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你没有资格

    洛芊婷负责婚礼的事宜后才发现,她与陆成封可以邀请的人十根手指头就能数清楚。

    心里,莫名地感到难受。

    不过,在陆成封面前,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她知道,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尽量保持好心情,做一个快乐的新娘。

    毕竟,结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只是,洛芊婷忽略了一点,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总是事与愿违。

    当陆成封的母亲出现在她面前那一刻,她忽然间才恍然明白,很多事情忽略不计,并不代表不存在。

    多年不见,陆成封的母亲还是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

    洛芊婷从小就知道,陆成封的母亲是一个很伟大的女人,可以管理好公司也能管理好家庭,十足的女强人。

    咖啡厅里,两人相对而坐。

    “阿姨。”作为晚辈的洛芊婷,先一步开了口。

    此刻她,内心十分忐忑。

    以至于,不知道接下来还能说什么。

    这时,陆成封的母亲却开了口。

    “芊婷,好久不见,想不到你会在a市。”

    “是”

    “我以为三年前那一次见面,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没想到,居然又见到了。”陆成封的母亲语气很平静,就像是简单地在与一个熟人叙旧。

    可是洛芊婷却无法淡然地面对:“阿姨,我我打电话给成封哥哥,他一定不知道您来了。”

    “不必。”陆成封的母亲一口拒绝:“我已经见过成封,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见你。”

    原来他们已经见过

    洛芊婷抿唇,缓缓地放下了手机,终于鼓足勇气看向陆母:“阿姨,其实我很想见您一面,也很想亲口告诉您,我和成封哥哥”

    “我知道,你们要结婚了。”陆成封的母亲淡然一笑,黝黑的眸子看向洛芊婷:“不过,我并不赞成你们结婚。”

    “对不起阿姨,我们”

    “芊婷,我知道你和成封的关系很好,也许你们也很相爱。但是,生命的全部不只有爱情,更多的是现实。现实就是,我们成封是陆家的唯一继承人,也是我和他爸爸的唯一希望,我们也对他寄予了厚望,更希望他能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做为自己的妻子。我也早就告诉过你,我们陆家是没办法接受你作为儿媳妇,所以结婚的念头,你们就不该有。现在,你让我们的处境变得很为难,你知道吗”

    “我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么就请你离开成封。”

    “阿姨。”洛芊婷抬眸看向陆成封的母亲,真诚地乞求道:“我知道,我有很多不足,但是我会努力地变得更好,所以请阿姨给我一次机会,也求你不要让我从成封哥哥身边离开,我不想和他分开。”

    陆成封的母亲听到洛芊婷的话,脸上的表情终于了变,隐隐带着怒气:“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到底从哪里来的胆子,既然敢这样说不想离开那你想怎么样要钱吗”

    “不,阿姨,您误会我了,我并不是要”

    “就因为你,成封回国后对公司,对我和他爸爸不管不顾,义无反顾地来到了a市找你。现在为了你,他打算去国外再也不回来。你知道,我和他爸爸知道他的决定后,有多么的心痛吗洛芊婷,一个人应该有自知之明,也应该有羞耻心。你究竟是有少自信,敢求我给你一次机会,一次将我儿子带离我们的机会”

    陆成封的母亲字字句句铿锵有力,就像洛芊婷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那般。

    “洛芊婷,我一直以为你虽然不如你姐姐那般出色,但是至少也算聪明。就像当初知道自己年纪小,无法与父母反抗,所以选择妥协,用坐牢偿还欠下的养育之恩,懂得在绝望之地为自己谋一条出路。可此刻我才发现,我还真是高看你了。你是不是认为,只要你几句话,成封就会乖乖地被你迷惑,跟你去国外那我可就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陆成封的母亲猛地从位置上站起来,冷漠地眸子扫向洛芊婷:“我之所以来见你,只是念在过去的情分上,让你不会那么难堪。你既然不知道好歹,非要这么坚持跟我们作对,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成封要跟你结婚,就必须把我和他爸爸的命拿去。我倒要看看,他是选你,还是选我们,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话落,陆成封的母亲便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不带一丝犹豫。

    洛芊婷坐在位置上,呆呆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眶渐渐地变得湿润起来。

    最后,泪水模糊了眼睛,看不清楚周围的一切,就好像她的未来一样,迷茫一片。

    老天爷似乎也感应到了洛芊婷的悲伤,因此下起了倾盆大雨。

    洛芊婷不知道在咖啡厅坐了多久,直到服务员过来提醒是否续杯,她才恍然回神,起身离开。

    没有带雨伞,她就那样走进了雨中。

    刚走出不远,衣服和头发都被打湿了。

    可是,她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继续朝前走去。

    而她的脸上,早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背包里的手机阵阵作响,她也像是没有听到那般,任由它响着。

    漫无目的地一直走一走,直到走到一家婚纱店门口,她才停下了脚步。

    婚纱店橱窗里的模特身上穿着一件件洁白而美丽的婚纱,看上去真的很美。

    洛芊婷的手,轻轻放在橱窗玻璃上,像是这样就能触碰到美丽的婚纱那般。

    如果她没记错,下个星期就是他们拍婚纱照的日子。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觉得穿上婚纱的女人是最漂亮的。

    因此,也无数次幻想自己穿上婚纱的样子。

    洛芊婷流着泪,却突然间笑了,笑得十分绝望。

    就在这时,一辆豪车行驶过去,又突然倒了回来。

    接着,车上的人撑着伞走下来,来到了洛芊婷身边。

    磁性的嗓音说道:“你这样淋雨是会感冒的,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洛芊婷一怔,抬眸看向对方。

    只见,说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前老板司徒朔。

    司徒朔将手中的雨伞遮住两人:“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谢谢。”洛芊婷回神,朝司徒朔微微点头,也拒绝了他的好意。

    因为此刻的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司徒朔见她如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唯有将手中的雨伞递给她:“既然不愿意我送你,那么就把这伞拿着,至少可以替你挡一下风雨。”

    洛芊婷微怔,当看到司徒朔塞到她手中的雨伞后,心里十分的感动:“谢谢您。”

    司徒朔抿唇,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到了车上。

    当看到司徒朔的车子离开后,洛芊婷才撑着伞继续一步一步地朝前走去。

    而将车子开出一段距离的司徒朔,终是忍不住拿起了手机,拨打了苏小北的电话。

    接到电话的苏小北颇为惊讶:“司徒舅舅,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有事的不是我。”司徒朔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你知道我刚才遇到谁了吗”

    正在处理文件的苏小北微微愣了一下,眸光微眯:“谁”

    既然能让他特地打电话过来,难道是

    “我遇到了洛芊婷。”

    “哦。”原来真是她,苏小北的眼神有些暗淡:“既然她也在a市,那么遇见也不足为奇。”

    “是啊,遇到是不足为奇。只是她好像不太对劲。”

    “什么意思”苏小北的声音立马紧张了几分:“究竟怎么回事”

    “她好像很难过,不只是哭了,还淋着雨站在大街上。”司徒朔想了想又问道:“小北,你是不是又欺负她了”

    苏小北拿着手机的手,更加用力了几分:“你在什么地方看到她”

    “城北街道”

    “谢谢”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苏小北切断了电话。

    接着,他从大班椅上站起来,拿着自己的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此刻他的心,有点乱。

    脑中全是疑惑,洛芊婷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哭怎么会淋雨现在她还好吗陆成封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在她身边

    就这样,苏小北带着复杂的心情,开车来到了城北街道。

    然后一条街一条街寻找洛芊婷,最后在广场找到她。

    她呆呆地坐在广场边上的长椅上,脚边放着雨伞。

    苏小北停下车,不觉地皱了皱眉,她到底坐在那里干什么

    撑着雨伞,苏小北快步跑了过去,来到了洛芊婷面前,用自己的雨伞替她挡雨。

    并且,不悦地教训她。

    “洛芊婷,你疯了是不是,你坐在这里是想被雨淋死吗”说着,他一脚踢开了洛芊婷面前的雨伞:“雨伞是让你遮雨的,不是让你放在这里看的。”

    像是听到熟悉的声音,洛芊婷才慢慢回过神来。

    她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和雨水,抬头看向为她遮雨的苏小北,沙哑的声音说道:“你不用管我。”

    淋雨是她自己的事,而且她只是想要更清醒,不是想死。

    苏小北看到这样狼狈的洛芊婷,莫名有些生气:“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被陆成封甩了”

    洛芊婷抿唇,僵硬地摇头:“什么事情都没有,你走吧,不要站在这里,也不要为我遮雨。”

    挡得了现在的倾盆大雨又能怎样

    有些事情还是无法改变。

    就让她这样安安静静地待着吧

    “洛芊婷”苏小北不顾洛芊婷的反对,伸手将她拽了起来:“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难道是天塌下来了吗所以让你不得不如此”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