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她不认他

关灯
护眼
    乐雪薇一觉醒过来,已经是深夜凌晨。

    睁开眼,看到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乐雪薇倏地的弹坐起来,错愕的抓住被子盖在身上,瞪着韩承毅,“?!”这里是哪里?她为什么和韩承毅在一起?

    不可置信的捏了捏脸,真实的痛感提醒着她,这不是梦!

    “唔……”韩承毅缓缓睁开眼,眼底满是喜意,“醒了?”

    “感觉好点了吗?你刚刚晕倒了,吓坏我了。”

    韩承毅坐起来,伸手揉了揉乐雪薇的脑袋,很亲昵的样子。

    “……”乐雪薇扶额,这人,无论过去多少年,怎么都还是一个德性?在男女关系上,还是这么随便?“我……我,给你添麻烦了,这里是医院吗?谢谢你送我过来!”

    乐雪薇慌乱的掀开被子下床,穿上鞋子往外走。

    “等等,这么晚了,你去哪儿?”韩承毅长臂一伸,拽住她的胳膊,轻松的将人拉回了床上。

    “我没什么事了,我想回家。”乐雪薇躲避着韩承毅的视线,努力维持着镇定的假象。

    “回家?”韩承毅失笑,不赞同的摇了摇头,“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好好躺着,医生说了要观察一晚。你还真是,还是这么孩子气!乖乖听话,躺下休息,嗯?”

    他的口气,让乐雪薇听着很不舒服。既亲切,又熟稔,好像他们是多亲近的关系一样!他的手还握住她的,这么亲昵!

    乐雪薇蹙了蹙秀眉,觉得他真是越来越可笑了!

    “呵呵。”乐雪薇讥诮的勾唇一笑,“我觉得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认识吗?”

    “你……你说什么?”韩承毅愕然,“你不认识我?”

    乐雪薇抽出被他握住的手,努力遏制住内心涌上来的恨意。“认识。D·s集团总裁,我当然认识。可是,您应该不认识我吧?您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

    “小雪!”

    韩承毅还沉浸在找到她的喜悦里,哪里料到小雪居然不认他?一着急,坐到了床沿上,长臂一展,轻松的将乐雪薇抱进了怀里。“别这样……小雪,我知道把你弄丢了是我不对,可你别不认我!”

    他的薄唇欺在她的脖颈处,冰凉的,如同蛇的芯子一样,让乐雪薇深感毛骨悚然!

    “啊!”乐雪薇僵住了身子,倏地的捂住脑袋,发出一声尖叫,疯狂的挣扎起来,“啊……放开我!放开我!啊……”

    “小雪?”

    韩承毅被她这癫狂的样子怔住了,“小雪,你怎么了?你别这样!你冷静点!”

    “啊、啊、啊……”乐雪薇尖叫不止,眼底浮上来血丝,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你走开,放开我!你走开啊!”

    韩承毅纵使是万般不舍,也不得不依言放开她,但却不肯就这样离开。“小雪……”

    “你走不走?!”乐雪薇抬眼怒视着韩承毅,眸光里恨意无可掩饰!

    “好,我走!你别激动,医生说你身体很虚弱,需要静养。”

    “你走啊!”

    乐雪薇觉得头痛欲裂,她捂住脑袋,手指插入浓密的发丝间,真的一个字都不想再听韩承毅说下去了!

    “好,我走,你好好休息。”

    万般无奈、千般不舍,韩承毅只好出了病房门。

    “呃!”

    韩承毅一走,乐雪薇便撑不住了,脸色苍白,虚汗直冒。浑身一个劲的颤抖,手捂住心口,心口绞痛的厉害。过了这么久,她以为她能够把过去忘记的干干净净,而事实上,她恨!当年,他和乔雨薇把幸福临架在她的痛苦之上……怎么能叫她不恨?

    周末,韩承毅照例去看母亲,正巧侄子韩天磊也在。韩天磊这些年一直在T市,近些日子才被他召回来,侄子年纪不小了,这些年在T市也历练了不少,也该学着处理韩家内部的一些事务了。

    但是,因为乐雪薇的关系,韩天磊对韩承毅一直有很深的误解,身为韩家人,当然清楚当年那一道‘格杀令’的威力。

    韩承毅走进玄关,听见祖孙两人在客厅里笑的很开怀,韩天磊这小子,逗老太太开心是很有一套的,比他这个儿子强多了。

    “在说什么,这么高兴?”韩承毅换了鞋,进了客厅,往沙发上一坐。

    然而,韩天磊一看到韩承毅,脸色立马变了,收住了笑容,阴沉下脸来,随手抓起桌上果盘里的橘子,拿在手里剥。正眼也不看自己的三叔一眼,他心里恨韩承毅,就是因为三叔,雪薇才会死的!

    韩承毅一挑眉,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侄子对他的态度依旧没有改善。

    “哎,天磊,你这孩子,怎么对三叔这么没礼貌。”韩夫人拍着孙子的背,想要缓和叔侄两人的关系。

    “哼……”韩天磊把剥好的橘瓣塞进韩夫人嘴里,不阴不阳的说到,“长辈值得尊敬我才要尊敬,如果有些人无情无义、没有长辈的样子,那我为什么要尊敬?”

    韩承毅轻哼一声,勾唇不在意的笑笑。侄子还是没有成熟,喜怒全都写在脸上,怎么成大事?只怪韩家这一代只有他这么一根独苗,从小被韩夫人惯坏了。

    “你这孩子!”

    韩夫人赶紧出来打圆场,好容易见儿子回来,忙又拉着他说,“承毅啊,上次那个赵梓彤,你还记得吗?昨天啊,你赵伯伯打电话过来了,说她对你印象还不错,还想再见见你!”

    印象不错?韩承毅一愣,那天那种情况,赵梓彤怎么可能对他印象好?

    “妈,你是不是又跟人说什么了?我的事真不用你操心!”韩承毅心累,小雪都已经找到了,目前一大堆的问题等着他去解决,他还管什么赵梓彤?

    “哼!”韩天磊在一旁听了,插嘴道,“奶奶,我也劝你不要操心,你把人家好好一个姑娘介绍给三叔,回头没过多久,三叔一个心情不好,又下了什么‘格杀令’,那你这到嘴的儿媳妇可是又飞了。”

    “天磊。”韩承毅微蹙了眉,侄子这话过了。“三叔忍着你,你别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韩天磊蓦地站了起来,指着韩承毅骂道,“你自己做得出,就不要怕别人说!我说错了吗?雪薇就是你害死的!你装什么情圣?奶奶,你给他介绍什么对象?他心里惦记着那个快要死的乔雨薇,这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上别人的!”

    “天磊啊,少说两句!”韩夫人急了,“哎呦,以前叔侄两感情那么好,现在这是怎么了?天磊,不能这么说你三叔!他为了小雪没少伤心。”

    “哼,伤心?鬼才信!”韩天磊不屑一顾的冷哼,“做的出,就不要怕承认!你杀妻弑子,一定会得到报应的!”

    韩夫人捕捉到孙子话语里的另一层意思,惊慌的看向儿子,狐疑的打量着他,“承毅,天磊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杀妻弑子’?为什么妈从来没听你说过?”

    提到那个没有出世的孩子,韩承毅痛苦的闭上眼,他真是不想再提了。

    “哼!”韩天磊讥诮的冷笑,“怎么,不敢说?你以为藏着掖着,就能掩盖你的罪行?奶奶,他不敢说我来说……你的宝贝小儿子,我尊敬的三叔,当年逼得雪薇肚子里不到一个月的孩子流产了!那孩子要是活着,今天也会叫你奶奶了!雪薇也是被他逼死的,他却活的好好的……”

    “天磊,住嘴!”

    韩夫人突然变了脸色,冷声喝断了孙子,“天磊,你先回房,我有话要跟你三叔说。”

    韩承毅蓦地站起来,也不往楼上走,直接往玄关走。

    “天磊,还没吃饭,你去哪儿啊!”

    “奶奶,我走了,我跟这种无情无义的人,没法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奶奶,我下次再来看你,他要是来,你就提前告诉我一声,免得惹你不高兴!”韩天磊斜睨了韩承毅一眼,撞着他的肩膀,出了玄关。

    韩夫人没拉住孙子,只看着儿子,“承毅,老实告诉我,小雪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妈,你应该知道的。”韩承毅伸手捂住脸,痛苦的叹息着。

    韩夫人呆愣了片刻,像是想到了什么,了然而又不可置信的点点头,叹息到,“……难道是因为当初你对你大嫂的承诺?”

    “……”韩承毅无声的点点头。

    “哎。”韩夫人叹息着摇了摇头,“你这傻小子……”韩夫人哽咽住了,当年的事情,她大概是除了当事人意外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了。当时是情势所逼,没有想到,小儿子居然为了那个承诺,真的不要自己的孩子!

    “承毅啊,你这么做,实在太为难你了。”韩夫人握住儿子的手,她是唯一能体谅儿子的人了,“可是,承毅啊!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大嫂当时也是在气头上,真的要这么做吗?哎……你该多心痛啊!”

    “妈。”韩承毅拍拍母亲的肩头,“我没什么,只是亏欠小雪太多,孩子……的确是因为我而没的。”

    “哎。”韩夫人惋惜摇摇头,劝着儿子,“你也不用太自责,妈理解你。可是,承毅,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你要这样守着他们母子过一辈子吗?真的不要别人了?”

    韩承毅想起乐雪薇,想着暂时还是不要先告诉母亲,否则以母亲的性子,一定要掺和进来,目前小雪这种情况,还是他慢慢来比较好。小雪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四年前他们虽然有隔阂,但不至于她这么害怕他,这里面有什么缘故,得先弄明白了才行。

    尽管明白困难重重,但韩承毅却充满了希望,至少、小雪找到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