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未完的遗言

    手术室的门轰然打开,医生走了出来。

    乐雪薇急忙迎上去,往里看了看,却没有见到护士把外婆推出来,“医生,我外婆呢?她……她怎么还不出来?你们还在抢救吗?”

    “哎……”医生摘下口罩,为难的看了看乐雪薇,又看向韩承毅,问道,“你们都是患者的家属吗?”

    韩承毅忙应到:“这是我妻子,我是患者的孙女婿。”

    “哎。”医生点了点头,叹息到,“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患者年事已高,加上本来就有心脏疾患,急性发作……老人家一会儿会被送进监护室,你们去看看她,顺便也准备一下吧!就是今明两天的事情了。”

    “……”

    乐雪薇闻言,眼前蓦地一黑,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身子一歪。

    “小雪!”

    韩承毅张开怀抱堪堪将人抱进怀里,乐雪薇所有的重量都倚在了他身上,悲伤无可遏制。

    “啊……”乐雪薇微张着唇瓣急促的呼吸着,眼泪凝固在眼眶里,她不敢相信这事实,盯着韩承毅不死心的求证,“承毅,他们说什么?他们是骗我的,对吧?外婆没事的,外婆不会有事的!

    他们治不好外婆的病,你快想办法啊!你打电话,打电话给倪俊,让他从c国把专家都调过来!上次医生也说的好可怕,可是,你不是帮我把外婆救回来了吗?

    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承毅,你快打电话啊!迟了外婆就危险了……你快打电话啊!你一定可以救外婆的!啊?!”

    “小雪……”

    韩承毅无可奈何的抱住乐雪薇,她哭得这么伤心,他心疼的无以复加。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小雪,冷静点,好好,我马上让倪俊去,你不要哭。”

    “……”乐雪薇泪眼迷离的盯着韩承毅,死死拽住他的衣襟。

    “小雪。”看到乐雪薇这样,韩承毅只觉得心尖一阵阵抽痛,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将人抱进怀里,紧紧紧紧的抱进怀里。

    乐雪薇呆愣的靠在韩承毅胸膛,人生从没有这样无措过。

    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外婆躺在床上,护士推着她正准备往监护室走,“家属,跟我们进来,换衣服吧!”

    乐雪薇猛的打了个冷颤,推开韩承毅,不管不顾的冲向了外婆。

    “外婆!外婆!”

    “小雪!”

    韩承毅紧跟在她身后,两人跟着护士一同进了监护室。

    独立监护病房,乐雪薇穿着隔离衣,握着外婆的手,一动不动的坐着,已经好几个小时。韩承毅坐在外间,蹙眉心疼。

    “三少,专家来了,要让他们进来吗?”倪俊进来请示。

    韩承毅看看木然的乐雪薇,点点头,“让他们进来吧!不让他们看看,小雪醒都不醒过来。”

    “是。”

    倪俊答应着,专家换了衣服进了里面,查看了外婆的情况。韩承毅抱住乐雪薇,生怕她一个撑不住。

    “怎么样?”乐雪薇绷紧了神经,希望有一丝奇迹发生。

    专家们看看韩承毅,韩承毅无奈的点了点头。专家们才看着乐雪薇说到,“三少奶奶,老夫人她……您节哀。”

    “……”乐雪薇膝盖一软,险些站不住。

    “您今晚就在这儿守着老夫人吧!这情况,只怕熬不到天亮……”专家思索了一下,可是这种话,怎么婉转?

    “呜呜……”乐雪薇脸一偏贴在韩承毅胸膛上,细细呢喃,“承毅,外婆……怎么办?”

    韩承毅无能为力,只能默默抱住她,他能做的,就是在这里陪着她。

    凌晨的监护室里,各种仪器的声音显得更加响亮,而外婆的呼吸声却那么微弱。乐雪薇的眼泪就没有停止过。

    突然间,外婆的手动了一下。乐雪薇猛的一惊,绷直了脊背,小心翼翼的喊着,“外婆?”刚才是外婆动了吗?

    外婆的动作幅度大了起来,挣扎着很烦躁的样子,双手总是去够脸上的面罩,好像很不舒服。

    “外婆,您要干什么?别动啊!您要靠它呼吸!”乐雪薇已是泣不成声。

    “小雪。”韩承毅却在一旁拦住了她,分析道,“外婆……好像有话要说。”

    乐雪薇一怔,眼泪挂在眼角,这个时候外婆有话要说,那就是‘遗言’了。心如刀绞,乐雪薇偏过脸闭上眼,拿掉了外婆脸上的面罩。

    “雪……雪薇……”

    “哎,外婆,我在这里。”乐雪薇握住外婆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告诉自己不要哭,可是眼泪怎么停的下?

    “雪薇……”外婆的声音很微弱,听的不太清楚,乐雪薇弯下腰低下头靠在她嘴边,“外婆,您说,我听着。”

    “外婆要走了……你记着,要好好,好好、好好孝顺你……你爸爸!他……他……是、是、好……人……”

    外婆说的很艰难,乐雪薇一个劲的点头,这个时候,不管外婆说什么,她都会答应。“你妈妈……你妈妈……”

    “我妈妈什么?”乐雪薇怔住,凝神仔细听,可是,外婆却什么都没在说了,她的话语就到这里戛然而止,生命已然画上了句号。一旁的心电监护仪上,显示着一条直线!

    韩承毅伸手搭在乐雪薇肩膀上,万般不忍的告诉她:“小雪,外婆已经过世了。”

    乐雪薇直接跪倒在地,泪水汹涌而出,瓷白的脸上一片斑驳,她含混不清的哭喊着,“外婆,你怎么就丢下我了?你真的丢下我了吗?外婆,我不是第三者,我没有抢姐夫……我都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你怎么不听我说?承毅是我的丈夫,他是你的孙女婿啊!外婆、外婆,我没有不听你的话……我不是坏孩子,外婆、外婆,你醒醒,听我跟你解释清楚,我和承毅已经结婚了,啊……啊……”

    可是,无论她怎么哭喊,外婆都再也醒不过来了!

    “小雪、小雪……”韩承毅蹲下身子,将乐雪薇搂进怀里,任由她哭泣,小雪现在有多痛,他就有多痛。

    乐雪薇大哭着靠在韩承毅怀里,眼泪像是从心底涌出来,再也停止不了。

    突然间,乐雪薇推开韩承毅,疯了一样冲出监护室,跑向乔雨薇的病房,乔雨薇和康慧珍都在病那里。看到乐雪薇都怔愣了一下,但很快便换上了一副不屑轻蔑的样子。

    乐雪薇上去二话不说,只拎住康慧珍的衣领,拽着人往往外走。

    “你!小贱人你干什么?你疯了?”康慧珍神色剧变,想要挣脱,但乐雪薇此时的力气太大了,她根本挣脱不了。

    乐雪薇一言不发,拖着康慧珍一直往外走。韩承毅从门外进来,赶紧拉住她,“小雪,你要干什么?你冷静点?”

    “冷静?”乐雪薇双眸剜向韩承毅,咬牙切齿的质问道,“你让我怎么冷静!外婆死了!是这个女人,她害死外婆的,她是故意去跟外婆说那些话的!我要这个人血债血偿!”

    乐雪薇这样子太吓人了,像是真的要杀人一样。

    “韩承毅,这丫头疯了!你快阻止她!”康慧珍吓的脸色煞白,嗓音都变了。

    “哎……”小雪这样,韩承毅心疼的不行,知道劝不了她,韩承毅扬起手刀敲在了乐雪薇脖颈处,乐雪薇脖子一歪,眼睛一闭,倒在了韩承毅怀里。

    +++++

    外婆的丧事,由倪俊一手操办。

    老人家没什么亲人,女儿和老伴早都过世了,女婿乔万东还在医院昏迷不醒,所以,她的灵堂上,至亲只有乐雪薇和韩承毅。

    “三少、三少奶奶。”倪俊把孝服拿了进来,放在桌子上,并且说到:“三少,上次登照片的那家报社,已经处理过了,以后不会再看到他们的刊号。今天您让请的媒体记者都已经到了,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有上次那家报社的前车之鉴,不该报道的他们不会乱写,您放心。”

    “嗯,很好。”韩承毅满意的点点头。

    虽然处理了那家报社也不能对外婆的生命有任何挽救,但至少出了口气。

    回头看向乐雪薇,她像失了魂一样,呆坐着不言不语。

    韩承毅接过孝服,一样一样抖开,替乐雪薇穿戴着。

    乐雪薇眼珠子一动不动,不说一句话,却伸手推开了韩承毅。

    韩承毅蹙了眉,温声哄着她:“小雪,你别这样。那天我打晕你,也是为你好,我怕真的做出什么事来!”

    “我做什么?难道外婆不是被康慧珍害死的吗?外婆为什么会被气死?我明明是你合法的妻子,你究竟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乔雨薇?有多很康慧珍?!”乐雪薇咬牙切齿的说着,仇恨让她激动的浑身都在打颤。

    她现在怀了孕,身体本来就虚弱,这几天更是心力交瘁,又没吃什么东西。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你那么冲动,你能把她怎么样?”韩承毅摸着乐雪薇猛然消瘦下去的脸颊,心疼莫名。

    “来,起来,我们还要好好送外婆一程。”韩承毅试着将乐雪薇扶起来。

    乐雪薇一怔,是啊!明明知道康慧珍气死了外婆,可是她又能怎么样?乐雪薇身上没什么力气,挣扎着站起来,脚下一个趔趄,又差点摔倒。

    韩承毅蹙眉不放心的说:“身体吃得消吗?我抱你过去吧!”

    “不用,我自己走过去。”

    乐雪薇摇头拒绝了,强撑着身子推开韩承毅往外走,韩承毅眉心紧蹙,心疼不放心的注视着她往灵堂里走。

    刚一进灵堂,乐雪薇就被一阵刺眼的闪光灯给刺痛了双眼。韩承毅抬起手来护住她的眼睛,“对不起,我忘了……眼睛疼吗?”

    乐雪薇摇摇头问:“这些人是?”

    “记者。”

    韩承毅简单答了,护着乐雪薇在灵堂前跪下,面对一众记者坦坦荡荡。今天的事一过,韩承毅披麻戴孝守灵堂的事情就不是秘密了,那么她和他结婚的事实也将随之公之于众。

    “这些记者是我让倪俊请来的。”韩承毅握住乐雪薇的手,低头看着她,嘴角一抹疼惜的苦笑。

    “委屈你了,本来是想回到c国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再昭告天下,但如果因为隐瞒给你带来伤害,那不是我想要的。你是我韩承毅的妻子……没什么好遮着掩着的,对不对?”

    乐雪薇眼眶一热,湿意又涌上来。韩承毅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她心里当然清楚——只可惜,外婆等不到她亲口告诉她。

    “外婆会知道的,她现在已经知道了。”

    韩承毅猜到了乐雪薇的心思这样说到,乐雪薇抬头看向他,点点头,紧握住了他的手,十指坚定的紧扣在一起。

    一时间,韩承毅披麻戴孝的新闻遍布了网络、各媒体,他或以结婚的消息不胫而走……

    +++++

    “哼!”

    乔雨薇将手里的平板狠狠砸在地上,好好的平板登时被砸的四分五裂。一旁的看护看了,互相使了使眼色——这女孩年纪不大、脾气不小,这么暴躁的性子,哪个男人受得了?

    要不是看在这里给的薪水是正常的四五倍,真懒的伺候这种除了臭脾气什么都没有的大小姐。

    康慧珍刚好进来,一进来就看到女儿在发脾气,忙问道:“又怎么了?你这身体,医生说了,要保持情绪愉快,你怎么还动不动就生气?”

    “愉快?我怎么愉快!他们都已经昭告天下了!”乔雨薇对母亲也完全没有好脸色,“贱丫头好手段,把她弄到国外去,她还是有本事勾引人……”

    康慧珍摇摇头,招呼看护把地上的东西收一收出去。

    “你现在这样生气也没用,我们手里不是还有一张王牌吗?韩承毅现在还不知道乐雪薇才是当年救他的那个丫头,所以,你还是有机会的。”

    “这个我会不知道吗?”乔雨薇不屑的冷哼一声,随即又不悦的皱眉朝母亲吼道,“你做了配型没有?难道想眼睁睁看着我死吗?”

    “哎哟,你这孩子,说点吉利话行不行?”康慧珍忙朝女儿直摆手,“不要没事都说出有事来!做了,不过我的配型,医生说不合适……”

    “那那个男人呢?你不是给了他钱,让他来捐肝吗?”乔雨薇不耐烦的打断了康慧珍。

    康慧珍急的又想去捂女儿的嘴,低喝道:“你小声点,韩承毅的保镖还在外面守着呢!你是要嚷嚷的所有人都知道吗?放心,他收了钱,会来的。

    只是不能直接来,韩承毅为了你的病,正在四处寻找适合的捐肝者,我让他去报名了,等一等,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随即又说到:“韩承毅还真是念着当年的救命之恩,他为了你的病这么上心,只要他一天还把你当做救命恩人,那个小贱人就一天都不会有消停日子过!”

    “等着瞧吧!不会让小贱人得意太久的……从小到大,她就没有一样东西能抢的过我,这次也一样!”乔雨薇笑的一脸笃定,双手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恨意滋生,已经让她到了丧心病狂的状态!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