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哪也不许去

    重新坐在D·s集团总裁办公室的小办公桌上,乐雪薇有种不真实感,她实在是不明白,怎么莫名其妙的,她又回到总裁办公室了?更奇怪的是,乐雪薇发现,韩承毅居然进了休息室就没出来。

    拿着手里整理好的日程表,乐雪薇敲响了休息室的门。

    “进来。”是韩承毅低沉略带沙哑的男中音。

    “总裁,这是今天的日……啊!”

    乐雪薇推开门走进去,话还没说完,就猛的转过了身子捂住了眼睛。嘴里叫着,“你没穿衣服你怎么不说?你还让我进来!”

    韩承毅刚从浴室出来,洗去了一身的脏污,此刻只在腰间松松垮垮的系了条浴巾,堪堪遮住重点部位。但即使如此,他完美的身材还是足以惹人遐想、大吞口水。

    “嘁!”

    韩承毅伸手捋了捋潮湿的头发,毫不在意的说,“你躲什么?比这更彻底的,你又不是没看过。”

    “这、这……”乐雪薇觉得,跟姓韩的人沟通就是困难,不论是大的还是小的。“你好了没有?要不然,我摆在这里,你自己看……”

    “好了。”韩承毅疲惫的往床上一坐,突然捂住唇瓣咳了起来,“咳咳……咳咳……”

    浓眉不由紧蹙,看来昨晚上担惊受怕、心力交瘁,这会儿后遗症出来了——十年了,自从十年前死里逃生,在这十年来,他为了振兴韩家,连一次小感冒都没让自己得过,居然为了个小丫头折腾病了?!

    乐雪薇听到他说好了,便转过了身子来。

    谁知道,这一转身,乐雪薇叫的更大声了。“啊……”

    “咳咳……别吵!”韩承毅不耐的皱着眉,压低了嗓音拍拍身边的位子,“过来。”

    乐雪薇果断的摇摇头,她又不是傻子,他分明比刚才脱的更干净了好不好?连浴巾也扯了,现在光着身子还想让她过去?谁过去谁脑残啊!

    “那、那什么……你慢慢穿啊,我还是去外面等着你……”

    说完转过身就要出去,再留在这里下去,铁定要发生问题啊!

    “回来!”

    韩承毅凝眉气急败坏的朝着她低吼,小丫头不管不顾就是要出去,没办法,他只有站起来拉她回来。因为身体的不适,体温这个时候已经升了上来。

    乐雪薇被他抱在怀里,感觉像置身于火炉中,刚要挣扎就发现了他的异常。

    “你、你怎么了?”犹豫身后的人没有穿衣服,乐雪薇虽然担心,但却一动不敢动。

    “咳咳……别动。”韩承毅咳的越来越厉害,接触到乐雪薇温软馨香的身子只觉得舒适的不得了,干脆趴在她身上不动了。

    “喂!”乐雪薇感觉到身上骤然压下来的重力,不满的皱着眉抱怨,“你别压着我啊!你很重啊!”

    “咳咳,别动……”病了的韩承毅,一下子变得比平常软弱了许多。

    乐雪薇没来由心尖一颤,终于转过了身子扶住了他,并且暗自告诫自己非礼勿视。“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烫?发烧了?发烧了还不穿衣服……我扶你去床上。”

    费了老半天劲,乐雪薇终于将韩承毅在床上安顿好,一摸他的额头——温度真是烫的吓人!不行,得赶快通知倪俊找医生来。

    乐雪薇站起来要去打电话,刚一动就被韩承毅拉住了手,“你去哪儿?不许走,你必须待在我眼皮子底下!你要是再让我找不到你试试,我真的打断你的腿!”

    他这话在乐雪薇听来毫无缘由,她不由啼笑皆非的摇摇头:“我不是去哪儿,你发烧了,我让倪俊给你找医生过来看看,好不好?”

    “不许去,就在这里,咳咳……”韩承毅一边说,一边咳,宽大的手掌死死包住乐雪薇的小手。

    乐雪薇觉得病了的韩承毅简直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只好答应他,“好,我不走,把你手机给我一下,我手机在外面桌上。”

    韩承毅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乐雪薇一手被他握着,站了起来,另一手吃力的去够对面床头柜上的手机,“哎……”手机够到了,脚下却一滑,整个人扑到了韩承毅怀里。

    韩承毅乘势掐住她的腰,将她拎了起来平放在自己身上。

    “啊!”乐雪薇惊呼之余,不由惊诧的瞪向他,原来他刚才那一副娇弱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这不是挺有力气的吗?

    后脑勺被猛的托住大力压了下去,四瓣唇毫无悬念的贴合在一起。韩承毅像是个饥渴症患者,用尽了全身力气在进行着这个吻,乐雪薇只觉得他表现出从未有过的疯狂,嘴巴在他的啃噬下变得麻木没有知觉。

    “别、别……”

    停顿的间隙,乐雪薇粗喘着发出抗议。

    韩承毅如愿的结束了这个吻,但并没有松开她,而是郑重的捧着她的脸摁在自己狂跳的心口上。

    这样近距离的听着他的心跳,乐雪薇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只觉得手心都紧张的渗出汗来了。

    “让我起来,我要打电话……”乐雪薇撑着韩承毅坐起来,一手仍旧被韩承毅牢牢握着,乐雪薇真不明白他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喂,倪先生?嗯……”乐雪薇单手握着手机,把韩承毅的情况说了一下。“嗯,让医生到这里来吧!”

    倪俊很快带着医生来了,两人脸上都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情,这十年来,韩承毅除了枪伤、刀伤、格斗伤,什么时候见他像这样病倒过?

    乐雪薇见医生来了,想把手抽出来,却不料韩承毅还是不肯松开。乐雪薇急了,“你怎么了?我不走!”这人,怎么跟小孩子一样?

    韩承毅不理睬她,固执的抓牢她,“不许走……”

    医生和倪俊就站在一边,乐雪薇这样被他拉着,涨红了脸尴尬的站在那儿,臊的不行不行的。

    医生和倪俊都是识趣的人,自动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各做各的事。

    等韩承毅输上液,医生走了之后,乐雪薇叫住了倪俊,求助他,“倪先生,你看这……我还有事要做呢!那些日程,总要去取消。”她总不能一直被韩承毅拉着。

    倪俊朝乐雪薇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说:“乐小姐,您就顺着点三少吧!他要不是为了你,也不至于……”

    “倪俊!谁让你多嘴了?出去!”没等倪俊说完,韩承毅便厉声喝断了他。

    倪俊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乐雪薇,无奈的转身带上门出去了。

    乐雪薇不明白了,韩承毅病了,怎么就是为了她?她这些天都没见过他好不好?难道说,她那天落进河里,自己没病倒,倒是把病毒隔空传给他了?真是好笑!

    “你要拉着我到什么时候啊?”乐雪薇无奈的翻翻白眼,气不顺。

    韩承毅面色冷了下来,但却死咬着牙关不放,“你就这么不愿意守着我?告诉你,不论你愿意不愿,你都得守着!”

    “是,我是你的私人秘书,行,我守着你……但我现在先去把行程取消掉行不行啊?”乐雪薇真是无法理解,他们俩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凭什么对自己这样忽冷忽热、为所欲为的?

    “不行,倪俊会处理的,你就在这里,一步都不能离开我。”

    韩承毅确实是很不舒服,说话都带着气声了。

    乐雪薇看他的确是病的不轻,只好由着他,乖乖在他身边坐下。韩承毅的手机突然响了,是韩天磊打过来的。韩承毅一手拉着乐雪薇,一手在输液不方便接,结果又是乐雪薇接的。

    “喂?”

    “喂……雪、雪薇?”韩天磊的声音听起来也怪怪的。

    乐雪薇心想,这叔侄俩都是怎么了?“嗯,是我,你三叔他……要他听吗?”

    “不、不用了,我就是打电话确认一下你没事……幸好你昨天不在出事的那辆小巴上,要是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雪薇,你不知道,我和我三叔昨天都吓坏了,三叔调了直升机和人来,下到山谷下面找了你一夜,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电话那头,韩天磊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可是乐雪薇已经没有心思听了。

    原来,他今天这么狼狈是因为这个……他担心了她一整夜,带着人找了她一整夜,原来倪俊说的让她顺着他,是这个意思?

    乐雪薇微张着嘴看向韩承毅,韩承毅这会儿倒是把眼镜闭上了,大概是听到韩天磊在电话里说的话了——乐雪薇抿嘴一笑,他还不好意思了?这男人真是,平时不是霸道强势惯了吗?怎么这个时候还不好意思起来了?

    照理说,韩承毅病着,乐雪薇不该笑的,可是,她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再上扬,欣喜一直从心底泛上来。

    被他握住的手改成十指相扣,乐雪薇掀开被子爬上床躺在他身边。韩承毅的身子蓦地僵了一下,又缓缓放松下来。胸前靠上一颗小脑袋,手臂也安静的搭在他腰间。

    “干什么?”韩承毅这一问,属于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乐雪薇看出了他的心思,却不拆穿,抿嘴忍着笑:“我也累了,躺一会儿。”

    这是自乐雪薇离开半夏山庄后,两人最亲密的举动了。韩承毅悄悄睁开眼,低下头在她柔软的发顶满足的吻了一下,搂着她安然入睡。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