也别想走。”保安没有开口,倒是江亚媛的母亲发话了。

    她的态度也非常强硬,就好像已经非常确定洛芊婷就是小偷。

    洛芊婷因为极力忍耐着心中的燥热,所以额头的汗越发的多了起来,手也变得冰凉。

    苏语甜一手紧紧抓着她的手,自然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

    因此,她不想再继续跟这些人耗下去。

    “我们没有拿你的项链,请让开。”

    “哼,你说没有拿,就没有拿”江夫人一脸不屑的表情。

    苏语甜皱眉,心情瞬间变得不悦:“那你想怎么样”

    “想证明你们没有拿,其实很简单,让我们搜身不就有答案了”

    “开什么玩笑”苏语甜当即反驳:“你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拿了你的项链,你凭什么搜身”

    江夫人气盛凌人:“你们是心虚不敢让我们搜吧大家可以要评评理,这像话吗大家觉得我们应该放过小偷吗”

    “不能放”不知道宴厅里的谁跟着起哄:“不能纵容小偷。”

    “对,搜身”

    “找出项链”

    “还是报警吧”一群人瞎起哄,跟着嚷嚷起来。

    苏语甜看到这一幕,表情变得更加不悦,带着怒意的目光扫向众人。

    “小西瓜”洛芊婷紧紧抓住苏语甜的手,身体渐渐软瘫下去。

    她快撑到极限了。

    “芊婷,你撑住啊。”苏语甜连忙扶着她,心里着急不已。

    江夫人见状,连忙讽刺地说道:“是不是听到报警,所以就吓软了”

    “江夫人,没有证据之前,请不要乱说。”就在这时,厉琛甩开了江亚媛走了过来。

    他潜意识地站到苏语甜身前,像是愿意为她遮挡一切。

    江夫人见到厉琛出面,微微有些担忧,不过表情却很平静,仍然气势凌人:“我刚才已经说了,有没有证据,搜身便知晓。”

    “搜身”厉琛表情严肃了几分:“江夫人,你这是打算搜谁的身在场这么多人,你能确定偷走你项链的人就是这位服务员”

    “我”

    “难道江夫人看到她偷了”

    “当然没有”

    “那就奇怪了,既然没有看到,为何江夫人如此确定这位服务员是小偷”

    “因为”

    “厉琛,不用跟她废话。”苏语甜忍无可忍,伸手推开了厉琛,然后不满的眼神瞪向江夫人:“我们走定了,我倒要看看谁敢拦我们。”

    “小姑娘,口气可不能这么狂。”江老爷子不知从哪儿走了过来:“我夫人今天带的项链价值连城,万万掉不得的。现在却不见了,我们自然有权利找出来。在场的宾客都是我们请来的贵宾,绝对是没有任何嫌疑的,现在我夫人觉得这位女服务员可疑,我们当然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

    “呵”苏语甜简直被气笑了:“不过一条项链罢了,至于你们这样作践他人”

    简直,目中无人,狗眼看人低。

    苏语甜越想越生气,于是她朝酒店保安吩咐道:“我们现在没有时间跟你们在这里耗下去,你们要报警可以,搜身休想。如果你们还有什么不满,那么就打电话给你们的总裁司徒朔,你们就告诉他,是我苏语甜要他出面解决这件事。”

    “呃”保安惊住,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很是精彩。他们不只被苏语甜的语气怔住,也被司徒朔这个名字吓到。

    这位小姐,认识他们总裁

    保安的疑惑,也成为了在场所有人的疑惑。

    此刻唯有厉琛,明白了苏语甜的用意。

    他双眸微眯,目光看了苏语甜一眼,看来这次江夫人真是把这小丫头惹怒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