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知道过去的一切

    于是,两人来到了附近的咖啡店。

    在服务员送来咖啡离开后,苏颜兮才将目光看向坐在她对面的厉琛。

    然后,开口询问道;

    “厉先生是怎么认识我女儿小西瓜的?”

    厉琛双眸微眯,思绪好像有些飘远:“我曾经在c市见过小西瓜,正真认识她是在美国的医院。当时的她……双脚好像不能行走。”

    想到此,厉琛心里对小西瓜又是一阵疼惜。

    其实,他知道苏语甜有属于她的故事。

    他忍着没有直接问她,只是害怕触及到她的伤心处。

    后来,他有暗中让姐姐厉悦调查。

    岂料,厉悦经历婚变,所以将这件事耽搁了。

    现在想来,他对苏语甜的过去了解真的很少。

    不过,无论她有什么样的过去,都无法撼动他爱她的哪颗心。

    也许他这个年龄不应该总是将爱情挂在嘴边,但是面对小西瓜,他总担心自己的爱不够。

    “医院?”苏颜兮微微怔了一下啊,不过仔细一想,也能明白其中。

    她抿唇,像是斟酌了一下想说的话,片刻后才轻启唇角道:“没错,小西瓜的确住院过一段时间,在三年前的时候。当时她的双腿之所以不能行走,那是因为她在c市发生过一场严重的车祸。”

    “车祸?”厉琛听到此处,心莫名一颤:“……怪不得!”

    当时的小西瓜,一定很疼吧。

    厉琛只恨自己没有早点认识她,这样他至少可以在她受伤的时候陪着她,安慰她。

    “在那次车祸中,小西瓜失去的不只是她的双腿。”苏颜兮说到此,眼神中闪过一丝伤痛。

    厉琛蹙眉,心里隐约间像是猜到了什么。

    这时,苏颜兮又一次开了口。

    “小西瓜在c市,喜欢上了一个和她同班的男生,那个男生的名字叫做南宫俊一。车祸当天,小西瓜正是和他在一起。车祸发生时,他为了保护小西瓜,所以……”苏颜兮说到这里,没有能再说下去。

    可是聪明如厉琛,听她如此语气,便已经猜到了后来发生的事情。

    一时间,他接不上话,唯有沉默。

    他知道苏语甜有喜欢的人,她也亲口说过。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难怪……当时的小西瓜会那么悲伤。

    是啊,失去心爱的人,怎么叫人不悲伤?

    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一个小姑娘,那么纯真的年龄,却经历了残酷的生离死别。

    当时的她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又为此流过多少泪?

    “小西瓜……一定很难过吧!”厉琛想到此,就恨不得立刻见到她,然后将她抱入怀中,给她安慰。

    告诉她,不要悲伤。

    苏颜兮微微点头,表情也带着心疼:“是啊,难过。不过她很坚强,至少她努力走到了今天。遗憾的是,她再也无法做回原来那个无忧无虑,大大咧咧的小西瓜了。”

    现在的小西瓜,过于安静。

    厉琛的手紧紧握着咖啡杯,无法见到过去的小西瓜,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遗憾。但是现在的小西瓜,他仍然喜欢!

    “厉先生。”苏颜兮收回思绪,转而表情严肃地看向厉琛:“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关于小西瓜的事情,那么你还愿意像过去那般喜欢她吗?”

    厉琛抬眸,眼神没有一丝犹豫地回道:“顾夫人,小西瓜的过去也属于小西瓜的一部分,我喜欢她,自然是喜欢她的全部,过去的她,现在的她,甚至将来的她,我想我都会喜欢。”

    “可是你要明白,小西瓜的心里不可能完全放下南宫俊一。”这才是苏颜兮最为担心的。

    厉琛微愣,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回道:“若是说我完全不介意,那么就太不切实际。我承认,我嫉妒南宫俊一。因为他比我早认识小西瓜,也比我早一步占据小西瓜的心。记得小西瓜告诉我她有喜欢的人时,我当时心里很是失落,我也猜想过究竟是谁能比我更好,能更让小西瓜心动。可我怎么猜想,也没有猜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如果说以前我是嫉妒南宫俊一,那么现在的我对他就只有尊重。他值得小西瓜喜欢,他对小西瓜的爱并不比我少。”

    他们都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爱小西瓜。

    苏颜兮听完厉琛的一席话,整个人便愣住了。

    她本以为厉琛会因此放弃小西瓜,毕竟有几个男人能容忍自己喜欢的女人心中装着别的男人?

    想必这一点,顾西城都不能做到。

    顾西城是霸道的,而厉琛是稳重理性的,他的爱大大方方,一点也不小气。

    苏颜兮抿唇,突然间觉得小西瓜如果真的和厉琛在一起,其实也不错。

    她现在更加相信,厉琛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只不过现在的小西瓜……

    想到自己来学校的目的,苏颜兮便皱了皱眉头。

    她再次看向厉琛说道:“你对小西瓜的心意,我想我已经明白。可是请原谅我作为小西瓜母亲的自私,我想你也知道小西瓜现在仍然没有办法完全敞开心扉接受你,所以我想拜托你,不要逼她,多给她时间,尊重她的选择,可以吗?”

    “当然!”厉琛的回答依旧果断:“我会给她时间……”

    一个月,一年,十年都无所谓,他愿意等。

    只是,如果她要放弃他,那么他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想到此,厉琛的眸光深邃了几分。

    苏颜兮将想说的话说完,也得到了想要的承诺,因此站起身打算离开。

    她还要去见小西瓜,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仍然在疯狂练舞。

    厉琛见她要走了,连忙站起身将准备给苏语甜的东西交给了苏颜兮。

    苏颜兮愣住,疑惑的目光打量信封一眼:“这是什么?”

    “照片!”在农场拍的照片,那是厉琛跟苏语甜相处最开心的一天,他用这些照片记录了下来。

    苏颜兮看了一眼信封,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照片,不过也不难猜测,这些照片一定跟小西瓜有关。

    于是,她没有多说,接过了照片,然后才离开了咖啡厅。

    当苏颜兮前脚一走,厉悦的车子便开到了咖啡厅门口。

    在厉琛走出咖啡厅的时候,厉悦才下车。

    她摘下墨镜,蹙眉对厉琛说道:“你让我调查顾小姐的事情……”

    “我已经知道了。”

    “咦?”

    “公司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厉琛说着,坐上了厉悦的车。

    厉悦回神,跟着上车并发动车子:“有人故意针对我们厉家,对方来头不小,我已经没有办法控制局势,所以作为公司总裁的你,必须出面才行。”

    如果不是事情的严重性,她也不会催着厉琛回去。

    “我知道了。”厉琛从车里拿出厉悦的手提,然后打开操作起来。

    厉悦见他表情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像是早已经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般。

    因此忍不住开口询问:“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厉琛打着键盘的手微微僵了一下,不过低着头的他并没有回答厉悦。

    等不到答案的厉悦,却反而像是找到了答案:“对方是顾家,对吗?”

    厉悦现在能想出的人,就唯有顾家了。

    她心里其实很担忧,若真的是顾家,那么就说明厉琛跟苏语甜的感情并不被认可。

    作为厉家的人,她倒是希望厉琛跟苏语甜在一起。

    可作为厉琛的姐姐,她只希望他不被伤害。

    要是顾家执意要针对厉家,那么就算有十个厉家也保不住。

    “厉琛,不如……”

    “姐姐,这件事你不用担心。”厉琛的表情又恢复了平静:“我会解决!”

    他的承诺不带一丝犹豫!

    厉悦平时很相信厉琛的能力,可是这一次……

    她纠结着表情,沉默了片刻:“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吧!但是我希望你记住,厉家之所以能守护到今天,是因为妈的忍耐,你的十年辛苦经营,我的……婚姻作为陪葬。在你选择的时候,希望你能记得这些。”

    厉琛眼神深邃了几分,潜意识地点了点:“我知道……”

    厉悦透过后视镜看了厉琛一眼,最后便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将车子开往机场。

    公司此刻急需厉琛坐镇!

    而此刻,苏颜兮已经再次回到学校。

    苏小北安排在苏语甜身边的保镖自然认得苏颜兮,因此见到她时,非常恭敬地上前:“夫人好!”

    苏颜兮清澈的目光扫他们一眼,淡淡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不用守护小姐了。”

    她女儿又不是囚犯,不需要这样的排场。

    这个小北,作风也越来越像他父亲了。

    “咦!”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都有些犹豫。

    苏颜兮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走吧,我会替你们解释。”

    保镖大概是听到了她的保证,这才听话地离开了。

    待他们离开后,苏颜兮才摇摇头走上舞蹈练习室。

    她首先找到了苏语甜的老师,然后在老师的带领下,找到了苏语甜。

    此刻的苏语甜练舞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有人走近练舞室她都未察觉,也可以说不愿理会。

    老师摇摇头,叹息一声,对苏颜兮说道:“她很固执!”

    这支舞,真的不适合她。

    “抱歉老师。”苏颜兮皱了皱眉:“让您担忧了。”

    老师客气地朝苏颜兮颔首:“夫人太客气了。您还是跟苏同学好好谈谈吧!”

    “好!”苏颜兮说着,目光移向了跳舞的苏语甜。

    她此刻已经满脸汗水,却仍然不愿停下来。

    苏颜兮不满地上前,本想制止她继续这样下去。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还没有等她走到苏语甜面前,正在跳舞的苏语甜整个人突然间倒在了地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