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终于真相大白

    看到洛芊婷渐渐苍白的小脸,苏小北的眸光瞬间危险的半阖。

    他一步一步,带着强大的气场走回到洛芊婷面前,然后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颚,让她不得不与他对视:“洛芊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洛芊婷抿唇,愣愣地看着苏小北。

    隐瞒?

    就算过去有隐瞒,现在怕是也隐瞒不了了。

    但是,此刻她没有心情跟他说这件事。

    收回思绪,洛芊婷一把挥开苏小北的手,然后反客为主,用力抓住他受伤的那只手:“你不是受伤了吗?我们还是快去看医生吧,万一手废掉了,那就可惜了。”

    “你咒我?”苏小北不悦地蹙眉,大概是因为疼痛,俊脸有些扭曲,随即用力挣开洛芊婷的手:“心如蛇蝎的女人。”

    说着冷哼一声,他便朝医院走去。

    洛芊婷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还是很快追上苏小北,接着很负责任地为他挂号,找医生。

    谁叫,人家是因为他受伤呢?

    从头到尾,苏小北就安心地享受洛芊婷为自己跑前忙后,而他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少爷,安心地坐着等待。

    后来见到医生,洛芊婷才悄悄地退到医生办公室外面的走廊,疲惫地坐在长椅上等待外加休息。

    她此刻,真的真的十分累。

    被洛芊芊和苏小北折腾得精疲力尽。

    无论是心还是身体,都好像已经撑不住了。

    坐下没多久,她便缓缓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正在接受医生治疗的苏小北,无意间透过医生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到外面睡着了的洛芊婷,微微有些失神,以至于医生怎么弄好他的手,他都没有感觉。

    在医生说好了以后,他才回过神。

    不过他没有立马离开,而是站在玻璃窗前,继续看着外面的洛芊婷。

    渐渐的,他的思绪平静下来。

    就好像,沉睡中的洛芊婷,有种使人安静的特效功能。

    隔着玻璃的距离,反而让他觉得她并非那么的讨厌。

    尤其在车子要撞上来时,她整个人挡在自己面前的画面,更是时不时出现在脑中。

    苏小北第一次想彻彻底底了解,洛芊婷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回想这段时间的不愉快相处,她似乎应该和他讨厌她那样,讨厌他才对。

    毕竟,他让她失去了工作,甚至哭泣……

    可是为何,刚才她却愿意救他,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来救他,而且不加考虑就挡在了他的面前。

    她这是……善良吗?

    如果她善良,当初又为何开车撞伤小西瓜?

    并且,她和小西瓜是那么要好的姐妹。

    ……这真的有可能吗?

    记得当初她的理由是什么来着?

    “洛芊婷,你开车撞的他们?”

    “是……”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我姐姐!”

    洛芊婷的姐姐,刚才那个开车要撞他们的人!

    既然洛芊婷因为她,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甚至不惜牺牲自己。

    那么她这个姐姐为何要开车撞她?

    苏小北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眸光瞬间变得寒冷。

    他收回思绪,拿起收起,拨打了一个熟悉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

    “喂,小北。”电话那边的人,正是欧阳浩。

    苏小北听到他的声音,便直接问道:“当初关于c市车祸的案子,除了洛芊婷亲口承认是她开车了撞人,还有什么证据证明,她就是凶手?”

    “呃,洛家的人亲自证明……”

    “是吗?”苏小北眸光微眯,再次看向对面的洛芊婷。

    欧阳浩疑惑地询问:“这件事不是过去了吗?你为何又问起此时?”

    “欧阳叔,帮我去办一件事。”

    “咦,什么?”

    “帮我把洛芊婷的父亲,找出来!”苏小北说完,切断了电话。

    随即,他走出医生办公室,来到洛芊婷面前。

    接着,缓缓蹲下身,近距离地看着洛芊婷,不再像刚才那般隔着玻璃。

    此刻的洛芊婷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大概真是累到了极致。

    看着她的睡颜,苏小北伸手过去,想要轻轻触摸。

    不过,最后手还是僵在了半空。

    他的目光不知不觉地深邃了几分……

    洛芊婷,小西瓜说你不可能开车撞伤她,她相信你。那个陆成封信誓旦旦说你不会开车撞人,就连司徒舅舅都说你其实没有那么坏。

    你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为何他们都要帮着你?

    真的是我对你有偏见?还是你的演技太好骗了所有人?

    怎么办?

    我苏小北开始对你好奇了!

    我……好奇你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

    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一次证明的机会。

    希望,结果不会让我失望!

    “苏小北,你干什么?”突然,陆成封冲了过去了,一把将苏小北的手挥开。

    他误以为苏小北要侵犯洛芊婷,因此带着防备的姿态。

    苏小北见到陆成封,随即收起了心思,然后从容地站起身,不与他计较。

    只是,淡漠地扫了他一眼。

    陆成封本来想警告苏小北,让他离洛芊婷远点。

    可是看到熟睡的洛芊婷,他最后忍了,因为不想吵醒她。

    最后,他狠狠地瞪苏小北一眼,将自己手机塞到了苏小北的手中。

    冷声说道:“我说过会查清楚所有的事情,证明你冤枉了洛芊婷,证据就在手机里,以后请你里芊婷远一点,她自始至终都不欠你什么。”

    苏小北看了一眼手机,又用疑惑的目光打量陆成封一眼。

    此刻,陆成封已经弯腰将洛芊婷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

    大概是惊扰了熟睡的洛芊婷,她有醒来的迹象:“成封哥哥……”

    “是我,别怕,好好的休息,我带你回家。”陆成封低声安慰,然后抱着他离开。

    洛芊婷的眼皮沉重,睁开后,又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似乎许久许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那般。

    苏小北站在原地,看着陆成封将洛芊婷抱走。

    潜意识中蹙紧眉头的他,不由地握紧了手中的手机。

    待陆成封和洛芊婷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他才将目光移向手中的手机,眸光深邃。

    证明洛芊婷清白的证据?

    苏小北按开手机,最后看到一段录音。

    在犹豫了几秒后,他终于打开了这段录音。

    空荡荡的走廊上,可以清楚听见录音的内容。

    而最先听到的便是洛芊婷的声音……

    “我只是好奇,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会不会偶然想起因为你而离开的南宫俊一。”

    “芊婷,我们不说这个可以吗?”

    “原来,你也会害怕提起。”

    “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突然提起他!”

    “我……我没有什么好怕的,所以以后不要提起他,我永远都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

    “不提起?”

    “可是怎么办,我其实经常会想起南宫俊一,也会想起那晚的车祸。我常常想,如果当时我可以阻止这一切,那该多好啊。想到他惨死的模样,我就无法安然入睡,甚至总是梦到他。难道他不会出现在你的梦里?你当初不是非常非常爱他吗?真的就一点也不想他?”

    “啊啊啊!!!”

    “洛芊婷,你给我闭嘴。我不是让你不要提南宫俊一的名字,你耳朵聋了吗?我为什么要害怕他?我为什么要梦到他?我为什么要想起他?他配吗?如果不是他,我怎么可能沦落现在这个地步?我明明那么爱他,他却辜负我,联合苏语甜一起耍我。他该死,他本就该死。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开车撞死他,我就是要让他不能和苏语甜幸福地在一起。我洛芊芊得不到的东西,她苏语甜也休想得到!休想!!!”

    “洛、芊、芊!”苏小北猛然一震,原来她才是真正的凶手!!!

    洛芊芊尖锐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让人想忽视都难。

    苏小北的俊脸瞬间变得冷漠,就好比从地狱走来的撒旦,带着一身戾气。

    这么多年,他一直以为伤害小西瓜的人是洛芊婷,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洛芊芊。

    难怪!

    难怪她想开车撞死洛芊婷,原来她是怕洛芊婷说出这一切。

    苏小北的手猛地收紧,一把握住了手机!

    该死的!

    这么多年,他却让一个真正伤害小西瓜的人逍遥法外!

    他究竟在做什么?

    苏小北,你怎可如此愚蠢???

    还有那个洛芊婷,她居然胆敢骗他!

    她到底是有多蠢,既然敢代替洛芊芊认罪。

    脑袋里的机构到底是多么的简单,才会做出这样愚蠢之极的事情!

    三年的牢狱,她难道就不曾畏惧?

    这么多年,她究竟是怎么挨过来的?

    甚至,面对他的报复也从不吭一声,对真相只字不提,不为自己辩解,永远都默默承受。

    洛芊婷,你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你做这么多,那个该死的洛芊芊却还想着除掉你。

    你难道就不觉得自己可笑?

    笨蛋,真是一个笨蛋!

    苏小北怒,一种从未有过的愤怒,像是恨不得将人撕碎。

    又隐约间带着自责,一种他不想面对的自责。

    最后,他忍不住低吼一声,一拳狠狠地揍倒了墙壁上!

    不,他要见洛芊婷,他要狠狠的骂她,狠狠的教训她,看她还敢不敢欺骗他!

    苏小北面色一沉,然后阔步朝陆成封离开的方向追去。

    此时此刻的他,恨不得立刻见到洛芊婷。

    只是,他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被警察送到医院的洛芊芊。

    因此,他不觉地停下了脚步!

    接着,带着浓浓的怒气走向了躺在救护床上的洛芊芊。

    洛芊芊虽然受了重伤,可是也看到了走来的苏小北。

    她就像看到了地狱阎罗那般,吓得只想后退:“不、不要过来,不要……”

    守在一旁的警察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疑惑地随着她的目光看去。

    只见,苏小北已经走近。

    他们上前拦着苏小北:“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苏小北看都没有看到警察一眼,直接上前,倾身靠近洛芊芊,在惊慌失措的她耳边低声说道:“洛芊芊,你可千万不要死!因为你这样死了,那就太便宜了,好好的活着,这样才可以享受以后的悲惨日子!也不要试图自杀,不然你的父母,我该把他们怎么办?”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