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看谁敢动她

关灯
护眼
    “老乔!”

    康慧珍果然是天生的‘好演员’,一进里间,眼睛就红了,眼泪说来就来,直冲到病床前,拉着乔万东的手就开始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诉委屈:“老乔啊,你总算是醒了,你看你昏迷了这么久,可把我和雨薇急坏了。”

    乔万东看着妻子,脸上没什么表情。

    “哎,老乔,你看你这病的,雨薇还要我照顾,我也是照顾不过来,你不会怪我吧?”

    康慧珍哭完了,就开始表清白了。好像她一直没来照顾乔万东,就是因为在照顾女儿。

    乐雪薇无声的冷笑着,对她这副脸孔简直不忍直视!

    “雨薇啊,你快过来,不是一直都很担心你爸爸吗?这孩子自己病的那么重,还惦记着你……都没休息好。”康慧珍回过头来,朝乔雨薇使使眼色,乔雨薇得到母亲真传,眼泪也是说来就来。

    “爸爸,你终于醒了,我和妈妈都担心坏了。”乔雨薇红着眼,上前拉住乔万东。

    而乔万东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始终都没开口说话。

    康慧珍觉察出情况不对了,警觉的瞪了乐雪薇一眼,心虚的说到:“老乔,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身体还很虚弱?要不要紧?还是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慧珍,这里是医院,你声音小一点。”乔万东眉心微蹙,终于开口了。

    “啊?噢,好。”康慧珍讪讪的笑笑,压低了声音,“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天生嗓门大。”

    “我想,我的确是不了解你。”乔万东摇摇头,顺着康慧珍的话说了下去。

    康慧珍一愣,表情变得僵硬:“老乔,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说,我和你做了十几年夫妻,但还是根本不了解你。”

    乔万东也不想再跟康慧珍兜圈子了,他当年因为责任娶了康慧珍,逼的小女儿离家出走,但十几年来,却一直没忘记亡妻,这种名存实亡、貌合神离的夫妻生活已经让他厌倦疲惫极了。

    如果不是这次受了重伤,他大概还会让自己就这么委曲求全一辈子,但是他现在想通了,他没有必要背着道义的枷锁让自己辛苦,也让小女儿难过。

    “老乔……”康慧珍有些慌了。

    “你拿走的那些钱财,我不想再追究了。你也不用再在我面前表现的很关心我,我们之间是什么样的,我们彼此之间都很清楚。等我身体好一点,就抽个时间把手续办一办吧!”

    乔万东没有给康慧珍说话的机会,直接打断了她,把想要说的话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康慧珍没了演戏的心思,整个人变得尖锐起来。

    但因为这现实来的太突然、太残酷,她慢了半拍才跳起来,指着乔万东破口骂道:“乔万东,你要跟我离婚?你疯了?告诉你,你休想跟我离婚!你凭什么要跟我离婚?你没有理由的!”

    乔万东则平静的反击道:“没有理由?妻子在丈夫重伤昏迷期间卷款弃逃,相信法院也会知道怎么判的。康慧珍,夫妻一场,不要闹的那么难看,就心平气和的离了吧!”

    正是因为夫妻一场,所以康慧珍清楚,乔万东一旦将离婚的话说出口,就绝对不会是说说而已!

    她明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但却不肯接受,转眼瞥到站在一旁的乐雪薇,把所有怒火都转嫁到了乐雪薇身上。上前两步,朝着乐雪薇劈头盖脸就打了下去!

    “小贱人,是不是你?一定是你,在你爸跟前说了什么?是你教唆他跟我离婚的?你小小年纪,心肠这么歹毒,害完你姐姐又来害我?我今天就打死你!”

    乐雪薇并不是一味任人欺负的主,自然是要奋力反击的。

    但是,在她反击之前,已被一个高大的身躯完全挡住。熟悉的‘佛手柑’气息将她包围,她已被韩承毅牢牢的护在怀里。

    韩承毅一手抱住乐雪薇,另一手抬起准确的扼住康慧珍的手腕,狭长的双眸迸发出修罗一般的肃杀之意,指尖轻轻一活动,康慧珍的手腕便发出‘嘎吱’的骨骼摩擦音,听起来毛骨悚然!

    “打死她?哼……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能不能动她一下!”

    “……”

    康慧珍一张脸顿时惨白,她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韩承毅,原来的韩承毅总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看起来是温和的、谦逊有礼的,不开口的时候,就是个无害的商人,而现在这个韩承毅,和原来那个,是同一个人吗?

    “承毅……”

    乔雨薇见情况不妙,忙上来替母亲求情:“不要啊,承毅,放开我妈!”

    韩承毅眼底的怒意丝毫不减,他要是再晚来一刻,这个恶毒的老女人岂不是真的要伤了小雪?!任何企图伤害小雪的人,都是不可饶恕的!

    “承毅,我求求你,你再不放手,我妈的手就要被你捏断了!承毅……承毅,我求求你!”乔雨薇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

    韩承毅看了看乔雨薇,虽然他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但碍于恩情,这个面子还是要卖给她。

    顾念到这一点,韩承毅猛的松开了手,康慧珍抱着手腕痛呼着跌落在地板上。

    “妈,你怎么样?”

    “啊!疼死我了!”康慧珍的手腕已经变了形,骨头断没断不好说,但脱臼是一定的了,外面的肌肤也都已经青紫了,可见韩承毅用了多大的力道!

    乔雨薇瞪向乐雪薇,有愤恨也有嫉妒,乐雪薇权当没看见,韩承毅做什么没做什么,都不是她唆使的。

    “雨薇、雨薇……”

    康慧珍轻声叫着女儿,朝女儿暗自使了使眼色。

    乔雨薇经过这些时间,已经被母亲调教的很有一套,立即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哭着抱着康慧珍的手腕,“妈,你的手怎么了?怎么肿成这样……啊……啊……”

    哭着哭着,突然脸色变了。

    “雨薇,你怎么了?”

    康慧珍很配合的抱住女儿,乔雨薇踩着点,两眼一闭,昏倒在康慧珍怀里。

    “啊……雨薇啊,你怎么了?醒醒啊!”

    病房里顿时乱作一团,韩承毅浓眉一蹙,朝倪俊一抬下颌,“找人把她们送回病房,让人看着,别让她们再四处乱走动!”

    “是,三少……来人!快!”

    “小雪,你没事吧?”韩承毅低头看着怀里的人,乐雪薇恍惚的摇摇头,抬头看着他,他这样抱着她、护着她,也是在演戏吧?不是真的,对,不是真的……

    +++++

    乔雨薇突然在病房里晕倒,乐雪薇看的出来,乔万东是担心的,只是碍于她的面子,并没有说出来。

    和康慧珍的夫妻缘分已经到了尽头,可乔雨薇毕竟还是自己的女儿,虽然这个女儿并不讨喜,样样也都不如小女儿出色,但毕竟是自己孩子,乔万东怎么可能不担心?

    发生了这种事情,乔雨薇的病情也瞒不住了,外伤不足以使一个人晕厥。乐雪薇只有一五一十把乔雨薇的病情告诉了父亲。

    “哎……”乔万东躺在床上,头上的绷带还没有拆,头疼的事情却是一桩接着一桩,平静无波的十几年之后,他的生活再次惊险起来。

    看父亲这样唉声叹气,乐雪薇的心又软了。

    父亲担心女儿,她则是担心父亲。

    “爸,你别这么担心,姐姐,不是一定没救的……”

    乔万东点头叹息着:“我知道,韩承毅那么有办法,一定会想办法救她,可是,肝源匹配这种事……哪有那么容易?只可惜,医生说我的身体太虚弱,就算配型合适,短期内不适合做,哎……也不知道你姐姐能撑到什么时候。”

    “……”乐雪薇一窒,可怜天下父母心,父亲伤成这样,即使乔雨薇没有过一句关心的话,他也不会计较。

    现在,她的孩子没了,如果要配型移植,她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虽然乔雨薇真是恨的让人牙痒痒,但即使是个陌生人,如果她能够救,也不会袖手旁观,更何况,乔雨薇毕竟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还怀着孩子的时候,她尚且犹豫,更何况现在没孩子了,似乎移植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看到父亲这样忧虑,乐雪薇早就已经动摇了。从小她接受的教育,就是人要活的善良,不要计较太多,要以德报怨。

    所以,尽管心里面憎恨着对方,可乐雪薇还是决定,要去做配型,配型合适的话,她会给乔雨薇移植肝脏的。

    “爸爸,你别担心,也许我的配型是合适的。”

    乐雪薇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乔万东。

    乔万东神色复杂的看着小女儿,既吃惊又夹杂着莫名的感动,握住小女儿的手,断断续续的叹道:“好、好……好孩子,你和你妈妈一样,都有一副好心肠。可是……可是你的身体……”

    乐雪薇握住父亲的手摇摇头笑了:“不要紧,我好着呢!除了受不了饿,我没有大毛病,我连感冒都很少,您又不是不知道。”

    “你还说,你十岁那年那场高烧,差点去了半条命!”乔万东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好好的孩子去了趟野营,回来就高烧不退,整个人都虚脱了。

    “嘻嘻,我这不是好了吗?也许就是那场高烧,您看,我现在身体多好?”

    乐雪薇不以为意,当年的事,她还有点印象,但是记不太清楚了,只知道不知死活的从悬崖的车边救了个人下来,那个人当时受了那么重的伤,满身是血,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你啊……永远没心没肺的小孩子一个。”乔万东拍拍小女儿的手,心中不无感慨,“雪薇……爸爸,爸爸谢谢你!”

    乐雪薇一怔,随即明白过来,父亲是觉得有愧于她,“别这么说,爸爸,她也是我姐姐,我们身上有一半一样的血,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爸爸知道,雪薇是天下最善良的女孩……”

    “爸爸!”

    父女两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久久不曾松开。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