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平安锁’丢失

关灯
护眼
    乐雪薇不想在寺庙这种佛门清净之地和乔雨薇起争执,更何况,今天还是韩承坚的‘祭日’。

    “请让开。”

    对于乔雨薇,乐雪薇实在给不出好脸色。

    “你什么态度?”乔雨薇伸手拦住了乐雪薇,一派颐指气使的样子,“你不要忘了……你只是韩承毅的秘书,而我是他的女朋友,马上就要订婚了!你,就是个下人!”

    乐雪薇无奈的冷哼一声,真不明白,乔万东夫妇花了那么钱砸在她身上,让她从高中起就出国留学。她在国外都学了些什么?变的比小时候还要低俗?

    “乔小姐,我还有事要做,您要是没什么吩咐,我要去忙了,请您让让。”

    不想和她浪费口舌,做无谓之争,乐雪薇放下了身段。

    乔雨薇脸色好看了些,一眼瞟到了乐雪薇手上的紫檀木盒,眼睛一亮,问道:“这是什么?”

    “‘平安锁’。”乐雪薇简单的答过,再不废话,绕过乔雨薇径直去了禅房。

    ~~~~~

    暮色四合,寺庙祭堂。

    韩承韵和苏乐君因为伤心过度、体力不支,已经去禅房休息了,宾客们也都走的差不多了,祭堂里只有韩承毅和韩天磊叔侄俩还在跪着。

    乐雪薇迈开步子,走到韩天磊身边,蹲下来,劝他:“天磊,你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还要守到凌晨,不吃不喝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嗯,好。”韩天磊看了看乐雪薇,扶着她的手站了起来,“你呢?”

    乐雪薇摇摇头,小声说:“你去吧!我吃过了,我守在这里,万一你三叔需要什么,比较方便。”

    “嗯。”韩天磊答应着,去禅房休息了。

    此时,只剩下韩承毅还在跪着。和乐雪薇离开的时候一样,韩承毅脊背挺直的跪着,姿势都没变过,像塑雕像一样定了型。乐雪薇看着心尖一阵揪痛,这会儿祭堂里没什么人,乐雪薇便跪在了韩承毅身边。

    韩承毅注视着灵牌一言不发,乐雪薇便陪他跪着,同样一言不发。有穿堂风吹过,撩起韩承毅低垂的刘海,他俊秀的五官在暮色与晚风中变得缥缈起来。

    乐雪薇侧头认真的看着他,仿佛能感受到他压抑的悲伤。

    “哎。”乐雪薇极轻的发出一声喟叹。

    韩承毅听见了,依旧没有动,只是说道:“跪着很辛苦,你去休息吧!”

    乐雪薇摇摇头,说:“你不辛苦吗?”

    “我应该的,你不用劝我,我再辛苦也不会比大哥辛苦。”韩承毅一咬牙,语气些微哽咽。

    乐雪薇低下头,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剥了外壳,说道:“我不是来劝你去休息的,我知道,劝了你你也不会去休息。但是,你从早上开始就没有吃东西、没有喝水,呐……你把这块糖吃了,补充点能量,嗯?”

    片刻的沉寂,祭堂里飘散出一股淡淡的甜腻香气。

    韩承毅终于动了动,缓缓转过头看向乐雪薇。乐雪薇跪在他身侧,同样挺直着脊背,暗淡的光线下,越发显得肌肤如雪、发如墨,她高举着手,递着糖到韩承毅嘴边。

    “啊……”乐雪薇张着嘴,小小声的劝着韩承毅。

    韩承毅犹豫了片刻,迟钝的张开了薄唇,含住了那颗糖。乐雪薇抿嘴一笑,笑容不深,但却是极满足的——好歹劝他吃了颗糖,不然这一整天都不补充点能量,不知道会不会低血糖晕倒?

    不知道为什么,乐雪薇突然又涌上来那股心酸的感觉,脸一偏,眼泪掉下来。

    她的肩膀细微颤抖着,韩承毅看的明白,怔愣住了,她这是哭了?

    “小雪?”

    韩承毅抬起手,搭在乐雪薇肩上,“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被发现了,乐雪薇所幸也不遮掩了,转头看向韩承毅,已是泪眼婆娑,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就是看到你大哥的灵牌,觉得特别难过。我不知道你大哥是怎么过世的,只是感觉、感觉好惨……好惨!”

    乐雪薇一边说,一边搭住韩承毅的胳膊,压抑着嗓音,却哭的极为悲恸!连韩承毅都感觉到了,乐雪薇发自内心的悲伤!可是,韩承毅不理解,这是他大哥,和乐雪薇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啊!乐雪薇甚至连他大哥见都没见过,她为什么会这么悲伤?

    “对不起!”

    乐雪薇一时间哭的有些失控,急忙站了起来,走出了祭堂,她一个外人,是没有跪在这里的资格的!

    冲出了祭堂,非常奇怪的,乐雪薇的悲伤便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她的悲伤,似乎只在面对着韩承坚的灵牌的时候。

    ~~~~~

    接近凌晨,别说祭堂,就连整个寺庙,都沉浸在一片静默之中。

    此刻韩家的至亲都聚在了祭堂里,只要将‘平安锁’供奉上,今天的‘祭日’日程就完整结束了。

    乐雪薇从禅房抱着紫檀木盒走进祭堂,将其恭敬的递到韩承毅手上。韩承毅接过,稍稍皱了皱眉,但只是一瞬,又将盒子转交给了寺庙方丈。方丈接过,将其供奉在祭桌上,轻轻打开盒盖。

    “……”

    突然间,方丈大惊失色的转过了身,诧异的看向韩承毅,随后又将目光转向了乐雪薇。“这、这……”

    “方丈,怎么了?”

    韩承毅感觉到事情不对,神色紧绷起来,询问的眸光看向方丈。

    方丈摇摇头,让开了身子,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指向了祭桌上那只紫檀木盒!于是,所有的目光都集中了过去――只见,紫檀木盒里空空荡荡!原先摆放的那只千足金打造,足有男士拳头大小的‘黄金平安锁’已经不翼而飞!

    “啊!”

    乐雪薇惊慌失措的双手捂住嘴,怎么会这样?下午她送到禅房的时候,还特意看过一眼,是好好的放在里面的!现在怎么会不见了呢?这只紫檀木盒,从韩承毅交给她的那天起,就只有她一个人接触过!

    毫不意外的,韩承毅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她。

    “不……”乐雪薇心下一凉,无助的朝韩承毅摇着头,“不……”

    除了‘不’字,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是想说不知道?不关她的事?还是不是她拿的?而事实上,东西是在她手上不见的!

    韩承毅的眸光一寸寸冷却下来,寒铁一样坚硬。乐雪薇无话可说,无言以对!他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保管,她却辜负了他的信任!怎么办?怎么办?

    “好啊!是你把‘平安锁’弄丢的?”

    苏乐君看这情况,显然责任在乐雪薇身上了!这个死丫头,从看她第一眼起就觉得她不顺眼,现在居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弄毁了丈夫的祭日!苏乐君疾走两步,停在乐雪薇面前,扬起手来,狠狠扇在了乐雪薇脸上!

    ‘啪’的一声中,伴随着肌肉撕裂声。

    乐雪薇抚了抚嘴角,撕裂开了。

    “妈,你干什么?”韩天磊赶紧上前挡住母亲苏乐君,“你怎么打人啊?事情都没有弄清楚!”

    转身又去扶住乐雪薇,关切的想要查看她的脸,“雪薇,有没有事?让我看看……打的厉害吗?”

    乐雪薇摇摇头,可嘴角的血丝已经流了下来,韩天磊看的心惊,急的朝他母亲低吼:“妈!你下手怎么这么重!雪薇的嘴都裂开了!”

    苏乐君突然发现事情不对劲,儿子怎么这么护着韩承毅的秘书?原来以为这小丫头长的一脸狐媚样,一定是和韩承毅不清不楚,现在看儿子这样子,好像她还和自己的儿子有什么不成?

    于是,心里更加厌弃了乐雪薇。哼道:“韩天磊!你给我弄弄清楚,这是什么场合!这是你父亲的祭日!作为韩家的长孙,这种时候,居然护着个丢了父亲‘平安锁’的人,你这是什么规矩?!”

    “我……”面对母亲的指责,韩天磊无可反驳,张口结舌面红耳赤之后,只能作罢。

    “哼!”苏乐君冷笑一声,“老三,你看清楚了?这就是她的办事能力!我劝你还是将郝惜音调回身边的好!这种女人,除了一副长相,真正办事的能力一点也没有!”

    乐雪薇捂着嘴角,抬头看向韩承毅,别人怎么想的,她都无所谓,她在乎的,只有他的看法!她知道她没有把事情做好,她不指望他原谅她,可是……能不能不用那么陌生的眼神看着她?

    仿佛没有感受到乐雪薇祈求的目光,韩承毅垂了垂眼皮,朝苏乐君答应到:“是,大嫂说得对,出了这种事,的确是无法胜任工作。”

    “……”乐雪薇脚下不稳,生生往后退了一大步,面色灰败的看向韩承毅。他生气了,她弄丢了他大哥的‘平安锁’,他生气了!全部都是她的错,她怎么能这么不小心?这么重要的东西,她怎么能让它丢了呢?

    没了‘平安锁’,只好用韩承坚的生辰八字替代,日后补上‘平安锁’再重新供奉。

    之后,很是忙乱了一阵,但乐雪薇这个‘罪人’再也没有插手的资格了!韩承毅也再没看过她一眼……

    而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注意到,一直站在一旁的乔雨薇,她脸上那一股战战兢兢、忐忑不安的表情,还有韩家人将罪责怪到乐雪薇头上之后,那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9okc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