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这不是真的

关灯
护眼
    专家们看到这情况,都很自觉的默默退了出去。

    熟悉的怀抱,曾是乐雪薇想要一辈子依靠的地方……只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放开吧!”乐雪薇伸手想要拉开韩承毅。

    韩承毅却紧抱着她不放,“小雪,你不用做移植,我舍不得。那得多疼啊!没有你,也一样能给乔雨薇找到合适的肝源,不要你的,嗯?你答应我,出去就告诉爸,说配型不合适……”

    “嘁!”

    乐雪薇讥诮的笑着,打断了韩承毅。

    “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可笑了!行了,你现在说这种话,一点意思也没有。我不想听,太虚伪了。乘着我没发怒,你适可而止吧!”

    乐雪薇推开韩承毅,转过身看着他,表面很平静,内心却在强烈压抑着暴走的冲动,“坐下,我有话要跟你说,既然你先开口了,那我们就在这里说吧!”

    说着,自己先拉开椅子坐下了。

    韩承毅无法,只得在她对面坐下。

    “你看,你的目的也达到了,我想,在我给乔雨薇做移植之前,先把我们的关系清理一下。”

    听到这话,韩承毅不可避免的黑了脸。

    虽然知道她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但是她这样**辣的再次说起离婚的事,确实让韩承毅心上一寒。隐忍了多日的不满,在面对这样的结局时,韩承毅表示,接受无能!

    “说完了?”

    韩承毅身子往椅背上依靠,露出一副慵懒的样子来。但其实,他越是放松的时候,就代表他的心绪恰好相反。

    “嗯。这也是为了大家好。”乐雪薇点点头。

    “呵……”韩承毅抵着下颌浅笑,“那我还应该感谢你了?”

    “嗯?”乐雪薇一愣,随即耸耸肩,“无所谓,这是你的事,我不稀罕。”

    “这样吧!我照顾爸爸没有时间弄那个什么离婚协议书,就由你准备好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结束这段关系就行了。准备好了,让我签个字、盖个章就行了!”乐雪薇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站了起来,“我要说的都说完了,那我就走了。”

    “站住!”

    韩承毅突然爆发一声怒吼,雷霆震怒般,让乐雪薇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回过头看向他。

    韩承毅像是发狂的猛兽,周身散发着嗜血的杀意,朝着乐雪薇步步紧逼。乐雪薇害怕这样的他,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要去开门。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韩承毅精实的身躯靠了上来,迅速扣上了门锁,将她圈在门和怀抱之间。

    “你……你要怎样?”乐雪薇无处可逃,隐约猜到他要干什么!她太熟悉他现在这个表情了!他又要发疯了!

    “我要怎样?乐雪薇,我这么宠着你、哄着你,都没用是吧?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怎么捂都捂不热?啊?!”韩承毅怒吼着,双眼赤红。

    “我知道,陈晋文的事情是我冤枉了你,可是,我是个男人,我也会嫉妒!这个错就那么不能原谅吗?还有孩子,我要说多少遍?我想它生下来,没有了它,我和你一样心痛!你到底要还要我怎么样?”

    说这话时,韩承毅的左手小指断端似乎都在隐隐抽痛,明明不是已经没有知觉了吗?它也觉得委屈吗?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质问我?”乐雪薇被他吼得眼睛也红了,他委屈?该委屈的不是她吗?“我说过了,我不要你对我好,你就当我们没有关系就行了,谁逼你宠着我、哄着我了吗?一切都是你一厢情愿罢了!”

    “你!”

    韩承毅眉心一蹙,心口一阵刺痛。

    乐雪薇眼泪直落,受伤后的反击已经让她失去理智,“你说的没错,我的心就是石头做的,捂不热!你的柔情还有多少,统统留给别人,不要给我,我不稀罕!而且,我们之间隔着一条人命,我也没法再继续对着你笑了!”

    “……”

    韩承毅痛心疾首的闭上眼,胸口空了一大块,像是被人活生生剜去了。

    他蓦地用力捏住乐雪薇的下颌,唇上一阵麻木和刺痛,乐雪薇已被他像是啃咬一样吻住。他的手指用力的捏着她,逼迫她避无可避的张开嘴,他的舌头蛮横霸道的闯进乐雪薇口中,迅速卷住她的。

    乐雪薇娇小的身子轻而易举的被他压制住,双手被他钳制住固定在头部上方压在门板上。她拼命挣扎,却只是徒劳。

    韩承毅居高临下注视着她,眼神和声音都极为忧伤:“这么狠心的话,你也说的出来?告诉我,你是在跟我生气,这不是真的!告诉我,你是喜欢我的,我们只是有些误会,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不知道是谁的嘴唇被咬破了,空气里弥散着淡淡的血腥味,同样是绝望而忧伤的。

    乐雪薇黑亮的眼睛凝望着韩承毅,违心的说到:“韩承毅,你听清楚,我,不再喜欢你了,我现在连恨都懒得恨你!只想永远离开你!啊……”

    话音刚落,她的脊背被狠狠撞向门板,痛的好像骨骼都裂开了!

    韩承毅大力的禁锢住乐雪薇,这使得她更加疼痛了,乐雪薇抬头看向他,拧眉抗议,“你放手,很疼啊!”

    “疼?现在你会比我更疼吗?”韩承毅根本停不下来了!他满脑子都是乐雪薇不要他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呃……”乐雪薇眉心紧蹙,不敢相信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会这样对她,“你松手、松手……”

    这种滋味,让她既饱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夹击,可她在他的手里,根本挣脱不了。

    “松手?”韩承毅的脸颊深深埋在她的颈窝里,相贴合的肌肤上湿濡的一片,混合着两人的汗水,“我松不了手,你要我怎么松手?!乐雪薇,是你先开始的、是你招惹的我,休想半道上就把我扔了!你是我的,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我的!”

    “呜呜……”

    他在说什么?乐雪薇听不懂,她只知道他像疯了一样,此刻的理智已然不复存在。

    韩承毅同样很痛苦,低沉的嗓音里透着悲悯:“别分手,你要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不分手,小雪……”

    紧扣着十指,渐渐平息下来,韩承毅还拥抱着乐雪薇。

    乐雪薇的泪水已经干了,双眼空洞无神的望着天花板,“你能放开我了吗?”

    ……

    短暂的疯狂之后,韩承毅对乐雪薇又恢复了一贯的体贴细致,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她是个瓷娃娃。乐雪薇不堪其辱的闭上眼,感受到他的手指擦过她的肌肤。

    忍着等他穿戴好,乐雪薇推开他转身拉门要出去。

    “你去哪儿?哪儿都不许去,跟我回家!”

    韩承毅表露出了他一贯的强势,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有来硬的,只要她在身边就行。

    乐雪薇固执的将手伸向门把,刚才的事情并没有改变她的决定,反而更加坚定了。“韩承毅,你如果愿意,刚才那种事,我其实并不介意。

    对双方都有好处是不是?不过,你刚才好像忘了戴套。你就不怕我怀孕吗?万一我再怀孕,你岂不是又要头疼怎么拿掉它?”

    “小雪!”

    韩承毅拦腰抱住乐雪薇,急急否认:“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你想生孩子,我们生。你答应我,出去就说‘配型’不合适,肝源我会再想办法的,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办到,好不好?”

    “你演上瘾了?松开,我要回去照顾爸爸。”

    问题又绕了回去,他演的不累,她看得都累了。

    “小雪……等你爸爸的身体好了,你就回来,离婚的事,你想都不要想!我会让人24小时看着你,你跑不掉的。”韩承毅拉住她,在她耳边警告到。

    乐雪薇拧紧了眉,推开他,懒得跟他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拉门出去了。

    agoda酒店2206号房。

    洗浴过后的梁斯文身披睡袍,手上捏着一只高脚杯,单手摇晃着里面红色的液体。另一只手则轻触着眼前的平板,津津有味的看着屏幕,荧光打在他的轮廓上,卓绝不凡。

    “乐雪薇,20岁,T大建筑设计系……”

    梁斯文嘴里念念有词,手指活动间开始翻过一张张照片。这些都是他刚让人搜集来的资料,不过……他的眼神蓦地一暗,怎这些照片里会有她和韩承毅的?

    看这样子,韩承毅似乎对她很亲昵,反而乐雪薇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梁斯文抿了口红酒,放下酒杯,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绯色的薄唇,暗自思忖——难道说,小丫头已经被韩承毅给看上了?可是,这不对啊,韩承毅那小子看上的人不是T大校长的女儿吗?

    不管看上没看上,从照片上看,乐雪薇对韩承毅是不感冒的。

    那就怪不得他梁斯文不顾情面,要对小丫头出手了!随手翻开一张乐雪薇的单人照。照片是偷拍的,照片上的乐雪薇嘟着嘴,好像是在劝父亲什么……那神情,宜娇宜嗔,梁斯文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醉了。

    本来来一趟T市,并不是为了乐雪薇,但却没想到真的被他找到了。既然命运这样安排,他只好却之不恭了!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