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一触即发

    车轮急速滚过地面,好像碾在韩承毅心上一样。

    喉结在他顺滑的脖颈上上下移动,韩承毅蓦地的收紧了双手,交握在一起,因为用力骨节处‘嘎吱’作响。

    “三少,前面是梁少爷的车。”

    “开快点,上去拦住他!”

    “是!”

    两辆豪车在空无一人的大道上急速行驶,车身在暗夜里划出锐利惹眼的弧线。

    梁斯文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追上来的劳斯莱斯,猛的坐直了身子,这不是韩承毅的车吗?他这是……看样子,怎么好像是在追他的车?这是什么意思?

    梁斯文握住方向盘,放慢了车速踩下刹车,将车子缓缓停在了路边。只听身后‘吱嘎’一声,劳斯莱斯随后急刹车,车身一个漂亮的漂移横在他的车前。

    没等梁斯文下车,韩承毅已经迫不及待的推开车门冲了过来。

    “梁斯文!下来!”

    韩承毅高大的身子罩在车门上,拍打着车门,一把将车门拉开,将梁斯文从驾驶位上拽了出来,迅猛的摁在车身上,鹰隼般的眸光定格在他身上,嘴角一抹讥笑。

    “我真是没想到,我韩承毅叱咤帝都,最后居然是栽在了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你给我解释解释,你和小雪是怎么回事?!”

    梁斯文一顿,茫然的看着韩承毅,“三哥,你说什么?什么小雪?我和她怎么了?”

    “你特么还跟我装傻?”韩承毅手上越发用力,目光狠戾,“袁晶晶!这么说你听的明白了吗?说,你和袁晶晶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这么回事。梁斯文释然了,丝毫不畏惧的迎着韩承毅的目光,勾唇一笑,“三哥,没什么好解释的。正如你所知道的,晶晶是我的女朋友,已经见过父母了,我们感情很好,马上就要订婚了……”

    “哈?”韩承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高声质疑到,“我没听错吧?你叫她晶晶?还马上就要订婚了?她明明就是乐雪薇,你敢说不是?!”边说,边将胳膊横过来逼向了梁斯文的脖颈,扼住他的喉咙。

    “梁斯文!你少跟我装腔作势,我韩三少当家的时候,你还是个奶娃娃呢!想跟我装?”

    韩承毅三指一扣,梁斯文的喉咙瞬间被锁住,呼吸受到了阻碍。

    但梁斯文也不是孬种,和韩承毅一样,身为家族继承者,他也是受过极严苛的训练的。两个男人几乎是同时发起了新一轮进攻,而后双双矮下身子,在地上利落的一滚便到了大路中央,韩承毅双臂在胸前收紧,做出攻击的姿势,深邃的双眸一刻不放松的盯着对方,极具挑衅和侵略性。

    梁斯文扯下领带,松开衬衣扣子,朝韩承毅一扬下颌,“三哥,我很抱歉,就算是对你不敬,我也绝对不能让你伤害晶晶!”

    两人都是格斗高手,交战一触即发。

    突然间,韩承毅一跃而起,一记手刀朝着梁斯文的方向狠狠劈过去……梁斯文身子往后一仰,腰身压向地面。

    “三哥!你我就算再一直这么打下去也难分出胜负!不如把话说说清楚!”梁斯文双腿着地,因为韩承毅刚才那一记手刀看看擦过他的腹部,身子往后划去好远。

    他随即稳住了,掌心朝下,单掌着地,抬眼看向韩承毅。

    “哼!”韩承毅不屑的一勾唇,“跟你一个孩子,我有什么好说?痛快点,我要乐雪薇!你识相的话,就照做!”

    梁斯文似乎料到他会这么说,并不讶异,坚定的摇摇头:“这不可能。三哥,实话对你说,晶晶对我有过救命之恩,当年在a国,要不是她,我早就糟了老巫那帮黑手党的毒手!所以,三哥,即使四年前,你亲手下了‘格杀令’,我也不能遵从!”

    ‘格杀令’?

    四年前梁斯文也收到了‘格杀令’?那么,那个时候,小雪是不是和他在一起?

    韩承毅感觉捕捉到了很重要的信息,追问道:“梁斯文,四年前,‘格杀令’的事情,你有没有告诉她?”

    梁斯文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点了点头,“是,说了,这事和她有关,晶晶当然都是知道的……三哥,不管你和晶晶之间有什么过结,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放过她一马吧?毕竟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她一个女孩子,能活下来已经很辛苦了……”

    “哈?”

    韩承毅仰天发出一声讥笑,眯眼剜向梁斯文:“你以为我要杀她?你以为,我和她是什么关系?!臭小子,少自以为是!要不是你,我和她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你要是不姓梁,我现在就想一枪崩了你!”

    说完,韩承毅像是泄了气一般,撑着胳膊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现在总算明白,小雪刚开始看到她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害怕了!原来,她知道了四年前的‘格杀令’,以为他要她的命!

    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怀着恨意,隐姓埋名!难怪,小雪不肯认自己!可这个误会,他要怎么解释的清楚?

    “三哥?”

    梁斯文察觉出韩承毅的异常,跟着站了起来,追问道:“三哥,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晶晶她……”

    “……”

    韩承毅蓦地的抬起手,制止了梁斯文继续往下问。他什么都不会回答梁斯文,他现在完全被刚刚得知的事实给震慑住了,小雪居然对他怀着那么大的误会!

    他不是为自己感到委屈,他想的是,当年,得知丈夫对自己下了‘格杀令’的小雪该是多么伤心欲绝!当时小雪才经历过失去孩子的痛,之后又以为他想要她的命……

    韩承毅重重的闭上眼,只觉得心痛难挡!

    他算什么男人?自以为只手遮天很了不起,可结果呢?却让妻子承受了那么多伤痛!

    “三少……”倪俊的声音放的很低,三少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对劲,怎么像失了魂一样?

    “去小雪的公寓。”

    韩承毅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吩咐司机开车。

    “是。”

    劳斯莱斯按原路线返回,停在乐雪薇家公寓的楼下。韩承毅闭着眼,并不见有任何动作。

    “三少,到了。”倪俊小声提醒他。

    “唔。”

    韩承毅缓缓睁开眼,摇下车窗,抬眼看向乐雪薇家的窗户,窗口一片温暖的灯光……小雪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他要是上去的话,她一定又会朝他发脾气吧?

    不过,这都是他罪有应得!小雪受了那么大委屈,怎么打他、骂他,都没法补偿。韩承毅盯着窗口静默着,看了很长时间,暗自发誓,他必须要千倍万倍的对她好,怎么补偿都不够!

    “倪俊,回去。”

    “是。”

    帝都,长夏城堡。

    长夏城堡,韩家在帝都的本宅。坐落在一座完整的山上,格局和在T市的半夏山庄颇为相似,一座山就拥有一套完整的产业链。山上只有韩家一家主家,另外则配备了农庄、牧场等周边产业,放眼望去,韩家的家仆比主人要多得多。

    管家仍旧是邵叔,四年前韩承毅回到帝都,自然也将邵叔带了回来。

    “三少,您回来了。”

    “嗯。”

    韩承毅应了一声,听到客厅里远远传来尖利的女声。

    “你是怎么回事?连杯茶也泡不好,告诉你多少次了,第一过的茶不能喝!”

    这个嗓音特别尖利,带着颐指气使的味道,不用问,也知道是大少奶奶、韩承毅的大嫂,苏乐君。

    “对不起,大少奶奶,我……这已经是第二过的了,第一过我已经倒了。”

    这个声音委委屈屈的,韩承毅一听,蹙了眉,是乔雨薇——她怎么不在疗养院休养,跑到城堡来干什么?明知道大嫂不喜欢她,每次还喜欢来受气。

    迈开步子,韩承毅进了客厅。

    过不其然,苏乐君正在指责乔雨薇。不过,让韩承毅意想不到的是,连韩天磊也在。

    韩承毅压着怒意,沉声说到:“大嫂,不过是泡壶茶的小事,你要是不满意她的手艺,让下人做就是,她身体不好,你就别太苛责她了。”

    “哟!”没等苏乐君反驳,韩天磊倒是先说话了,语气不阴不阳的,“三叔啊!你还真是会心疼人啊!的确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乔小姐连这么小的事情都做不好,可见是故意的!”

    “天磊!不许胡说!”

    韩承毅不悦的蹙紧眉心,想起四年前苏乐君背着他对小雪下的‘格杀令’,心头像是扎了千根万根刺一样难受!

    “哼!”韩天磊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冷哼一声转身走了,嘴里仍说到,“三叔,对不住,我就是看这个女人不顺眼!以后,但凡被我看见她一次,定当刁难她一次!你有本事,就每次都护着她!我倒是要看看,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能不能装的天长地久!”

    说着,有意撞了乔雨薇一下,乔雨薇本来就蹲在地上捡被苏乐君打翻的茶壶、茶杯,被韩天磊这么一撞,身子一歪,跌落在了地上。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