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命悬一线

    “中毒时间太长,血液内毒素浓度太高……哎,真是糟糕!”

    “主任,使用拮抗药吗?”

    监护室里,急诊科主任和麻醉科主任们聚集在一起,脸上都是一片愁云。中毒的这个人,如果只是一般普通人,那么他们大可以不揽这个活。

    中了蛇毒,而且还是一咬就倒的剧毒,时间长达五六个小时,普通解毒药品根本达不到解毒效果。

    在这个时候,想要让中毒者活下来,就必须要铤而走险,使用复杂的拮抗药物配方。用什么药?用哪几种药?药物的剂量分别是多大?都关乎这个患者能不能活下来——这是很考验一个麻醉师的药理知识和临床经验的。

    一个不小心,一分一厘的差错,都能加速中毒者死亡的速度!

    通常情况下,医生都会让家属签字,同意用药,那么就得一力承担中毒者50%死亡的可能,而且,就算是救活,因为拮抗药物的使用会产生什么样的副作用,谁也无法预测。

    这,真的是在鬼门关和阎王爷抢人。

    可是,今天中毒的,不是一般的人物,院长和市长都已经来了,在贵宾室等着他们的会诊结果,那么也就是说,人——只能活!

    而作为医生,谁也没有把握能做出这个保证。

    几位主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时间紧迫,不能再等了……拖下去只能更难办!我来下处方,你来抽药,护士长,准备注射……”

    “是,主任。”

    监护室里,一阵忙乱,医生护士各司其职,只听见脚步声,医生口头下处方的声音,还有监护仪器发出的冰冷的警报声……

    从便利店出来,乐雪薇想着要回医院,乔万东还在医院,她不能丢下他。

    然而——

    “喂,是那个丫头!”

    “喂,死丫头!站住!”

    “看你还往哪儿跑!”

    ……

    那些人这么快就追来了?乐雪薇四下张望着,拔腿就跑!人少的地方不能跑,她只能往人多的地方跑!乐雪薇一刻不停歇的往热闹的商业街跑。此刻的T市花灯初上,正是人多最热闹的时候。

    乐雪薇一口气冲进了商场,进了女洗手间,那些人都是男的,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冲进来。

    可是,她能躲得了多久?

    “对不起,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能借用一下您的手机吗?”

    乐雪薇没有手机,只能向洗手间里的陌生人借用。

    “可以,你用吧!”幸好有好心人借给了她。

    “谢谢!”

    乐雪薇接过手机道了谢,拨通了阮丹宁的号码,除了阮丹宁,她想不到还有谁可以帮助她。可是,阮丹宁的手机根本打不通!怎么办?

    “不好意思,我再打一个。”

    “没事,你用。”

    情急之下,乐雪薇想到了梁斯文。她努力回忆着梁斯文那天跟他说的话,他说他住在agoda酒店,但是他也说过,他只会在T市逗留几天,不知道他现在走了没有?

    乐雪薇拨通了agoda酒店的总机。

    “喂,您好,agoda酒店前台,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喂,您好,请帮我转2206号房的客人,我姓乐。”

    “好的,请您稍等。”

    握着手机,乐雪薇焦急的等待着。电话终于被接起,里面传来梁斯文清亮的声音,对于现在的乐雪薇而言,无疑是救命的福音!

    “喂,您好,我是梁斯文。”

    “sevin,是我,我是乐雪薇……不知道这样给打电话是不是很冒昧,但是我时间不多,你听我说,我现在是借别人的手机给你打电话,我遇上一点麻烦,希望你能帮助我。”

    “雪薇?你不要着急,慢慢说,你现在在哪儿?”

    乐雪薇简短的说明了情况,并且告诉了梁斯文她现在所在的位置。

    “好,你一步都不要走开,我现在马上过来!”

    “谢谢。”乐雪薇把手机还给了好心人,听梁斯文的话,待在洗手间里,一步都不敢走开。

    大概三十分钟后,洗手间外传来一个沉稳清亮的男声,有着浓厚的外地口音,正是梁斯文。“雪薇,是我sevin,你在里面吗?可以出来了,我来了。”

    ……

    agoda酒店,2206号房。

    乐雪薇洗了澡,换了衣服,全身裹在厚厚的毛毯里,手里握着杯热牛奶,身子终于一点点暖了过来。

    “你看看你,头发也不知道要擦干,这样很容易感冒。”

    梁斯文手上拿着块毛巾,走过来,坐在床边,盖住乐雪薇的脑袋,替她擦起头发。乐雪薇怔愣了片刻,觉得这个举动过于亲密了,不由抬头看向梁斯文。

    梁斯文一副坦荡的样子,乐雪薇觉的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现在,能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事吗?”

    乐雪薇抿了抿唇瓣,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

    梁斯文俊眉一挑,“或者,是不方便说?那也行,我换个问法。我怎么才能帮到你?”

    不管梁斯文怎么问,乐雪薇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低着头,双眼盯着手里的杯子,沉默了许久。然后,眼泪掉下来滴在了牛奶上,荡起细小的涟漪。

    梁斯文手上一顿,将毛巾扔到了一边,轻轻抱住了乐雪薇。她的脸颊靠在他的胸膛上,削窄的肩膀细微的抖动着,很快,梁斯文胸前的衣襟被打湿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不知道。”

    乐雪薇无助的哭泣着,对于未来,她真的是不知该何去何从。

    “那些人为什么追你?他们追你要干什么?”

    乐雪薇摇头,很痛苦:“那些是我姐姐派来的人,他们想要把我绑去卖给人贩子,然后卖到国外去……我从船上听到他们的对话,跳到海里,被海警救了。可是,又被他们找到了,我就打电话给你了。”

    梁斯文沉默着点了点头,姐姐派人要害妹妹?这是什么样的家庭恩怨?不过,他不打算深问,看乐雪薇这么痛苦,也知道她不想再多提。

    “那你打算怎么办?”

    乐雪薇擦了擦眼泪,茫然无助的摇着头:“我、我也不知道。”

    她的手下意识的抚上小腹,尤其现在,她的肚子里竟然又有了韩承毅的孩子!老天爷真是可笑,明明没有给她和韩承毅缘分,却一而再的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医院监护室里,气氛依旧紧张。

    “患者出现休克,护士长,大量补液,加入速尿,另外通知血库,准备配血!”

    “是!”

    “主任,患者心脏麻痹,停止跳动!”

    “快准备电击……血气分析结果怎么还没出来?打电话催一催!护士长,调整电击量,所有人员闪开!”

    “是……”

    经过一番抢救,几近成一条直线的心电监护仪上又有了起伏,所有在场医务人员脸上全被汗水打湿了。

    “主任,血气分析结果!”

    “拿过来我看看!”主任医师对着结果认真比对了一下,点了点头,“更改剂量,继续冲击疗法!谁累了?累了立马换人,不要耽误抢救!”

    ……

    忙忙乱乱直到天亮,韩承毅终于从死亡线上挣脱出来,虽然依旧是毫无知觉,但连在他身上的机器显示,他惊险的活了下来。

    参加抢救的医务人员在监护室外一字排开坐在地上,大家都累瘫了……

    倪俊守在监护室外一整晚都没离开,听到这个消息正喜不自禁,而苏乐君就在这个时候来了。

    “大少奶奶。”倪俊拧眉,他一向不喜欢苏乐君,这位大少奶奶面冷心更冷,要不是忌于她的身份,倪俊连个好脸色都不想给她。

    “哼……”苏乐君哼了一声算是应答,抬着下颌指了指监护室里,问到,“怎么样了?你主子还好吧?”

    倪俊低头回到:“是,三少已安然无恙,多谢大少奶奶关心。”

    “哼!”苏乐君哼的更大声了,眼里净是不屑,“谢我什么?我可担不起,你的主子怎么可能有事?他是谁啊?世上最心狠手辣的人就是他了,像他这种人,就是命硬,哪那么容易就死了!”

    “……”倪俊怒目圆睁狠剜向苏乐君,双手垂在身侧紧握成拳,她要不是三少的大嫂,她要不是个女人,他真想上去勒住她的脖子当场掐断她的呼吸!

    “瞪着我干什么?连你主子都不敢这么瞪我!”苏乐君回瞪了回去,推开倪俊往监护室里走,“让开,什么c国第一杀手,不就是个下人!”

    苏乐君眼角一挑,迈进了监护室。

    护士正在病床边换输液,看到苏乐君进来点了点头,出去了。

    苏乐君在床边站着,盯着病床上带着呼吸面罩的韩承毅,眼里的恨意越来越盛,嘴角边一抹狰狞的笑,“韩老三,你也有今天?早知道一个女人就能让你方寸大乱成这样,我早该动了你的宝贝了!”

    “韩老三,你的宝贝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不过,她也许永远都没机会知道了。哈哈……你痛苦吗?不如,我送你一程?也好成全你和你的宝贝?”

    苏乐君走上前,抬起手扼住韩承毅的喉咙。

    “呃……”韩承毅自昏迷中发出痛苦的闷哼,压在面罩下的薄唇依稀吐着什么字眼。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