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敞开心扉不易

    多年以前,似乎也遇到过这样的画面。

    一个女孩伤心地站在马路上哭泣,就好似被全世界遗弃了那般。

    他看着心里莫名的难受,于是下车,送给女孩一张手帕。

    此刻,看到哭泣中的苏语甜。

    厉琛恍惚间,将她和那个女孩的身影重叠,就好似一个人。

    当初,他只是匆匆看了女孩的侧脸一眼。

    至于,她的长相,他早已经模糊。

    厉琛双眸微眯,像是在确定对方的确是苏语甜后,他才阔步走了过去。

    和上次一样,他拿出自己的手帕递给了苏语甜:“刚才的事情,对不起……”

    泪流满面的苏语甜伸手,一把挥开了厉琛的手:“走开!”

    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他。

    被拒绝的厉琛没有气馁,然而主动用手帕替苏语甜擦眼泪,语气也委婉了几分,带着讨好的意思:“有人告诉我,每个女孩都是动人的天使,每个女孩的眼泪便是天使之泪,所以不要轻易哭泣,不要让如此珍贵的眼泪消失在眼前。”

    晶莹剔透的眼泪滚落到了厉琛的掌心,灼伤了他的心。

    如果知道自己亲她,会让她如此伤心难过,那么他一定会拼命忍着。

    “苏语甜,别哭了。”他不喜欢看到她哭泣。

    哭泣中的苏语甜微微怔住,她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厉琛。

    不知道是厉琛的突然出现,还是他的话让她愣住了。

    直到,厉琛最后将手帕塞到苏语甜手中。

    苏语甜才恍然回神,记得在c市的时候,有一个人也同样在她哭泣的时候,递给她一张手帕。

    并且还告诉她:“一个人活着这个世界上,不如意的事情往往比好事更多。哭泣或者是死亡都无法解决,唯有去面对才是真正的解脱。还有,每个女孩都是动人的天使,天使的眼泪非常珍贵,所以不要轻易哭泣。”

    如此相同的话,是巧合?还是……

    “苏语甜,我不会再逼你。”厉琛没有去在意苏语甜的失神,反而认真地说道:“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会更加用心地喜欢你,陪着你。”

    直到,有幸让你喜欢上!

    为了这一天,他愿意等待。

    为了不让她哭泣,他愿意忍耐。

    他相信,只要舍得付出,那么总有一天,他会住进她的心里。

    带着这样的信念和期待,厉琛刚才急切的心反而平静下来了。

    在美国相遇的时候,他不记得曾和她在c市相遇过。

    之后在c市再次相遇,他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

    如此般奇妙的缘分,他相信他们不会只是陌路。

    厉琛伸手扶起苏语甜,轻声说道:“别哭了,我送你回家。”

    听到回家两个字,苏语甜才恍然醒来。

    她轻轻眨眼,眼前蒙着的水雾便消失了。

    厉琛熟悉的五官闯入她的眼帘,她怔了怔。

    这个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小西瓜!”就在这时,闻讯赶来的司徒朔带着一群人出现在苏语甜的眼前。

    苏语甜看到司徒朔和他的一群手下,着实一愣:“司徒舅舅?”

    他这是干什么?

    怎么带着一群人而来?

    “就是他?”司徒朔走近,二话没说指着厉琛,询问苏语甜:“就是这小子欺负你了?”

    “啊?”苏语甜大概是哭晕了,有些接不上话。

    司徒朔也没有弄个明白,便一挥手,让身后的手下将厉琛团团包围。

    厉琛紧握着苏语甜的手,没有想过松手,一双黑眸打量了司徒朔一眼。

    刚才听苏语甜喊此人司徒舅舅,如果他没有猜错,这人便是四大公子之一的司徒朔。

    关于司徒朔,厉琛也听闻不少他的事迹,而且这次来a市,也正好住在他的酒店。

    加上他是苏语甜的长辈,厉琛也对其恭敬了几分。

    哪怕是被一群人包围,厉琛也面不改色地朝司徒朔微微颔首,打了一声招呼:“司徒先生,久仰大名。”

    司徒朔双眸中闪过一丝精光,他将厉琛也打量一番:“哟,小子,你认识我?”

    厉琛薄唇轻扬,笑道:“我认识司徒先生并不奇怪,不认识反倒是奇怪了。”

    其实,厉琛所知的,只是四大公子的商业战绩,可是他们谁是谁,他的确没有见过,除了见过一次顾西城。

    但是,四大公子的各有做派。

    像这般光天化日下,又在a市市区,居然带着一群人将他围住,如此嚣张且夸张的做派,怕是只有这位司徒公子才能做出来。

    至于其他三位,听说他们的行事风格都十分的低调。

    相对比,要猜出眼前之人是谁,其实也并非难事。

    “小子,既然认识我,那你还敢欺负小西瓜?”司徒朔刚才还带着一丝笑,此刻俊脸就完全变了样,好似从地狱而来撒旦:“你知道她是谁吗?”

    居然欺负小西瓜,那就是找死。

    而且还在他的酒店欺负小西瓜,那更是想被生吞活剥。

    厉琛不卑不亢地点点头:“我知道她是谁!不过,我不叫小子,我叫厉琛。而且,我从没有想过欺负苏……小西瓜。”

    从小到大,除了他家过世的老头。

    这倒是第一次遇到敢叫他小子的人。

    厉琛眼眸深邃,还真是有些不能适应。

    如果换做其他人,他已经懒得跟他废话。

    既然眼前之人是苏语甜的长辈,也是他事业上的前辈,那么他暂且不与他计较。

    “厉琛?”司徒朔眉头微挑,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又开口问道:“你就是那个将自己兄长都踢到的厉家二少爷厉琛?”

    前段时间,关于厉家财产争夺的事情,可是成为了商界的一个话题。

    厉琛能够拿下厉家,可是让不少人跌破了眼睛。

    司徒朔听闻此事后,还想着有机会见到此人,必须好好跟他过过招。

    多少年了,他都没有听到过如此有魄力的人。

    此刻,人倒是见到了。

    只是,情况似乎有些复杂。

    其他事情对司徒朔来说,倒是可以忽略。

    厉琛欺负小西瓜的事情,他可是不会就这么算了。

    “司徒舅舅,我们走吧。”就在司徒朔想好好跟厉琛算账的时候,苏语甜挣开厉琛的手,上前挽着司徒朔的胳膊,这时的她清醒了不少,也大致看出了司徒朔是误会了,她不想继续跟厉琛纠缠,因此想着解决眼前的冲突:“我有事情想找司徒舅舅。”

    司徒朔顿时将注意力移向苏语甜:“什么事?是不是要让司徒舅舅帮你教训他?”

    “不是!”苏语甜抬眸看了厉琛一眼,没想到目光正巧与厉琛的视线撞上,她连忙回神,转而看向司徒朔:“我……我不认识这个人,他……他也没有欺负我。我们走吧。”

    说着,她就强行拖着司徒朔离开。

    司徒朔还想追问,可是又不好拒绝苏语甜。

    因此半推半就地跟着她走了,至于他的手下,见到这一幕,也只好撤了。

    厉琛站在原地,看着苏语甜又一次从眼前离开,眉头潜意识地皱了皱。

    。。。

    “小西瓜,究竟怎么回事?”回到酒店,司徒朔不放心地追问。

    虽然,苏语甜告诉他,她不认识厉琛。

    但是,他不是傻子,所以他不相信。

    他倒是好奇了,小丫头怎么就惹上这个厉琛了。

    “司徒舅舅,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您放心吧,没有什么事情。”苏语甜抿唇,最后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请您不要告诉我妈咪他们这件事。”

    “小西瓜,你既然说没什么事情,那么又为何害怕我告诉你妈咪?”司徒朔可不是轻易能打发的人:“这个厉琛,你了解他吗?”

    难道,小丫头正在跟他交往?

    “我不需要了解他,因为完全没有了解的必要。”苏语甜低眸,心中暗想,她现在只想离他远远的。

    司徒朔看到苏语甜如此反应,反而迷糊了。

    他好歹也是谈过恋爱的人,苏语甜的反应看上去,的确不像是他以为的那回事。

    莫非,他真的误会了?

    可是不管是不是误会,他还是要提醒小丫头:“这个厉琛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你最好离他远点。”

    厉琛的父亲就是出了名的老谋深算,厉琛居然可以逼着他交出权利,那说明这个厉琛不输于他这个老爹。

    像小西瓜如此单纯的人,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先别说顾西城会不会反对,他司徒朔第一个反对。

    苏语甜微愣,厉琛是什么人,好像与她无关!

    “小西瓜!”司徒朔伸手拍了拍苏语甜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改天司徒舅舅介绍一个好男人给你,至于这个厉琛,就算了吧!”

    苏语甜听到司徒朔的话,心里的阴霾突然间一扫而空,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她没好气地看了司徒朔一眼:“你误会了,我跟厉琛真的没有什么。还有,你不适合做月老。”

    “啊?”司徒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表情非常无辜:“你确定真的没什么?”

    苏语甜眼神微闪,随即点了点头:“我确定。”

    就算厉琛说喜欢她,可是那又怎样?

    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司徒朔再次拍了拍苏语甜的肩膀:“既然你都亲口这么说了,我暂且相信你。那你说说,你找我什么事?”

    苏语甜经司徒朔这般提醒,才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她表情也因此严肃了几分:“司徒舅舅,芊婷怎么样了?”

    这都过去好几天了,司徒朔也没有给她一个消息。

    她实在放心不下,所以忍不下前来,问个究竟。

    为了让爸爸和妈咪放心,她没有着手去查这件事情。

    可是,洛芊婷的情况,她还是非常想知道。

    “洛芊婷?”司徒朔挑眉,表情倒是有些意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