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本性难移

    接连两天,一直在下雨,又刚好是周末,韩天磊放了乐雪薇两天假,让她回市区去逛逛。

    “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不要总跟我们男的一样,窝在山里,休息的时候,去逛逛街,买买东西什么的,可惜我太忙了,不然就陪你一块去了。”韩天磊这样劝着乐雪薇。

    乐雪薇笑到:“我去买东西,你给钱吗?说的好像逛街买东西不花钱一样。”

    韩天磊一点的头,伸手就去掏钱包,抽出一张卡递给她,很认真的模样:“给你……这是我三叔的附属卡,你就是刷套房子都没问题。”

    “……”乐雪薇一怔,推开那张卡,笑到,“别开玩笑,我真拿啊!”

    “我没开玩笑,是真给你!”

    韩天磊深邃清澈的双眸无比真诚的注视着乐雪薇,看的乐雪薇一阵心惊——这孩子,怎么突然这样看她?微妙的情愫在空气里滋生,乐雪薇觉得有点别扭。

    “咳咳,别闹了,我不要你的钱。”

    乐雪薇觉得韩天磊的目光太热切了,轻咳着讪讪的躲避过,站了起来。

    “是该出去逛逛了!窝在山里都要发霉了……咳咳,那什么,既然韩总工放我假了,那我就走了!”

    乐雪薇嘴里说着,不等韩天磊再说话,人已自顾自的出了办公室,一路跑出了简易房区。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呢?她怎么觉得韩天磊有点不太对劲呢?看她的样子……就好像、就好像对她有点意思一样?刚才还把自己的金卡掏了出来!

    韩承毅的侄子韩天磊对她有意思?这想法太惊悚了!乐雪薇派了拍脸颊,警告自己清醒点,不要胡思乱想的。这怎么可能呢?韩天磊明明知道她和韩承毅的关系……咦,一定是她想多了!

    为了不让自己多想,乐雪薇搭乘了小巴士回了T市。

    刚回到T市,下了公车到了T大校门口,乐雪薇就遇上了一个人——正是那天被她在电话里迁怒的渠礼阳。

    渠礼阳看到她,显然受了那天那通电话的影响,急速的移开了视线,装作没看到乐雪薇,躲躲闪闪的加快了脚步要走。乐雪薇一看这情况,赶忙上前去追他。

    那天的事情,本来就是她不对,渠礼阳一个字都没说,就被她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后来想想,还真是不好意思。

    “学长!”

    乐雪薇快步追上渠礼阳,拉住他,气喘吁吁的说到:“跑什么啊?就这么怕见我啊?”

    “这……”渠礼阳支支吾吾的说到,“不是你说,以后、以后……”

    “以后什么啊?”乐雪薇不耐烦地打断他,笑到,“那天是我不好,我心情不好,刚好被你赶上了。你别介意啊!”

    渠礼阳讪讪的扯扯嘴角,还是不怎么敢看乐雪薇,摇头说:“我不介意,我对你……哪有什么资格介意?”

    这话一下触碰到了乐雪薇善良的内心,乐雪薇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对了,上次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他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已经不是没事可以随意聊天的关系,所以乐雪薇想,渠礼阳没有什么事,应该是不会联系她的。

    渠礼阳听她这么问,表情更尴尬了,吞吞吐吐的说:“没……没什么事。”

    “说吧!”乐雪薇真见不得他这副温吞的样子,挑起了眉催促到,“快说,我要是能帮忙,一定会帮忙的。”

    “这……”渠礼阳涨红了脸,像是鼓足了所有勇气,“那个,雪薇,你能借我点钱吗?”

    “……”话音刚落,乐雪薇脸色刷的变了,‘钱’在他们之间不只是个敏感的话题,甚至可以称之位‘禁忌’!就是因为‘钱’,她和他才变成了今天这种局面。

    渠礼阳居然又跟她借钱?她没有听错吧?

    渠礼阳自己也知道不好意思,支吾道:“不、不方便就算了……你当我没说过。”说着,转身就要走。

    却被乐雪薇一把拉住了,乐雪薇盯着他,问:“要借多少?”

    渠礼阳应当是真的很缺钱,狠狠心说到:“5000。”

    乐雪薇一听,只是5000块?数目倒是不大,渠礼阳应该是真的急用,他要是想从她这里骗钱,不会只要这个数目,而且方式也太过直接了。乐雪薇点点头说:“钱我有,不过,你要告诉我,用来做什么。”

    经过以前的事,她对渠礼阳不可能无原则的好了。

    “嗯,我妈病了,又住院了,现在医药费还……”

    渠礼阳说了一半,停住了。他不用多说,乐雪薇已经明白了。

    “走吧!去学校大门口那个银行,我去取给你。”乐雪薇没多考虑,看病治病的钱,她觉得还是应该要借的,没有什么比人的健康还重要。

    看着乐雪薇走在前面的背影,渠礼阳心里又苦又涩,这么好的女孩子,他是被猪油蒙了心吗?怎么会亲手将她给推开了呢?现在就算是后悔也没用了,他对她做了太多不是人干的事了!

    ~~~~~~

    T大正门口,韩承毅正准备去乔雨薇家里,路过这里。

    今天是周末休息日,路上人比较多,车流也很堵。韩承毅的车刚好堵在路口,进退两难。他正有些无聊的看着车窗外,那么凑巧,就看到了正在银行的自动提款机钱取钱的渠礼阳和乐雪薇。

    乐雪薇将一沓子钱用信封装好,递到渠礼阳手上,“拿好了,坐车的时候小心点,车上人多,别让小偷扒走。”

    “嗯。”渠礼阳点着头,手里拿着钱,感激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行了,你快去医院吧!看见阿姨,替我问好,我……就不去看她了。”乐雪薇拍了拍渠礼阳的肩膀,他们已经不是那种可以见家长的关系了。手放下来的时候,发现渠礼阳的衬衣领子歪了,于是笑着摇摇头,替他整了整,“学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们虽然不能做朋友,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过的好好的。”

    “嗯。”渠礼阳红着眼,哽咽着答应了一声,扭头跑向了公交站牌。

    乐雪薇不由自主的跟上前两步,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

    而这一幕看在韩承毅眼里,那就是——深情款款、难分难舍!好一副让人感动的画面啊!

    韩承毅随手抓起一旁酒柜上的玻璃杯,扬起脖子,将里面的威士忌一饮而尽,而后将杯子狠狠掼在桌面上,那只杯子竟然在顷刻间,碎了!韩承毅不胜其烦,伸手将碎片一拨,玻璃碎片顿时撒的整个车厢都是。

    坐在一旁的倪俊心头一凛,三少这是……这究竟是生自己的气呢?还是生乐小姐的气?明明就放不下她,却硬要死撑着……哎,看来陈晋文还得要仔细查查,怎么想乐小姐都不是那种会‘监守自盗’的人。

    这不光是为了乐小姐,也是为了三少,三少要再这么下去,又该变得像十年前韩家家道中落、兄长被杀害时那样的消沉了!

    绿灯亮了,车子开始往前行驶。

    倪俊突然指着车窗外,喊道:“停车!”

    司机听到吩咐,赶紧一个急刹车。闭眼养神的韩承毅不悦的睁开眼,说到,“倪俊你怎么也变得一惊一乍的?突然停什么车?”

    “不是,三少你看!那是渠礼阳跟谁?不是乐小姐啊!”倪俊神色紧张的指着窗外。

    韩承毅一听,猛的坐直了身子看了过去。这一看,把他气得不轻!

    渠礼阳这个人渣!刚才才从小雪那里拿了钱,两个人还那么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可他一转身,竟然又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车门被拉开,韩承毅下了车,倪俊在他身后撑着伞,急急跟上他的步伐。

    渠礼阳正送探完病的表姐出来,才把人送上车,紧接着脖子就被人扼住了,不由分说拽着就往医院花园里走,韩承毅一直将人拖到草地上才猛的一用力,将其摔了个结结实实!

    “韩、韩……”

    渠礼阳惊恐的看着浑身冒着怒意的韩承毅,不断的往倒退着。“你想干什么?我……我没有得罪你!”

    天上下着小雨,韩承毅的刘海淋了雨,沾在眉眼上,越发显得他整个人阴郁无比似地狱修罗。他倏地弯下腰,单肘部用力砸向渠礼阳的胸口,痛的渠礼阳当即嗷嗷直叫。

    韩承毅一勾唇,恨道:“你这个人渣!小雪为了你,什么事都愿意做!你居然一点都不知道珍惜她?狗改不了吃屎!你还敢背着她和别的女人乱搞?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说着,右手虎口猛的扼住了渠礼阳的喉咙!

    “不、不……咳咳……我没……我和雪薇,分、分手了!咳咳……”

    渠礼阳呼吸困难,说话也说不清楚,可他说他和小雪分手了?韩承毅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人渣!男人居然敢做不敢当!

    “你说什么?和小雪分手了?你特么骗谁?你们不是和好了吗?”

    明明是愤怒的话语,却又带着那么浓重的醋意!韩承毅知道,他嫉妒这个男人,尽管他一无是处、一无所有,可是,他却能让小雪死心塌地的爱着他,为了他,一次又次犯傻!

    凭什么?小雪宁愿回头跟这个人渣,也不愿意跟他?!为什么?!

    9okc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