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不准这么叫我

关灯
护眼
    看到Berluti手工男士商务皮鞋,乐雪薇立即反应过来,这人不是韩天磊,是韩承毅!乐雪薇手一伸,条件反射的想关上门,却被韩承毅一只手伸进来摁在门板上挡住了。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进来!”

    乐雪薇的抗议,根本毫无意义。

    韩承毅手掌在门板上一拍,轻轻松松进入房间,如入无人之地!

    房间里只点了盏台灯,光线比较暗淡,可即使光线再暗淡,乐雪薇现在也只穿着吊带睡衣,露在外面的肌肤还是看的见的!乐雪薇本能的想去拿件外套披上,却被韩承毅一把拉住了。

    “你穿成这样?”韩承毅审视着乐雪薇,语气阴森而冰冷,目光幽暗锋利,“你刚才以为是天磊,就穿成这样去开门了?那现在,如果站在这里的不是我,而是韩天磊,你是不是也被他看光了?!”

    说到后来,已是控制不住的暴跳如雷!

    “我……我……”乐雪薇下意识的摇摇头,“我一时没注意,我不是……”

    “不是什么?”韩承毅冷硬的打断了她,手臂一收,将她拉进了怀里,靠在胸膛上,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韩承毅毫不费力的发现了乐雪薇脖子上那些斑驳的红点,于是,怒意再也压制不住了!

    “乐雪薇!你……这是什么?”

    韩承毅猛的扼住她的脖子,推着她压在了狭小的床上!这些斑驳的红点,像是‘罪证’一样,昭然揭示了乐雪薇有了别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很可能就是他的侄子韩天磊!

    强烈的嫉妒拨弄着韩承毅的神经,火苗从神经末梢一直燃烧迅速延至大脑顶端!韩承毅只觉得脑子里瞬间充满了热血,难受的像是随时要炸开一般!

    “啊!”韩承毅扬起拳头狠狠一拳捶向乐雪薇,乐雪薇根本避无可避,只有惊惧的闭上眼。

    然而,预期的拳头和疼痛并没有到来!乐雪薇睁开眼,看向身上的男人,只见他这一拳头砸在了墙壁上,简易房的墙壁虽然并不牢固,可是,也不至于太脆弱,而韩承毅这一拳头下去,竟然生生将墙壁给打出个洞来!

    “韩承毅?!”

    乐雪薇吓坏了,墙都砸成这样了,何况他的手?

    “韩承毅,你起来,让我看看你的手!”

    乐雪薇企图推开韩承毅,可韩承毅趴在她身上一动不动,无论她怎么推他,他都是岿然不动!

    韩承毅静静的趴在乐雪薇身上,良久……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猛然间,他霍地拔出陷在墙壁里的手,松开乐雪薇站了起来。他没有再看乐雪薇,而是站起来转身就要走。

    “韩承毅!”

    他这样子,让乐雪薇觉得害怕。乐雪薇不由自主,伸手拉住了他。

    “放手!”韩承毅没回头,脚步顿了顿,冷冰冰的警告乐雪薇。

    “你让我看看你的手……流血了……”

    乐雪薇想去拉他手上的手,可是韩承毅一扬手臂,避开了。动作之快,躲避她,犹如躲避蛇蝎!乐雪薇怔愣住,不明白他怎么这么讨厌她?还是因为‘平安锁’那件事吗?

    的确是她没有保管好,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生气,可是,我不是故意的……”乐雪薇低下头,为那件事情道歉。

    “不是故意的?”韩承毅扬起脖子,喉结在颈间随着声带轻轻震动,“这种事情,你还能不是故意的?你要是不愿意,谁能逼你?”

    “……”乐雪薇错愕,澄澈的眼底写满了不解,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听不懂?他们俩现在说的是同一件事情吗?感觉到这当中有什么误会,乐雪薇想要解释,“承毅……”

    “不要这么叫我!”

    韩承毅突然发出一声爆喝,转过身垂眼极为厌弃的看着乐雪薇,几不可查的摇着头,“别这么叫我!你不配!不是所有女人都有资格这么叫我的!”

    “我……”乐雪薇懵了,大脑里一片空白,她究竟是犯了多大的错误,惹来他这么大的怒意?是为了‘平安锁’吗?可是,当时他也没有这么生气啊!究竟有什么误会,是她不知道的?

    “承毅……”乐雪薇尝试着再去拉他。

    “闭嘴!”韩承毅一挥手再次躲开了,咬牙切齿的再次警告她,“不准你再这么叫我!你这么脏的女人,让我恶心!”

    脏?乐雪薇当然不会不明白他说的‘脏’是什么意思,可是……她除了他,哪里还和别的男人有过什么?就算是‘脏’,那也是被他韩承毅弄脏的!

    乐雪薇委屈的颤抖着唇瓣,带着哭腔指责韩承毅:“你说我什么都好,可是,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脏?全天下就你最没有资格说我脏!你别忘了我,是谁把我弄脏的!”

    “哼!”韩承毅发出一声冷哼,阴恻恻的笑到,“我弄脏了你,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随意勾搭男人了?乐雪薇,想不到你这么贱!好!从今以后,你不用担心我会再缠着你,我韩承毅对脏兮兮的东西没有一点兴趣!

    你放心,现在不是你不愿意跟我,你听好了,是我不要你了!从今以后,我再不会碰你一下!我连看都懒得再看你一眼!”

    房门被大力拉开,韩承毅一阵风一样,从乐雪薇眼前消失了。乐雪薇茫然而错愕的看着大开的房门,眼泪后知后觉的涌了出来……她到底做错什么了?让他这样说她,这样对她?

    ~~~~~

    第二天清晨,韩承毅没等韩天磊起来和他告别,带上倪俊就要走。他本来是为了乐雪薇来的,现在他对她已经没有任何留念了,也就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

    韩承毅出了简易房,经过前面的空地,准备上车。

    空地上有几个工人支着炉子在煮什么东西,空气里飘荡着一股草药味,看到韩承毅忙站起来打招呼:“总裁,您早,这么早就要走了?”

    韩承毅不在意的点点头,随意指了指炉子,问道:“在煮什么?怎么闻着一股药味?”

    “噢,在煮点药茶。这山区不知名的小虫子特别多,我们都是粗人,皮糙肉厚的,在山里泡习惯了,倒是没什么感觉,可是一些女孩子受不了。被这小虫子一咬就是一个紫红的印子……那个乐助工最明显了!脖子上被咬了一圈都是这种印子……喷多少药水都没用,所以,我们就想着用土方子煮点药茶给她熏熏……”

    乐助工?是小雪吗?听着工人的话,韩承毅倏地想到乐雪薇那一脖子的斑驳印记!昨晚上光线那么暗淡,他还以为是……可是,听工人这么说的时候,韩承毅立即想到:坏了,他又冤枉小雪了!

    没有多想,韩承毅迅速的转过身,朝着简易房走去,脚下生风,恨不能一脚跨进乐雪薇房里。他错怪她了,她想要怎么样惩罚他都可以!该死,他居然对她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到了乐雪薇的房门前,韩承毅顾不得其他,抬手就敲门,并且敲的很响。

    “小雪,小雪,是我,承毅……你醒了没有?起来给我开开门好不好?是我不好,你开开门,你要怎么罚我都好,嗯?”

    任凭韩承毅怎么敲门,里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韩承毅叹息,想着,难道小丫头又是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在睡觉?想了想,掏出手机来拨通了乐雪薇的手机。手机响了很久,终于接通了。

    “喂?”电话那头传来乐雪薇软糯的声音。

    “小雪,是我,你给我开开门,我在你房门口。”韩承毅握着手机的手竟然有些颤抖,为了个小丫头这样患得患失,他想自己一定是病了,并且病的不轻!

    “嗯?你在我房门口?”乐雪薇的声音充满了疑惑,“可是,我不在房间里啊!”

    韩承毅脸色一沉,不相信,“你别骗我,我知道你生气了,你开开门,我认罚,行不行?”

    “我真不在房里。”乐雪薇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奈,“今天要下去勘察温泉的地形,商定引温泉的路线计划,我一大早就和勘察队一起出门了,嗯……已经走了一个小时了。”

    “……”韩承毅狭长的桃花眼眨了眨,竟然有种孩子气的茫然!“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

    “这个,不一定,也许很快,也许今晚也不能回来。”乐雪薇实话实说,这种事情真的说不好。

    电话这头的她,和韩承毅通着电话也很惊讶,明明昨晚他都把话说的那么绝了,怎么一早上起来,态度就发生了这么180度的大转变?居然向她认错,还说任她惩罚?

    “乐助工,快跟上!”

    “哎,来了。”

    电话那头传来乐雪薇和同事说话的声音,乐雪薇匆匆和韩承毅说了再见,便挂了电话。

    韩承毅握着手机,心里七上八下,看来今天是走不成了,不留下来把小丫头的事情搞清楚,他回去也不安心,肯定是什么事情也做不了的。

    “倪俊,去车上,通知所有部门主管,一个小时以后,召开视频会议,让他们用msN将会议需要的文件传过来……”

    “是。”

    倪俊一边答应着,一边去忙了,看来,今天是走不成了。

    9okc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