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你不能进去

关灯
护眼
    说话间,乐雪薇已经清洗完伤口,上好了药,正弯着腰伸着胳膊,绕着男子的胳膊一圈一圈的缠绷带。

    “本来也可以用纱布,不过我想还是缠着绷带压力大一点,还是缠着吧!”

    男子低头看着在自己胸前滚来滚去的那颗小脑袋,心里居然滋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像暖流一样从心房上妥帖的熨烫过,奇异的舒适。

    “好了!”乐雪薇缠完绷带,用最后的绷带头子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抬头看向男子笑道:“呵呵,是不是很漂亮?”

    男子碧玺蓝的眼睛眨了眨,表示赞同:“很漂亮。”

    乐雪薇收拾好医药箱,又把男子脱下来的衣服从垃圾桶里拿了出来,“衣服沾了血洗一洗就是了……扔了怎么办?我这里可没有男人的衣服,这样,你先去浴室把身上擦一下,我去帮你把衣服洗了。”

    说着拉着男子去了一楼的浴室,帮他放好水,嘱咐他:“你伤口不能沾水,用毛巾擦一擦就行了啊!”

    男子微一颔首,表示明白了。

    等到男子洗完澡出来,乐雪薇已经在沙发上铺被子了。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说道:“委屈你了,你就在这沙发上将就一下吧!被子都是新换的,应该很暖和,沙发也够长,你睡也不会掉下来。”

    男子站在她身后,半晌都没说话。

    “嗯?”乐雪薇得不到回应,回头看向他,他的脸上还是带着那个半截的面罩。

    她忍不住想,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洗澡的时候都不用取下面罩吗?还是说,是故意挡着脸不想让她看见的?

    男子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思,随即指着自己的面罩解释到:“我想,你还是不要看见我的样子比较好,我怕给你带来麻烦。”

    乐雪薇表示理解的耸耸肩,点点头:“嗯,知道了,我也不是一定要看你的样子……你先趟一会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乐雪薇煮了碗通心粉,煎了两个蛋,外加一杯牛奶端到茶几上来,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很自觉的背过了身去。

    看着乐雪薇的背影,男子很会心的一笑,摘下面罩道了声谢,很快一扫而空。“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呃……是不是不够啊?”乐雪薇看他吃的太快,后悔自己做少了。

    男子摇摇头否认道:“不是……我一向速度快,加上你做的东西很好吃,谢谢,够了。”

    “噢,那……你早点休息吧?”

    时间不早了,乐雪薇把餐具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上楼休息。

    男子却突然叫住了她,“喂!你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嗯,乐雪薇。欢乐的乐,白雪的雪,蔷薇花那个薇,乐雪薇,你呢,你叫什么名字?”乐雪薇问完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很蠢的问题,一个连真实相貌都不肯让她看到的人,会告诉她真名吗?即使说了,也是假的吧?

    果然,男子迟疑了一下,说道:“sevin,你可以叫我sevin。”

    “sevin?”乐雪薇重复念了一遍,心想,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假的了,不过,不要紧了,只是萍水相逢,以后也不一定会见面,假的就假的吧!“好,我记住了,sevin。”

    躺在沙发上,终于放松下来的sevin,脑子里想着乐雪薇的样子,嘴巴里重复念着她的名字,笑到:“乐雪薇,名字真好听,和人很相衬。”

    ~~~~~

    第二天一早,乐雪薇是被一阵紧急的敲门声给惊醒的。

    打开房门一看,是sevin。

    “sevin?这么一大早的,什么事啊?”乐雪薇揉着惺忪的睡眼,今天是周末,她不用去学校听课的,昨晚上因为他,她已经很晚睡了。要不要这么一大早的就把她给折腾醒啊?

    “嘘!跟我过来。”

    sevin的神情看上去很严肃,对着乐雪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乐雪薇走到窗边,指着外面说:“看到了吗?外面的情况。”

    乐雪薇还没睡醒呢,迷迷瞪瞪朝外面看了两眼,茫然的摇摇头:“没看到,看到什么了啊?”

    “怎么会没看到?外面有警察!他们是来抓我的。”sevin身子紧贴在墙面上,一脸的戒备和担忧,呼吸也隐隐急促起来。

    乐雪薇的睡意因为他的这番话而消失殆尽,微张了唇瓣急道:“抓你的?你犯了什么事啊?警察为什么要抓你?啊……你的枪伤,难道你是越狱出来的?”

    sevin轻抵一下额头,无奈的闭了闭眼:“你想象力真丰富,不是那么回事!我跟你说不清楚,而且,你知道越少你越安全!你现在可以把我交给警察,我不会怪你的!”

    可乐雪薇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摇头道:“你说什么呢?我既然大晚上把你救了回来,就不可能现在把你送给警察!我不管你犯了什么错,我觉得你这人还是不错的。”

    “呵呵……”sevin讶然失笑,“我这人不错?你真是太单纯了,知道怎么区分好人坏人吗?”

    乐雪薇一脸懵懂,看出了sevin眼中的戏谑,不禁恼了,涨红了脸说:“嘁!你这人真奇怪,说你是好人还有错了……”

    sevin看她生气了,张嘴刚想哄她,门铃却在这时被敲响了。

    乐雪薇顷刻间绷起了身子,朝sevin低喝道:“给我老实呆在这里,不要发出声音,警察没有证据,只是来问话的,我去告诉他们没见过你就行了。”

    说着,披上件外套下了楼。

    打开门,两名警察站在门口,果然是来问话的。

    一名警察手里拿着一张sevin的照片给乐雪薇看,问她:“have you ever seen this man?”(你见过这个人吗?)

    乐雪薇看着照片上的sevin,心里忍不住吐槽,这个人,难道从来没有让人见过他真正的样子吗?连警察提供的照片都是戴着半截面罩的,还真是神秘啊!

    “No,I've never seen this man。”(没有,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乐雪薇装出一副深思的样子,很肯定的摇了摇头,其实一颗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被警察盘问,还欺骗警察这种事,她真是想都不敢想啊!

    “Thank you。”(谢谢。)

    警察没有任何疑心,循例问过之后,便走开了,继续去问下一家。乐雪薇关上大门,身子贴着门板往地上滑……别看她刚才镇定自若,真的是吓死她了!

    “雪薇,雪薇?”

    sevin从楼上冲了下来,直扑倒乐雪薇脚边,关切的看着她,“你没事吧?对不起,吓坏你了。”

    “呵呵。”乐雪薇惨兮兮干巴巴的笑笑,扶着sevin说,“腿好软,你扶我一下,站不起来了。”

    sevin没有伸手去扶她,而是干脆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一直走到沙发边才放她下来,接着蹲下来替她揉着双腿,“怎么样,还好吧?”

    “好什么?吓死我了!”乐雪薇后知后觉的,所有的惧意这会儿才上来。

    sevin愣了会,居然笑了。

    “你笑什么?都是你害的!”乐雪薇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抱怨的看着sevin。

    sevin摇头摆手,说:“我笑你见到警察胆子那么小,昨天晚上被我劫持的时候,胆子不是大的很吗?你连劫匪都不怕,还怕警察?”

    “嗯?”乐雪薇歪着脑袋一怔,随即也笑了,“哈哈,是啊!我连你都不怕,怎么那么怕警察!哈哈……”

    “你啊,真是个奇怪的丫头。”sevin一边说,一边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言语和举动里自然而然带上了几分熟稔和宠溺。

    ——有些人的遇见,想是一场宿命,不需要催化剂,也能迅速的产生化学反应。

    ~~~~

    sevin在乐雪薇家修养了几天时间,这几天时间里,乐雪薇严禁他出门,她除了上课,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守着他了。

    这天,乐雪薇回来的有些迟,在放学回来的路上,特意去了趟商场,买了两件打折的男士衣服,总不能让sevin一直穿着那一身,每次换洗的时候,她都要面对赤着上身的他,很不方便、很尴尬。

    乐雪薇停在家门口,腾出一只手去够身后背包里的钥匙,却怎么也够不到。

    “哎,怎么回事?”

    正抱怨,身后的背包突然被人拎了起来,然后,她听到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找什么?钥匙吗?在这个小口袋里?”

    韩承毅低沉略喑哑的嗓音响起,乐雪薇僵硬着转过了身子,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不可能,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揉揉眼睛,一定是他看错了。

    咦,怎么还在?再揉揉眼,嗯哼……该死,她出现幻觉了,居然还在!

    看着乐雪薇呆呆的样子,韩承毅心情颇好的一勾唇角,极度自信的说到:“好看吗?没事,慢慢看,知道你很久没看到我,想念的很!”

    “啊……”乐雪薇张开嘴巴,呈o型,还真是韩承毅啊!这么自大,不是他还能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

    韩承毅一扬眉,没有回答,伸手从她的背包里掏出钥匙,问到:“是这把开院门吗?”

    眼看着韩承毅拿着钥匙要开门,乐雪薇吓了一跳,怎么办?他不能进去啊!sevin还在里面……

    “不,你不能进去!”乐雪薇义无反顾的挡在了韩承毅面前,一副毅然决然的样子。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