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韩承坚的祭日

    接下来的日子,乐雪薇是真忙,韩承毅当时对她说的‘会很忙’绝对不只是一句客套话。像韩家这样的家族,办一场祭日,那真的不亚于筹备一次大型晚宴。

    乐雪薇第一次办这样的事,什么都不懂,所以就格外的小心细致,加上对象是韩承毅的大哥,乐雪薇忙起来,就像对待自己的大哥一样用心。

    她去祭祀的寺庙和老方丈联系商讨事宜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韩承毅大哥‘韩承坚’的遗像。第一感觉是,兄弟俩长的太像了!如果不是知道韩承毅好好的活着,乐雪薇真的要以为这个人就是韩承毅!

    看来,韩天磊的相貌不是随了他三叔,而是随了他父亲。

    除了和寺庙一起做好准备,乐雪薇还要负责定酒店,因为韩承坚‘祭日’这一天,韩家的至亲都会赶来。倪俊给了她一张名单,密密麻麻全部都是韩家的宗族人员。

    乐雪薇感慨,c国韩家,果然是大家族。

    在那张名单上,赫然有着‘韩承韵’和‘苏乐君’。倪俊特别交代过,这两个人要特别注意小心照顾,因为这个韩承韵是韩承毅的二姐,而苏乐君,是韩承毅的大嫂,即韩承坚的遗孀、韩天磊的母亲。

    “呼!”

    乐雪薇用红色笔在这两个名字上划了勾,提醒自己千万小心注意,不能让这两位有什么不满意的。她倒不是怕会受到责骂,而是,至亲的弟弟和丈夫的祭日,人总是敏感而脆弱的。

    另外,在名单上,乐雪薇也看到了‘乔雨薇’三个字。

    乐雪薇扯扯嘴角,并不意外。既然是准备要订婚的未婚妻,那么带着乔雨薇参加这种场合,也是应该的……收拾收拾心绪,乐雪薇站起来活动活动身子,继续忙碌了。

    留在韩承毅身边的日子不长了,最后帮他做完这件事,他们之间也算和平结束了……

    ~~~~~

    韩承韵和苏乐君来的那天,是韩承毅亲自去接的机,乐雪薇作为秘书,自然也跟着去了。

    贵宾特殊通道口,韩承韵和苏乐君两位贵妇一出来就特别惹眼,不论长相怎样,光是那通身雍容的贵气似乎都带着与众不同的光芒了。

    乐雪薇倒是没想到,韩承韵的年纪比苏乐君还要大,韩承毅已经是个年届四十多的中年妇人,而苏乐君却只比韩承毅大了八岁,才四十不到的女人,保养的又好,真看不出来已经有个韩天磊那么大的孩子了。

    “大嫂、二姐,一路辛苦了,上车吧!家里都已经准备好了。”

    韩承毅上前去迎接两位长辈,倪俊也示意手下上前接过行李。

    韩承韵没说什么,点点头,跟着韩承毅往车上走,倒是苏乐君,一眼瞥见了跟在韩承毅身后的乐雪薇。

    苏乐君一副黑超遮面,看到乐雪薇之后,不慌不忙的拿下了墨镜,指着她问着韩承毅:“老三,这个丫头,是做什么的?是你提到的那个女孩吗?怎么这么没规矩?见到你二姐和我,也不知道打招呼?”

    她说话的时候,语气冷冰冰的,也没有拿正眼看乐雪薇。

    韩承毅回头看看乐雪薇,勾了勾唇角,却没什么笑意,“不是,她只是我的秘书。至于雨薇,过两天会介绍给你们认识的。”

    苏乐君一听,乐雪薇并不是韩承毅的未婚妻,突然就松了口气,不过看着乐雪薇的样子还是冷冷的,隐隐包含着不屑。扯着嘴角说,“我说呢!看这丫头,也不像老三你会喜欢的。

    不过说起秘书,你怎么把郝惜音换了?我看这个不如郝惜音好……郝惜音年纪大些,也稳重许多。”

    韩承毅不置可否,眉心微蹙,似乎有些不悦。

    二姐韩承韵拉了拉苏乐君,朝她摇了摇头。苏乐君忙改了口,“算了,大嫂只是随口说说,老三你别在意。”

    “大嫂哪里话,承毅不敢,上车吧!”

    韩承毅说着,伸手拉开了车门,亲自扶着二姐和大嫂上了车。韩承毅的二姐,韩承韵,刚才一直都没怎么说话,却在上车前突然回过头来,看了看乐雪薇,朝她点头笑笑。

    那笑容是包容和友好的,乐雪薇感受的到。

    对于友好的人,乐雪薇自然报以友好,她朝着韩承韵微微弯下腰,行了个晚辈的礼,韩承韵也点头欣然接受了。

    乐雪薇总结,韩承毅的二姐,还算喜欢她,而韩承毅的大嫂苏乐君,很不喜欢她……不过,都无所谓了,她又不是乔雨薇,韩家人对她的态度是什么样的,都没关系。

    ~~~~~

    ‘祭日’前天晚上,乐雪薇留在了韩家,因为这天晚上,她是没有觉睡的。

    ‘祭日’从凌晨三点就开始举行了。

    寺庙的方丈踩着凌晨灵光最弱的时候,准时到了半夏山庄,韩家上下所有人,穿着整齐划一的黑色西服,排成排站在门口迎接。乐雪薇到了这一刻,才真正感觉到一种浓重的悲伤汩汩的涌出来。

    山庄的祠堂开了,方丈领着僧徒们进入祠堂,‘祭日’日程从祠堂正式开始。

    乐雪薇作为一个外人,只能远远站在一旁看着。韩承毅、韩承韵、苏乐君、韩天磊,他们作为至亲的人跪在韩承坚的灵牌前,两位男士还好,即使悲伤也压抑在心底,而韩承韵和苏乐君很快便掌不住,望着韩承坚的灵牌哭了起来。

    听着方丈做法事的声音,再听听这哭声,看着韩承毅一动不动跪在蒲团上,凝望着兄长灵牌的样子……乐雪薇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眼眶一酸,只觉得心痛难挡,捂着口鼻,也跟着落下泪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明明是不认识的人,她和韩家也没有任何关系,可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过呢?乐雪薇一边想不通,一边眼泪还不停的往下流淌着,不停歇……

    在韩家祠堂的法事之后,对外的‘祭日’是要移到寺庙里举行的。

    其余到来的宾客不用到韩家,而是直接去寺庙参加‘祭日’,在寺庙里,法事要举行一整天,宾客们要在寺庙里净身吃斋,到了晚上,其余宾客先行离开,而至亲要一直守到凌晨,直至替逝者安放‘平安锁’。

    乐雪薇抱着紫檀木盒进去韩承毅休息的禅房,准备到了凌晨供奉的时候再拿出来,走在路上时,却意外见到本应该陪在韩承毅身边、守在祭堂里的乔雨薇身在后院。

    不但如此,她还不是一个人!前几次遇见过和她在一起的那个‘黄头发’也在!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是乔雨薇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显然是压抑了怒意和不满的。

    ‘黄头发’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舔着脸往乔雨薇身上贴,搂着她笑到:“别这么生气嘛!我这不是想你了吗?”

    “少来!告诉你多少遍了?我们之间两清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不要再缠着我了!”乔雨薇极不耐烦的打断了‘黄头发’,暴躁的将其一把推开。

    她这态度引起了‘黄头发’的不满,他冷哼到:“乔雨薇,你别以为我有多在乎你!像你这种爱慕虚荣见异思迁的女人,老子特么不稀罕!哼!不知道那个韩承毅知不知道你和我有过一段?你说,他要是知道了,你这嫁入豪门的愿望是不是就要落空了?”

    “你!你想怎么样?”乔雨薇急了,赶紧捂住他的嘴,摇着头示意他不要胡说,“你别胡说八道,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我妈说了,一定会想办法弄给你的!”

    “哼!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到现在也没给,耍我玩儿呢?”‘黄头发’显然不买账,面露凶相,“告诉你,我今儿就在这儿等着,看你给不给!”

    ……

    乐雪薇躲在拐角处听着两人的对话,只觉得心上像是有万跟刺在滚着一样——韩承毅那样贵气的男人,怎么偏偏会喜欢像乔雨薇这样的人!乔雨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要是被他知道了,他该多难过?

    “咳咳。”乐雪薇为了支开那男的,故意咳了两声,脚步也加重了,弄出些动静来。

    果然,乔雨薇和‘黄头发’都慌了。

    “有人来了!你快走吧!我一定会想办法给你钱的!”乔雨薇直跺脚。

    ‘黄头发’也怕事情闹大了,自己什么好处也捞不到,赶紧撤了。

    乐雪薇从拐角走出去,像是没有看见乔雨薇一样,径直往韩承毅的禅房走,迎面撞上乔雨薇,吃了一惊,“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前面陪着韩总吗?”

    乔雨薇观察着乐雪薇的反应,确认她没有什么异样,想着她大概没看见什么,于是神色便放松了,不屑的发出一声冷笑,“我陪什么?她那个二姐和大嫂,一看就很难缠的样子!说什么……我还没有嫁进韩家,没有写入韩家族谱,没有资格跪在哪儿!

    哼!不跪就不跪,谁还稀罕?膝盖不疼啊?”

    她话里话外,说的都是自己,根本就没想过这个时候的韩承毅有多难过!看着乔雨薇,乐雪薇的眸光越来越冷,她真怀疑,乔雨薇是喜欢韩承毅的吗?怎么能对自己的爱人和他的家人这么冷淡?!

    9okc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