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厉琛不要死

关灯
护眼
    像是看出了苏语甜的疑惑,厉悦非常无奈地说道:“他突然晕倒在大街上,被送来医院,医师想要替他检查。可是他怎么都不愿意,任谁劝说都没有用。顾小姐,他为何如此,想必你应该知道原因。所以……”

    她才会冒昧去找苏语甜,只希望她可以劝说厉琛。

    苏语甜蹙眉,厉琛什么时候晕倒在大街上?

    难道……

    “厉小姐。”突然,一名女护士走了过来,表情为难地看着厉悦。

    厉悦怔了一下,随即便明白过来:“厉琛还是不肯接受检查?”

    护士小姐微微点头:“是啊,无论我们怎么劝说,他都质疑不肯合作。”

    “抱歉!”厉悦对厉琛的固执也十分无奈。

    她转而看向苏语甜:“顾小姐,这次拜托你了。”

    苏语甜眨眼,半响才回过神来。

    见厉悦的表情带着期待,她真是不忍心打击她,其实她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劝说厉琛。

    万一,他仍然不肯合作?

    带着复杂的心思,她们来到了病房门口。

    正好听见,从病房里传出来的声音。

    那是医生在劝说厉琛的声音,医生用着流利的英语,直接的表达,无疑是告诉厉琛自己处在一个什么危险的情况下。

    可好一会儿过去,也没有听到厉琛的回答。

    苏语甜咬着唇角,心里莫名有些乱……

    这个人凭什么连医生的话都不听?

    真的不想活了吗?

    “这家伙!”厉悦的急脾气上来,一把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然后,朝躺在床上的厉琛吼道。

    “你这是在找死吗?”声音洪亮,连医生都被吓到了。

    苏语甜站在外面看着这一切,从她的角度看不到厉琛,也不知道他此刻的状况。

    不知为何,她的心跳莫名有些乱。

    于是,她双手紧握,愣愣地站在原地,不敢向前。

    直到后来,厉琛的声音终于从里传来,才惊醒了她……

    “我不需要检查,我要出院。”厉琛的声音很低,很沙哑,但是苏语甜可以清晰听见。

    “在没有确定你的身体状况前,你哪儿也不能去。”厉悦的语气十分霸道:“好好跟医生合作,这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姐……”

    “我不想给你操办丧事,所以你最好乖乖听话,让医生替你做检查。”

    “如果我注定要死,那么检查又有什么用?”厉琛的声音明显有种自暴自弃的感觉。

    苏语甜听到他与厉悦的谈话,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怒火。

    原本犹豫是否进去的她,此刻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

    她没有看厉悦,也没有去看厉琛,而是对医生直接地说道:“请替他做检查!”

    “咦?”医生着实愣了一下。

    一方面是惊讶突然出现的苏语甜,另一方面是惊讶她说出的话。

    他打量苏语甜一眼后,目光才移向病床上的厉琛。

    一副疑惑的表情,好似在猜测苏语甜跟厉琛的关系。

    厉悦赞赏的目光看向苏语甜,嘴角莫名扬起一抹笑,她忽然发现,这位顾小姐或许可以治好厉琛的固执。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的目光随着看向了厉琛。

    此刻的厉琛,表情很是微妙。

    又惊讶,也有不可置信,更有的是惊喜。

    他的眸光盯着突然出现的苏语甜,久久不舍得移开。

    仿佛,只要他移开视线,苏语甜就会消失那般。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语甜会来看他,因此对苏语甜的出现还有些不能确定。

    真的是她吗?

    “厉琛,你必须去检查!”苏语甜终于将视线移向了厉琛,她没有在意他眼神里的惊讶。

    而是走过去,自作主张地抓住厉琛的手,试图将他从病床上拽起来。

    看到厉琛苍白的俊脸,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病人怎么可以不听医生的话?”苏语甜的语气带着谴责。

    厉琛有些失神地看着她,始终不愿移开视线。

    她拽他起来,他便起来。

    一旁的医生和厉悦顿时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幕,呃,原来这么简单就可以让某人离开病床。

    “走吧!”苏语甜非常熟悉医院,所以根本不需要人带路,她直接牵着厉琛的手就往检查的地方走去。

    厉琛自从苏语甜出现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那般,什么坚持都给忘记了。

    唯有听话地跟着苏语甜……

    当他们经过厉悦身边时,厉悦才恍然回神,接着连忙对护士说道:“快,陪他们去检查。”

    “哦哦……”傻眼中的护士突然惊醒,随即跟上了苏语甜和厉琛。

    看着他们朝外走去,厉悦的笑意更深了:“真是太好了。”

    这个顾小姐,还真是不简单啊。

    厉琛是那么的固执,她居然可以这般简单地制服他。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厉悦眼神闪过一丝光彩,看来她找顾小姐来,真的是找对了。

    “这位小姐还真是厉害!”就连医生都被这一幕惊住了,心里对苏语甜更是佩服。

    他可是劝说了许久,这位厉先生毫无动摇的迹象。

    仔细想想,既好气又好笑,他唯有摇摇头。

    不过,事情算是解决了。

    检查的地方在医院一楼,因为病人太多,所以需要排队。

    苏语甜没有多说,安静地陪着厉琛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候着。

    许久,厉琛像是找才回了自己的思绪。

    他转而看向身旁的苏语甜,目光深邃:“你……为什么会来?”

    那天她果断的拒绝,让他以为自己再也没有资格出现在她面前。

    可万万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她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等候许久的梦,在偶然一天突然实现。

    心里很激动,但也十分不安。

    “你姐姐厉悦,她找我了。”苏语甜没有什么隐瞒,直接地回答:“她说你不听医生的话,让我劝劝你。”

    “呃……”厉琛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不听医生的话?怎么说得他跟小孩似的?

    不过……他好像应该谢谢姐姐的自作主张。

    否则,她又怎么会出现?

    虽然这样的方式很丢人,但是可以见到她……真好。

    “厉琛,你不愿意看到我是吗?”苏语甜眨眼,听厉琛如此问,带着疑惑地询问:“如果你不愿意看到我,我……”

    “没有。”厉琛抓住了苏语甜的手,紧紧握住,颇有几分无奈地说道:“傻瓜,我怎么会不愿意看到你。”

    她都不知道,他见到她,心里是多么的高兴。

    好像几天来压抑的心情,突然间轻松下来那般。

    苏语甜抿唇,没有再疑惑,而是看向他的手,握着她手的手。

    她纠结着,是否该挣开他的手。

    可想着他现在是病人,最后变克制了自己,没有挣开。

    “咳咳咳……”厉琛这时突然咳嗽了几声。

    苏语甜一震,抬眸看向他:“怎么了?不舒服吗?”

    厉琛心中一暖,看向苏语甜的眼神温柔了几分:“没事。”

    “真的?”苏语甜的表情明显不相信。

    没事的人会住在医院?

    没事的人会咳嗽?

    “我不会有事。”厉琛再次紧握苏语甜手,又开了口,眼神坚定了几分。

    他的语气像是在回答苏语甜,又好像是在告诉自己。

    苏语甜低眸,盯着他的手,眨了眨眼:“……厉琛,你的手好像在抖。”

    “嗯?”

    “你的手在抖,我感觉到了。”

    “呃!咳咳。”厉琛轻松咳嗽,掩饰着自己的尴尬:“……不只是抖,而是……”

    “嗯?”

    “小西瓜。”

    在苏语甜要看向厉琛的时候,厉琛突然一把将苏语甜抱在怀里,像是害怕她看到他此刻的表情那般。

    苏语甜微微一怔:“厉琛,你……”

    “没错,我的手在抖,因为我害怕。”厉琛忍了忍,最终还是说出自己此刻的心情。

    “我害怕自己的病情复发,害怕死亡。”

    如果换做以前,他并不在乎。

    生与死,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尤其在过去最难熬的时光里,他情愿一死百了。

    所以在第一次知道自己生病的时候,他并没有多难过,也没有多紧张,心情反而平静,大有顺其自然的感觉。

    可是现在,他害怕了。

    他有了牵挂,他的牵挂就是怀里的苏语甜。

    他害怕自己没有能力来守候她。

    明明说过,要对她一辈子好。

    若是他的生命被定格了时间,那么他该拿什么来对她好?

    上次在地铁站的失约,他已经愧疚不已。

    要是再次失约,那么他又有什么资格得到她的爱?

    因此,在被送来医院的时候,他反对医生替他进行检查。

    他害怕医生告诉他,他的病情复发了,害怕医生告诉他,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终点。

    那样,他便再也不能出现在苏语甜的面前。

    想到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他心里就百般煎熬……

    “小西瓜,我不想死,如果死了,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厉琛,你不会死的!”苏语甜的心莫名一疼,手反握住厉琛的手:“……不可以死。”

    死亡,太可怕了。

    “答应我,不要死好不好?”如果说厉琛是手在发抖,那么苏语甜就是声音在颤抖。

    她无力地依偎子厉琛的怀中,语气悲伤地祈求:“不要死,千万不要死。”

    厉琛心疼地抱紧苏语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若是可以选择,他当然不会死。

    他要陪着她,永永远远陪着她。

    陪着她笑,陪着她哭,陪着她走完一生。

    他从不相信别人,他不想将苏语甜交给任何人,因为他只相信自己才能照顾好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