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陆成封母亲设局

    陆成封的母亲一如既往,带着冷淡且疏离的笑,然后伸手指了指酒店:“那不就是他吗”

    洛芊婷疑惑地转头,目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酒店的一楼十分热闹。

    透过玻璃窗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热闹场景,似乎是一个盛大的宴会。

    在里面的人都盛装出席,男男女女明显经过细心的打扮。

    他们有的在跳舞,有的在举杯对饮,有的在谈笑风生,也有男女站在角落耳鬓厮磨,将旁人都给忽略了。

    当然,也有相对而站,非常绅士有涵养且相谈甚欢的男女。

    现场,他们无疑是一对养眼的俊男美女,在灯光的照耀,笑着举杯,聊着属于他们的话题。

    看到这一幕,洛芊婷微微失神。

    “站在成封面前的女孩是安盛百货董事长的千金,刚留学归来,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陆成封的母亲在此刻突然开口:“若是成封和她结婚,那么成封的前途将会一片光明。”

    洛芊婷眨眼,目光仍然追随着陆成封,仿佛根本没有听到陆夫人的话。

    当看到陆成封和女孩相视而笑时,她的面色逐渐变得苍白。

    陆成封的母亲自然观察到她的变化,随即冷漠地扬起了嘴角,也不管洛芊婷有没有在听,继而又说道:“芊婷,如果你真的是爱成封的,那么就应该选择一条对他好的路。有时候,爱一个人并不是与他天长地久。你仔细看看,难道你不觉得成封和那位千金小姐更加相配”

    洛芊婷身体莫名轻颤,手在不知不觉中握紧,接着她终于收回目光,转而看向了陆成封的母亲:“阿姨,您晕倒是骗人的对吗宴会也是您逼成封哥哥参加的对吗”

    陆夫人眸光一沉,朝洛芊婷冷哼一声:“我做的这一切,只是希望你能看清楚自己应该在什么位置,也希望你有自知之明,不要奢求自己不属于的东西。”

    “奢求”洛芊婷的眼神瞬间变得黯淡,不得说她被陆夫人的话给刺伤了。

    原本握紧的手,此刻更加用力地握紧,不过沉默一分钟后的她却用特别坚定的目光看向了陆夫人,然后缓缓说道:“成封哥哥是一个人,他应该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别逼着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你”

    “我相信他的前途不需要靠任何人,更不需要靠他未来的妻子,因为他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洛芊婷,你非要这样吗”

    “阿姨,以后请不要再勉强他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他是您的儿子,不是吗”洛芊婷说完,便打开车门下车,没有去在意陆夫人惊讶的表情。

    对陆夫人,她大概也只有这几句话可说了。

    关上车门的时候,洛芊婷还是礼貌地朝陆夫人颔首道别。

    陆夫人狠狠地瞪洛芊婷一眼,接着让司机开车离开。

    洛芊婷站在原地,看着陆夫人的车子消失在眼前。

    随后,她才转身,再次看向宴会中的陆成封。

    站在他面前的千金小姐,突然倾身向前,在他的俊脸上亲吻了一下。

    陆成封大概是没有想到她会如此,所以有那么一瞬间的愣住。

    最后,表情变得极为尴尬。

    洛芊婷看到这一幕,就好像周围的世界突然间坍塌了那般。

    就在这时,突然出现一只大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要看。”

    洛芊婷的眼泪顷刻间滚落下来,她将挡着她视线的手推开,目光再次看向里面的陆成封。

    她很想很想看清楚

    “跟我走。”见她不肯移开视线,某人只好抓住她的手,想带她离开。

    “苏小北,你放手。”洛芊婷带着眼泪,转而瞪向拉着她手的苏小北:“求你不要管我。”

    苏小北被洛芊婷冷漠的语气激怒:“洛芊婷,你是白痴吗明明看到这样的画面很难过,为什么要看”

    洛芊婷的心猛然间抽痛起来,她不由地向后退去两步,险些退到了车道上。

    幸好,苏小北眼明手快将她拽了回来:“你是想被车撞死吗”

    苏小北怒吼,伸手指向酒店里面的陆成封:“有死的勇气,为什么没有勇气进去找他,将他带走”

    “你放开我。”洛芊婷像是失去理智那般,一把推开苏小北。

    苏小北面对这样的洛芊婷,却是火冒三丈:“洛芊婷,你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在这里哭泣难过,值得吗”

    原本苏小北也是来参加宴会的,却不想刚下车就看到站在这里的洛芊婷,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过来,自然也看到了里面和女人相谈甚欢的陆成封,当下气不打一处来。

    他本来打算就这样把洛芊婷带走,没想到他一片好心,她却叫他不要管。

    “哭泣难过”洛芊婷明明流着泪,却说着说着笑了,笑得十分的怪异。

    苏小北一怔,目光打量着她:“洛芊婷,你没事吧”

    洛芊婷泪流满面,不再回答,修长的手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心口,那里难受至极,简直快让她窒息。

    “洛芊婷”苏小北担忧地皱眉,潜意识地靠近她。

    而她却向后退了一步,一副痛苦的表情,接着失控地哭吼道:“我不难过,我一点都不难过。可是我明明应该很难过才对,为什么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难过为什么会这样”

    “你在说什么”什么难过不难过

    苏小北完全不明白洛芊婷在说什么

    而洛芊婷忽然像是一个迷路的小孩那般,忽然间嚎啕大哭起来。

    看到此刻的洛芊婷,苏小北完全呆住了。

    就这么的难过

    咔嚓咔嚓

    突然,不知道从哪儿跑来一群记者,拿着相机对着洛芊婷和苏小北狂拍。

    苏小北回神,脸色瞬间变黑,凌厉的眸光扫向拍照的记者:“谁允许你们拍照”

    记者们猛然间一震,被苏小北冷漠的声音给震住,拍照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

    他们虽然很想要新闻,但是顾家继承人,他们更加忌讳。

    苏小北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拉着哭泣中的洛芊婷打算离开。

    岂料,突然出现另一只手,抓住了洛芊婷,阻止她与苏小北离开。

    这只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陆成封。

    他无意间看到一群记者朝这边走来,便好奇地将目光移过来,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看到洛芊婷。

    于是,他丢下了公司的重要客户,跑了出来。

    在看到苏小北想带走洛芊婷时,他毫不犹豫地上前阻止:“她是我的未婚妻,请把她交给我。”

    苏小北原本就很生气,尤其是看到洛芊婷的眼泪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听到陆成封如此明目张胆地跟他要人,他简直想杀人,失去了以往的理智,挥拳就朝陆成封揍了过去:“你居然还敢说未婚妻,你觉得你配吗你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有未婚妻”

    被打的陆成封也对苏小北十分不满,这种不满从之前都一直存在,因此接着这次机会,也忍不住动手:“我和芊婷的事情,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管。”

    苏小北指向陆成封,坚定的声音朝他吼道:“她洛芊婷的事情,我顾言御管定了。”

    “哼,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芊婷的面前。你以前对她做的事情,不可饶恕”

    “够了”哭泣中的洛芊婷被两人的争论给吵醒,大声地朝他们吼了一声,接着转身跑走。

    陆成封见状,连忙松开苏小北,朝洛芊婷追去。

    苏小北不放心,也想追去。

    不过最后,被他的助理拦下了。

    “总裁,记者都在”助理的提醒,让苏小北恢复了理智。

    他冷眸扫向一旁观看的记者,微微皱了皱眉。

    助理继而又提醒道:“今天是参加林董的寿宴,林董知道总裁要来,已经恭候多时。”

    苏小北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目光不由地看向洛芊婷离开的方向。

    最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淡淡说道:“去见林董。”

    助理听到他的吩咐,顿时松口气。

    虽然,苏小北的表情很快恢复了平静。

    可是他心里却十分不悦,对洛芊婷来说,他的的确确只是外人。

    而他,却总是控制不住去管她的事情。

    简直是乱套了

    “芊婷,你听我解释。”陆成封追上洛芊婷,伸手将她紧紧抱住,不让她逃走:“那个女人只是公司的客户,相信我,我爱的人只有你。”

    洛芊婷原本快止住的泪水,再次决堤,她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就连眼泪掉在了陆成封的衣服上,她也顾不得了。

    “芊婷,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就算背叛全世界,我也不会背叛你。”

    “妈身体不舒服,所以我才帮她来参加这个宴会。而且妈也说了,会考虑接受我们的婚事。”这便是他愿意参加宴会的原因。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再想到刚才的一切,他心里就懊恼不已:“对不起芊婷,真的对不起,以后不会了对不起。”

    “不”洛芊婷摇着头,终于听不下去,伸手用力地推开了陆成封,带着眼泪的双瞳望着他:“不要对跟说对不起,永远都不要跟我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才对”

    都是她错,是她的错。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都做了什么

    洛芊婷,现在你该如何去收场

    你又该如何去面对面对眼前这个对你一心一意的男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