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气死他了

关灯
护眼
    梁斯文带乐雪薇去了一家有名的中医馆跌打馆。

    看了医生,并没有多大问题,韧带有些拉伤,最近两个礼拜右脚不要负重走路。

    “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拿药。”

    梁斯文去拿药了,乐雪薇掏出了手机。从刚才开始,手机就一直在口袋里震动,直觉告诉她,这是韩承毅打来的。掏出来一看,果然没错。乐雪薇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接了电话自己会怎样,于是,干脆将手机关机了。

    既然关了机,韩承毅应该就不会再找她了吧?

    然而,乐雪薇忘记了,韩承毅并不是普通的人!

    看完医生,梁斯文送乐雪薇回到家。她刚把大门锁上,门铃就急促的响了起来。

    乐雪薇还以为是梁斯文又回来了,单脚蹦跳着去开门,“怎么了?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车钥匙还是什……”话没说完,抬头一看,便对上了韩承毅那张气势汹汹的俊脸。

    “韩总,你、你怎么来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乐雪薇觉得有些心虚。

    韩承毅一张脸彻底黑了。他为了她担心的要命,让她乖乖的等在那里,她偏不听话!打她电话也不接!急的他让人把整个东郊都翻遍了!在找不到她的两个小时里,他又体会了一把四年前失去她的痛苦!

    结果这丫头,居然早就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而且,还把他当做了别的男人!气的心口疼……长大了的小雪,也还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韩承毅一言不发的站在玄关处,气息微喘,汗水顺着两鬓往下流,平添了几分狂野的性感,配上他邪肆的目光,轻而易举的让乐雪薇脸颊发烫、心跳加速。

    “那个,你、真的去东郊了?”乐雪薇下意识的捂住心口,暗骂自己不争气,怎么见到他还是会有这种反应?

    韩承毅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他只想狠狠的咬在她那张粉嘟嘟的嘴上!

    “那只脚扭了?”

    “嗯?”乐雪薇一怔,“右、右脚……啊、唔!”

    话音未落,大门被关上,乐雪薇的身体被韩承毅凌空抱起,不由分说的压向门板,同时,韩承毅单手抬起她的右腿小心翼翼的护着,另一手抓住她两只手腕压在她头顶上方,极其霸道冷酷的姿势!

    乐雪薇来不及表示任何震惊,他薄凉的唇已经贴了上来!

    极深的热吻,吞没矜持的理性,带着他的味道在两人口中迅速化开,缠吻不止之际,彼此都只能感受对方的热量,那灼烧的火焰迅速窜起。

    “嗯……”乐雪薇无意识的发出一两声嘤咛,埋藏的某些情感似乎为这沉寂了四年的时光而惊醒!不知不觉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脖颈,漆黑的瞳仁中,盈盈泛起水气,灯光下炫目的如同水钻。

    两情相悦的肌肤之亲,自然是让人心醉神迷!

    韩承毅的忍耐到了极限,张开嘴咬住了她的粉唇。微微的疼痛感肃清了人的理智,乐雪薇蓦地的睁开了眼,看着眼前那颗浅栗色的脑袋,突然清醒了!

    她在干什么?居然对一个伤害过他的男人又有了感觉?

    “放开、放开……韩总!”

    害怕吵醒邻居,乐雪薇压低了声音,但抗拒的姿势却不容置疑。

    “放开?为什么要放开?刚才不是很有感觉吗?你骗不了我的。”韩承毅托着她的后脑勺,前额抵住她的,气息逼近邪魅而蛊惑。说出来的话也像是带着蛊惑的意味,“不管那个男人是谁,跟他分手,嗯?”

    “哈?”

    乐雪薇失笑,面带讥诮。他真是太狂妄自大了!对待女人的态度还是一样的简单粗暴!他这样的人,只懂得掠夺,永远不懂得真心,他的那点真心都完完全全给了乔雨薇了!

    “出去!出去,我叫你走!”

    乐雪薇突然咬紧了牙关,大力推着他。推搡之间,她的腿有伤,没推动韩承毅,自己倒是摔在了地上。

    “怎么了?你看你,脾气这么倔……”韩承毅弯腰想要抱起她。

    但乐雪薇的情绪却更加激动了,不顾脚上的伤站起来打开大门,将韩承毅推了出去,“你走、你走!你给我走啊!”

    韩承毅被推到门外,大门无情的在他眼前关上。“小……”手掌拍在门上,一声小雪就要喊出口,但是,他却突然顿住了。算了,小雪太激动了,让她冷静冷静也好。而且,看她刚才的反应,她对他是有感觉的!

    不管是谁跟他争,小雪最终都还是他的!

    “你好好休息,想想我的话,我先走了。”

    门外传来韩承毅的声音,乐雪薇几乎虚脱的靠在门上——该怎么办?他为什么又来招惹她?!

    几日后,D·s集团。

    D·s集团大厦前,站着个极富混血气质的性感女郎,一身豪奢的衣衫,加上精致冷艳的妆容,一看就是出身名门贵胄。这人,正是刚回到帝都没多久的梁佳文。

    梁佳文熟门熟路的朝着总裁专用梯走过去,半途却被保安和前台拦住了,“小姐,您不能进去,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梁佳文摘下鼻梁上的硕大黑超,冷艳的红唇随即弯起,露出极性感的一笑,“我找你们总裁,你不必帮我什么,只要放我过去坐电梯就可以了,谢谢。”

    “这,请问您有预约吗?”

    “哈?”梁佳文好笑的捋了捋长发,随性的摇摇头,“别开玩笑了,我见他还需要预约?有电话吗?借我打一下。”

    “有……前台这边请。”

    梁佳文心情颇好,没有端出一贯的大小姐架子,跟着去了前台,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韩承毅总裁办公室的内线号码,电话很快就通了,韩承毅略带磁性的喑哑声音传入了她耳中,梁佳文脸上那抹笑意更浓了。

    “喂?哪位?”

    “King,是我,calvin,你的人拦着我不让上去,看来,我是离开帝都太久了,你这里的人,都已经不认识我了!”梁佳文若有所指的扫视了一圈保安和前台,笑容得意。

    “你们总裁的电话,给!”

    前台赶紧接过电话,得到韩承毅放行的指示,不敢怠慢,连忙将梁佳文请进专用电梯,“梁小姐,请。”

    有了韩承毅的话,梁佳文这一路总算是畅通无阻,直接进入了总裁办公室。韩承毅正在接一个很重要的电话,梁佳文就这么撞了上来,从后将他拦腰抱住,紧密的贴合在他宽阔的脊背上。

    “承毅,我回来了。”

    梁佳文陶醉般的闭上眼,长舒了一口气,嘴里呢喃着。

    韩承毅眸光一闪,低头看看环在腰间的两条雪白的玉臂,皱了皱眉,挂了电话,伸手将其拉开,“佳文,什么时候回来的?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了,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

    韩承毅的语气很客气,却也很疏离。

    梁佳文看他刻意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很是受伤。她和他之间,还需要这么客套的寒暄吗?她过的好不好,他难道不清楚?自从和他分手,她连帝都都不敢回,又怎么会过的好?

    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梁佳文却不敢表现出来,强笑着挽起韩承毅的胳膊,“过的挺好的,我又不是娇滴滴的大小姐,你忘了,我也曾在你身边出生入死那么多年。”

    因为这话,韩承毅垂了垂眼睑,沉默不语,他最不喜欢梁佳文的一点,就是她总拿过去来说事。

    梁佳文看出韩承毅不高兴了,她一向懂得适可而止,随即便转换了话题,“我们别说这些了,我刚回到帝都,作为老朋友,你难道不应该为我接风洗尘吗?”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韩承毅点点头,“那当然没问题,行,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好,我等你。”梁佳文顺从的松开手,退到一旁,等着韩承毅忙完。

    看着韩承毅忙碌时专注的侧脸,梁佳文抱着双臂,不由露出一丝势在必得的目光——这个男人,无论过去多少年,果然还是很想要得到!

    她和韩承毅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她的心里就只有韩承毅一个!十多年前,韩家受到重创,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梁佳文依旧不离不弃陪在他身边,甚至不惜动用梁家的势力来帮助他。

    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那段岁月,他们很顺理成章的交往了。不过,在交往之前,韩承毅就把话跟她说的很清楚,他有自己要娶的人,和她是不会有结果的。虽然韩承毅说了那么无情的话,但梁佳文还是想要和他交往。

    能够亲近自己喜欢的人,自然什么样的机会都不会愿意错过。梁佳文曾幻想着,或许真的在一起了,经过相处之后,韩承毅就会改变他的想法,最终选择和她在一起也不一定。

    说起来,梁佳文各方面的条件的确是相当不错的,所以她相当自信。

    只可惜,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等到了分手的那一天,韩承毅眼睛都没眨一下,甩下‘分手’两个字,便去往了T市!梁佳文知道,在那里有他说的那个要娶的人。于是,在韩承毅离开之后,梁佳文为情所伤,也离开了帝都……

    “佳文?”

    思绪被打断,韩承毅已经穿好了外套,准备出门了,“我让人在garden订了位子,现在过去吧?”

    “好啊!”梁佳文展颜一笑,极自然的挽住韩承毅的胳膊一起往外走。

    韩承毅停下步子,蹙了眉看着她缠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沉吟道,“佳文,我们是好朋友,对吗?”

    “是啊!当然了。”梁佳文装作什么也不懂,点点头答应到,“怎么了?”

    韩承毅勾唇淡淡一笑,那笑容了然中带点落寞,抬起手拨开了梁佳文的胳膊——小雪不喜欢他和女人靠的太近,即使没有任何意义,也不可以。“走吧,车子过来了。”

    梁佳文一怔,暗自咬牙。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