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她才是那个女孩

关灯
护眼
    乔雨薇按照康慧珍教的,再和韩承毅约会的时候,便开始套他的话了。

    “来,吃吧!”

    韩承毅把切好的牛排递到乔雨薇面前,他照顾她,总是这样面面俱到。

    乔雨薇一边往嘴里塞着牛肉,一边抬头看着韩承毅,在心里酝酿了一下措辞,试探着问韩承毅,“承毅,你能说说我们十年前认识的事给我听吗?”

    韩承毅切牛排的手一顿,沉默了片刻,笑了,想到十年前的事,他的笑容总是变得出奇的温暖。“你还真是……十年前你虽然很小,但是,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真的就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乔雨薇心尖一跳,十年前……发生了很大的事?什么事?她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韩承毅笑着摇摇头,替她添了点红酒,垂眼说到:“我还以为,和你相处了这么久,你多少会想起来一点。看来,当时的我样子实在是太惨了,过了这么久,你还是一点没有认出我来。”

    他的话,让乔雨薇越听越糊涂了。

    “十年前,在‘隐湖’山区,你还记得吗?”韩承毅放下刀叉,好整以暇的看着乔雨薇。

    十年前‘隐湖’山区?乔雨薇茫然的看着韩承毅,心里开始慌乱了——她从来没去过‘隐湖’,长这么大,她就从来没去过‘隐湖’!

    韩承毅包容的一笑,狭长的眼睛半眯着,眼线因此而显得越发长。

    “十年前,我在‘隐湖’出了车祸,车子挂在悬崖边上……我以为我死定了,不过,有个小女孩出现,敲了我的车窗,问我是不是还活着。”韩承毅默了默,问乔雨薇,“还没有想起来吗?”

    乔雨薇不知道该说想起来还是没想起来,因为他说的这件事她很肯定,并不是发生在她身上!

    幸好,韩承毅没有接着往下问她,而是接着说到:“小女孩知道我还活着,她明明自己就那么一丁点大……却凭着惊人的毅力,将我从悬崖上救了下来,拖着我到了公路边上,拦车将我送往了医院。如果不是她,我已经死了……”

    韩承毅的眸光越发柔和,不禁握住乔雨薇放在桌上的手,对着她暖暖一笑:“想起来没有?你就是那个小姑娘。”

    “……”乔雨薇完全石化了,言语无法形容她此刻的震惊!

    原来,这就是韩承毅对她这么好,说要娶她为妻的原因!怪不得,觉得他对她的好简直毫无理由,有的时候甚至有些过分!原来,他把她当成了救命恩人!

    可是,乔雨薇很肯定,那个人根本不是自己!那么,韩承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会?

    “怎么、怎么会……”乔雨薇紧张的握紧了手,害怕泄露了此刻的心思。要是被韩承毅知道她根本不是当年那个救他的小姑娘,他还会对她这么好,还会愿意娶她吗?

    韩承毅善解人意的接着她的话往下说:“我怎么会记得你,怎么会找到你,是吗?”

    乔雨薇木然的看着韩承毅,心慌的吞了吞口水。

    “当时,我拽了你校服上的名牌,上面写着四年a班、乔雨薇……怎么,你回去的时候,没发现名牌不见了吗?”韩承毅想起那枚至今还被自己收藏着的名牌,不禁露出一丝自得的笑,“知道吗?那枚胸牌,我到现在还收着。”

    乔雨薇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

    她心里很清楚那个小姑娘不是她,别说她从来没有去过‘隐湖’,就算是当真被她碰到那样的事,以她的性子,怎么可能不自量力的去悬崖边上背个半死不活的男人下来?

    但是,她明白,她是不能说出真相的!既然韩承毅以为她是,那她就只能承认她是!而且,一定要想尽办法,保住这个秘密,让韩承毅一辈子都这么认为!

    看来这是天意,不知道这件事究竟是谁做的,居然还戴着她的‘名牌’?!

    蓦地,乔雨薇想起了一个人,心底立即涌上来一股惧意!穿着校服,戴了她‘名牌’的人——难道会是乐雪薇?这么想想,十年前,乐雪薇似乎是曾经去过‘隐湖’,说是班上搞什么野外郊游活动!

    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乔雨薇一顿饭吃的是心不在焉、战战兢兢。

    原来不知道韩承毅为什么对她好,她还没有这么怕,现在清楚了,就更害怕了——谎言一旦被揭穿,她很可能就会被打回原形了!不行,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韩承毅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还以为她是在想十年前的事,看她皱眉思索的样子,安抚她说:“想不起来也不要紧,你这么善良,大概做的好事太多了,所以不放在心上。”

    乔雨薇干笑两声,赶紧说到:“不是啊!我记得,你这样说,我就记起来了。”

    “嗯,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我这条命都是你的,所以,什么最好的,我都愿意给你。”韩承毅轻握住乔雨薇的手,神情专注、信誓旦旦。

    ~~~~~

    一回到家,乔雨薇就去找了康慧珍。

    “妈,妈,怎么办?你得想办法,快点把乐雪薇那死丫头送出国,最好让她永远都不要回来了!”乔雨薇沉不住气了,怎么想,那韩承毅说的那个女孩是乐雪薇的可能都很大。

    “出了什么事?你这么火急火燎的?不是已经在办了吗?”康慧珍就是看不了女儿这一副有点事就跳脚的样子,当年她要是这样,也当不了校长夫人了。

    “妈……”乔雨薇管不了那么多了,着急忙慌的把韩承毅说的话对康慧珍说了一遍。

    康慧珍一听,也懵了。母女俩想的一样,韩承毅要找到的那个女孩,只怕真的是——乐雪薇!

    首先,乐雪薇由外婆养大,家庭条件可想而知很拮据,康慧珍在乔万东的施压下,也去看过乐雪薇几次,每次都带着乔雨薇穿过用过的东西去,这当中旧校服当然就有在!

    二来,像从悬崖上救人这种事,一听就像是那个丫头做出来的事,和她短命的母亲乐慈一样,乐雪薇天生这方面傻的可以!

    第三,康慧珍不是乔雨薇,十年前的事,她比乔雨薇记得清楚的多!十年前乐雪薇确实去过‘隐湖’山区,并且,似乎在那里发生了很大的事情,回来之后人就大病了一场。

    因为那一次病的相当厉害,乐雪薇高烧不退、梦呓不断,乔万东在医院里守了几天几夜……所以,康慧珍记得特别清楚!

    根本不用求证,康慧珍已经百分百肯定,韩承毅真正要找的人是乐雪薇而不是乔雨薇!

    但是,康慧珍怎么可能把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转头拱手送人?

    “死丫头,还是命不好……做了这种好事,反而偏偏没有命享受。这一切都是天注定的,居然让韩承毅以为那是你,雨薇,这是你的好运来了,千万要抓牢!”

    康慧珍露出一丝奸佞的笑,眸光充满了贪婪和邪恶。

    乔雨薇忙附和母亲:“我知道,我会的,但是妈……你要想办法早点让她出国才行,留在这里始终是祸害!”

    “放心,我会催着你爸爸的!”

    ~~~~~

    在乔万东的极力促使下,乐雪薇不得不把出国这件事提上了议事日程。只是,鉴于以往每次提起辞职都失败的经验,乐雪薇还不知道怎么向韩承毅开口。

    周末的时候,外婆搬家,不用说,这件事当然是倪俊安排好的。其实也不用搬什么,倪俊安排的房子,那是拎包就能住的。

    韩承毅居然也舔着脸来了,偏偏外婆还特别喜欢他,看见他脸上就堆满了笑。

    搬完家,安顿好一切,外婆开始给韩承毅切西瓜了,一边切一边说:“承毅辛苦了……来,这西瓜可甜了。”

    “谢谢外婆。”韩承毅在外婆面前装的还真是乖巧,让人挑不出刺。

    对此,乐雪薇已经麻木了,他喜欢自欺欺人,喜欢唱独角戏都随便他了。

    正好,趁着外婆在,当着韩承毅的面,乐雪薇想把出国的事情提出来。

    “外婆,我想出国留学。”乐雪薇说这话时,只看着外婆,不看韩承毅。

    韩承毅今天没有穿西服,一身休闲的薄线衫套在身上,领口微敞、斜斜的挂着,露出锁骨的一端,整个人显得慵懒而随意。一听乐雪薇这突如其来的话,原本闲适的吃着西瓜的动作猛的僵住了。

    外婆听了,却是很高兴:“真的吗?决定了?哎……我说你这孩子聪明,一直就劝你要出国,你看你一直还不愿意。就是这费用……”

    乐雪薇察觉到韩承毅两道带着审视的灼热目光射向自己,只能强忍着装作没看见,继续对外婆说:“外婆,费用您不用担心,是学校给我保送名额。我去了那边,自己打工挣生活费就可以了,学费和住宿费都是学校提供的。”

    “啊!真的?”外婆简直是喜出望外了,只拍手笑到,“那太好了!外婆就知道,雪薇是最聪明的,你和你妈妈一样!”

    突然,‘叮铃’一声脆响,是韩承毅把水果叉放在了果盘上,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这一声……动静有点大。连外婆都察觉他不对劲了,回头诧异的看向他。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