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可以好好活着

    “这是我看过最好看的星星。”苏语甜仰着头,嘴角的笑意很是明显。

    厉琛转头过来,就看到这样的她。

    一时间,心神有些恍惚。

    缓缓的,他抬起手想要去触碰那张美丽的脸庞。

    岂料,苏语甜突然转身。

    厉琛心里一慌,连忙收回手。

    不过,苏语甜仍然看到了他的举动。

    反而,厉琛的行为有种掩耳盗铃的感觉。

    见苏语甜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厉琛莫名有些窘迫。

    “咳咳,这里的星星也是我看过最美的。”

    “哦!”苏语甜抿唇,点了点头:“原来男人也喜欢看星星。”

    “呃,偶尔。”厉琛汗颜,他其实那有什么心思看星星啊。

    这么多年,他每天过的战战兢兢。

    如果不是后来被逼急了,他是不会反击的。

    不管怎么说,他拥有的一切都是厉家给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做得如此绝。

    大概人都是自私的吧,到了不能退让的地步,总是会反击不管对方是谁,这就是一个人的本能。

    “有人说,天上的一颗星代表着地上一个人,是这样吗?”苏语甜打量着闪烁星,如果是这样,那么哪颗星是她?哪颗星是……南宫俊一?

    南宫俊一?

    苏语甜一怔,她怎么又想起他了?

    想到南宫俊一,苏语甜的心就莫名发痛,她猛地从地上站起来。

    厉琛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怎么了?”

    苏语甜蹙眉:“我……我想回去了。”

    “现在?”厉琛站了起来,疑惑地打量她:“我们不是说好,明天回去吗?”

    “可是……”

    “你在逃避什么?”厉琛发现此刻的苏语甜,跟平时拒绝他的苏语甜一样,他心里莫名开始担忧起来。

    因此,他连忙抓住了苏语甜的手。

    苏语甜潜意识地想挣开,厉琛却坚决不放:“小西瓜。”

    “你要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会做。”厉琛无奈叹息一声,霸道地将苏语甜揽入怀中:“我们明天回去好吗?我身体……不太舒服。”

    无疑,苏语甜是心软了。

    听到厉琛如此说,她拒绝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

    不过,因为折腾了一天,后来也没有继续看星星,不知不觉地靠在厉琛怀中睡了过去。

    厉琛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苏语甜的身上。

    然后,安静地待在花海里,直到夜晚过去,太阳升起。

    厉琛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安静地看日出了,加上心上人就在怀中,他的心情变得十分的好。

    嘀嘀嘀……早晨的电话铃声响起,才拉回了厉琛的思绪。

    他看了怀中的苏语甜一眼,见她没有醒来的迹象,这才拿出手机连忙接起。

    “姐?”

    “你现在在哪里?”厉悦的声音透着关心。

    厉琛双眸微眯,看向远处:“拿到报告了?”

    “嗯!”

    “姐……”

    “哎,恭喜你!”

    “什么?”厉悦的话让厉琛微微一怔。

    电话那边的厉悦突然间笑了起来:“医生让我转告你,你可以安心的活着。”

    厉琛一听,潜意识地握紧了手机。

    此刻,他心情说不出的激动澎湃,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后来厉悦还说了什么,他已经无暇去听,一双深邃的眸子看向了怀中的苏语甜。

    很巧的是,沉睡中的苏语甜在此时缓缓睁开了眼睛,正抬头望向他。

    大概是才睡醒的原因,所以表情有些呆滞:“怎么了?”

    厉琛抿唇,忍不住低下头在她红润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苏语甜顷刻间醒了,小脸刷地红了起来:“你……”

    “检查报告出来了。”

    “咦,真的吗?”苏语甜的注意力瞬间转移:“结果怎么样?”

    厉琛如释负重地回道:“我没事了。”

    “没事了……”苏语甜呆呆地念着这几个字,随即反应过来的她,忍不住冲上前抱住厉琛,心情十分的激动:“这么说,你就不用死了对吗?”

    “是啊,暂时死不了。”厉琛轻笑,朝她点了点头。

    苏语甜的笑意变得更浓了:“太好了,不用死了,不用死了……”

    想到死亡,苏语甜的心就无法平静。

    厉琛紧紧抱着她,像是拥住了全世界。

    当自己难过的时候,有人陪你难过。当自己开心的时候,有人陪你开心,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小西瓜,谢谢你。”厉琛的心温暖无比。

    苏语甜抿唇,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地替他开心。

    带着欢悦的心情,两人在农庄待到午后才离开。

    在他们走出农庄的时候,一辆熟悉的豪车正停在农场门口。

    苏语甜看到车子,表情微微有些愣住。

    厉琛察觉到她的变化,于是转头看向她:“怎么了?”

    没等苏语甜回答,车子的主人便走下了车。

    厉琛闻声,转头看去,这才明白苏语甜为什么突然停下脚步,

    原来是因为车子的主,很巧的是,此人他也认识。

    如果没有记错,他就是小西瓜的哥哥。

    “小西瓜!”来人正是苏小北,他阔步走到苏语甜面前,厉目打量了厉琛一眼。

    苏小北的记忆一向很好,自然也记得厉琛。

    大概是意外他会跟苏语甜待在一起,因此眉头皱在了一起。

    不过,他没有去质问什么,而是直接牵着苏语甜的手朝自己的车子走去:“妈咪在家等你,我们回去吧!”

    苏语甜回神,转而看了厉琛一眼。

    她唇角轻启,想要对他说点什么。

    可是仔细想了想,发现并没有想说的话。

    最后,她唯有对他点了点头,算是道别。

    厉琛见她离开,心有不舍,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大有留下苏语甜的意思。

    像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苏小北突然冷漠转身,厉眼扫向他:“我现在要带走我妹妹,外人最好不要插手。”

    “我想,你有所误会……”

    “不管是不是误会,请你离我妹妹远一点。”多年前似乎也有这样的对话。

    苏小北虽然比厉琛年轻,但是气势不输于厉琛。

    两人相对而站,气场都足以震慑他人。

    苏语甜见到这样的情形,心里有些担忧,于是主动催促着苏小北:“哥,我们回家吧。”

    苏小北一向不会拒绝苏语甜的要求,因此没有再跟厉琛对峙,果断地转身带着苏语甜上车。

    然后,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厉琛蹙眉,对此却无能为力,唯有看着车子离开。

    如果换做其他人,他就算豁出去自己的性命,也不会让对方将苏语甜从他身边带走。

    可此人是苏语甜的哥哥,他无论如何是不会动手的。

    而坐在车上的苏语甜忍不住转头,透过后车窗看了一眼厉琛。

    随着车子开走,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心情,也很是复杂。

    开着车的苏小北注意到她的举动,终是忍不住问道:“小西瓜,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苏语甜微怔,目光移向了苏小北,对于他的问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在做什么?

    她只是不希望厉琛死掉。

    “刚才那个男人不适合你,以后不要再见他。”苏小北的表情很严肃,说出的话也很直接。

    当年苏语甜受伤的事情,苏小北现在想想都很是心惊。

    对此,他总觉得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她。

    所以,现在对苏语甜的事情,他都非常小心翼翼。

    苏语甜眨眼,表情倒也平静:“哥,你为什么说他不适合我?”

    吱吱……车子猛地停了下来。

    “哥?”苏语甜震住,不解地看向苏小北,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停下车。

    苏小北双眸微眯,仔细打量着苏语甜:“你……喜欢上了刚才那个人?”

    苏语甜眨眼,对于苏小北的质问一脸茫然。

    她喜欢上谁了?

    厉琛?

    她喜欢上厉琛了吗?

    喜欢……?

    “我……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她明明喜欢的是南宫俊一啊,怎么可能是厉琛?

    “小西瓜……”

    “哥哥,我不想说这个,我想回家。”苏语甜心里慌了,毫不犹豫地打断了苏小北的话。

    她的心莫名颤抖,这两天她似乎忘记了,自己和厉琛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

    可是,为何她会担心厉琛,在他生病的时候,想要陪伴着他?

    苏语甜蹙眉,开始自己有点不了解自己了。

    苏小北见她表情带着慌乱,也没有再继续逼问。

    而是开车,带着她回自己的住处。

    一路上,苏语甜没有再说一句话。

    因为,她沉浸在自己复杂的心思里。

    厉琛对她究竟意味着什么?

    。。。

    苏颜兮看到跟苏小北一起回来的女儿,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因为此刻的苏语甜看上去过于平静。

    难道,厉琛……

    “妈咪!”苏语甜看到苏颜兮,这才收回了思绪。

    苏颜兮也跟着回神,抬眸看她,随即将心里的疑惑压下去:“小西瓜,你终于回来了。”

    苏语甜艰难地扬起一抹笑,习惯性上前跟苏颜兮一个拥抱:“对不起妈咪,让您担心了。”

    苏颜兮无奈笑道:“傻瓜,永远都不要跟妈咪说对不起。只要你过得好,妈咪就很开心了,你就对得起妈咪了。”

    苏语甜抿唇点点头:“嗯!”

    苏小北站在一旁看着,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明。

    在苏语甜跟着苏颜兮上楼后,他才拿着手机转身去了书房。

    而回到卧室的苏颜兮,忍不住询问苏语甜。

    “厉琛他……怎么样了?”

    听的厉琛的名字,苏语甜的表情就变得很复杂,她没有看向苏颜兮,目光移向了别处:“他、没事!”

    “没事?”苏颜兮心里莫名松口气,走上前坐在苏语甜身边:“意思他的病情没有任何问题了?”

    苏语甜抿唇,微微点点头。

    不管怎么说,听到他平安无事,她心里还是为他高兴的。

    “那就好。”苏颜兮着实松口气,她还正在纠结,如果他的病有什么问题,她该如何处理他与自己女儿的事情。

    现在好了,她可以稍稍放心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