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再次来到墓地

关灯
护眼
    “厉恒,你给我闭嘴!”厉悦真的被气极了,挽起袖子像是要准备跟厉恒大打出手。

    幸好,厉琛及时拉住了她。

    倒是苏语甜突然间怔住,她的目光不由地看向厉恒:“……你刚才说洛芊芊?”

    他口中的洛芊芊,莫非是她认识的洛芊芊?会有这么巧合吗?

    “怎么了?”厉琛察觉到苏语甜的变化,疑惑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脸上。

    苏语甜回神,视线转而看向厉琛:“呃,没什么。”

    关于洛芊芊的事情,她没有确定,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厉琛解释。

    于是,她并没有多说。

    厉琛见她没事,这才收回温柔的目光,厉眼扫向厉恒:“去你该待着的地方去,别在这里闹,这个地方不是你可以随意闹的。”

    厉恒一听,瞬间怒了:“厉琛,你夺走了我的一切,你凭什么还这么嚣张?你这个卑鄙小人,如果不是厉家,会有你的今天?你忘恩负义,一定会得到报应……”

    “你是想我叫人把你扔出去?”厉琛蹙眉,明显不悦。

    厉悦也对他的怒骂很是不满:“厉恒,你才是不要太嚣张。枉我劝说厉琛给你一条活路,可你就是这样报答我们?”

    “哈,笑话!”厉恒不以为然,怒极反笑,笑得极为讽刺:“我报答你们?你们这是在做梦吧?就是你还有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恨不得你们统统死掉!”

    “你……”厉悦想上前教训他,却再次被厉琛拦着。

    厉悦无奈地瞪向厉琛:“你干什么总拦着我?”

    厉琛一言不发,走到了厉恒面前,与他面对面站着。

    苏语甜看到这一幕,微微有些担心,手不觉地握紧。

    当然,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厉琛的俊脸上。

    她知道,他生气了。

    只是,他究竟要怎么对付厉恒?

    “你说我夺走了你的一切?”厉琛的语气冰冷至极。

    连厉恒都莫名颤了一下,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非常不满地冷哼:“没错,就是你。如果不是你,厉家是我的,公司也是我的,跟你厉琛无关。”

    “厉恒,你可别忘记,公司是老爷子亲口答应交由我掌管。你当时也在场,难道没有听见?”

    “不,爸爸那么讨厌你,怎么可能把公司交给你,一定是你使用了什么手段,所以他才……”

    “与其说手段,还不如说条件。”厉琛冷漠地扬起嘴角,笑意深邃却不达眼底:“看来,你很好奇为什么老爷子不把公司传给你,所以才这样胡闹。”

    “都是因为你……”

    “错了!他之所以这么做,全是因为你。”

    “什么?”厉恒皱着眉头,一脸不解:“因为我?哈哈,厉琛你讲什么笑话?怎么可能是我?明明是你,是你……”

    “闭嘴吧,厉恒!”厉琛上前,一把抓住了厉恒的衣领,冷眼盯着他:“老爷子交出厉氏的唯一条件便是让我放过你。否则,你认为你还能过着如此安逸的生活?”

    厉恒一怔,随即瞪大了双眼,仿佛不可置信那般。

    厉琛冷哼一声,然后将他推开:“你如果再继续胡闹,那可就不要怪我不守信用。”

    “不,你骗我!”厉恒摇头否认:“爸说过会把公司给我,是你用卑鄙的手段,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全是你的错。”

    “你得到公司又如何?你认为你可以管理好公司?”厉悦表情严肃地上前,毫不留情的揭厉恒的伤疤:“没错,老爷子很在乎你。在他眼中,也只把你当初他的孩子,当成他的接班人。可是你不要忘记,老爷子在乎的不只是你,他更在乎厉氏的未来。他给过你无数的机会,但是你根本做不到他的要求,所以他哪怕在乎你,也不会用厉氏作为陪葬品。他也清楚知道,厉氏交到你手中,也等于送给他人。既然送给别人,为什么不送给自己的人。在你跟厉琛之间,该选谁还会有悬念吗?况且,交到厉琛手中,他还能保你一生无忧。说来说去,老爷子可都在为你着想。厉恒,偶尔用用你的脑子想想,这个世界没人欠你什么,不要在这里像只疯狗一样,乱咬。”

    “不……不是这样的!”刚才怒火冲天的厉恒,在听到厉悦的一席话后,一时间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他想反驳,可是没有理由,他不愿意相信,也同样没有不相信的理由。

    他茫然地后退两步,眼神突然间变得空洞。

    后来,他僵硬地转身,朝外走去。

    厉琛看到这样的他,没有阻拦,倒是潜意识地皱了皱眉。

    而身旁的厉悦却无力叹息了一声,缓缓低下了头,其实她不想说这些话,可是他非要如此咄咄逼人。

    虽然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苏语甜还是不觉地走到厉琛面前,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像是感觉到她手心的温度,厉琛慢慢的回过神来,转而看向了她。

    良久,才缓缓地扬起了嘴角,跟没事人那般。

    在厉悦打算上楼的时候,厉琛才将目光从苏语甜的身上移开:“姐,你……没事吧?”

    厉悦回头,朝他们两人笑了笑,虽然笑容有些僵硬,不过终究是笑容:“放心吧,我可不是玻璃心!”

    “那件事……”

    “被丈夫抛弃,我从不觉得丢人。只是,我没想到促成这一切的人会是自己的家人。不过仔细一想也没什么大不了,厉恒没有把我们当成家人,我们又何尝把他当成了家人?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抱怨?再说,今天我也给了厉恒一个教训,算是为自己出了气。你不用担心,我还是你的姐姐厉悦,我可以自己坚强,以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把我打败。这几天我会替你守着公司,你好好陪顾小姐吧。”

    话落,厉悦朝他们点点头,然后潇洒地转身朝楼上走去。

    厉琛见状,唯有沉默,感情的问题他并不擅长处理。

    另一方面,他也相信自己的姐姐可以面对一切,她一向很坚强。

    陪着他的苏语甜这才渐渐懂了:“厉恒让人破坏了厉悦姐的婚姻?”

    厉琛回神,转而看向苏语甜,接着回道:“可以这么说,不过……对她来说或许是解脱。”

    “咦,什么意思?”苏语甜迷茫了。

    厉琛抿唇,搂着她坐到沙发上,然后让苏语甜坐到他腿上。

    苏语甜不好意思想拒绝,却被他强行抱住。

    后来,他的声音制止了苏语甜的反抗。

    “姐姐的婚姻,并不是她满意的。当初因为金融风暴,厉氏面临着倒闭的难关,加上厉恒还不成气候,老爷子束手无策,最后想出用联姻的方式挽救厉氏,而姐姐便成了牺牲品。”

    “商业联姻?”苏语甜抿唇,她自然知道这个,和她同龄生长在豪门的朋友,也有如此的。

    但是,极少有幸福的。

    因为,彼此并没有感情,但是为了家族必须在一起。

    别看他们外表光鲜亮丽,其实心里非常的寂寞和无助。

    记得自己十几岁的时候,还跟爸爸闹着说我不愿意商业联姻。

    后来爸爸抱着她说:我顾西城的女儿就算一辈子不结婚,我也养得起。

    现在想来,她真的十分的幸运,有如此疼爱自己的父母。

    再想想厉悦姐的经历,苏语甜真是对她感到心疼。

    不过,她了解厉悦的性格,她相信她会像她说的那样,更加坚强地面对这一切。

    苏语甜抬眸看向厉琛,她能感受到厉琛对姐姐的心疼,于是她主动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安慰道:“以后,我们给厉悦姐找一个高富帅,一个对她好,一个很爱很爱她的人,让她幸福,然后让那些不懂得珍惜她的人羡慕嫉妒恨去。”

    说到此,苏语甜已经在脑中开始为她挑选适合的人选。

    厉琛听到她的话,颇为吃惊。

    他低眸打量着怀中的人儿,见她一脸认真的表情,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忍不住倾身向前,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呃?”苏语甜回神,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不解地看着厉琛。

    厉琛朝她抿唇一笑:“你的主意非常棒!”

    苏语甜见他笑了,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那我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好!”厉琛点头,随即再次亲吻苏语甜的额头,渐渐的他便不满足,亲吻从额头慢慢向下,经过她的鼻尖,最后到她红润的唇……

    “厉琛!”苏语甜在此刻,突然伸手捂住了他的唇,没有给他进一步的机会,接着低声说道:“你……明天可是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厉琛微怔,接着轻轻扯下她手,在手背上烙下一吻,低沉的嗓音问道:“嗯,你想去什么地方?”

    “墓地!”苏语甜的眼神闪过一丝悲伤。

    厉琛僵住,深邃的目光盯着她,渐渐的明白过来。

    良久,他再次点头应道:“不管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都会陪着你。”

    苏语甜抿唇,心里有很多话想对厉琛说,可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

    最后,唯有倾身上前紧紧抱住他,在心里默默对厉琛说道:谢谢。

    。。。

    这是第二次,苏语甜来看望南宫俊一。

    转眼间,他已经躺在这里几年了。

    苏语甜回想过去,总会觉得那么不切实际,仍然还觉得他一直都在,不曾离开。

    沉默良久,她才将手中的鲜花放在了墓碑前,然后抬手轻轻擦拭了一下墓碑上南宫俊一的照片。

    她看着照片上他深邃的眼睛,慢慢地扬起了一抹微笑:“俊一,我来看你了。”

    好几次在心里告诉自己,就这样吧,不要再来,这样或许就可以骗自己,他还活着。

    可是今天,她还是忍不住又来了。

    因为,她……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亲自对他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