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罪不可恕

关灯
护眼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口气倒是不小。”江夫人反应过来后,嘲讽地笑道:“你以为人家司徒总裁是你想劳驾就能劳驾的人?”

    司徒朔的酒店在业界可是出了名的,所以在场的豪门人士自然都知道司徒朔这号人物。

    在听到江夫人的话以后,大家也开始嘲笑苏语甜,好像她刚才的话就像是一个笑话。

    厉琛眉头深邃,一双厉眼扫了众人一眼。

    大家就像是挨了一记闷棍,自觉地停止了笑声。

    如果放在以前,他们可以当厉琛是透明的。

    但是,在厉琛推到厉恒,并且让厉老爷子答应交出权利后,这些人便不敢小觑厉琛。

    对厉琛,他们倒是有了防备心思,生怕一不小心得罪,那就是万劫不复,好比现在的厉恒。

    这个厉恒,作为厉家长子,厉老爷子心目中的继承人,当初可是风光一时。

    现在,却被厉琛踩在脚下,形同废人。

    厉琛的势力,谁还敢质疑?

    他们沉默下来,就像是路人那般,只管看着这一幕。

    此刻,唯有江老爷子不为所动。

    反而以长辈的姿态说道:“厉琛,本来这位苏小姐是你的女伴,我们自然是信得过,也没有对她质疑什么。可是现在,她处处针对我们,甚至帮着一名普通的服务员来顶撞我们。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她和这名女服务员是一伙的。所以,请你也别怪我们不给你面子,这件事我们是追查定了。”

    “江老爷子!”厉琛还未来得及开口,厉悦却走了过来,站在了厉琛身边,带着浅笑看着江老爷子:“您是我们的长辈,您的话我也非常认同,这件事和面子倒是无关,我们也不敢拿面子说事。不过,有些该说的话我觉得还是要说在前面,江老爷子想怎么处理这件事都成。如果真的确定这件事跟苏小姐和这位服务员有关,那么她们自然任凭江老爷子处置,我们绝对不会插手管这件事。但是,如果这件事查出来与她们两人无关,那我可就要帮她们问一句,到时候江老爷子又该如何向她们道歉?”

    “这……”江老爷子大概是有些犹豫了,他潜意识地将目光移向自己的夫人。

    只见江夫人朝他点了点头,他才理直气壮地回道:“如果确实与她们无关,那么我也任凭她们处置。”

    厉悦与厉琛对视一眼,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这样的把戏,说真的一点新意也没有。

    “好热……”洛芊婷已经撑不住,开始磨蹭着脱自己的衣服。

    苏语甜眉头深邃,扶着她直接继续朝宴厅门口走去。

    厉琛跟厉悦想拦下了却晚了一步,不过苏语甜也并没有走出去,而是被酒店的保安拦下来。

    保安一个个想了想,总感觉这个小姑娘提起他们总裁,无法就是想吓他们而已。

    眼前,要是得罪江家的人,那他们才是吃不完兜着走。

    于是,他们义无反顾地拦下苏语甜。

    苏语甜抬眸,怒视他们:“滚开!”

    “抱歉小姐,你们不能走。”保安也变得理直气壮。

    苏语甜真想过去跟他们打一架,只是她扶着洛芊婷。

    她稍稍松手,洛芊婷便会摔倒在地。

    “她已经在脱衣服,那就让她把衣服脱下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江夫人更是嚣张到没边了。

    “可恶!”苏语甜气结,不过她没有心思跟江夫人斗嘴,她连忙拉着洛芊婷的手,制止她的行为。

    洛芊婷依偎在苏语甜怀中,难受地硬咽,额头布满了细汗。

    她的状态,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聪明如厉琛,自然也知道此事不能拖下去。

    因此,他双眸微眯,不顾自己的身份上前,在保安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时,赏给他们一人一拳,将他们纷纷揍倒在地。

    然后,他的眸光看向苏语甜:“走!”

    苏语甜心里顿时松口气,接着再次扶着洛芊婷朝外走去。

    江老爷子跟江夫人见状,惊讶不已,不过他们反应很快,又招来了他们的私人保镖,将门给堵住。

    厉琛蹙眉,想再次冲过去。

    岂料,厉悦一把抓住了他。

    “你一个人打不过他们。”

    “这个未必。”就算打不过,也得打。

    “不行,你……”

    “姓江的!”苏语甜突然厉声吼道,无意间打断了厉悦的话。此刻,被再三阻挠的苏语甜,心里的怒火已经愤愤燃烧。

    她不顾众人异样的眼光,带着怒意的眸子盯着江老爷子跟江夫人:“我警告你们,如果再不让我们离开,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

    “呵!”江亚媛走了过来,高傲地回道:“你以为你是谁?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苏语甜眸光微沉,语气冷到了极致:“我能让你们江家从c市彻底消失!”

    他们如若再咄咄相逼,她定然说到做到。

    “哗哗……”在场的人再次惊呼,也再次惊讶,这是哪里来的小姑娘,口气如此狂。

    江老爷子跟江夫人微微怔了一下,被苏语甜的霸气给怔住。

    不过,只是一下下。

    而江亚媛根本不把苏语甜的话放在心上,反而嘲笑道:“哈哈,就凭你?真是好笑,你以为你是公主,你父亲是皇上?想灭谁家就可以灭了谁? ”

    “她父亲不是皇上,她父亲是我顾西城。”就在此刻,一道低沉的男声从外传来。

    原本惊呆的人又被惊住了,纷纷将目光移向声音来源处。

    苏语甜和厉琛也愣了一下,随即看向宴厅门口。

    只见,几位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冲了进来,几下就将挡在门口的保镖一一撂倒。

    然后,他们纷纷让出一条道,像是恭候着谁。

    苏语甜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好似猜测到了那般。

    原本心里的怒火顷刻间消失,不安的心也突然安静下来。

    宴厅里安静一片,只听到浅浅的呼吸声,和随着而来的走路声。

    璀璨的灯光下,一道伟岸的身影仿佛从天而降,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范围。

    “顾……顾西城……”不知道谁,突然惊呼了一声,顷刻间打破了现场的沉默气氛。

    “顾西城?a市的四大公子之一?”宴会上的客人都惊讶了:“龙神集团的总裁顾西城?”

    “他……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顾西城?一声咳嗽就能上商界震动的顾西城?”一个一个开始想起,顾西城究竟是谁了。

    厉琛与厉悦惊讶之余,彼此看了一眼,他们非常意外,顾西城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反而将同情的目光移向了江老爷子。

    起初,他们还想着办法牵着江老爷子,现在怕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顾……顾西城?”江老爷子险些软倒在地,幸好江夫人扶住他,他才没有跌倒。

    江亚媛不明白自己父亲的反应:“爸爸,顾西城是谁呀?”

    江老爷子面色一白:“他是……一个惹不起的人。”

    如果他刚才没有听错,他说他是……那个小女孩的父亲?

    “爸爸!”苏语甜眼眸虽然湿润,可是嘴角却微微扬了起来。

    一直以来,她的爸爸就是她的靠山。

    虽然,她很想靠自己。

    可是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没有用,什么问题都要爸爸和哥哥帮她处理。

    以前,她会硬撑。

    此刻,她却很想告诉自己的爸爸,能在此刻看到他,她真的很开心。

    顾西城从走进宴厅开始,目光就一直停在小西瓜的身上,仿佛其他人都是透明的。

    他阔步走到苏语甜面前,抬手慈爱地揉了揉苏语甜的刘海:“抱歉小西瓜,爸爸来晚了。”

    让她受委屈,顾西城很是自责。

    苏语甜咬着唇角,忍着眼泪,朝顾西城摇摇头。

    不,他来,她已然觉得万幸。

    “他们……这个小姑娘居然是顾西城的女儿。”

    “天哪,难怪……”

    “顾家千金,怪不得说的话如此霸气,可真像他父亲。”

    “江老爷子这可是间接得罪了顾西城……”

    “可不是,他怕是有麻烦了。”宴厅的客人带着惊讶,开始窃窃私语。

    他们声音也不小,江老爷子能清楚听见。

    这次,江老爷子真是恨不得晕死过去算了。

    他后悔的目光看向顾西城跟苏语甜,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居然是顾西城的女儿。

    她……她怎么就出现在这里?

    顾家千金居然是厉琛的女伴,难道厉琛早已知晓?

    江老爷子猛地将埋怨的视线移向厉琛,厉琛从容站在哪儿,根本不看他。

    他此刻,只关心苏语甜。

    不管怎么说,今晚他让她受委屈了,也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苏语甜扶着洛芊婷,带泪的目光望向顾西城:“爸爸,帮帮她。”

    顾西城淡淡看了洛芊婷一眼,随即招了一下手。

    很快,保镖便上前,从苏语甜手中接过洛芊婷,然后带着她离开了宴厅。

    “爸爸,他们要带芊婷去哪儿?”苏语甜对芊婷满是担心。

    顾西城牵着苏语甜的手,将她带到自己身边:“放心吧,她不会有事。”

    苏语甜听到顾西城如此回答,心总算安定下来。

    她变回了那个柔弱乖巧的女儿,安静地待在顾西城身边。

    只要洛芊婷没事,她便放心了。

    至于车祸的事情,她想她还有很多时间去了解。

    “爸爸,我们走吧!”现在,她只想离开这里。

    “等一下。”顾西城拍了拍她的肩膀,冷眸扫向江家人:“刚才谁欺负你了?”

    苏语甜微怔,半响才反应过来,她的目光也看向了江家人。

    只见,江老爷子讪笑着走了过来。

    “顾总裁,久仰大名,您大驾光临真是我们的荣幸。希望顾总裁跟顾小姐可以……”

    “江氏企业!”顾西城眉头微挑,眼眸闪过一丝狠:“没有必要再存在。”

    “什么?”如果江老爷子刚才的表情苍白,那么现在他表情便是惨白:“顾……顾总裁,您……您大人有大量,我……”

    “我顾西城的女儿,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顾西城毫不避讳,护短得光明正大:“她掉一根头发,我都会心疼,而你却纵容你的妻女羞辱她,真是罪不可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