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她在乎陆成封

    苏颜兮与苏语甜也同样看着,心里也百般不是滋味。

    尤其是苏语甜,看到伤心难过的洛芊婷,就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害怕失去的那种绝望,简直可以将人彻底摧毁。

    苏语甜的手不由地捂住自己的心口,可是眼泪却忍不住从眼角滚落下来。

    “小西瓜。”苏颜兮见苏语甜如此难过,忍不住伸手抱住她,轻声安慰:“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苏语甜咬着唇角,用力地点了点头,她也情愿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她不希望,自己的好姐妹芊婷也经历和自己一样的痛苦。

    洛芊婷此刻的无助与害怕,的的确确就好像当初的苏语甜。

    她现在没有亲人,陆成封就是她唯一的亲人。

    如果陆成封有任何闪失,她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不可以有事……”洛芊婷对着急诊室的大门,真诚地祈求着上天,或许是因为哭泣的原因,所以声音听上去很是沙哑。

    苏小北皱了皱眉,最终没有忍住走上前:“芊婷,你要相信医生,也要相信陆成封,他一定不会有事。”

    说着,他伸手去扶着洛芊婷:“坐到椅子上,休息一下吧。”

    洛芊婷已经完全没有了主见,只能任由苏小北扶着她坐下。

    此刻的她,手上和衣服上都沾染着陆成封的鲜血,十分的触目惊心。

    苏小北看着,眉头比刚才更紧蹙紧了,再看到洛芊婷赤着的双脚,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一声。

    然后,眸光看向了失魂落魄的洛芊婷:“坐在这里,哪里也不许去。”

    接着,他站起身,阔步离开。

    苏颜兮见状也没有多说,而是带着苏语甜一起来到洛芊婷身边。

    “芊婷,不要难过。”苏颜兮伸手拍了拍洛芊婷的肩膀:“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平安出来的。”

    “芊婷……”苏语甜更是流着眼泪,上前抱着洛芊婷,像是给她安慰,也像是互相取暖,最后两人都变成了泪人。

    厉琛来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伤心的苏语甜,心里十分的心疼。

    他刚到a市,就听到这样的事情,于是连忙赶到医院。

    而他前脚到医院,苏小北后一步也回到了医院。

    他见到厉琛,便让他送苏语甜和苏颜兮先回去。

    大家的心情都十分凝重,他不希望抢救陆成封的同时,还要为她们担心。

    在苏语甜等人离开后,急救室的门口就只剩下苏小北和洛芊婷。

    洛芊婷依旧泪流满面,失魂落魄地坐在哪儿一动不动。

    苏小北走到她面前,缓缓蹲下身,然后轻轻抬起她的脚:“你的脚受伤了。”

    说着,他将买来的创可贴,温柔地贴在洛芊婷脚上的伤口处。

    此刻的苏小北,像是放下了所有的骄傲,给予了洛芊婷最真诚的呵护。

    “陆成封现在很辛苦,所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他再为你担心。你应该坚强起来,成为他的精神力量。”

    洛芊婷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像是听进去了苏小北的话那般。

    沉默半响后,她缓缓转头看向急诊室的大门,随即抬手轻轻抹去了脸上的泪。

    然后,深呼吸一口气,用力地咬着唇角,不让自己继续哭。

    没错,她要坚强。

    苏小北看到此刻的洛芊婷,心里不知为何像是松口气那般。

    跟着,他将买来的新鞋替洛芊婷穿上:“高跟鞋不适合你,以后不要穿了。”

    洛芊婷微怔,转而看向眼前的苏小北。

    见他细心为自己穿鞋,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唯有默默地看着他……

    经过长时间的等待,急救室的大门终于被打开。

    闻声,洛芊婷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坐久了的缘故,所以脚有些发麻,站起来那一刹那险些摔倒。

    幸好,苏小北及时扶住她。

    并且,在看到医生走出来的时候,他又扶着她走向了医生。

    洛芊婷激动地抓住医生的手,颤抖的声音询问道:“医生,他……他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看向洛芊婷,随即笑道:“放心吧,他没事了。他的命很大,伤口要是再深一点点可就不好说了。”

    “没事……”洛芊婷整个人有些呆呆的,像是一时半会儿没有将医生的话领悟过来,直到医生点了点头,笑着离开,她才恍然大悟:“没事了,就是说……成封哥哥不用死了?”

    “嗯,他死不了。”苏小北见她这样,也不得不开口。

    洛芊婷听他也这么说,这才相信自己不是听错了。

    随即激动万分地抓住苏小北的手:“太好了,成封哥哥没事了,他不用死了,不用死了!!!”

    “嗯……”

    “他会好起来,他会一直陪着我,他不会丢下我不管。”洛芊婷说着,笑着,却也哭泣着,接着忍不住伸手抱住了苏小北:“吓死我了……”

    苏小北微微一怔,当感觉到洛芊婷的身体在颤抖时,他才明白她的害怕到了什么程度。

    她……真的很在乎陆成封。

    。。。

    回到顾家的苏语甜,在知道陆成封已经平安从急诊室出来后,这才放松下来。

    不过,她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疲惫。

    厉琛不放心,扶着她回房,让她好好休息。

    可是苏语甜抓住厉琛的手,却不肯松开。

    厉琛温柔地将她抱入怀中:“怎么了?不是说已经没事,还在担心?”

    苏语甜依偎在厉琛的怀里,呆呆的,一句话也没有说,也没回答。

    见她这般模样,厉琛也没有再问,就这样安静地陪着她。

    他想,她需要时间好好的平复自己的心情。

    直到后来,苏语甜在他怀中睡着后,他才轻轻将她抱起,将她放到了床上。

    看着她的睡颜,厉琛忍不住低下头,温柔地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乖,好好睡一觉,睡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不管在什么时候,他都会一如既往地陪着她。

    翌日,清晨。

    厉琛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去苏语甜的房间,想看看她醒过来没有。

    岂料,房间里早已没有苏语甜的身影。

    厉琛微微一怔,随即来到顾家大厅,询问女佣。

    可是,顾家的女佣没有一个知道苏语甜的行踪。

    就连苏颜兮和顾西城都惊动了,他们也担心苏语甜。

    “小西瓜,大清早会去哪里?”苏颜兮皱眉,她的女儿她了解,从来不会这样一声不吭就出去。

    顾西城皱了皱眉,说道:“打电话给小北,问他小西瓜有没有去医院!”

    “我已经打过电话,小西瓜并没有去医院。”厉琛已经将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

    “不在家,也没有去医院,那她一大早会去什么地方?”苏颜兮实在是想不通。

    厉琛也面色凝重,想到昨晚苏语甜的举动,他便无法放心。

    不过,他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然后仔细琢磨了一番,最后突然间恍惚:“或许,我知道她去了那里。”

    苏颜兮与顾西城互看一眼,接着一同看向厉琛:“在哪里?”

    厉琛抿唇回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她应该去警察局见洛芊芊了。”

    其实厉琛猜得没错,苏语甜真的来到了警察局见洛芊芊。

    这是知道所有真相后,苏语甜第一次面对洛芊芊。

    两人相对而坐,却谁也没有开口先说话。

    苏语甜一脸平静,目光却一直看着洛芊芊。

    而洛芊芊原本也带着你奈我何的表情,高傲地盯着苏语甜,可是却在于苏语甜对视良久后,开始变得急躁起来。

    她用力一掌拍在桌上,瞪着眼睛朝苏语甜吼道:“你看够了没有,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

    苏语甜轻轻眨眼,依旧看到洛芊芊,不肯移开视线。

    对此,洛芊芊很是生气:“你就算看着我也没用,南宫俊一死了,他死了,就算你一口咬死我,他也无法复活。苏语甜,我得不到他,你也休息得到他,就算你有权有势又怎么样?还不是不能将他救活,哈哈哈……”

    “谁叫你惹我,如果不是你,南宫俊一就不会死,他会跟我在一起。都是你,你为什么要出现!我恨你,恨你!!!”

    “我叫你不准看,不准看,你耳聋了吗?”

    “你滚,滚啊!”洛芊芊陷入了疯狂,面部狰狞,十分可怕的样子。

    看到此刻的她,苏语甜终于冷笑出声,终于开了口。

    “洛芊芊,原来你也会害怕,你也会心虚。”

    “我没有……”

    “你有。”苏语甜的面色一点点沉了下去:“你不也无法忘记南宫俊一?你甚至无法忘记,是你……开车撞死了他。”

    “你闭嘴!!!”

    “你还害怕我提起他,提起你想忘记却怎么也忘记不了的罪恶。”

    “苏语甜,我要杀了你!”洛芊芊想要冲过去,却因为手脚被拷住,根本没有无能为力。

    苏语甜看到挣扎的她,冷漠地笑了:“洛芊芊,你省省力气吧,困兽之斗有什么意思?”

    “你……”

    “你刚才不是问我,在看什么吗?”苏语甜看着洛芊芊的目光,一点点的变得冰冷:“我在看,你究竟在乎什么?”

    “苏语甜,你什么意思!”

    “你害死南宫俊一还不够,你还想伤害芊婷。她可是你的妹妹,你居然连自己的妹妹也不肯放过,简直是丧尽天良!”

    “她不是,她不配做我洛芊芊的妹妹,她没有资格……”

    “没有资格的是你,你不配当她的姐姐。她为你受了那么多的苦,你却还想着害她。洛芊芊,你不顾朋友,不在乎亲人,那么你就不配拥有这些。”

    “不要你管,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我也同样不想看到你。”苏语甜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斜睨洛芊芊一眼:“所以你就好好在牢里待着吧!当然,你也别指望着还能像这次一样,利用你母亲逃出来,因为你再也见不到他们!”

    洛芊芊一怔:“苏语甜,该死的,你对我妈做了什么?”

    苏语甜淡淡冷笑:“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对她做了什么,就像你永远都无法再与她相见一样。洛芊芊,我会让你知道,永远见不到相见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