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陆成封的表白

    苏小北眸光一沉,像是被人抓住了把柄似的,心情十分的怪异。

    “咳咳,回你的房间去。”

    “哥哥生气了?”

    “你喝多了。”

    “今天的你可真不像我认识的那个苏小北。”苏语甜轻笑,也不继续逼问:“你不承认就算了,或许真的是我喝醉了。不过哥哥,我还是想提醒你,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不然会将对方吓走的,到时候恐怕你就要后悔了。”

    话落,她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苏小北一眼,接着转身离开苏小北的房间,剩下他独自一人愣在原地,……发呆!

    。。。

    走出顾家,洛芊婷不由地吐了一口气,像是莫名轻松起来。

    这感觉,真是奇怪!

    “芊婷!”陆成封配合着洛芊婷缓慢的脚步,与她并肩前行:“刚才我说的话……是认真的!”

    “呃?”洛芊婷脚步微顿,转头看向陆成封:“成封哥哥你……”

    “我们交往吧,芊婷。”陆成封不想再等,他心里不知为何觉得慌,像是怕错失心爱之人那般,他与洛芊婷对视,眼神里满是神情,修长的手不由地上前,握住芊婷的手,继而又认真地说道:“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很久了,久到我已经记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成封哥哥,我……”

    “芊婷,听我说。我不需要你马上回答我,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陆成封沉重地叹息一声:“你知道吗?我向来对一切都不在乎,可是我在乎你,只在乎你。你就像是我身体的另一半,你难过,我也会难过。你高兴,我比你更高兴。你受伤,我也会痛。所以我不想和你分开,我想让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永远和我在一起。让我好好的照顾你。给你快乐,不让你受伤。一直以来,我不想逼你,希望你可以慢慢的接受我。但是突然发现,我好像……等不及了。”

    以为这样的陪伴就足够,渐渐的才发现,他是贪心的,他也想得到她的回应。

    “芊婷,我……爱你,很爱很爱!”

    轰……洛芊婷的脑袋像是突然间被炸开了那般,她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

    虽然她隐隐约约明白陆成封的心意,可是如此直接的表达,还是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心里的感受,更是说不清道不明。

    她有感动,还有感激,可是……这就是爱吗?

    “芊婷!”陆成封上前一步,拉近了与洛芊婷之间的距离,接着他微微低下头,朝洛芊婷红润的嘴唇靠近,一点一点,接近……

    “等一下!”洛芊婷猛然回神,小脑袋转向了另一边。

    陆成封的动作一顿,表情明显带着失落:“芊婷,你……你在拒绝我吗?”

    他的声音,充满了沉重的悲伤。

    听在洛芊婷的耳里,莫名觉得心疼:“我、我要考虑一下。”

    陆成封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我还有希望?”

    “我……我的意思是……”

    “没关系,我给你时间考虑!”陆成封伸出手指,放在洛芊婷的唇间,禁止她继续说下去,像是潜意识地害怕她改变主意那般:“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给我一个答案好吗?”

    洛芊婷面对此刻的陆成封,莫名有些紧张,不敢是拒绝还是答应的话,仿佛都十分难说出口。

    最后,她只能茫然地点了点头,算是做了回答。

    见她同意,陆成封着实松了一口气,随即将她紧紧抱住了怀中。

    洛芊婷,你是我的一切。

    所以,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我……我们回家吧!”洛芊婷突然别扭地推开陆成封,然后快步朝前走去。

    陆成封带着浅浅的笑看着她,随即提醒道:“回家该走右边!”

    洛芊婷踉跄一下,险些摔倒。

    两人走走停停,最后还是打车回家。

    毕竟,从顾家到洛芊婷的住处,不是一点点距离。

    大概是因为陆成封突然的表白,让洛芊婷面对他时,不似平常那般的自然。

    从出租车上下来,洛芊婷也跑走前面。

    直到,看到站在大门前路灯下的两人时,洛芊婷才猛然停下了脚步。

    她的表情一点一点僵住,面色一点一点变得苍白。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想见与不想见的人,从来都由不得你决定见或是不见。

    “怎么了?”陆成封走过来,发现洛芊婷站在哪儿,于是疑惑地询问。

    然后,随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这一看,他也跟着安静下来。

    站在路灯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洛芊婷的父亲和洛芊芊的母亲。

    这个时间点,他们出现在这里,来意是什么,不用猜也明白。

    陆成封微微皱眉,收回思绪,低眸看向芊婷:“如果你不想见他们,就把他们交给我吧!”

    “不用!”洛芊婷的目光随即冷了下来:“我没有理由要避着他们。”

    “洛芊婷!”此刻,洛芊芊的母亲端木琳已经冲了过来,带着怒意的她抬手就想打洛芊婷。

    幸好陆成封在,一把拦住了她:“洛夫人,请不要太过分!”

    “过分,呵,真是好笑!”端木琳怒目瞪向洛芊婷:“究竟谁过分?洛芊婷,你居然使用诡计害你姐姐被警察抓,你究竟有没有人性,我们洛家怎么就养出你这样的白眼狼!真是狼心狗肺!”

    “洛夫人!”陆成封俊脸一沉,明显生气了:“你没有资格这样骂芊婷,你……”

    “成封哥哥!”洛芊婷带着平静的表情看向陆成封:“你上楼去吧,这里交给我就好。”

    “不行芊婷,我不能让你单独面对他们。”

    “放心吧!”洛芊婷朝陆成封露出一抹安慰的笑,随即看向眼前的端木琳和她身后不远处的洛父:“他们不是豺狼虎豹,不能把我怎么样!”

    陆成封抿唇,总觉得端木琳和豺狼虎豹已经没什么区别,不然刚才也不会上来就想打人。

    他不放心洛芊婷,可是他也明白,洛芊婷不希望他插手这件事。

    犹豫再三,他终究是听了洛芊婷的话,将这一切交给她处理。

    不过,他没有上楼,而只是走到大门口安静地等待洛芊婷,也防备着端木琳乱来。

    待陆成封离开,就只剩下洛芊婷和洛父与端木琳两人。

    端木琳又想出手教训洛芊婷,洛父上前拦住了她:“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我对她没有什么好说,她就是我们家的克星,早知道如此,我当初就不会好心把她留下,都是因为她,我们的家散了,芊芊也被抓去了警察局,她这个害人精!”端木琳越说越生气,如果不是洛父抓住她,怕是已经冲上前,将洛芊婷咬死。

    面对如此杀气腾腾的端木琳,洛芊婷却一点也不慌张,反而显得十分的从容淡定,看端木琳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直到厌烦了,才终于开了口:“端木琳,你说够了吗?”

    “芊婷!”洛父皱眉,对芊婷此刻的态度也甚是不满:“你妈妈只是太生气,所以才会如此,你作为晚辈,怎么可以和她计较?还有,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芊芊,我们不是说好……”

    “说好,我替她顶罪,然后我与洛家恩断义绝。”洛芊婷打断了洛父的话,替他把接下来的话说完:“你放心,我说过的话我都记得。不过容我提醒一句,她并不是我妈妈。”

    说着,洛芊婷的目光冷淡地扫了端木琳一眼:“我不是她生的,也从没有得到过她一天的母爱,所以我跟她没有一点点关系。而且,牢我也坐了,我与洛家早就没有一点关系,请你们不要拿出一副长辈的姿态来教训我,你们没有这个资格。至于洛芊芊,我只能说她是自作孽不可活。沦落到今天的下场,她有责任,你们也责无旁贷!”

    “洛芊婷,你还敢这么嚣张,如果不是你,芊芊怎么可能会被警察抓走,芊芊说是你设计她,是你让她说出当年的真相,是你害她的……”端木琳的怒气已经到了极点:“我真后悔当初没有掐死你,你跟你那个妈一样,都是不要脸的贱人,都是来害我们的,是你,是你害了芊芊……”

    “你错了!”洛芊婷站在原地,冷漠地看着发疯的端木琳,对她的骂声早已经麻木:“害洛芊芊的人,是你不是我!是你们的溺爱害了她!你们让她是非不分,让她变得自私自利,所以才会酿成无法挽回的错误。”

    洛父听到洛芊婷的话,顿时愣住,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岁,臃肿的眼睛里涌上了眼泪。

    其实,很多事情,他们明白,只是不肯接受而已。

    当被人直接揭开,到了不能不去面对的时候,才知道心里是多么的害怕和后悔。

    洛芊婷沉重地呼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了洛父:“明明是你们的过错,你们却全都推给了我,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救洛芊芊?就可以抹去她犯下的错?就跟当年一样,她开车撞了人,你们就把我推出去替她顶罪,这样她就可以安然无恙。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错就是错,对就是对,谁都不能逃脱自己犯下的错,她洛芊芊又凭什么可以逃掉?是,我可以放过她,但是老天爷会放过她?她自己可以放过自己?”

    “你闭嘴,我的芊芊没有错,她没有错……”端木琳带着恨,也带着悲,此刻已经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心里的害怕和绝望,让她崩溃!

    “她没有错?”洛芊婷红了眼眶,却忍不住冷笑出声:“那么苏语甜有什么错?南宫俊一有什么错?南宫俊一的母亲和妹妹又有什么错?他们凭什么要承受洛芊芊给他们带来的伤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