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最残忍的惩罚

关灯
护眼
    “苏语甜,我不准你伤害他们,我不准……”如果说刚才洛芊芊的眼神中带着嚣张,那么此刻就是嚣张带着恐惧:“你有本事冲着我来,不准伤害他们!!!”

    “好。”苏语甜冷声回答:“我就冲着你来,我要你永远都不要见他们,无论你多么的想他们,都必须忍着不能见。他们活着也好,生病也好,哭着求着想见你也好,你都不能与他们相见。”

    “你……你卑鄙!”洛芊芊双手紧握,一副想吃人的表情。

    苏语甜对此,却无动于衷,反而不屑地笑了:“比你做的那些事情,我觉得自己已经很仁慈。洛芊芊,从现在开始,你的自由没有了,你的亲人也同样没有了,你就只剩下你最在乎的自己,你可要好好的活着,慢慢去品着这样的滋味。哦,对了,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很长,你最好不要有喜欢或是在乎的东西,因为无论是什么,都将不会属于你。”

    说着,苏语甜倾身向前,对着洛芊芊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在乎的,我苏语甜会一一的从你身边夺走!!!”

    “苏语甜!!!”洛芊芊抓狂,想朝苏语甜扑过来。

    苏语甜带着冷漠的笑退后两步,她扑了一个空,撞在了面前的桌角上,额头瞬间涌出鲜血。

    而她,却感觉不到痛。

    因为心里渐渐升起的恐惧,比痛更让她难受。

    她咬牙切齿地怒吼:“苏语甜,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杀了你?”苏语甜笑了:“真是抱歉了,我可真没有本事杀了你。不过……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苏语甜,我不会放过你,啊啊啊!”

    “洛芊芊,我同样不会放过你,从现在开始,你就一个人好好的在牢笼里活着吧!”苏语甜说完,冷漠地扫视洛芊芊一眼,接着转身离开。

    洛芊芊见她离开,不顾额头上流着的鲜血,大声地痛骂,可是骂着骂着却哭了:“不要,我要见我妈妈,让我见她,我要见她……”

    走出去的苏语甜,对身后的哭喊声无动于衷,就好似没有听到那般。

    她脸上没有悲伤,没有喜悦,平静得如一潭死水。

    直到,在外遇到洛芊芊的父母,她才停下脚步。

    时隔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洛芊芊的父母,曾经的校长。

    不得不说,他比她印象中老了不少。

    或许是因为看到她,所以对方显得有些错愕,甚至有些慌张。

    “顾……顾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洛父的表情带着疑惑,可是眼眸中却带着一丝不安。

    洛芊芊的母亲见到苏语甜,更是紧张得失去了言语,只有紧紧盯着苏语甜。

    苏语甜收回思绪,走到他们面前,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来看洛芊芊?”

    “是啊!”洛父一脸的尴尬和卑微:“顾小姐,对不起。我知道是芊芊对不起你,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她,她是被我宠坏了,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这个当父亲的没有教好,所以……”

    “的确是你的错!”苏语甜打断了洛父的话,淡然的目光看向他:“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我父亲为何要让你失去校长的位置,一个连女儿都教不好的人,又怎么配去教别人子女?”

    “对不起,顾……顾小姐。”

    “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我不需要,带着你的夫人离开吧!”

    “不,顾小姐,我们想见见芊芊,我们……”

    “她不会见你们的!”苏语甜的话带着一种威慑力,仿佛这就是一个是事实。

    洛父和端木琳都是愣住,像是一时间难以接受那般,疑惑的目光盯着苏语甜。

    片刻后,端木琳先一步回神,摇摇头说道;

    “不,芊芊不会不见我们的,她怎么可能不见我这个妈妈,你胡说,你想欺负芊芊对不对,我告诉你,我不准你欺负她!就算你有权有势,我也不会怕你,你要是敢伤害我的女儿,我一定会跟你拼命!!!”端木琳的怒火不比洛芊芊小:“你们每个人都想欺负我的女儿,你们都是坏人……”

    “老婆,不要说了,快给顾小姐道歉。”洛父出声打断了端木琳的话,表情变得十分的惊慌,不得不说他其实是明白人。

    苏语甜走上前,冷冽的目光盯着端木琳:“洛夫人,我劝你别这么激动,因为你现在做什么都已经无济于事。你教不好你的女儿,那就别教了,让别人替你教,就当没有生过这样的女儿,这不是很好吗?”

    “你……”

    “你知道南宫俊一的妈妈吗?”苏语甜的眼神里透着浓浓的恨意和悲伤:“她的女儿生病躺在医院,在她不知道女儿还能不能活下去的时候,她的儿子南宫俊一……离开了她。当时的她非常非常难过,那种难过险些也要了她的命。而给她带来这么多伤痛的人,就是你的宝贝女儿洛芊芊。还有洛芊婷,你的另一个女儿,虽然说她是你的养女,可是你却没有给她一点点母爱,还让她在牢里过了三年看不到希望的日子。现在,陆成封也因为你的女儿,正躺在医院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女儿洛芊芊。她的罪孽就算让她死几百次也不为过。现在只是让她坐牢而已,洛夫人还有什么值得抱怨?还有什么脸面替她抱怨?嗯?”

    端木琳身体一颤,像是被苏语甜的质问击中了那般,整个人无力地向后退了两步,眼泪滚落了下来。

    洛父及时扶住她,才没有让她跌倒。

    见她一脸的失魂落魄和悲痛,苏语甜才不屑地扬起了嘴角,迈步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并丢下最后一句话:“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准见洛芊芊,否则我就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说到做到,就算付出一切代价也在所不惜。

    苏语甜的话犹如一记重雷打在了洛父和端木琳身上,两人再也撑不下去,同时无力地坐到了地上,无助和绝望将他们的心一点一点的吞噬。

    他们的女儿活着,却让他们永远不能相见。

    这样的惩罚,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

    两人失声痛哭,后悔却已来不及,想改变却无能为力。

    惩罚,这是对他们最残酷的惩罚。

    离开警察局,苏语甜一个人漫无目的地独自走在街道上。

    她的脸上已然没有了冷漠的表情,而是一种悲伤,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

    是,她可以用各种办法折磨洛芊芊,可以让她也痛不欲生。

    可是,那又怎么样?

    南宫俊一,他永远都回不来了。

    永远……

    “小西瓜!”厉琛赶来时,便看到这样失魂落魄的苏语甜,她此刻的脸上全是泪。

    厉琛心疼地上前抱住她,紧紧抱住她。

    像是感受到从他身上传开的温度,苏语甜才慢慢找回思绪。

    知道是厉琛,她便咬着唇角,回抱着他,同样紧紧的抱着。

    “小西瓜,不要怕,有我在。”

    “厉琛,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傻瓜,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

    “厉琛……”

    “除非你不要我,否则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陪伴着你。”

    “嗯……”

    。。。

    洛芊婷在医院守了陆成封一夜,而苏小北也在医院陪了洛芊婷一夜。

    他其实可以离开,可是最终却没有走。

    因为看到伤心的洛芊婷,他便不忍心离开。

    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以前对洛芊婷的狠,现在为何就做不到了?

    他们……明明只是不相干的两个人。

    苏小北皱了皱眉头,深邃的眸子看向坐在床边的洛芊婷。

    陆成封躺了一夜,在第二天的中午终于醒了过来。

    看到他醒来,洛芊婷开心激动得哭了。

    并且紧紧抓住他的手,不舍得松开:“成封哥哥,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她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回到了原位。

    洛芊婷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问道:“你有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要不要喝水?伤口疼不疼啊?”

    面色依旧苍白的陆成封看到关心他的洛芊婷,心里很是感动,于是不由地扬起了嘴角。

    接着他慢慢地抬起手,轻轻地替洛芊婷擦拭眼泪:“不要哭,我……没事。”

    他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洛芊婷心疼不已,朝他点了点头:“嗯,我不哭。你先别说话,好好休息,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一直……陪着吗?”

    “嗯,一直陪着,哪里也不去。”洛芊婷再次握紧陆成封的手:“成封哥哥,你要快点好起来。”

    陆成封的眼神深邃了几分,随即点了点头。

    的确,他现在没有多少力气说话,真的需要休息。

    不过,他无意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苏小北。

    昨晚的记忆,便浮现在脑海中。

    虽然他一直不怎么喜欢苏小北这个人,但是他还是要说:“……谢谢!”

    因为有他的帮助,他才能平安。

    因为有他在,芊婷才没有那么难过。

    苏小北的眸光看向陆成封,在听到他说谢谢后,才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最后,他看了一眼眼中只有陆成封的洛芊婷,接着沉默地转身离开了病房。

    现在,这里已经不需要他了。

    苏小北的离开,洛芊婷是过了许久才发现。

    当时她有些愣住,好半响都没有能反应过来。

    陆成封睡着后,她坐在沙发上,无意间看到脚上的新鞋,才一点点想起苏小北给予她的安稳和帮助。

    她抿了抿唇,心情异常的复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