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不是不狠

关灯
护眼
    不疾不徐,不慌不忙,瓮中捉鳖的感觉就是这么微妙。

    陈晋文终于吸完了,停了下来,神智也清楚了,抬头看向韩承毅,立时吓了一跳。“你!你……怎么会是你?”

    “噢?看到我这么吃惊?”

    韩承毅极平静的冷笑,倪俊和众手下深知,三少这样,怕是要不好!

    “俊哥,要不我们来,对付这种人,还需要三少动手吗?”有手下靠在倪俊身后请示,让三少对付这种垃圾,真是抬举他了。

    倪俊伸手拦住所有下属,镇定的摇摇头:“不用,三少憋着一口气呢!让他自己来,这口气不撒,三少非内伤不可,我们只管看着就是了。”

    “是。”

    只见韩承毅站了起来,先是解开西服的扣子,而后又慢慢悠悠的将西服脱掉了,扔给了倪俊。

    接着,解开衬衣袖口,撸起袖子,露出半截精实的前臂。双手在身前十指交叉,狠狠的按了下去,斗大的破旧房屋里,立即响起一阵骨骼‘咔咔’声。

    陈晋文禁不住打了个冷噤,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韩承毅鄙视的眸光扫向他,薄唇轻启,漫不经心的开口:“陈晋文是吧?你知道吗?你很幸运。”

    “嗯?什么意思?”陈晋文茫然的看着韩承毅,听不懂他的话。

    韩承毅冷笑,“我很久没有亲自教训过像你这样的货色了,所以,你千万要记住这个美妙的夜晚!记住,我带给你的不一样的体验!”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未落,陈晋文茫然的神色尚未消失,就已经被韩承毅揪着衣领拎了起来。

    ‘嘭’,扬起左拳,狠狠一记打了下去,只一拳陈晋文便已眼冒金星,吃痛不住,开始求饶,“啊,韩总!停手、停手!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

    可是,韩承毅却已经停不下来了。

    ‘嘭’、‘嘭’、‘嘭’,又是几拳狠狠砸在陈晋文身上。忽而,韩承毅觉得这样没什么意思了,双手扣住陈晋文的肩膀利落的往下一划,顿时,只听‘咔咔’几声响,随之而来的是陈晋文的惨叫。

    “啊……饶命啊!”

    “哼!”韩承毅一扬脖子,汗水从蜜色的肌肤上滑落下来,一种狂狷的气息涤荡开。接着,双手扼住陈晋文的手腕长臂一甩,竟然将他凌空抛了起来,并且迅速的砸向地面。

    “啊……”一声惨叫。

    倪俊和众手下都不忍的垂下眼,三少果然快要憋出内伤了。

    韩承毅松开手,气息丝毫不乱,甩着手腕,微眯着眼看着地上的那团垃圾。陈晋文已是奄奄一息,上肢关节全部脱臼了,嘴巴里在往外汩汩冒着鲜血。

    “韩、韩总……”陈晋文三魂七魄已所剩无几,从来没见过这样狠的人!

    韩承毅抬起脚,十分厌弃的踩在他背上,一下子踩的他更是内脏翻腾。“垃圾!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话吗?”

    “唔唔……”陈晋文一个劲的摇头,韩承毅说过的话,他哪儿还记得?

    韩承毅‘好心’的提醒他,“记不得了?好,我就提醒你一下!上次,你偷了我大哥的‘平安锁’,我说过,你的话要是一句假的,我会让你一辈子都开不了口!”

    “啊……”陈晋文惊呼一声,眼中露出面对死亡才会有的恐惧神色,“韩总,韩总……求求您放过我!我只是受人指使,我不想的……都是那个乔雨薇,是她给我钱,让我这么做的!”

    “等等!”

    韩承毅抬手,阻止了陈晋文,回头看向倪俊。

    “三少。”

    “把他给我扔进后备箱,现在去医院!”韩承毅某种闪动着莫可名状的眸光,并不是兴奋,也不是嗜血狂热,而是一种很复杂的、深不见底的幽暗之光。

    “是!”

    +++++

    医院里,乔雨薇正在病房里和康慧珍说着话。

    “乔万东不知道会不会醒,听医生说,他康复的情况很好。”康慧珍不无忧愁的叹息。

    乔雨薇冷哼道:“哼……你现在知道愁了?你自己做的事情,看他醒过来之后,你怎么办!”

    “你这孩子……你就不担心吗?”

    “我担心什么?我做什么了?事情都是你一个人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

    母女两正争吵着,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了,涌进来许多人,统一穿着黑色西服——是韩承毅的人!

    乔雨薇眼睛一亮,看到了走在前面的倪俊。倪俊来了?那么,是不是韩承毅也来了?顺着视线往后看,韩承毅颀高的身躯果然从门边缓缓走了进来。

    “承毅?你来看我吗?”

    乔雨薇难掩喜色,掀开被子就要起来,“妈,你扶我起来。”

    韩承毅朝倪俊使了个眼神,倪俊点了点头,看向乔雨薇,“乔小姐,您好好躺着,三少带了位老朋友来见您。”

    老朋友?乔雨薇愣住,却不好再坚持下床了,只好尴尬的在床沿上坐着,两眼痴痴的看着韩承毅。

    “俊哥,人来了!”

    手下从门外拎进来一只麻袋,朝倪俊点了点头,扔在了地上。倪俊走过去,抽出短刀,哗啦一下割开了麻袋。

    陈晋文血肉模糊一片的脑袋钻了出来,那副惨兮兮的样子足够震慑住乔雨薇母女。

    “啊!”

    乔雨薇和康慧珍立即都惊呼出声,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这一刻真实的表现,已然足够说明问题了。

    看到这个样子的韩承毅,眼神一暗,不是不失望的,记忆里那个天使一样拯救了他的女孩,怎么会成了今天这样?

    收敛了心神,韩承毅指着地上的陈晋文,看着乔雨薇,“这个……是你的男朋友吧?”

    “我……”乔雨薇完全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争辩。

    韩承毅轻笑:“其实,我也知道你交过不少男朋友,不过,我并不在乎……以前,我觉得,那是因为,年轻人嘛,谁能没有过去?我不必在乎,我自己还不是有过很多女人?

    但是,有了喜欢的人才会明白,我不在乎,不是因为我的观念有多进步,而是因为,我真的不在乎,你懂我什么意思吗?”

    说完不等乔雨薇回答,便走向了陈晋文,朝他低喝道:“喂,该你了!”

    手下听了,忙走过来,一把扯过封住陈晋文嘴巴的胶布。陈晋文连口大气都没敢喘,便全部和盘托出了。

    “韩总,全部都是乔雨薇!平安锁是她偷给我的!也是她让我嫁祸给那个什么乐雪薇的,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丫头!那天晚上,我才第一次见她,我什么都说了……您就饶了我吧!”

    “噢……”

    韩承毅应了一声,侧头看向乔雨薇母女,她们二人已是面如死灰。要不是这次她们做出这一出戏来,可能他还没这么快想到要查她们。

    韩承毅对乔雨薇的原则一向是能忍则忍、能让则让,但这一次,她们成功的触及了他的底线!

    “你们呢?有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韩承毅的眸光前所未有的冰冷。

    “承毅,你听我说,是他栽赃我的!我什么都没做……全部都是……”乔雨薇面如死灰,却还在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那么还有件事,我想一定不是误会!”

    韩承毅打断她,失望透顶的摇摇头,“你知道吗?因为我韩承毅这条命是你的,我整个韩家欠你的,我恨不能把你当做佛一样供着!

    事实上,我也是这么做的!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没错,是我毁了婚约,可是,我并没有亏欠你什么……倪俊,把东西给她看看!”

    “是,三少。”

    倪俊从手下手里接过一沓文件资料,递到乔雨薇手上。

    “你好好看看,这个东西,我早就知道了……我没有说,是顾及你的面子,感念你的恩情。但是,今天要是没有这个东西,看来你是永远不会承认了!”

    “……”乔雨薇心慌意乱的翻开倪俊递过来资料,一看,立即垮了下去,再也没有争辩的力气了。

    那里面是乔雨薇的病历复印资料,乔雨薇的医保号一输入,她所有在医院就诊的信息都能调出来。

    而乔雨薇手里这份,正是她前不久在医院里做过‘药流’的病历……

    韩承毅一垂眼,神情肃然:“我看见了,可是也全当做没看见。因为,我觉得这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换句话说,和我没什么关系。现在想想,这个孩子的父亲,就是这一位吧?”

    说着,手一指地上的陈晋文。

    “啊……”

    事情已然全部败露,乔雨薇羞愤的捂住脸,歇斯底里的哭喊起来,“是,我是做了!可是,能全怪我吗?你一颗心全部都在乐雪薇那个死丫头身上!你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我、爱护过我?”

    韩承毅皱眉,“我能够为你做的,都已经做了,我并没有放着你不管,不是吗?可是你呢?

    你陷害我的妻子,刻意挑拨我和她的关系,你的母亲间接气死我妻子的外婆,我的岳父至今昏迷不醒,也是败你母亲所赐……乔雨薇,我欠你的,但是……我的亲人却不能任由你们如此残害!我已经忍不下去了!!”

    说到后来,语气已经有些绷不住的发狠。

    乔雨薇万念俱灰,仅有的那一根救命稻草似乎也湿透了,沉到了海底。

    “哇……”她像个孩子一样,掩面嚎啕大哭起来。

    韩承毅摇摇头,他们之间已没什么可说的了。转身之际,他最后说到,“你放心,会有人继续负责你的病,这是我道义范围内的事。但是,我再重申一遍,我们之间再没有什么关系了。”

    顿了顿,韩承毅突然放缓了语气,有那么一点悲伤的色彩。“乔雨薇,其实我很好奇,十年前,那个那么善良的你去哪里了?难道说,那一次就把你一生的善良都用光了吗?如果是这样,我真的很抱歉。”

    说完,迈开步子走了,没有再见。

    乔雨薇一愣,原来,谎言也不足以挽留住他……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