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亲吻,酒能壮胆

    洛芊婷抿唇,随后点点头:“喜欢啊,不过这很重要吗”

    苏小北的俊脸瞬间黑了一半,然后转身就朝福利院外走去。

    “咦”洛芊婷见状,完全不明白又怎么得罪他了。

    无奈摇摇头,还是认命地追了上去。

    接着,一把拽住苏小北的手。

    “你去哪里呀”

    “回去”

    “不是说要旅游的吗”

    “你倒是还记得我的话”苏小北停下脚步,双眸微眯,低眸打量眼前的洛芊婷:“你这个导游完全没有尽职尽责,所以薪酬扣除。”

    “哈”洛芊婷简直是傻眼了:“我说苏小北,我这么卖力的在台下为你摇旗呐喊,为你鼓掌,为你加油,你还说我不尽职尽责,敢情冤枉人不是犯法的”

    苏小北冷笑一声:“你确定是在为我加油,不是指望着我出丑”

    “呃”洛芊婷着实被噎得不轻,她闪烁的目光看向别处:“我我才没有”

    “洛芊婷,几年不见,你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秒赞了。”洛芊婷憨笑两声:“那啥,薪酬的问题”

    “突然很想喝酒,你请客。”苏小北伸手戳了戳洛芊婷的额头:“想要薪酬,那就不要惹我不高兴。”

    洛芊婷笑容一僵,清澈的双瞳盯着苏小北,现在她越来越觉得,此人大老远来只是为了消遣她。

    真是让人咬牙切齿呀

    。。。

    洛芊婷其实不喜欢酒的味道,不过自己买单,不喝白不喝。

    他们没有去酒吧,而是在苏小北熟悉的一个私人场所,独设的包厢里尽情地享用美酒,只有他们两人。

    冬季的午后,两人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摇曳着酒杯。

    洛芊婷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杯,只感觉手中的杯子在摇摇晃晃,分不清是自己在摇晃酒杯,还是酒杯自己在摇晃。

    苏小北哪怕神态慵懒,可是举手投足间仍然优雅无比。

    在洛芊婷喝完酒杯里的酒以后,他总是不留痕迹地替她倒满

    因此,洛芊婷就这样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

    “苏苏小北,你不要老是臭着一张脸,好像我欠你很多钱一样。”洛芊婷嘟着小嘴,有些无力地躺在沙发上。

    好巧不巧,脑袋正好靠在了苏小北的双腿上,而她却没有一丝感觉,反而伸手指着苏小北:“我不欠你的钱,知道吗”

    苏小北双眸微眯,低眸看向躺在腿上的洛芊婷,只见此刻的她小脸通红:“你醉了”

    “呵,你骗我,我才没有醉,你是苏小北对吗”

    “是”

    “看吧,我就说我没醉。”洛芊婷抱着酒杯,微微眯着双眼:“其实我好像大醉一场。他们都说醉了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苏小北眸光深邃:“那是骗人的,你也相信”

    “是吗原来是骗人的”

    “酒不能解愁,最多壮胆”

    “嘻嘻,你想喝酒的原因就是为了壮胆”洛芊婷睁开眼睛,璀璨的目光盯着苏小北,然后神秘地朝他眨了眨眼睛:“难道,这个世界还有你苏小北害怕的事情”

    苏小北挑眉,略加思索了一番:“不是害怕,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咦,好复杂”洛芊婷皱眉,瞥了瞥小嘴,不耐烦地翻身。

    岂料,后面已无退路,整个身体翻过去的结局就是往地上掉去。

    “小心”苏小北见状,本想搭救快掉下去的洛芊婷,不想头有些晕的他,失手了。不只没有能救洛芊婷,反而自己被洛芊婷一起给拉下了水。

    碰咚一声,两人同时倒在包厢的地毯上,头靠着头横躺着。

    “嘿嘿”洛芊婷没有疼痛的感觉,反而觉得好笑,伸手指着近在咫尺,一起躺着的苏小北:“你也摔下来了。”

    苏小北低眸,一把抓住洛芊婷的手:“不能让你一个人摔倒”

    洛芊婷微愣,迷离的目光盯着苏小北,像是被他的话给怔住了那般。

    不能认你一个人摔倒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为何她却感觉特别的温暖

    “洛芊婷,其实你可以不用坚强,不用改变,就像过去那样又笨又傻又天真也无所谓。”苏小北的目光也带着几分迷离:“当初我那样说,只是因为担心担心你不能自己照顾自己。不过后来,我想明白了,我可以守着你,保护你。”

    洛芊婷发现眼前苏小北的俊脸越来越模糊,反而他的话却清晰地被她记在了脑海中。

    “不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负担,我也不想让你照顾,因为你是你是苏小北呀,苏小北有钱有权,还很帅的苏小北,偶尔会凶我的苏小北,总爱欺负我,最后却总是帮我的苏小北你很好,真的很好,我怎么可以成为你的负担”

    “对我来说,你从来都不是负担,而是想靠近不能靠近,想放弃却无法放弃的人。”苏小北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这样的感觉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想放弃却无法放弃的人”洛芊婷心跳莫名有些乱,忍不住侧过头凝视苏小北。

    巧的是,苏小北也正看着她。

    在她转过头来那一刹那,靠得十分近的两人,嘴唇不由地撞在了一起。

    一时间,仿佛春暖花开,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那般。

    他们感受到彼此的温度,却没有谁先一步离开。

    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沉默着。

    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洛芊婷才眨了一下眼睛,稍稍找回一点理智。

    她僵硬地朝后移动了一点点,但是也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这时的她,心已乱

    接着,她不觉地抬起手,轻轻放在唇间,表情有些不可思议,也有些惊讶:“对对不起。”

    刚才,好像是她撞上去的

    “咳咳”苏小北因她的道歉而回过神来,明明觉得有些尴尬的他,却表现得十分冷静:“以后不能对别的男人这样。”

    洛芊婷眨巴着黝黑的双瞳,点了点头:“好”

    苏小北伸手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乖”

    然后,在洛芊婷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脑袋又靠了过去,准确无误地吻上洛芊婷那红润的嘴唇:“这是奖励”

    “呃”洛芊婷彻底傻住

    这个吻持续了多久,洛芊婷不记得,因为主导权不在她哪儿。

    她只知道,后来自己睡着了。

    不过,究竟是自己睡着的,还是被吻晕的,她也弄不明白。

    总之,脑袋里一片混乱。

    仅有的印象,便是半睡半醒间的一小段对话。

    “洛芊婷,你最讨厌的是什么”

    “讨厌冬天,因为好冷好冷”总会让她想起在监狱里的日子。

    “嗯,我抱着你,你就不会冷了。”原来她最讨厌的不是苏小北。

    翌日,早上。

    “天哪,要疯了。”洛芊婷披头散发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整张小脸纠结在一起。

    关于昨天是怎么回家的,她也不记得了。

    反正醒过来,她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

    现在的她倒是想继续醉下去,尤其是亲吻的画面出现在脑中的时候,她就恨不得敲晕自己。

    如果没记错,她好像亲吻了苏小北

    酒,果真害人不浅啊

    洛芊婷啊洛芊婷,你的矜持去哪里了

    明明两人是去游览,怎么最后变了样

    哎,还丢人呀

    不过好像最后苏小北也亲了她

    洛芊婷小脸一红,这算不算扯平了

    叩叩

    突然,房门被敲响。

    洛芊婷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像是受到惊吓那般,反射性地问道:“谁呀”

    “是我。”苏小北的声音:“出来”

    “我我还没有醒。”

    “需要我亲自进来请你吗”

    “不不不要,我马上起床。”洛芊婷不敢再犹豫,连忙起身下床,走出了房间。

    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反正大家都喝醉了,就装作不记得算了。

    为了不让自己那么尴尬,洛芊婷表现得很高冷,站在门口,淡淡问道:“你找我有事”

    此刻的苏小北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听到她的声音后,才转过头来看向她,随即招了招手:“过来。”

    “你这是招小猫吗”洛芊婷不满,可她居然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苏小北没有跟她计较,而是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坐下”

    “你能有事说事吗”洛芊婷只感觉靠近苏小北,整个人就紧张。

    苏小北没有回答,而是认真的盯着电视。

    半天没有等到回答的洛芊婷,终于将目光移向了苏小北,发现他压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心里那个火呀。

    切,电视有那么好看吗

    洛芊婷瞥了瞥小嘴,目光也移向了电视,仔细一看电视里播放的内容,整个人莫名怔住。

    “小西瓜”洛芊婷顷刻间忘记了一切,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里,走到舞台中央的苏语甜。

    她身着一袭白色舞裙,曼妙的身姿,甜美的笑容,朝台下的观众真诚地鞠了一躬,随即引起一片掌声和欢呼声。 .fu..

    这时的她,有足够的气场,仿佛告诉看着她的人,她就是一名出色的舞者。

    洛芊婷不知道为何,眼眶莫名红了。

    她替苏语甜高兴,同时也感觉到她们其实并没有被幸福抛弃。

    “她一定会是一名杰出的舞蹈家。”她的努力,她的认真,她的不放弃,注定会让她成功。

    “嗯”苏小北回答着,目光却注视着电视里正认真跳舞的小西瓜:“本来想带你去现场看,但是”

    在见到洛芊婷后,他倒是更希望就这样单独和她相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