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誓言应验了

    “啊……”

    苏乐君的手突然顿住了,以为韩承毅醒过来了,吓了一大跳。松开手,人也猛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然而病床上的人却并没有醒来的迹象,只是无意识的挣扎着。

    “老三?老三?”

    苏乐君试探着再次靠近,韩承毅紧闭着眼浑身开始止不住的颤抖,嘴巴里却是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什么。

    “什么……老三,你说什么?”

    苏乐君捂着胸口,壮着胆子上前慢慢掀开韩承毅脸上的呼吸面罩,耳朵凑到他嘴边,凝神仔细听着。

    韩承毅此时正高烧不退,嘴巴上起了一层白色的皮屑,不停说着的是——小雪,别怕,我带你走……

    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就是这几个字。

    “啊!”

    苏乐君听的真真切切,迅速捂住了嘴,惊恐的睁大了双眼。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韩承毅,思索着他话语里的意思。——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韩承毅为了找那死丫头亲自去了海岛,但是不是说压根没找到人吗?可是,现在他说的这是什么意思?他居然让她别怕,带她走?

    该不会,韩承毅已经找到了那个死丫头?!

    苏乐君浑身一震,怨毒的神色浮现出来。没想到,这样也没法报复到韩承毅!不行,得想个办法乘胜追击,韩承毅现在昏迷不醒,是最佳的时机,如果等到他醒过来,她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一定要韩承毅也尝尝,什么叫做痛彻心扉、痛不欲生!

    “韩承毅,你不要怪我心狠,只怪你当初对我太狠!”

    苏乐君看着韩承毅,眼中竟然浮上一丝悲戚之意,“你就好好的躺着,你下不了手,我帮你下手!”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韩承毅突然猛烈的挣扎坐了起来,狭长的双眸蓦地睁开,炯炯的盯着苏乐君,而后像疯了一样掐住她的脖子。

    “啊……咳咳咳……老三,你疯了!”

    苏乐君护着脖子艰难的挣扎着,脸色渐渐不对劲,“快来人……咳咳咳……救命……”

    医生护士及时冲了进来,倪俊也跟着进来了。韩承毅一看这么多人,顿时变得更加躁狂,他好像不认识任何人,见人就打,手上的输液针早被他挣脱了,鲜血洒了出来。

    “三少!”倪俊大惊。

    “快,上去摁住他,药物副作用上来了!护士长,静脉通道断了,再建立!”

    监护室里,一时又变得忙乱起来。

    倪俊一把将苏乐君拉了出来,神色阴狠,“大少奶奶,你对三少做了什么?不要以为你是大少奶奶倪俊就不敢动你,倪俊的主子只有三少一个!”

    “哼……”苏乐君心虚的摸摸被勒红的脖子,笑到,“我做什么了?你真好笑,没听到刚才医生说的吗?这是副作用!跟我这叫什么叫?知道你是条狗!当条狗就这么得意吗?”

    “你!”倪俊目眦欲裂,虽然他很清楚当年三少对苏乐君做过什么,但是对于这个女人,就是同情不起来!“请你离开!”

    “你不说我也会走的!”苏乐君尖声咆哮,“一群心狠手辣的畜生,知道吗?这就是报应!他韩承毅当年亲口发的毒誓,看吧,誓言应验了!”

    说完,瞥了倪俊一眼,转身走了。

    倪俊呆立在原地,想起十年前三少发下的重誓。

    ——我韩门承毅,此生若是生出想要子嗣的念头,肯以自断一指,与所爱之人受生离之苦,并且双双受到诅咒,不得好死!

    断指,分离,诅咒,不得好死……

    “那个……”

    监护室外,响起一个微弱的声音。倪俊抬头一看,乔雨薇坐在轮椅上,神情怯怯,正朝着这边过来。

    倪俊不由蹙眉,“乔小姐,你什么事?”

    “我……我……”乔雨薇支支吾吾,也明白自己不受欢迎。“我是来看看,承毅他……他还好吗?”

    倪俊不善于和女人沟通,含糊的点了点头。“乔小姐不必担心,三少不方便见你,我代他谢谢你了,你请回吧!”

    “噢……”

    乔雨薇答应了一声,但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倪俊疑惑:“你还有什么事吗?”

    乔雨薇慌乱的摇摇头:“没……没有……”接着又小心翼翼的问到,“那个,雪薇……我妹妹,她找到了吗?”

    听到这话,倪俊警惕了一下,反问到:“乔小姐,问这个做什么?这个问题,我不方便回答,你还是回去休息吧!请……”

    他这强硬的姿态,让乔雨薇再度张开的嘴又闭上了。乔雨薇尴尬的闭上了嘴,怯怯的点点头:“噢,知道了。”

    乔雨薇转过轮椅走了,倪俊看着她的背影,不禁思索,她来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难道以为和三少还有什么可能?

    可是,看她的样子,似乎不像啊!该不该管她?虽然不喜欢她,可是毕竟是三少的救命恩人。倪俊拧眉沉思,转身先进了监护室。

    因为中毒时间太长,用药凶险,出现了很多副作用。韩承毅的身体算是很好的,各脏器并没有收到损伤,但是神智却迷糊了两天。

    见东西就摔,见人就打……如此,第三天的时候,韩承毅终于清醒了。

    “三少!”

    倪俊不禁有些动容的低下头,跟着三少出生入死这十年,这是倪俊见过他最狼狈的时候了。

    “嘁!”韩承毅虚弱的勾唇嗤笑,问的第一句话却是,“小雪呢?她在哪儿?快扶我起来,我要去看看她。”

    说着掀开被子就要起来,而倪俊却瞠目呆住了。

    “干什么呢?过来扶我一把,身上没什么力气,手脚还有些麻……”韩承毅撑着坐了起来,蜜色的肌肤此刻却透着一丝罕见的苍白。

    倪俊上前扶住他,低声说:“三少,你体内毒素还没有代谢掉,还是歇着吧……”说罢,顿住了,不敢再往下说。

    “……”韩承毅蹙眉,刘海遮住眼睛,疑惑的看向倪俊,神色倏尔变得冷硬起来。口吻更是锋利,“倪俊,小雪呢?”

    “……”倪俊低着头,不敢看他,也不敢说话。

    “你特么的说话啊!”韩承毅刚才还虚弱的不能站立,此刻却一把拎住了倪俊的衣领,怒吼着质问道,“哑巴了?!”

    倪俊蓦地往地上单膝一跪,“三少,恕属下无能,找遍海岛也没有三少奶奶的影子,只在海边找到这个!”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到韩承毅手上。

    韩承毅接过放在掌心一看,那是——小雪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他送给她的那块腕表。人没找到,只找到这么个死物?

    倏尔收紧了掌心,韩承毅咬紧了牙关:“还在找吗?有没有停止找?”

    “三少,在找,一刻也没有停过!可是三少,您要有心里准备啊!这块表是在海岸边找到的,也许三少奶奶她……”

    “放屁!你特么给我闭嘴!”韩承毅抬起脚一脚将倪俊踢翻在地,眼眶周围一圈都红了,“你再敢说一个字,信不信我做了你!”

    “属下不敢!”

    “你在这干什么?快给我去找!你守着我干什么?一百精英也比不上你一个,你却在这里守着我?倪俊,你越来越会办事了啊!”

    韩承毅激怒攻心,因为毒素未清,还在发烧,发怒的样子越发像困兽。

    “是,属下这就去!”

    倪俊站起来正要起身,却被韩承毅叫住了,“等等,我换了衣服一起去!”

    “三少!”倪俊急了,“您不能去,属下知道您担心三少奶奶,可是您的身体……您就信任属下吧!”

    韩承毅扶额,无力摇摇头:“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滚到海岸边,以为万无一失,可是还是把她弄丢了,我现在连自己都不信,我必须亲眼看到她安然无恙!”

    “三少……”倪俊蹙眉,再没说话。

    然而,就在韩承毅带着倪俊从医院出来,帝都那边却传来了坏消息……

    agoda酒店,2206号房。

    “少爷……”

    房门被敲响,是梁斯文的手下。

    梁斯文起身去开门。“什么事?”

    手下凑近梁斯文,在梁斯文耳边低语了一阵。梁斯文突然将视线转向了乐雪薇,露出惊讶的神色,乐雪薇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看梁斯文的表情,猜测是和她有关。

    “你先出去吧!不要把这里的事透露出去,还有,原定明晚的飞机,看看能不能提前,最好今晚就走。”

    “少爷,这……”

    “去吧!”

    “是。”

    梁斯文交待完手下,关上门走回来,看着乐雪薇,问到:“你和韩承毅什么关系?”

    “嗯?”乐雪薇一愣,迟疑了下,“你、你怎么会问起他?”

    梁斯文抬起手指抚了抚眉,“你不方便说也不要紧,不过这个人,是个很厉害的角色,不知道你清不清楚?”

    “嗯。”乐雪薇点点头,怎么会不知道呢?韩承毅的厉害,她已经领教的太多了。

    “啧!”梁斯文咂了咂嘴,叹息到,“我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他了,韩承毅这个人在T市已经很厉害了,但是,这比起他在c国的势力,也只是九牛一毛。毫不夸张的说,在c国,韩承毅想要做什么都是轻而易举的,哪怕是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